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锁----花恋云【完结】

分类:甜宠文 时间:2019-01-26 作者:花恋云       

  情锁
  作者:花恋云

  1秒钟


  李远与韩晓谕初次见面只用了一秒钟。
  当时李远刚刚转进B高中,记的进校门,在前往校长室的路上,他脸上的表情很木然,当时就读高三的他,父母事业失败,他与弟弟不得不随父母从A市搬到B市,甚至转学。
  B市最优的B高中,在他眼里也只是一般,普通的学校。以前在A校,他的成绩都算是前矛,到了B高,他当时几乎是没有学习的心,但他也明白,要想翻身,他面前只有一条努力学习的路,成败有时候靠的只能是自己。
  在路过学校操场的时候,一路沉思的李远丝毫没有在意到正呼啸而至的足球,及旁人高喊的小心。就在一秒钟的时间里,他被莫名飞来的足球击倒了。
  倒地,眩晕中,他看到一个身影飞奔过来,很轻松地跟他打了个招呼:“喂,帅哥,没事吧,不好意思噢,不小心,踢出了界,我还要比赛,不好意思。”
  在对方炮语连珠般的讲话中,李远还没回过神来,那人就抱着皮球飞奔回比赛场,把他落在边上。
  后来,还是看比赛的同学把他送到了医务室,校医当时警告他,小心脑震荡。把他憾的那是紧张的半死,现在他最保贵的可就是这一脑袋了。
  在校长的带领下,他进了高三班,目瞪口呆,如果他没记错,刚才把他击倒的罪魁祸首正在里面兴高彩烈的讲述他获胜的喜悦,那张扬劲,好像早就忘记他一脚提飞皮球砸中别人的事情。
  好死不死,他与他同桌,李远与韩晓谕的见面,1秒钟。
  10分钟

  韩晓渝这人典型是一自来熟,他与班人看起来关系都很不错,当然,他对李远也是相同的态度,借他的笔记、作业抄,有事没事跟他打闹,不过明显是运动没大脑的人,李远在几天观察下来,心中有了主意。
  在上韩晓渝必死的数学课上,韩晓渝早受不住周公的招手,打起了哈欠,但他不敢睡,怕数学老师盯上他。
  数学老师在写下一道明显没几个人做的出来的题后,开始扫视,所视之处,无不低头,扫到韩晓渝处,韩晓渝慌忙低头,表示自己不会,却不料,被人一掐,失声叫出来:“啊!你做什么?”引起老师的注意,非常荣幸的将他请了上去。
  韩晓渝在黑板面前足足呆了十分钟,愣是一个字都没写出来,憋的是满脸通红,后来数学老师觉得惩罚够了,便让他下去,让李远上来,解题。两人交错而过的时候,李远看到了韩晓渝投来憎恨的眼神,他冷笑,我本不善良,有仇必报,你奈我何?
  在李远完成题目回到座位后,韩晓渝再也没理过他,脸色很难看,两人从此貌和神离。韩晓渝再也没找过李远借作业,以他的人缘,轻易可以化解作业难题。李远本以为他会将这件事情传播开来,不过,好像没有,不过他也不在意这些,他从来没把这些人当作自己的同学,他将来的人生不会与这些人交集,他也不允许自己与这些人交集,他不属于这里。

  一小时


  在高三后半学期,许多顽劣的学生好像也意识到,决定自己人生命运的一战开始了,纷纷捡起了书本,妄想亡羊补牢。
  李远的同桌韩晓渝却不同,仍旧沉浸在自己的足球中,李远心情也很愉快,一个人霸着一张桌子,挺爽的。
  在某天下课后,李远被教导主任叫到了办公室,他看到低着头,坐在那里不说话的韩晓渝,还有一脸严肃的校长,觉得奇怪。
  随后,他明白了,原来韩晓渝是校长的儿子,这一点,李远还真不知道,他进B校一心只想考个好成绩,快点离开这鬼地方,从未在意其他事情。
  校长看到自己儿子到了高三这一阶段仍是不努力,有些急了,便想请李远帮忙辅导韩晓渝,李远心中很不情愿,谁愿意帮助一个成绩吊车尾的同学,而且自己也要备战。
  看到李远一脸犹豫,校长终于使出杀手锏,承诺如果李远愿意帮忙的话,他将在毕业考试中推荐李远,李远动心了,学校推荐,那可是事半功倍,而且有20,30分的加分。这样一来,李远心里就有底了,好像清华、北大已经在握了,而且校长的意思也是不指望韩晓谕能考个多好,多好的学校,只要是能上个大学就可以了。
  最后,李远同意了,但他心中还是有疑问,后来他稍作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李远在学校没有哪个老师能震住他,所以也没有老师肯帮他补习,想必这才找上李远,一来,两人同桌,二来,李远学习成绩好。
  于是,放学后,教室里面就剩两人,李远也本着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心里,帮韩晓渝,韩晓渝竟然也老老实实的配合,只是,李远头大,韩晓渝的成绩也太差了,不管了,只有恶补一下了。
  于是,在高三的最后的学期,每天下课一小时的时间里,李远用尽浑身解数对韩晓渝进行恶补,最后,他只能叹息,尽人心,做人事,结果,自己也管不了。为什么只用一小时?因为李远还要留时间给自己复习。
  一天
  夏天,韩晓渝抬头看看烈日,他真想不明白,为什么高考一定要在这么热的时候?不是成心折磨人吗?
  他看看手表,干燥的柏油路上,一辆出租车都没有,他咬牙,刚伸出脚,准备去做公交车,一辆车从他面前飞一般的冲过,李远惨叫起来,脚被压到了,李远痛的跌倒在路上,满头冷汗,他的心里一直只想着,怎么办?怎么办?我还要考试,我不要再等一年。
  也许两人天生就是有缘,不管是什么缘,在李远绝望的时候,韩晓渝骑着他的铁驴出现在他面前,韩晓渝本想送他去医院,但李远坚持去考试,他不想再在这地方再呆上一年,重读,重考对他来说,都是会再一次痛苦,身体上痛疼哪比的上心理上的折磨。
  后来,不知道是什么毅力,李远考完了最后的几门,终于撑不住,倒在考场内,他在医院醒来,医生告诉他,他是被一个同学送来的,同学已经走了。李远当时只想了一下,也许是韩晓渝,便再也没将他放在心上。
  三年

  李远稳当的夸上了名校,学校还特意为他举行欢送会,以他为荣,大概B校从未有过这种好成绩,争了面子。
  李远在向他祝贺中的人群人看到了韩晓渝,他还是那么能调动大家的情绪和现场的气氛。总之,结束的时候,他还是看到韩晓渝向他微笑举杯表示庆祝,但却未到他面前来贺。
  一晃眼,三年。
  李远到了名校后,仍是努力学习,不过,他也明白交际,本他就长的不错,再加上他笑容可拘,聪明的头脑,早就与一群有钱的公子搭上,但他也明白拉拢人心,他与有才华的人走的也很进,这些人,全都是将来用的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