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这次我疼你+番外 作者:啊噜呯【完结】

分类:甜宠文 时间:2019-03-20 作者:啊噜呯        重生        现代        轻松        病弱攻       

文案:

黑锋死了,纪岚清才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个霸道的闯入自己生活中的男人。重来一次,纪岚清决定好好疼爱这个上一世为自己耗尽心血,最后颓然离世的男人……

作品标签:重生 轻松 病弱攻 现代he

第一章 离世

  天y-in沉的厉害,正午的时间仿若夜幕降临一般,天地之间仿佛笼罩上一层黑色的幕布,遮住了点滴光亮。

  刺耳的刹车声划破了街巷的宁静,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将黑色的幕布劈成两半,发着耀眼的白光。

  空气当中的s-hi气承受不住压力,变成雨滴滴落在冰冷的地面上,黑锋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用这样一种狼狈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

  眼角划落一滴晶莹,不知是雨滴还是泪滴……

  五年了,疲惫不堪的心已经破败的不成样子,就算是今天没有这场车祸,也不会再有下一个五年。

  或许这就是上天给自己,也是给那个人最好的解脱。

  黑锋笑的苦涩,他能够感觉到生命在这具并不健全的身体里逐渐的消失,暗夜的天空,雨点逐渐加大,将地上的血液冲刷着流向远方。

  司机的询问,周围人群的喧闹都无法再让远离的意识清醒过来,双眼越来越沉……

  不知道那个人知道自己死了,会是什么表情,应该是开心的吧!

  罢了,自己已经让他为难了五年,这一次离开,就放手吧……

  岚清科技大楼,二十一楼总裁办。

  豪华的办公室里,一个面色红润的男人坐在老板椅上,手中的签字笔毫无征兆的掉落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响动。

  心头一阵紧缩,纪岚清一下子站起来,身体摇晃了几下才稳住,抓着办公桌边缘的手背上青筋凸显。

  敲门声响起,纪岚清闭上眼睛缓了两秒钟,将心头莫名的烦躁压下,满含磁x_ing的嗓音带着蛊惑的质感:“请进!”

  只是简单的两个字,却让门口的秘书晃了心神,脸上几多娇羞。

  “总裁,还有五分钟高层会议就要开始了。”秘书尽职尽责的提醒着日理万机的总裁,站的笔直的身体在看到纪岚清苍白的脸色的时候,转为担心。

  纪岚清挥手,秘书没来的说出口的关心的话,就这样扼杀在咽喉处。

  纪岚清掏出手机。

  这个时间,本来应该出现的电话,或者短信都没有出现,手机安静的不像话。

  “总裁!”秘书的提醒在耳边响起,纪岚清微不可察的叹息一声,将手机塞进衣兜,拿着文件走了出去。

  五个小时的会议下来,即使强壮如纪岚清,也有些吃不消。

  纪岚清拒绝了一同吃饭的约请,独自一个人回到办公室。

  望着空荡荡的办公室,他分不清自己在渴望什么,明明自己之前就再三的强调过,不要黑锋给自己送饭,不要他随便进入自的办公室。

  可是,黑锋从来都没有遵守过……

  难得今天黑锋竟然如此听话,纪岚清分不清自己是开心多一些,还是失落多一些。

  一个小时之后,在纪岚清毁掉了三分文件之后,电话铃声终于响了起来。

  “黑锋,你想死是不是,不是说过不要给我电话,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一通发泄过后,电话那边传来陌生的女声。

  “先生,您好,请问你认识这个手机的机主吗?”

  “我们这里是第一人民医院太平间,手机的机主三十分钟之前因为抢救无效已经死亡,请您前来认领伤者遗体。”

  “……”

  对方又说了一些什么,纪岚清一点都没有听进去,反反复复,脑海里面只有一句话:黑锋死了,医院让自己去认领遗体。

  黑锋死了。

  死了!

  电话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挂断,纪岚清呆滞的站在办公桌前,嘴角的弧度逐渐的扩大,最终化作扬天大笑。

  黑锋死了,那个一直纠缠着自己的男人死了。

  终于死了,纪岚清哈哈的大笑着,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来纠缠自己了,再也不会有人鸠占鹊巢,霸道凌厉的强迫自己了……

第二章 遗嘱

  楚易天到二十一楼的时候就听到纪岚清的办公室里传出来大笑声。

  楚易天脚步微顿,疑惑的目光投向一边面部表情纠结的秘书:“这是?”

  秘书摇头:“楚经理,您还是进去看看吧。”她也担心,可是进不去啊。

  楚易天皱着眉头,疾步走到办公室门口,直接就将门给推开了。

  一只脚刚刚跨进去,楚易天的身体就怔住了,在人前一向儒雅的纪岚清正在不顾形象大笑着……

  “怎么了这是?”楚易天一惊,转身就将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纪岚清笑的太悲凉,凄楚的笑声里面带着让人彻骨的冰凉。

  楚易天深皱着眉头,就是当初纪岚清第一次被黑锋占有之后,也不曾这样失态,难道……

  楚易天有种不好的预感,难不成纪岚清这个家伙又被黑锋给折腾了?可是,他分明记得,他们两个人之间,明明是纪岚清欺负黑锋啊!

  纪岚清笑着笑着,直接瘫坐在地上,泪水伴着鼻涕在清秀隽永的脸上横流。

  这是楚易天三十年来第一次见到纪岚清这样没有形象的样子,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堵着一样的难受。

  “岚清,怎么了?”

  纪岚清仰着脸,看着楚易天,嘴角的笑意逐渐的扩大,就是连笑的颤抖的身体也直立了起来。

  纪岚清抓着楚易天的双肩,泪s-hi的双眼带着亮晶晶的神采:“易天你知道吗,黑锋死了,黑锋死了,哈哈哈……”

  黑锋?

  死了?

  楚易天愣住了,身体被纪岚清使劲的摇晃着也没有唤回他的神智。

  楚易天愣了,纪岚清放开他,继续笑着,只是笑着笑着,笑声里面的味道就变了样:“黑锋,你怎么就死了呢?”

  楚易天 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纪岚清拉着出了办公室:“医院给我打电话了,你跟我去看看黑锋吧。”

  纪岚清说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思,按理说黑锋死了,他应该开心才是,可是纪岚清发现自己真的高兴不起来……

  就是连本应该兴奋的心,也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塞住了一样,连带着呼吸都困难起来。

  第一人民医院太平间。

  纪岚清看着躺在冰柜里面的人,脸还是那张脸,只是少了一点血色,紧闭的双眼遮住了所有的潋滟风华……平添一份脆弱和无助。

  望着黑锋,纪岚清疑惑的皱着眉头,什么时候,一向健硕的他竟是如此的消瘦,眼窝深陷,眼底的青色是如此的明显……

  黑锋穿着的衣服,还是早上出门的那一件,上面的血迹已经成了暗褐色的,整个衣服上都是。

  一个人要有多少的血液才会将整个衣服都给染红了啊?

  黑锋的葬礼十分隆重,几乎整个龙城有名望的人都来了,身为黑氏财团的总裁,黑氏家族的掌舵者,黑锋在龙城跺跺脚,整个地面都要抖三抖。

  黑锋的葬礼,纪岚清没有去,那天,他站在办公室的窗前,望着楼下的芸芸众生,心口突然像是缺了什么一样,空洞洞的……

  望着窗外的芸芸众生,以后再也不会有黑锋这个人了,心,莫名的就痛了起来,像是被一双强而有力的手使劲的拧着,缩的浑身紧涩般的难受。

  转眼之间,黑锋已经离开了一个月,这一个月里,纪岚清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除了工作就是工作,连带着整个人都沉闷了不少。

  签好了一份紧急文件,纪岚清打内线让秘书来取,等到秘书出去之后,他才放下手中的笔,苍白的手指捏着额头,眼睛酸涩的厉害。

  纪岚清已经记不清自己上一次好眠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自从黑锋离开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偌大的别墅空荡荡的,一点人烟都没有。

  每次回到家,看着苍白的墙壁,冰冷的屋子,纪岚清就难受的厉害,明明那么憎恨他,恨不得他去死,可是?

  当黑锋真的不在的时候,纪岚清才发现,原来自己早已经习惯了有他的日子。

  不管回去多晚,家里总会有一盏灯是亮着的,不管什么时候,只要说一声饿了,就会有可口的饭菜端上来,不管什么情绪,他总会笑着接纳,完全的包容。

  纪岚清将已经打包好的黑锋的衣服又重新的放回去,固执的以为,只要自己这样,不赶黑锋离开,他就会回来,就会永远在一样。

  纪岚清拉开抽屉,里面躺着黑锋的手机,密码是自己的生日,界面上,是两个人的合照。

  唯一的一张合照。

  照片上,黑锋的脸很大,一看就是靠近摄像头,纪岚清在后面,只露出小半个脸,一看就是偷拍的。

  黑锋笑的灿烂,纪岚清则是一脸y-in沉的样子。他还记得当初自己看到黑锋偷拍的时候,气急败坏的让黑锋将图片给删除。

  原来,黑锋根本就没有删除。

  纪岚清伸出苍白的手指,抚摸着照片上黑锋清亮的眉眼,这是他手中唯一一张他的照片。

  摸着黑锋的眉眼,纪岚清仿佛又看到了对方对着自己笑颜如画的样子,他想要伸手抓住对方,可惜,人已走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