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鬼的姻缘 作者:木寒霏【完结】

分类:重生文 时间:2019-03-10 作者:木寒霏        甜文        娱乐圈        重生        灵异神怪       

【文案】

陵澄是茅山道士,在捉妖途中意外身亡,重生成了十八线小艺人,卷进娱乐圈这蹚浑水。

诸鬼神魔可怕?

不,最可怕的永远是人心……

道长:因果循环,一切自有定数。[冷漠脸jpg.]

影帝:那我与你有永世情缘,循环往复,注定要在一起的。[深情脸jpg.]

道长:……这是孽缘!

影帝:不,是姻缘……(* ̄3 ̄)*

#娱乐圈之迷:被众巨星捧在头顶上的男人#

最佳导演:不捧不行啊,他总给我点糯米饭外卖。

最佳女主:嘤嘤嘤,他送把桃木剑给我,叫我没事的时候练练剑。

新晋天王:他说我的歌声好听得像美人鱼,叫我和他家猫做伴。

最美影后:我刚敷完面(人)膜(皮),他拿着一根朱砂笔,说要给我画眉。

……

娱记:十八线好友爱,难怪被巨星们捧在手上。

众巨星:我们都是迫不得已啊!QAQ

玄术大师十八线明星受X喵咪恶鬼影帝攻

观看指南:

①攻是黑猫妖【or黑(冥)道(界)太子爷】,名字叫墨(mò)懋(mào)

②道长身边都不是人,不是鬼就是妖。

③演戏灵异双线,游走阳间y-in间,处鬼事,化厉鬼,所以不恐怖吧……

④攻背景很大,受来头也不小,依旧打脸爽文甜宠风,虐渣奋斗史!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娱乐圈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陵澄,墨懋 ┃ 配角: ┃ 其它:

  ☆、鬼怪

  峰峦叠嶂,那薄如白纱般的云雾被升起的太阳一照,皆是害羞的散开,不远处的一排竹屋,传来些许声响。

  只见一身形修长短发青年,身着青蓝色道袍,胸前挂着一小八卦镜,手里拿着拂尘倚在大门框上,看着清晨的景色。

  陵澄今年三十岁,作为道术传人,避免不了五弊三缺,他无父无母,只有一师父,师父在捡到他的时候,就年事已高,在他十六岁的时候,便到了人生的尽头。

  临终前,嘱咐了他三遍,让他在自己三十岁生日这天,千万别出门,什么事都不能做,就好好的待在家里。

  陵澄也不是那耐不住寂寞的人,师父的临终之言,他自然是要听,可这些太能扯了,难道十四年前师父就能看破天机,察觉到他今日有难?

  他自己也推演过命数,有着天道这层屏障,玄术师们对于自己的命数是推演不出,或是算出来也是错误的,所以他并不相信自己好好的会出事,反正无事可做,他不出门就是了。

  把拴在门边的中华田园犬解开,让他出去小解,自己拿着一把剪刀,在修剪花枝,就见自家的大土狗正撅着腚在他不远处方便,顿时被恶心到了,面无表情道:“阿黄,去远处点方便……”

  话音未落,选处传来一声巨响,一道紫色粗壮的闪电接踵而至,劈向了不远处一座山头,而顶头的树木纹丝不动,竟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晴天响雷,恐有大妖出世!

  陵澄将手中的剪刀一扔,把刚方便完还冲着他摇晃大尾巴的土狗栓好,快步的进了屋。

  过了一会,便见他背着一个黑色登山包,右手拿着桃木剑,就这么出门了。

  阿黄在他身后叫唤了几声,也没能让他回头。

  陵澄住的地方远离人群,要走几十里的山路才能见到人烟,他也是一个月才出一次山,采买自己所需的东西,虽隐居着,却还没有与世界脱轨,知道人人崇尚科学,不再相信这世界上还有妖魔鬼怪。

  加上玄术界有不成文规定,玄术者不能轻易显摆自己的术法于世人面前,所以他才会住在这大山中,远离繁华都市,也更能见到些灵异的事。

  现在不同以往,妖怪成形不易,他除了小时候见师父抓过一凶神恶煞的大妖之外,这是第二次亲眼见到妖怪出世。

  将碍事的道袍一脱,塞到随身的背包里,露出里头黑色休闲衣,衣服十分贴身,隐隐可以看到那一块一块分明凸起的肌r_ou_,穿衣显瘦,脱衣有料,陵澄不知道他这幅样子有多诱人,只可惜这是荒郊野外,并没有人能欣赏到这幅美景。

  深山老林,路自然不好走,有这方面经验的陵澄走得倒是轻松,这但大夏天的,丛林里虽然y-in凉,走得久了也不是一般的热,额头早布满了汗水,全身也已s-hi透。

  好不容易到了那雷电劈中的山头,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哪还有什么妖怪踪迹。

  陵澄不紧不慢的将汗水一抹,拿出罗盘针,便坐在地上摆阵。

  双手迅速的掐着灵符,念着晦涩难懂的咒语,一个巨大的地符腾空而起,虚无缥缈,却又好似有实体一般,泛着橘红色的光,光芒并不亮,这时一术太阳强光照在了乾坤八卦,再反弹到了陵澄画好的符咒上。

  符咒顿时光芒万丈,而陵澄早已热得汗流浃背,虚空的符就好像着火一般,蒸腾的热气涌了上来,烘烤着他,他却不能失神分毫,笔直手指纹丝不动引着符咒。

  豆大的汗水滴落在地上的沙石上,发出“嗤”的一声响,立马就干涸了,可见温度之高。

  “雷祖圣帝,远处天曹,我奉敕令……”

  符咒念完,那虚空符已经升至半空,发出耀眼的光,宛如一颗小太阳,陵澄面无表情的脸,终于有了些轻松的神色,凝声一喝,“去!”

  那道虚空符,就好像有生命一般,自行飞向茂密的丛林深处,陵澄随便一抹黏腻的汗水,将地上的东西快速的收拾好,追着符咒去了。

  虚空符咒速度非常的快,陵澄也不慢,在茂密的树林里穿c-h-a着,还未追上符咒,一声极其惨烈的叫声从远处传来,惊起无数的飞鸟。

  终于找到了……

  陵澄呼出一口气,学了那么些年的道术,鬼倒是见过不少,这妖倒是还没会会过,倒也稀奇。

  将c-h-a在背包里的桃木剑拔了出来,咬破食指,点蘸朱砂,迅速的往剑上抹去。

  百年桃木发出一阵的红光,陵澄这才满意的将其拿好,继续朝着声音放向追去,那惨叫哀嚎的声音十分渗人,让人打着寒颤。

  声音越来越近,陵澄左手拿着五帝钱,右手执着桃木剑,翻过面前的小山坡,终于看到坡背后的场景。

  就见平坦的Cao地上,一个不停幻着身形的少女在地上翻滚,她的身体变大,符咒也跟着变大,变小,符也变小,无论如何依旧紧密的扣着她

  若不是不知道是何野兽化形,也不会一来就用威力如此大的符咒。

  陵澄眼里没有任何的怜惜,迈着沉稳的步子,往正在嘶吼的妖怪走去。

  那少女察觉到有人靠近,凶恶的瞪着陵澄,一双血红的眼珠子,没有瞳孔和眼白,红得好似要滴血一般。

  “吼吼……”刚化形的妖怪,不会说人语,且野训难寻,带着原本的兽x_ing,对人类有着深深的忌惮与恨意。

  陵澄好像根本没看到一样,波澜不惊的将桃木剑挽了一个手花,别在了身后,冷声问道:“你是什么妖?”

  被束缚住的少女,身材婀娜多姿,样貌在人类里也属于上乘,这是妖怪化形时特意为之,或许是藏在兽x_ing下的一点人知,让它们知道如何美化自己。

  可在陵澄眼里,它就是一只普通动物,没起任何迷惑效果,也激不起他的同情心。

  见陵澄没有在她身上投入过多的目光,少女呲着一口白牙,表情越发狰狞,怒吼一声,“吼!”

  陵澄抬手便是一道黄符拍了过去,艳丽的少女,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怒吼变成了惨叫,陵澄脸色依旧平静。

  少女察觉到强者的气息,渐渐的感到害怕,一头乌黑的头发变成了白色,一对长长的粉色耳朵蹦了出来,蜷缩起身子,半坐在树下。

  她才刚刚化形成人,对人类充满了怨恨与忌惮,甚至是害怕的,之前的装腔作势,只是为了让面前的男人放她一马,可却起了反效果,于是她不敢再硬碰硬,先服软了。

  这招果然有用,陵澄将手中的黄符一收,没在打她,少女眼珠子滴溜的一转,露出自己的原型,窝在了地上。

  原来是一只小白兔,陵澄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若说是只凶狠的野兽,他大可直接收了,让它身死魂灭消失在三界中,可这是一只温顺的兔子,让它魂飞魄散,未免太过残忍……

  罢了,陵澄摇了摇头,走上前去。

  “不杀你了。”因常年不与外界人交流,陵澄的x_ing格本身也是非常内敛沉默的,说出这话实属不易,半安慰道:“莫怕……”

  那兔子垂着耳朵,睁着一双红通通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而陵澄只看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

  食指与中指并在额间,紧闭着双眼,凝神屏息,“混成乾坤,百神归位,破!”

  橘红色的虚空降妖符咒就这么消失了,小白兔还垂着耳朵瑟瑟发抖的看着他,好似控诉着陵澄弄疼了他。

  陵澄却不为所动,手里拿着乾坤袋,想要把小妖装进去,虽然是只无害的小白兔,可它毕竟是妖,需要好好的调|教一番,如果还是还是野训难寻,他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陵澄垂着眼帘,就在他要碰到兔子的时,那兔子眼中的红光大亮,刺眼的光芒不仅让他睁不开眼睛,还疼痛难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