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说他想复婚+番外 作者:果子酱汁(下)【完结】

分类:重生文 时间:2019-03-10 作者:果子酱汁        重生        豪门世家        系统        婚恋       

第44章

  宓谦在那头停顿了下:“你误会我意思了。”

  年安桌下的长腿交叠在一起:“嗯?”

  宓谦说:“他大半夜的突然从M国消失, 电话也打不通, 实在找不到人,这才来问你。既然他在你那儿,我也就放心了。”

  年安把玩着手里的钢笔:“这样啊——不过他怎么回来,你们为什么打不通电话我也无权过问, 你们和他究竟如何我也不管, 只是他现在赖在我家不肯走实在有点麻烦,我希望你能早点过来一趟,把他接回去。”

  宓谦在那头默了片刻, 突然说:“我之前说,希望你能信他一点。”

  年安眯起眼睛:“和这个有关系吗?”

  “不,或许是我要求过高, ”宓谦顿了顿,在电话另一头客气地笑了笑, “那劳烦年总把地址发给我,我派人去接他。”

  年安本以为这事就这么过了,未料到挂电话前, 宓谦又说了句:“不过他愿不愿意回去, 我就无法决定了。”

  年安:“……”

  他挂了电话,把手机丢在一边, 有些摸不清宓谦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按照宓时晏所说, 宓家应该会在得知他的行踪后立马把人带回去, 然而宓谦这无所谓的态度不得不让年安怀疑起宓时晏话里的真实x_ing——比如为了博取他同情心, 故意这么说的。

  直到傍晚,晚霞透过玻璃洒落在地板上,留了一丈金黄时,年安手机忽然震动了下,他偏头一看,发现是宓时晏发来的消息。

  宓时晏:你什么时候回来?

  年安犹豫了下,还是拿起手机:你怎么还没走?

  宓时晏回得很快:……你昨天胃疼了,别饿肚子。

  这避开话题的技术可真够生硬的。

  年安就在这么一瞬间,忽然不怀疑宓时晏昨天对他说的话了。连转个话题都不会转的人,怎么可能拥有能够完美伪装说谎的技能呢?

  对于其他年安不敢说在行,但一个人是不是在演戏,他多少还是能看得出来,不然怎么对得起拼死拼活熬出来的影帝之名。

  宓时晏昨晚说的话并没有说谎的嫌疑,那么就是宓谦那儿有问题。

  然而宓谦这人,在商界混的如鱼得水,城府太深,站在他面前都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更别说隔着电话。年安思索良久,完全忘了注意手机,直到铃声响起,他才回过神。

  年安看了眼来电显示,接起,对面率先传来的是有些杂乱的声音,紧接着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年总今晚有空出来吃个饭不?”

  年安刚挂电话,宓时晏就立马打了进来:“你跟谁打电话,打那么久?”他语气夹杂着些许幽怨,年安莫名从中闻出一股酸味。

  年安不理他,只问:“有事?”

  宓时晏只好咽下了心中的疑惑:“你什么时候回来?天气预报说今晚雪势会变大。”

  年安说:“你哥没去找你?”

  宓时晏一愣,眉头皱的更紧了:“是你告诉他的?”

  年安说:“是我。”

  宓时晏说不出话了,他攥紧了垂在身侧的手,又松开,这么反复几下,才平复了几欲喷发而出的心情,他深吸一口气,压着嗓音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年安却说:“你什么时候走?”

  宓时晏:“……”

  两人隔着电话一阵沉默,年安也不说话,直接掐断了电话,拿着钥匙离开办公室。刚刚上车,就接到宓时晏的消息:你就这么不喜欢跟我待在一起?

  年安不知为何,心中有点燥,索x_ing也不回复,直接把手机丢在旁边,踩下油门离开停车场,跟着导航尽可能的避开了拥堵路段,一路上七拐八拐,才终于在一家餐厅前停下。

  “我好歹远道而来是客,让我等你这么久,心里过得去吗?”

  年安刚坐下,蔡司寒就坐在对面调笑道,年安撩起眼睑扫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说:“我不介意下次再迟一点。”

  蔡司寒低笑两声,转移了话题:“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就没给你点,你自己看看。”

  年安翻了翻手里的菜单:“下次这种西餐厅你就随便点吧,反正我一样喜欢的都没。”

  蔡司寒“哦?”了一声:“那你喜欢吃什么,现在换家?”

  年安抿了口柠檬水:“我也没那么挑食。”

  蔡司寒是上周才过来的,本来之前是计划年安回国后就跟着回来,结果M国那边好像突然出了什么紧急状况,走不开,这才往后拖了一个月。

  刚刚过来的时候蔡司寒也有联系过年安,但那时年安自己都忙的没空吃饭,更别说出来陪他吃饭,要不是今天对方又联系他,他都快忘了还有蔡司寒这么一号人在。

  年安点了份牛排和红酒,慢条斯理地切着,对面的蔡司寒突然问:“离婚判决书下来了?”

  闻言,年安手一顿,继而语气平平道:“下来了。”

  蔡司寒问他:“说来我一直有个疑惑憋在心里,你怎么突然就想离婚了呢?”他可是知道,当初刚刚结婚的时候,宓时晏才是那个闹着要离婚的人,而年安则是死都不肯离婚的人,但当时在M国,两人的关系明显互相调换过来。

  当初怎么都不肯离婚的人,突然主动提出了离婚,甚至在回国后,非常火速的向法院递交了诉讼,雷厉风行的让人心惊。

  年安扫了他一眼:“好奇?”

  蔡司寒不置可否。

  年安挑起嘴角,放下刀叉,单手撑着下巴,端着红酒摇晃两下,才轻轻抿了口:“不告诉你。”

  蔡司寒:“……”

  他望着年安面色如常的模样,不知想到了什么,眸中的黑色愈发幽深,很快,他便敛去眼中的情绪,而是端起自己的红酒,递到半空中,说:“那就祝贺你恢复单身,早日遇到真正适合自己的人。”

  年安挑了挑眉,举起杯子碰了下,发出清脆的声音:“前半句我收下了,后半句原封不动还给你,表哥。”

  等吃完饭,蔡司寒突然说:“我来这边一周了,还没来得及好好逛逛,正好有时间,不如多陪我一点?”

  年安下意识掏出手机看了眼,发现已经是晚上八点,也不算晚。之前在路上,因为烦躁宓时晏给他发短信或打电话,他便把手机调到静音,此时一看才发现,对方居然在这期间又发了好几条,无一不是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而最后一条,正是十分钟前发的,只有一句简单的话:我走了你就回来,是吗?

  “年安?”蔡司寒突然喊道。

  年安回过神,收回手机:“行,你想去哪里?”

  蔡司寒深深看了他一眼,嘴角轻轻勾起:“我来之前听一个朋友说,这边有个地方挺出名的,一直想找机会一趟。”

  年安不大想回家,但也不知道干什么,因此也没问蔡司寒所谓的出名的地方指的是哪里,直接道:“那就那儿吧。”

  年安没细想蔡司寒口中很有名的地方是什么,直到推开门,一步从天寒地冻的街头,踏入热浪滚滚人头攒动的的酒吧,他才知道这所谓的出名之地,是一家几年前声名鹊起的酒吧。

  对于这种深夜娱乐场所,年安一向是没多大兴趣的,上辈子因为身份缘故,他从来不出入这种会给媒体外众留下黑料的场所,再加上他戏一向喜静,比起烈酒更喜爱香味浓郁的红酒,因此更加不可能回来这种地方。

  进门的刹那,好看的眉头便即刻皱成一团。

  蔡司寒见他表情不喜,便道:“如果你不喜欢,那我们换个地。”

  年安却说:“算了,也挺麻烦的,随便坐坐。”说罢,他抬步走向吧台,随口点了杯酒,手机突然震动了下。

  不是宓时晏发来的消息,而是小说软件的好友私信。

  年安点开,发现是个陌生的ID,叫:今天我复婚了吗。

  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个人是先前的离婚同志,他眉峰一挑,点进去看,对方在两分钟前给他发了条消息:你说得对。

  年安回复他:看这ID,你这是如愿以偿了啊。

  复婚:……

  复婚:他知道我喜欢他,可他不跟我好。

  年安:你喜欢别人不代表别人就一定要跟你好,你又不是钱。

  复婚:可是我有钱。

  复婚:……虽然他也有钱。

  年安:那就妥了。

  复婚:什么?

  年安:条件那么好,说不定人家已经有新对象了呢?凭什么要吊死在你这棵曾经天天想着离婚的歪脖子树上。

  复婚:不可能!

  年安:你怎么知道,你们都离婚了。

  复婚不说话了。年安怼的神清气爽,旁边的蔡司寒推着酒到他面前,边问:“看到什么了?突然这么高兴。”

  闻言,年安收回手机,端着酒抿了口,意味深长道:“一个笑话。”

  蔡司寒来兴趣了:“什么笑话?介意分享一下?”

  年安扫了他一眼,正欲说话,目光忽然扫到他背后的某个熟悉的身影,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方就像感受到他的目光一眼,回首望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