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紧庄叔叔的喜爱+番外 作者:木子萌【完结】

分类:重生文 时间:2019-03-10 作者:木子萌        甜文        重生        复仇虐渣       

文案:

苏铮重生了,一穷二白,想起自己还有一门牛逼“亲戚”,遂决定抱紧这根金大腿,然而金大腿总是怕他学坏,把他当儿子一样教育。

庄心诚:赌球是不对的。

苏铮:嗯。庄叔叔说得对。(可我是重生的,我知道比分啊 TAT)

庄心诚:沉迷夜店是不对的。

苏铮:嗯。庄叔叔说得对。(可我是重生的,我只是想教训一下人渣啊TAT)

庄心诚:潜规则……

苏铮:您不用说了,我知道潜规则是不对的。

庄心诚:如果对象是我就可以。

苏铮:……

【温柔内敛深情·闷s_ao大导演攻 VS 在外大杀器回家小甜甜·明s_ao小明星受】

【攻受没有血缘关系,故事发生时也不在一个户口本上】

【娱乐圈背景,狗血甜爽,虐渣复仇,年上,1V1,HE】

内容标签: 重生 甜文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铮,庄心诚 ┃ 配角: ┃ 其它:

  ☆、认亲(一)

  苏铮醒来时,只觉得头痛欲裂,胃里翻江倒海,他勉强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装潢富丽的卫生间,门外传来震天响的音乐声和男人扯着嗓子唱歌的声音。

  苏铮抬头看看四周,又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他很快就确定自己喝多了,正跪在卫生间里呕吐,也许是吐得太厉害,他刚刚甚至陷入了短暂的昏迷。

  苏铮晃晃悠悠站起身,手撑在洗手池边,向镜中望去。

  镜子里的男孩儿化了妆,黑色眼线在眼尾处微微上挑,勾勒出一双桃花眼完美的形状,酒精使他眼角通红而眼神迷离,双眸中仿佛弥漫着一层雾蒙蒙的水汽,凌乱的发丝上挂着水珠,贴在白皙的脸颊上,有种不工整不经意的x_ing-感。他穿着黑色紧身裤,上身一件花衬衣,衬衣的扣子几乎全都解开了,露出正在剧烈起伏的胸膛。

  因为经常跳舞和运动的缘故,他的身形虽然纤细但并不羸弱,看起来挺拔精干,生机勃勃。

  苏铮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深深吸了一口气,脑子渐渐清明起来,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他难道不是应该满身是血地躺在马路中间吗?

  他清楚地记得,他被人下了药送上娱乐圈太子爷赵开的床,混乱之间他拼命挣扎,抓到一把餐刀朝赵开挥了过去,结果一刀割断了对方的颈动脉,这个觊觎他多时的恶少当场毙命,温热的血溅了他一身。

  守在房间门外的保镖听到动静,想要破门查看,苏铮无路可退,就从三楼窗口跳了下去,他知道如果被赵家人抓住,他恐怕不仅仅是赔命那么简单,跳楼如果摔不死,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可惜事与愿违,苏铮跳到楼下,只瘸着腿跑了两步,就受到体内药物影响,天旋地转地跌倒在马路中间——

  他最后的意识里,就是刺耳的刹车上,行人的惊叫声,以及被车轮碾碎血r_ou_骨骼的剧痛。

  那么现在这是……重生了?

  苏铮看了看手腕上戴的运动手表,现在是2014年7月6号凌晨,他重生回了4年前,这时他刚20岁,签了一家经纪公司做艺人,可惜那公司是个半死不活的小作坊,安排给他最大的通告就是给淘宝网红店当模特拍照片,而且还要拿走大部分酬劳。

  苏铮孑然一身,要还债、要生活、还想攒钱上学,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经常入不敷出,只好到处打工。

  苏铮跑几个夜场跳舞,现在所在的就是其中之一,一家京城有名的夜总会。在这些灯红酒绿的地方工作,他一直用的是“郑苏苏”这个化名,大家都叫他“苏苏”。

  苏铮来不及想别的,卫生间的门突然被大力敲响,敲门声伴随着促狭的笑声,一个中年男子用含糊嘶哑的声音说:“苏苏,你怎么还不出来?出来继续喝啊,我的客人还没喝够,你可别扫兴了……”

  他在天堂夜总会的名头是舞蹈演员,但在这种纸醉金迷的销金窟,管你是驻场的少爷、公主,还是唱歌的跳舞的,甚至连服务生都算上,只要长得好看又想挣钱,那就都是顾客爸爸眼前的一盘小菜,想怎么吃就怎么吃,所以他除了跳舞,还经常被额外要求“喝一杯”“唱首歌”“来,小帅哥,过来坐一会儿”,在这过程中偶尔被吃两口豆腐,那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今天就是这种情况,门外叫他那人是位经常带客户来应酬的土豪老板,也是他的老主顾了。

  上辈子,看在钱的面子上,这种时候他都是脸上笑嘻嘻心里mnp,就算不乐意也不会得罪客人,后来在娱乐圈底层打拼,各种应酬更是司空见惯,他渐渐练就了一身左右逢源的交际本领,讨巧卖乖还不让自己吃亏,是个八面玲珑的花瓶美人。

  当然,至于后来遇上赵开那个级别的混蛋,他没能全身而退,也是情有可原,不能怪他没本事,只能怪对方太可恶。

  但现在他都重生了,自带上辈子的经验教训和预知未来金手指,实在没必要再委屈自己,在夜总会这个浅池子里,跟一群咸鱼王八虚与委蛇。

  苏铮揉了揉太阳x_u_e,又看了看镜子里自己的脸,眼中的茫然无措如潮水般退去,换上了一种慵懒不屑甚至有点轻薄的笑意。他慢条斯理地洗手擦脸、整理衣服,完全无视门外那人越来越急促的呼唤声。

  “来了来了……”苏铮气定神闲地打开门,冲门口的刘总微微一笑。

  刘总早已等得不耐烦,嘴里嘟嘟囔囔抱怨着,却在抬头重新看见苏铮的一刹那愣住了。

  他每次来玩儿都威逼利诱地叫苏铮作陪,因为苏铮样貌出众人也机灵,在他们面前往往是一副温顺又不过分谄媚的讨喜模样,但现在眼前这个男孩儿……看着有些不一样了。

  刘总也说不上变化在哪儿,他只记得苏苏刚刚是喝多了狼狈不堪逃到卫生间去的,可现在眼前的人衣冠端正神清气爽,似乎还多了一些……笃定淡然的气场?

  不过刘总只是恍惚了一瞬间,就认定是自己喝多了迷糊了,他拉住苏铮的胳膊,把他推回沙发上,紧挨着今天的主宾坐下:“吴总,人我给您叫回来了……苏苏,你快敬吴总一杯……”

  苏铮一边倒酒一边望向包房里的电视墙,这帮老家伙大概是唱歌唱累了,切换了体育频道正在看球赛,七嘴八舌地讨论着看好那支球队以及买了多少足彩。

  “……各位观众大家好,现在您看到的是一场2014巴西世界杯的四分之一决赛,对阵双方是阿根廷队和比利时队……”电视里传来解说员激情洋溢的声音,苏铮想起自己死前2018的俄罗斯世界杯正热闹着,现在重生回了2014,可不正是上一届世界杯正如火如荼的时候吗?

  “吴总,不好意思,”苏铮举起酒杯,冲吴总嫣然一笑,“我实在是喝多了,就再喝这一杯跟您赔罪,您就放我回去好不好?”

  姓吴的胖子摇了摇头,双下巴跟着抖了抖,搂过苏铮的脖子,粗声粗气地说:“少装,干你们这一行的还有喝多这一说?你不给面子是不是?”他说着,就将苏铮的酒杯夺了过去,往原有的半杯红酒里兑洋酒,一直兑到满杯溢出来,才又递回给苏铮,“要想走也行,你把这杯酒一口一口喝了喂给我,我就让你走。”

  旁边传来几个醉鬼的起哄声和调笑声,刘总则贴着他耳边说:“快喝啊,苏苏,你不想要小费了?”

  苏铮微微眯眼,一眨不眨地盯着眼前肥头大耳的吴总,随后不疾不徐地含了一口酒,笑盈盈地凑了过去。

  吴总眉开眼笑,嘟着嘴迎上来。

  两人嘴唇相距几厘米的时候,苏铮一低头,一大口酒就喷在了吴总衬衣前襟上,瞬间染红了一大片。

  姓吴的愣了一下,他显然没想到这个刚刚还任人揉搓的小舞男敢这样放肆,等他反应过来,苏铮已经站起身往外走了。

  “你他妈……”吴总起身就追,眼睛已经气得通红,奈何喝多了酒,脚步有些踉跄。

  “吴总!”苏铮已经到了门口,他回头一指电视屏幕,喊道,“快看,阿根廷进球了!”

  吴总下意识看向电视墙,足球正在几个阿根廷球员脚下穿梭,哪儿他妈进球了?

  “你耍我!”吴总恼羞成怒,又往前一扑。

  苏铮闪身躲开,终于推开了房门,这时,电视里传来解说员突然由低到高爆发出来的兴奋喊声:“……起脚s_h_è 门——球进了!球进了!!在比赛开场仅仅八分钟的时候,伊瓜因收获本届世界杯的第一个进球!!”

  随后,包房里几位醉汉的欢呼声连同赛场上球迷的尖叫声汇成一股浩大的声浪,简直要掀翻房顶。

  吴总的注意力也被进球吸引,等他看完回放再去追人的时候,苏铮早已不见踪影了。

  ……

  苏铮拐了个弯,在楼梯间隐蔽处站定,推开身旁的窗户,点了一根烟。

  透过缭绕的烟雾,他望向窗外,楼下公交站一个广告灯牌引人注目,那上面是电影《山月》的宣传海报,这电影即将在今天——7月6号晚上首映,主打的宣传语是——

  华人首位GN电影节最佳导演庄心诚获奖作品

  庄心诚。

  苏铮默念了两遍这个名字,嘴角不自觉地浮起笑意,轻轻地吐了一口烟圈:“小叔,你还好吗?”

  苏铮上辈子活了24年,实在是很短的一生,但中间大起大落,不可谓不丰富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