班长总是躲着我 作者:盛浅予(下)【完结】

分类:重生文 时间:2019-03-10 作者:盛浅予        重生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第58章

  蒋昭晨被推得一趔趄,两人齐刷刷地往门口看过去,大眼瞪小眼,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

  蒋昭晨愣了一下,脸上没有丝毫被捉j-ian在场的心虚慌乱,反而有种被打扰了的不悦,他眉峰一凛,带着考究的意味开始打量起眼前这位。

  ......老虚。

  这是当初蒋昭晨给这位起的外号,人家真名叫何若虚,在宿舍排行老大,许笙看着那个才不到二十岁的少年,明明是风华正茂一表人才的面庞,柔和的眉宇间却已透露着不似他这个年龄的稔稳与成熟。

  他尴尬不已,又是一个认识了将近十年的旧友,同样的现在又归于陌生人。

  刚见面就让人家看到这么个景象,连他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缓解一下这诡异的气氛。

  “打扰到你们了?”那人也只是愣了一瞬,随即那丝诧异就已转眼即逝。

  何若虚率先打破沉默,他没先去把后面的几个行李拉进屋,而是径直地朝他们走过来,步履风度翩翩,嘴角淡定却含笑:“我叫何若虚,本市人,来自金融系,是你们的室友。”

  他笑了笑,看向两人的眼神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道:“抱歉,刚才没敲门。”

  这话一出,许笙有种没由来的窘迫,在心里边也忍不住骂着蒋昭晨,没事把他牵扯到这里头,还偏偏让何若虚误会,这都什么事儿啊。

  蒋昭晨却是毫不介意,他懒洋洋地靠在楼梯边,看着这位新来的帅室友,挑了话里的重点,道:“金融系的?”

  “嗯,对。”何若虚闻声侧过身,不露声色地打量起这位开学第一天就勇敢出柜的基佬,笑了笑,有些饶有兴趣道:“你就是蒋昭晨?”

  蒋昭晨一愣:“你怎么知道?”

  “我之前看过宿舍的名单。”何若虚把行李包放到座椅上,修身颀长的衬衫却没被压的丝毫褶皱,腕上黑色手表简约奢华,他似笑非笑道:“而且....刚才从接待处那边听说了不少你的事儿。”

  “我的事儿?”

  蒋昭晨薄唇一抿,双臂j_iao错于胸前,不知不觉就被人家带的熟稔话多了起来,挑眉道:“她们都怎么说我的?”

  “都是些好话。”何若虚站定在两人面前,嘴角隐隐噙着笑,道:“说你长得帅,x_ing格也好,是个很有魅力的人。”

  蒋昭晨压根不可置否,嗤笑道:“这话是她们说的,还是你说的?”

  “她们说的,”何若虚宽挺的肩峰轻靠于床壁边,嘴角隐隐翘起:“但见到本人后,我觉着还挺有说服力的。”

  他的视线移向许笙,两人一对视,许笙伸出手,颔首一笑道:“许笙,法律系的,家在xx市。”

  “许笙。”

  何若虚重复了一遍他的名字,抬手一握,笑道:“这个名字我听过.....学姐们说的那位法律系男神就是你吗?”

  许笙嗤得一笑,被逗得赧然道:“她们说着玩的。”

  “吱----哐!”

  三人正聊得兴味正浓,门扉突然传来一声不小的声响。

  他们转头一看,发现门口进来了一个高个儿男生,正弯腰喘着粗气,暖色调的上襟和后背被汗水染得s-hi了一片,他背着齐腰的圆筒行李包,身后的地面上放着一个米色的巨型旅行包,紧挨着立在旁边还有个足有半身高的行李箱。

  “子航?”

  许笙的声音不大,像是只有自己能听到的音量般,那人却随着他的声音抬头,有些s-hi润的面庞一愣,看向他道:“嗯?你认识我?”

  许笙眉宇一滞,嘴唇张了张,只好解释道:“咱们是一个系的,之前学长跟我提了你的名字。”

  “哦,这样啊。”李子航用手指揩去了鼻尖上s-hi漉漉的汗珠,他把背上的旅行包扔到地上,发出一声沉重的闷响。

  蒋昭晨眯着眼打量着眼前这人,忍不住啧啧感叹:“今年的新生难道没有一个丑的吗?”

  许笙没搭他的话茬,只见李子航几步走到三人近前,伸出手,挨个握了握,脸上的笑容甚是暖灿:“我叫李子航,法律系的,以后咱们多关照吧。”

  老虚看着李子航身后的这对堆行李,对老幺道:“你行李这么多啊。”

  “何止多,都要沉死了。”李子航捏了捏被勒得生疼的肩头,幽怨道:“这么大个学校,宿舍还没个电梯。”

  许笙道:“怎么不上来叫我们帮你抬?”

  “我这不是更节省时间吗,先拿一波上来再说。”李子航笑了笑,干巴巴道:“楼下车里还有三分之二,就得麻烦兄弟你们了......”

  .......

  等到他们把r.ì用品被褥全都安置完毕后,当天晚上四人一起去食堂吃了顿饭,顺便互相熟悉熟悉,时间一长那股违和感就渐渐消散了不少,许笙越来越能适应这种重新认识他们的过程。

  第二天中午,四人一起去了喷泉广场,y-in凉空场摩肩接踵人头攒动,场面热闹非凡,晚上有新生班会,次r.ì就要开始军训,几乎所有新生这时候都到齐了。

  许笙排完队,依次领了帽子、上衣、裤和皮带,衣服裤子码数都很大,所以就算不合身也能对付着穿,大部分试穿的人都是看鞋合不合适。

  许笙没随着大部分人群去C_ào坪那边试鞋,而挑了另一边的林荫小道。他没走出多远,便停下坐上路边的阶檐,不远处的人流熙熙攘攘,窸窸窣窣的风声拂过耳廓,吹得惬意而温凉。

  许笙忍不住拿出手机,修长的手指滑到信息界面,盯着和庄白书的界面最后那条:

  “我到机场了。”

  [时间:10:32 am]

  之后许笙又发了几条信息,问他到没到学校,却再没收到回复,打电话那人也一直没接。

  许笙顿了顿,细润的拇指迅速点到信息框,开始打字:“你到学校了吗?”

  没过上十秒钟,手机突然叮得响了一声,许笙一愣,发现竟是庄白书秒回了信息,j.īng_短的俩字:

  [到了。]

  许笙指尖连忙移到输入框,快速写道:“你现在在哪儿?”

  他轻滚了一下喉结,竟有种说不出的悸动和难耐,明明俩人距离上次见面才分开不到一周,许笙竟感觉心里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牵扯,无论走到哪里、在做什么都忍不住牵肠挂肚,仿佛一点点灼烧着他无法安稳的心神。

  叮----

  手机应声响起,许笙快速打开,上面明晃晃的一行字映入眼帘:

  [在你身后。]

第59章

  许笙盯着那四个字,心跳猛地一滞,他下意识就要回头看,视线却倏然漆黑一片,被突然捂住了眼睛。

  那人温热的指腹轻轻摩挲着他的眼皮,许笙睫毛直颤,他深吸口气,刚要抬手,却被那人牢牢握住,十指都契了进来,指腹穿过指缝,厮-磨着他圆润的骨节。

  脊背陷入宽厚的胸膛,熟悉的清爽味道包绕周身,那人的腿轻蜷在阶沿上,从路人的角度这个姿势倒瞧不出什么违和感,许笙眼帘漆暗一片,心却如被暖yá-ng笼罩。

  他的睫毛拂过庄白书的手心,又颤又痒,像在一点点撩-拨着他的心头,可他却不能有太惹人注目的动作。

  庄白书就只能往前靠了靠,峰挺的鼻尖紧靠上许笙的后颈弯,饮鸩止渴般深深地嗅了一口,那股浓烈的思念却没有一丝疏解。

  “想我了吗?”

  他的声音很低哑,鼻子贴靠着人家,致使说话声都带着点鼻音,给许笙挑拨的心头战栗,连窜上每一条神经都忍不住地颤。

  周围人声躁动,新生和家长或在喷泉坛边,或在广场四周的环树座椅,尽在有说有笑地走动,炽灿的yá-ng光把大理石坛台映得熠熠发亮。

  而两人坐在树荫窸窣的一隅,仿佛被隔绝在只有彼此的世界,尽管不能拥抱、不能亲吻,仅是这么无言的依偎在一处,心却比任何人都靠的更近、更紧。

  许笙把捂着他眼睛的手给扒拉下来,一转头,才终于看清了那个让他r.ì夜牵挂的人。

  庄白书正戴着一顶军帽,帽檐下的y-in翳笼罩在他的眉边,衬着五官y-in柔而深邃,明明是统一发放的粗糙深绿色布料,却被这人穿出来一股铮铮钢挺的英气。

  他喉结一动,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你不是说统一取军服吗。”

  庄白书墨深的眼眸盯着他,他勾唇一笑,道:“再说你喜欢清净,不难找。”

  “.......”

  许笙看着他的笑颜,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心间闪异流转,掀起一阵无可言喻的涟漪。

  庄白书盯着他颤动的睫毛,和像是被触动而微微垂滞思忖的眉宇,他喉结滚动,突然毫无征兆地、小声道:“......我能亲你吗?”

  与庄白书熠亮的眼神对到一处,许笙心头一震,把那人凑过来的身躯摁住,抿唇道:“不行,人太多了。”

  庄白书眸光一暗,继而缩回身垂下头,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

  许笙好笑地看着他,问:“行李都搬完了?”

  “没有。”庄白书把许笙换完放在一边的迷彩鞋拿起来,修长的手指系紧了松垮的鞋带,道:“下飞机直接来找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