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总是躲着我 作者:盛浅予(上)【完结】

分类:重生文 时间:2019-03-10 作者:盛浅予        重生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班长总是躲着我》作者:盛浅予

文案:

失去恋人、亲人离世,带着所有遗憾许笙在复仇后,离开了这个世界。

可是却意外重生到高中时代,回到了与庄白书相遇之前。

他再次成为班长,又要与庄白书同桌?

绝对不能让庄白书的命运重蹈覆辙,班长决定对他进行放养对策。

原本如胶似漆的夫夫两人画风就这样狂野起来了。

许笙:....

庄白书:你是不是在躲着我?

许笙:没有,请你让开。

庄白书:我怎么着你了??

许笙: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庄白书:.....【我都还没告白有那么明显吗orz】

  

妖孽强占有欲小骄傲攻 X 镇定自制力强班长受

本文HE,1V1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笙,庄白书 ┃ 配角:郭敬,蒋昭晨等 ┃ 其它:前世今生

第1章

  夜晚的楼区,只有明晃晃的路灯伫立着,深冬的雪粒像俯冲的刀刃,肆虐地刺向裸\\\\露在风寒中的皮肤,刺得许笙睁不开眼睛。

  许笙鼻尖冻得通红,指尖冰凉,双手c-h-ā着兜,艰难地挪步到楼栋门前。他伸手掏钥匙,尽管手上的触感已经接近干涸,却依旧黏\\\\腻不堪,他转动锁孔时,看到了钥匙被沾上刺眼的鲜血。

  到了这种时候,先前的艰难和踌躇早就烟消云散,许笙反而能够平静地开门,进电梯,回家。

  因为这是他活着的最后一天。

  亦如往常,许笙走进他与庄白书的家,用冻得僵硬的手脱掉大衣,洗掉手上狼藉的血痕,他呆呆地坐在沙发上,脑中又浮现无数他们一起的画面。

  在这个沙发上,庄白书喜欢晚上抱着他看电影,喜欢关着灯跟他打丧尸游戏,喜欢轻揉他的耳朵说着让人脸红心跳的情话。

  可是呢?要是他没遇见庄白书就好了,所有意外都不会发生,若他们从无j_iao集,庄白书也会有更好的结局。

  许笙眼睛酸痛,却再也掉不出一滴眼泪,他想起母亲,那时候似乎所有的不幸与苦难都在一夜间爆发,摧毁了原本的生活,压垮他全部的希望。

  许笙打开电视,用遥控器翻找着原来的录像,搜寻着他们生前最后的痕迹。

  一股令人不适的冷意从指间蔓延到脚心,许笙也不去拿毛毯,他点开了第一个视频,调到了最大音量。

  当初上传的时候也是按照时间顺序,从他出生的纪念短片,到他步态蹒跚的学步,他初入学堂,他的钢琴比赛,比起憨态懵懂的缩小版的自己,他的目光其实一直捕捉着陪伴在旁的父母。

  庄白书从高中毕业典礼的视频开始出现,他还稍显稚气的骄傲面庞一映在镜头上,许笙心跳一滞,随之是令人窒息的刀绞般的闷痛。

  要看完。

  许笙心里默念着,又按了播放键,他的眼睛死死盯着屏幕,像是要把那些点滴永远刻在心头。

  这短暂的几个小时是他历经梦魇般的变故以来,称得上是最安逸的片刻。

  许笙觉着自己大概是疯了,短短一个晚上,他竟成了一个杀人犯。他原本就不是一个好儿子,更不是好恋人,过了今晚,他连活人都做不成了。

  等到最后一个视频放完,映在许笙脸上屏幕的光亮也随之消失,屋内又陷入了一片死寂。就像美好的梦被打破,沉重的现实又紧紧压制住他,亦如每一个噩梦醒来的清晨。

  是时候了。

  许笙苦笑,他缓缓走向yá-ng台,双手摸上护栏,被那刺骨的凉意激得打了个哆嗦,他低头看了看地面,这种距离...恐怕自己的死相会非常凄惨壮观。

  许笙叹了口气,抬腿跨过护栏,不带任何情绪波动的,他松开了手。

  整个过程很短暂,他并未像影视中那样戏剧x_ing地回放自己的生平。他能感受到的,只有耳边嗖嗖的风声,悬空强烈的不适感,和越来越近的地面。

  ——————

  许笙再睁开双眼时,最先感受到的是被桌子硌得酸痛的臂肘和压得他喘不过气的书本。

  “许笙?”有人在摇他的手臂,“喂许笙——你该醒醒了!两节课了还不够你睡?”

  许笙从堆积的书本卷子中艰难抬起头,木楞地看向穿着校服跟她说话的女生。

  “班长,你真是很有睡觉的天赋?”那女生甜甜地笑起来:“哈哈抱歉啊,桌子太小了,我让课代表把新卷子都摞你头上了。”

  ......

  怎么回事?

  我不是死了吗??

  许笙望向四周,他正坐在偌大教室的一角,周围吵吵闹闹,几个学生争相地发着卷子,黑板上写满了白色粉笔字,而自己也穿着校服....

  这校服是...高中?仔细看这女生是高中的同桌杨絮?

  许笙彻底搞不清状况了,他没死?十楼跳下来怎么可能没死?但他为什么会坐在高中教室里,是梦吗?许笙一口咬住自己的手背,又痛得他赶紧松口。

  杨絮此时正以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他:“许笙你睡傻了吗。”

  “现在是什么时候?”许笙忙问。

  “嗯?”杨絮看看表,“三点二十啊。”

  “我说什么年份!”许笙没控制住情绪,杨絮被他的音量吓了一跳,狐疑地看着他。

  许笙捏捏眉心,无奈道:“对不起,我是问哪年哪月。”

  杨絮道:“2009年5月啊,班长...你是不是睡失忆了。”

  2009年?

  许笙努力消化眼前的情况,他能够清楚地记得昨晚的事,他回家,看录像,跳楼,每一个细节都历历在目,那绝对不是假象,自己所度过的小半生也绝非黄粱一梦。

  难道是他....重生了?

  许笙从不信投胎转世重生之说,可却又确确实实发生在他身上,但为什么他还有之前的记忆,为什么这辈子他还是许笙,为什么又让他回到高中?

  “咱们待会就重新排座了,你也赶紧收拾收拾吧。”杨絮给他看自己空空的书桌堂:“你看,我都差不多了。”

  换座?许笙应接不暇,回想起来,杨絮是他高中时代的第二个同桌,再次换座证明现在是高二的下半学期,那他下一个同桌是....庄白书??!

  许笙目光下意识地开始搜寻庄白书,在靠门侧的教室的中央,他快速地找到了他。庄白书正慵懒地半坐在书桌上,几个同学围着他说说笑笑,庄白书并未狂热地参与其中,但更像是小圈子的中心。

  庄白书有张与他x_ing格完全相反的容貌,他唇红齿白,眸如烟海,五官像是用笔j.īng_心雕刻,j.īng_致到无可挑剔。他的手指修长,清一色的校服却无法掩饰他高挺的身材,配上他的五官有种禁欲般的y-in柔。他的帅气并非属yá-ng刚英气,而是无论男女都为之心跳的随x_ing俊美。

  许笙的心脏禁不住砰砰狂跳起来。

  就是个妖孽啊。许笙必须承认,前生他被这张脸一次次蛊惑,干出了许多难以启齿的蠢事,也怪不得庄白书最后会当明星,他注定要万众瞩目,而不是属于他许笙。

  庄白书会记得他吗?

  不会的,高中这时候的他们还不认识,此刻,庄白书对于他代表着一切,而自己对于庄白书只不过是个不起眼的陌生人。

  他死前曾笃定地认为若是庄白书没遇见他,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灾难,也不会为了自己惨死。而此刻老天又给了许笙一个机会,让他重新来过。

  这意味着...

  他应该重新选择。

  选一条与庄白书毫无j_iao集的路。

  许笙想不出其他命运让他重生回到过去的理由,这像是又给了他一次机会,也给了庄白书一个机会。

  但是在此之前,他绝不能和庄白书同桌,这是他们一切的起点。

  许笙身随心行站了起来,去教室门口找班主任。他和庄白书的班主任是一个五十多岁教数学的女人,比起老师,她的形象更倾向于街坊四邻家长里短无微不至的邻家老太。

  许笙心里琢磨着怎么说,一边叫住她:“李老师。”

  “啊,许笙啊。”班主任道:“你来的正好,待会咱们班排座没忘吧?你按照咱俩昨天排的,帮着组织好,别动静太大,其他班都自习呢。”

  “好的。”许笙犹豫着,有些吞吞吐吐地说道:“老师,我不太想和庄白书同桌,我待会能不能....自己稍微改动一下?”

  “庄白书?”李老师疑惑道:“这座位不是咱俩昨天排的?你自己不是也同意了吗。”

  “啊...”许笙头都大了:“我主要怕他影响我学习....我俩x_ing格也不太合得来,我昨天没想到。”

  “许笙啊你不能这样。”李老师严厉道:“你是班长,你的学习我是从来不担心的,你也不是那种受别人影响的孩子,同学相处上你还需要我Cào心吗?据我看来庄白书同学也不是那种扰乱课堂纪律的孩子,身为班长遇到这种问题不应该想办法迎刃而解吗?你要是逃避......”

  许笙被老师教育着,几番话慷锵有力,掷地有声,四处回d_àng。

  许笙气得想把这老师嘴捂上,偏偏他不想被别人听到的事,被这老师的放鞭炮般的嗓门广播出来,他怎么会傻到忘了高中班主任是个什么脾x_ing,这要是庄白书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