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卜师 莫哲篇 第一、二卷————分野【完结】

分类:甜宠文 时间:2019-01-25 作者:分野       

 


占卜师 莫哲篇 第一卷
作者:分野
文案
一个意外,祈雨把天上星宿弄掉下来!
也许是上天为了弥补他这个没出师没异能的占卜师,所以掉个星星给他当忠犬。
但是当束缚不再存在,星星得到自由的时候,已经依赖成了习惯的小小占卜师能怎么办?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惊悚悬疑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主角:莫哲,毕宿 ┃ 配角:甘离 ┃ 其它:占卜,BL,灵异神怪
第一卷:鬼眼活尸
山居
清明还未到,海棠初谢,绿柳新发,雨后的天蓝得清脆可人。
很多人撒纸焚香,提前踏青上坟,和故人一起品赏美景,以图冲散一些悲凄的情绪。
苏鸿离提一捆黄纸走在出游的行人中,青布冠下神情倦倦,纤瘦的身体在长衫下晃荡,纵然里衣絮了棉,也仍能让人看出他那一身好像吱嘎作响的骨头,似乎碰得一碰就会散落一地,让行人纷纷走避。
过河沟,绕山梁,走到行人渐少的一处荒坟前,他才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了,一年前,陪着娘子回娘家,走到这里她说累,坐下来吃了半张饼子,说说笑笑的,忽然就倒下去死了,等苏鸿离请人回家去找人来帮忙处理后事,没想到家里人也死了,一天之间死得只剩下他一个不,还有一个,被判了秋后处斩,现在坐在牢里的亲妹妹。
苏鸿离放了黄纸,在旁边石头上坐下,看着那荒芜的坟茔喃喃道:
我病得厉害,不如以前身体好,走来这里看你也不容易,叫你受委屈了家里的钱全用来发丧下葬用了,竟然不够让你迁回家,我真是个窝囊的相公啊
不知想到什么,他淡淡地笑起来。
不过要是你的话,一定会说只要日子过得满足,钱多钱少没什么关系,苏鸿离笑着笑着,神情又黯淡下来,至少,至少想让你睡在看得到家的地方,在我还有口气的时候,带你回家去
一个人坐着,泪水就滚了下来。
本来恩爱非常的小夫妻,就这么分离,一个被草草埋在黄土下,一个无钱看病,病骨支离了无生趣,人世,从来无常。
喂!
苏鸿离猛地跳起来,张眼一看,四下无人,莫非是孤魂野鬼?
正惊疑不定,坟茔后有只手招了招,跟着探出一张脸来,长脸尖削,胡子花白,对他说道:我在这里睡觉,你们夫妻要对哭找别的地方哭去,别在这里嗡嗡嗡的烦人。
被人撞见掉泪本来就尴尬,再加上这个人言行无度,苏鸿离立即火上心头,怒道:你在我娘子坟后睡觉已经不对了,管我在这里做什么!?我还没有怪你惊扰了她休息,你还说什么、什么
那个人打断他说:你娘子坟后?哦!真不好意思,原来她死了的吗?喝多了果然不好,死人活人都分不出来了,打搅了。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要走。
苏鸿离哪会让他就这么走了,上去一把拉住道:你看得到她?你看得到我娘子?
那个人被他揪住衣服,走又怕撕了衣服,哎呀一声叫道:看到就是看到了!你要怎么样?!
苏鸿离眼泪成窜掉下来,话说不出,人还腿发软地往地上滑,那个人拉住他道:你倒你的,放手啊!我袖子要是撕坏了,你这穷鬼赔我?
苏鸿离只是不放手,这一年来从来没有人在他面前提起过他娘子,这时有人能看见做了鬼的故人,哪还放得开手。那个人要走,他也不拦,丧魂落魄一样抓着那人袖子跟着走,一个醉,一个失魂,两个大男人就这么颠颠倒倒地,到了离那片坟山最近的一处镇子,名为郪江的地方。
这郪江是个好地方,涓涓碧水在片片青崖下蜿蜒,山岭俊秀,水泽物润,木楼石瓦的民宅便鳞次栉比地隐在其间。
眼看要进镇子,那个人不愿了,死命要把苏鸿离的手掰开,两个人在路上推推攮攮,不知怎么一齐掉到了路边水塘里。
我甘离倒八辈子霉遇到你这么个疯子!
那个人爬起来就骂,到底是清明天气,傍晚的风一吹,身上忍不住一个哆嗦,立即抖着肩膀掉头往镇子里去,苏鸿离不敢再拉他,全身水滴水淌地跟着,脸色已经不大像个活人了。
脚步踉跄,可是苏鸿离的神智却比之前任何时候都清醒,好像落水那一激,把他失散的魂魄给追回来了,自己跟着的人叫甘离,虽然遇见的时候喝醉了酒,此刻又全身湿透,但胡子飘飘年纪一把,且能看见故去的人,一定是什么了不起的术士。
街上常有人对甘离行礼让路,更让苏鸿离确定。
哪知甘离一路不停,出了镇子往山里去,苏鸿离半是坚定,另一半心里也有些害怕。
日暮西山,镇子里的家畜叫声渐去,葱葱笼笼的老树虬结了枝干,一条青石板的小路左拐右拧,慢慢地爬上去,走了不远,灰瓦的大屋屋顶已经依稀出现在了榕树冠的缝隙里,等走近,苏鸿离抬头看了看,原来是个大户人家,只见屋檐翘角不知几重,内里还有铜铃在晚风吹拂下叮当作响,见甘离推门进去,他不禁迟疑了。
常有人说山中鬼魅化宅骗人性命,那个叫甘离的若真是这样大户人家的,又怎么会醉卧在坟岗。
心里打了个激灵,不过想到甘离先前说的,若是真能看见娘子这条命反正不长了,索性就豁出去吧!
才思量定,门前来关门的一个家仆打扮的人看到他,问道:咦!你是谁?有事吗?
苏鸿离是个读书人,先前甘离无状他倒也不理会,如今人家好好问他,忍不住就红了脸,一时怔在门前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个家仆倒是好人,看他全身湿透,衣服又补丁加补丁,道:现在天晚了,不如进来歇会,在灶边烤干了衣服再赶路吧!正巧我们几个下人要吃饭,公子不嫌弃就将就和我们吃点。
一经提起,苏鸿离才察觉肚子里早就空得只剩苦水,还在犹豫,人家倒是看出他面皮薄,出门来拉着他进去。
公子是读书人吧?叫我四郎好了,饭菜清淡,还请公子别计较,里边有火,公子看是烤干还是我找一身给公子换换?
苏鸿离羞惭得只会点头,心里有点久违的暖意。
他家在三台县,县城里大户人家很多,可是却没有哪一家如此善待穷苦人的。
到了厨房所在的院子,烟火饭菜的味道传来,扶疏花木映着初上的灯火,更是叫无家的人暖意倍生。
苏鸿离坐在火边,碗还没捧,就听见一个人在厨房门口嚷嚷:四郎,把饭菜盛点来,饿死我了。
进来一人,不是甘离是谁?只是衣服已经换了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