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今天又背锅了吗+番外 作者:美人笑【完结】

分类:重生文 时间:2019-03-14 作者:美人笑        娱乐圈        重生        虐恋情深       

  文案: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苟活于世,甚是惭愧。

  一句话简介:

  劳资重生就是为了替某个杀千刀的家伙背黑锅的!

  新的文案:

  那晚,他做了一个梦。梦里那人来参加他的婚礼了,可他却怎么也看不清他的脸。一直到婚礼结束,他终于看清了那人,却只来得及看到一个背影。

  那人背对着他,在斜yá-ng里,冲他摆了摆手,仿佛在跟他告别。他慌慌张张想追上去,想让他别走。可他却只听到一声轻笑,以及一句——“就这样吧,你要幸福。”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娱乐圈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越 ┃ 配角:徐晔 ┃ 其它:伪弱攻?心脏病?

  ==================

第1章 楔子

  美国纽约。

  是夜,在这个灯红酒绿的城市,到处都充斥着喧嚣和浮华,市中心更是高楼林立。这里,看不到星光和月光,因为灯光已经把这里变成了不夜城。

  迈尔森酒店——一幢高达311米的五星级酒店。

  位于59楼,有这样一个特殊的房间,特殊就特殊在与外面的灯火辉煌相比,它独显幽暗。

  是的,屋内一盏灯都没开。只有外面透过落地玻璃窗照s_h_è进来的微弱光线,让人隐约可以看见,宽敞的真皮沙发上坐着一个人。

  那人面朝着门口,仿佛在等什么人,不时晃动着手中的红酒杯。有水珠从发梢滴落,身上穿着宽松的浴衣,显然这是一个刚洗完澡出来的人。

  一道闪电在天空划过,此时如果有人在屋内必然会大吃一惊,因为沙发上坐着的那人是如此惊人的美——美到妖异,美到让人窒息。可这样的美却不是出现在一个女子身上!是的,这是一个年轻的男人。

  不同于女人妖娆的美,这种美,优雅中透着邪恶,慵懒中透着孤傲。只是其眼底一闪而过的暴戾,显示着主人此刻已经不耐烦到了极点。

  突然,一声轻轻的敲门声响起,门铃应声而响,有人来了。

  放下手中的酒杯,楚越皱了皱眉头。

  “进来。”

  进来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有紧揪着衣角的手,显示着他此刻内心的紧张。

  “不是说过你进来不用敲门吗?很吵。”说着无比优雅的掏了掏耳朵,“还有……你迟到了。”

  感受到对面直s_h_è而来的冷厉目光,来人瞬间僵直了身体。

  “我……你为什么不开灯?”青年巧妙地转移了话题。

  “刺眼。”

  仿佛没注意到对面之人在转移话题,楚越优雅的站了起来,然后张开了双手,等待来人投入他的怀抱。

  青年紧了紧身上的黑色风衣,手在微微颤抖。在原地站了片刻后,终于在那人动怒之前疾步走了上去。

  “刺啦——”

  楚越不可置信的看着迅速退开的青年,胸口c-h-ā着的一把匕首,迅速把雪白的浴袍染红了一片。

  青年后退几步跌坐在地,浑身不可抑制地颤抖着,面色苍白如死灰。

  “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

  “……”

  楚越低头看向胸前的匕首,眼底有一闪而过的惊怒与痛楚,随后嘴角突然上扬,竟诡异地笑了起来。

  “呵呵……哈哈,哈哈哈咳咳!”大笑之下,一大口血咳了出来。一时间竟如同地狱爬出来修罗。

  “疯子,疯子!”青年红着眼嚷嚷道,强大的心理压力让他快要崩溃了——他杀人了……他杀人了!

  这时,走廊尽头有脚步声传来,随之而来的是一声饱含恨意地怒吼。

  “楚越——”

  闻声青年迅速爬了起来,惊慌失措地跑了出去,出门没两步正好撞到了来人,来人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带着眼镜,大概三十岁左右。

  徐晔看着这匆忙跑来,撞了下自己后迅速进了电梯的黑衣人,皱了皱眉头。血腥气?错觉吧。

  一瞬间的停顿后,徐晔总算没忘记自己此刻来是干啥的。

  楚越——这个混蛋!

  怒气冲冲的男人在进门的那一刻却愣住了。

  “轰隆隆——”伴随着雷声的是一道极亮的闪电,亮到足以让人看清屋内的一切。那一刻,男人感觉自己的心跳仿佛都停止了。

  看到进来的男人,楚越脸上的笑容不再狰狞,反而慢慢变成了温柔。随后,身体无力地向后倒去。

  “阿楚!!!”目眦尽裂的男人飞扑过来,赶在楚越身体着地之前接住了他。

  然后此刻,楚越的双眼已经开始涣散,呼吸与心跳都已微弱得快感觉不到,然而他脸上还是在笑。

  “楚越!楚越你别死听到没有!”男人用力地拍打着他的脸,随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迅速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医院的急救电话。

  “晔……你这样……我会觉得你爱上我了。”楚越笑道,随即又一口大鲜血涌了出来。

  “楚越!你个疯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快死了你知不知道!”男人愤怒的咆哮道。手,却在不可抑制地颤抖着。为什么?明明自己那么厌恶眼前这个人,明明那么恨他,为什么此刻心会这么痛?为什么?!

  楚越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笑:“是啊,快死了,可我……好开心怎么办?”

  “你……”

  疯子!他也一定是疯了才会为这样一个人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