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你点阳气怎么啦! 作者:Aegis/月下凉(下)【完结】

分类:重生文 时间:2019-03-14 作者:Aegis        月下凉        甜文        重生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第47章 十一女坠亡案

  午饭三人简单的吃了火锅, 火锅据说是李雪闻“对比全网电器”购买的鸳鸯锅, 烤r_ou_架也是他强行买的。

  白灵心想原来雪闻哥为全家饮食条件的提高做出了那么多贡献,实在是无名英雄, 应该颁发个奖状。

  白灵意外是个特别不能吃辣的,沾点辣油就小嫩脸呛得通红,偏偏他还特别想吃, 偷偷蘸一下谢一海的辣油小碟子, 呛到, 灌一肚子水;又偷偷蘸一下, 呛到, 灌一肚子水;可乐喝完了两听, 还没吃下多少东西。

  谢崇森看不下去了, 直接没收了谢一海盘子:“别吃辣了, 上火。”

  谢一海:等下, 不应该是拴住小白吗?我又做错了什么?

  白灵一脸OvO表示大佬你做得对, 要不是辣油碟诱惑我我能去吃吗!

  谢一海吃着清汤, 两眼泪汪汪:自从小白来了, 大哥心就歪倒太平洋去了,r.ì子没法过了。

  白灵r_ou_吃够了,下一盘毛肚, 他是个没经验的, 瞪着一锅毛肚疯狂咽口水, 谢崇森便教他吃:“毛肚的时机是‘七上八下’, 你用筷子夹着, 在沸锅涮,上下共八次,就熟了。”

  说着,谢崇森换成公筷给他示意,连涮了一小盘,推给白灵趁热吃。

  白灵有些不好意思:“你不用换新筷子啦,都是好朋友,有什么嫌弃不嫌弃的。”

  说着,他还故作恶狠狠瞪他:“难道是你嫌弃我嘛?”

  谢崇森怎会嫌弃他,他不知想到什么,耳垂有点红,手上却是直接把公筷扔到一边,用自己用过的筷子给白灵涮了。

  谢一海表示,行,不吃辣就不吃辣吧,那您们能不刺激孤家寡人了吗?

  下午,白灵睡个午觉起来,黄昏将至,小院里已经点起了小灯,是仿纸灯笼的磨砂玻璃方灯,晕红色如梦般朦胧,在夜幕下是一片绰约温柔的美。

  在灯笼红下,谢崇森和谢一海有一波没一波的聊天,慢慢的处理着食材,一旁小桶堆满了穿好签子的r_ou_,用青椒圆葱包裹刷酱五花牛r_ou_,单是看看就能感觉多好吃了。

  白灵赶紧下楼帮忙,他最喜欢切菜,刀子切片齐刷刷的声音听不够,不知道什么习惯。

  李雪闻到家比预计晚一些:“机场遇到个明星,粉丝把登机口全堵了,那阵势简直了,保安来了十多个才控制住。”

  “啥明星啊?”谢一海c-h-ā嘴,“漂亮不?”

  “男的。帽子墨镜的捂得严严实实的。”李雪闻白他一眼,“整天脑子里想的什么?”

  他想了想:“你记得前几天选秀吧?小女孩们中特别火的,叫什么执天屿。”

  谢一海皱着眉头想了半天,冷不丁大喊:“啊!那个比女人还妖娆的!”

  白灵好奇的伸过小脑袋:“什么什么?很帅的明星?拍到照片了吗?”

  谢崇森淡淡瞥了一眼两个八卦的弟弟,把白灵小脑袋扭回去:“不如你帅。”

  白灵乖乖的点头:“那肯定也没你帅啦。”

  谢一海:……

  李雪闻:……这两人怎么回事?

  谢一海:你能明白你回来之前我的感受了吗?

  李雪闻:……辛苦你了。

  李雪闻寒暄过了,路过白灵时,想起什么,从口袋掏出一个小玩意儿,别在白灵胸前。

  是一个小胸针,手工雕刻的木头,很粗糙,背面胡乱用曲别针别了。但能看出雕刻者非常用心,用小毛笔沾着彩漆上的色,是个可爱的小狐狸。

  “这是?”

  “仇丽蓉刻的,”李雪闻笑盈盈的,顺便揉了揉白灵的头,感受一下软毛,“她不记得被附身时的事了,只记得是咱们救的她。说来也奇怪,她却还记得你,把这个给我,点名要送给‘最漂亮的最白的哥哥’。”

  白灵有点小害羞:“哎呀,雪闻哥你也很漂亮很白啦……啊不对,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用漂亮形容!是帅啦!”

  李雪闻笑的刮刮他小鼻子,先上楼收拾行李。他没预料到他们完事那么快,回来的很匆忙,能看出来眉眼间风尘仆仆的疲惫。但他换了家居服,很快加入了准备大队里。

  能明显看出,李姓男子厨艺水平远超出两位谢姓男子和一位添乱小鬼,他很嫌弃的把两人一鬼赶到一边,抄起菜刀。

  那普通骨瓷菜刀被挥的虎虎生威,挥出了破魔柴刀疑似流落民间私生子的水平,看的白灵目瞪口呆,忍不住鼓掌:“真系j.īng_彩!”

  烤r_ou_架支起,炭火点燃,白灵好奇的指指劈好的柴火:“不用这个吗?”

  谢崇森拎起一担柴,示意白灵拿起刚化开冰冻的整j-i,出了小院。

  小院后是一片荒地,白灵左看看右看看:“这是要?”

  谢崇森用锡纸包裹住整j-i,糊上红泥,原来是要做叫花j-i。

  白灵自告奋勇生火,他意外的有点水平,三下五除二,跳跃的火苗熊熊壮大,谢崇森便把裹好泥的j-i放入火焰。

  一系列做完,二人围着火焰就地而坐。

  隔壁烤r_ou_香气冉冉涌出,将肚子里的馋虫勾引的跃跃欲试,荒地外梧桐林是一片沉静的深黑,不时传来飒飒风声。

  “真好。”

  谢崇森望向白灵,后者支着小下巴,贪婪的看着火苗热烈的金红色:“出世又入世,真好。我原本觉得,自己动手穿烤r_ou_啊、切菜啊,又麻烦又没必要,外面饭店不是有很多在卖吗?但现在我觉得……还是自己动手的最好吃。”

  是与家人、与朋友一起动手,欢声笑语中准备的食物,最好吃。

  “嗯,”谢崇森轻轻点头,“这是我们认识的第二个月,我很高兴你在家中无拘无束,把我们真的当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