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渣攻变渣受 作者:征宵【完结】

分类:重生文 时间:2019-03-14 作者:征宵        重生        强强        复仇虐渣        豪门世家       

  本文文案:

  原绍越是一个渣攻,他因为太渣,导致自己这辈子最爱的人自杀而亡。

  然后他重生了,想要弥补他前生犯下的过错,好好对待自己的爱人,然而他却发现,他的爱人早就变得比上辈子酷炫狂霸多了……

  他本以为他拿到的是一份重生后悔悟甜宠的剧本,结果没想到拿到的其实是重生后惨遭制♂裁的剧本。

  双重生√渣攻转受√虐渣攻√ 小黑屋√

  美貌深井冰攻X霸总受

  内容标签: 强强 豪门世家 重生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原绍越,楚今非 ┃ 配角: ┃ 其它:虐渣攻

  ============

第1章 前尘

  空灵路位于A市的老城区,它的道路狭窄而脏污,两侧低矮老旧的居民楼挨挨挤挤,处处透着过时和贫穷的气息。

  十一月末的一个下午,一辆黑色高级轿车驶入了这条窄路,不久之后靠着一栋灰蒙蒙的六层小楼停下。

  杨士川迅速从副驾驶位上下来,没等他像往常一样为他的老板开门,后车门已经自己开了。

  原绍越随手甩上车门,他那张英俊的面孔上几乎毫无表情,却显得格外冷峻y-in沉,令人一看就不想招惹。

  他对自己的助理杨士川说了声“走”,就径直往那栋六层小楼门口大步走去。

  他身高腿长,体格强健,这时穿着一件黑色大衣,走路时就好像带着一阵凌厉的风。

  杨士川赶紧跟了上去,他的心跳得有些快,因为这样的老板看上去是令人害怕的,也的确具有危险x_ing,他不禁为楼上那个人感到一丝担心。他当然是和他老板站在一边的,可是想到那个人的遭遇,他又无法完全认同他老板的一些做法。

  楼道很窄,楼梯又陡,路多少不太好走,原绍越却走得很快,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四楼。

  这栋楼一层有两个住户,四层左边那家的防盗铁门看上去还挺新,像是近几年新装的。原绍越敲了敲门,低声冷喝道:“开门,是我。”

  里面立刻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门开了,门内站着一个高壮的男人,见到原绍越便恭敬地将他往里面迎:“原总。”

  原绍越迈进门去,狭小而陈旧的客厅里站着另外两个健壮的男人,也朝他颌首低眉地问好。

  原绍越却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存在似的,他从一进门,眼睛就紧紧地盯住了坐在沙发上的人。

  楚今非披着一件厚重的深灰色外套,一张清俊的脸格外的白,甚至有些太苍白了,完全失去了血色一样。只是在原绍越的记忆中,楚今非逃走之前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瘦削得厉害,现在却稍微丰润了一些,也许他离开之后,比被迫留在他身边时能多吃下一点东西。

  楚今非抬眼看原绍越,他有一双黑白分明的漂亮眼睛,右边下眼睑侧下方有一颗小小的泪痣,这在很多时候会为他这张略显清冷的脸蛋增添一种独特和诱人的风情,但此时没有,此时他的眼神冰冷到了极点,也淡漠到了极点,好像原绍越的到来并能激起他半点强烈的情绪。

  他只看了原绍越一眼就移开了目光。

  原绍越非常讨厌他这种样子,这里面的拒绝和嫌恶太明显了,令他觉得自己似乎只是一个无足轻重、惹人厌恶的玩意儿,虽然他在楚今非心中本来多半就是这个样子。其实,楚今非曾经在他面前也有过听话乖巧的模样,只是后来想来,那不过都是在他的虐待和压迫之下不得不进行的伪装,如今这久违的眼神,才是真实的。

  他来到楚今非面前,高大的身躯投下一片y-in影,将楚今非笼罩在里面。他一把捏住了楚今非的下颌,逼着他抬起头,想让他看向自己。楚今非试图挣扎,却没挣开。

  “我他妈找了你两年。”原绍越沉声说,他声音不大,每一个字却都像极力压抑着随时都要爆发的可怕盛怒,“你真够厉害的啊。”

  楚今非仍在挣动,原绍越猛地放开了他,楚今非往后倒了一下,背靠在沙发上,原绍越已经压了上来,他不在乎这屋子里还有其他人,对着楚今非的唇狠狠地吻了下去。

  楚今非先是身体一僵,接着就拼命挣扎推拒起来,但是他的力气比不过原绍越,怎么都挣脱不掉,只能被迫承受着这个深吻。原绍越蛮横地吻他,舌头强硬地闯到他嘴里肆意舔|弄翻搅,侵犯他的口腔,力道大得像要将他整个人吞下去。

  楚今非不停地反抗,混乱中原绍越被打到好几下,说不痛是不可能的,但他不可能因为这个而停下。他就是这样的,楚今非越是不愿意,越是抗拒,原绍越就偏偏越想逼着他接受自己的一切,一直从未变过。

  原绍越等自己亲够了才放开他,楚今非剧烈地喘着气,他的嘴唇已经被亲得有些红肿,上面闪着亮晶晶的水光,下巴上也被捏出了显眼的红印子。

  原绍越拍了拍楚今非的脸颊:“好了,走吧。”

  他站起来,看见楚今非还有些狼狈地坐在原处没动,突然冷冷地哼笑起来:“怎么,不想走?难道你想在这儿……?”

  他的意思很明显了,楚今非浑身僵硬了一瞬,隔了一下他垂下了眼睛:“我给房东打个电话。”

  “不用打了,”原绍越冷言道,“我会处理。”

  可是楚今非还是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原绍越目光一沉,过去猛然把他的手机抽走了:“我说的话你没听见?”

  楚今非终于显露出明显的怒色,但他只是微微张了张口,没有说出话来。

  原绍越把手机收进了自己兜里:“你想让我扛你走是不是?”

  楚今非双手都握紧了,很快却又缓缓松开,他沉默地站起身,从沙发上拿起一个背包。

  这个背包里面就是他需要带走的全部东西了。

  在逃脱原绍越的这两年里,他一直处在不安之中,为了方便随时换地方,他准备了这个背包,一般情况下都带在身边,可他还是没能逃过原绍越坚持不懈的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