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能传达到你那里----上奈【完结】

分类:甜宠文 时间:2019-01-26 作者:上奈       


直到能传达到你那里 1

    Chapter 1
  
  滚烫的烈日接触到皮肤上的灼热感让沈岩不愉快地眯起了眼睛。低头看了一眼从狱警那里拿回来的手表,好像早就没有力气一样不再继续走动了。就像和出狱前一天晚上想的一样,没有人会在监狱门口等自己。一边为这样可悲的自己而感到好笑,一边却又觉得这似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先生,请问您去哪里?”
  和7年前大不一样的街道景色让沈岩不得不放弃了坐公车的打算。幸好除了手表之外,狱警还把钱包也还给了自己。
  “我要去…”也许是太久没有回过家的原因,一时间甚至到了想不起来的地步。
  司机回过头来,上下打量的目光充分暴露了对沈岩的怀疑。
  想必以後还会有更多这样的目光朝自己投过来吧。这麽想的同时,沈岩低声笑了出来。
  
  
  并不处在闹市区的家就像7年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和周围的建筑物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的外墙看起来颇有些古色古香的味道。即便是现在,对於这个从小开始,已经生活了那麽久的地方,沈岩却体会不到任何该有的怀念来。
  踏入客厅後就立即闻到了浓重的墨水味道,对於这股味道感到排斥的沈岩微蹙起了眉头。绕过客厅想要尽快回到自己的房间去,却在看到朝这边走过来的男人後停下了脚步。
  “我以为你明天才回来。”
  除了偶尔的探望,和自己已经7年没有见过面的父亲沈成添的声音里没有任何欣喜,虽然这一切自己早就料到了。
  “你好像又瘦了一点,不过回来就好了。”
  “回来真的好麽?”
  两鬓已经有些花白的中年男人严厉地看向沈岩,尽管什麽都没有说,但却比任何时候都来得可怕。
  “我下午还要去参加一个朋友的展出,晚上才能回来,你先吃饭吧。”收回了视线,中年男人从沈岩身边走过,没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
  看著对方穿上在自己眼里根本不是夏天该穿的西装,沈岩这才回想起,自己的父亲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一个男人。甚至在自己看来,仿佛已经褪去了亲人这层关系了。可是尽管如此,今天的自己却还是只能靠著这样的一个人才能继续生活下去。
  走在对方身後来到门口,沈岩发现已经有车停在家门口了。在看到父亲出现的一下刻,车里的人就立即下了车走了出来。
  “老师,可以出发了吗?”
  沈成添点了点头,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在沈岩看来,这是个很久都没有出现在自己身上的动作。而能让自己的父亲做出这个动作的人,只会是一个人。而也是因为这个人,自己才会在监狱里待了那麽多年。
  “很久不见了,卓驯。”
  和7年前最後一次见到时几乎没有任何改变的脸,包括发型也还是和原先一样,整齐到让人仿佛一眼就能看透他的个性。
  和沈岩带著笑意的开场白不同,僵硬著身体站在原地的男人用近乎难以置信的目光看著他。
  “卓驯,再不走就要迟到了。”
  听到沈成添的话才回过神来,男人回头看了一眼沈岩,最後还是上了车。
  “外面还是太热了啊。”
  看著车子从视线里慢慢消失,沈岩低头下,低声说了一句。


直到能传达到你那里 2

  “怎麽心不在焉的?”
  听到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男人的话,卓驯依旧谨慎地看著前方,小心地开著车。
  “没有。”
  “因为沈岩回来的事情麽?”
  突然转换了的红色信号灯让卓驯匆忙地踩下了刹车,刺耳的刹车声传入了耳中,身体也不受控制地向前倾了起来。
  “老师,您为什麽不告诉我沈岩今天会回来。”
  “这个有那麽重要麽?”
  在别人看来或许并不是什麽重要的事,可是,对卓驯而言却不是那样。那个因为自己而坐牢的男人,在牢里的7年里,自己却一次都没有办法见到他。而即使到後来鼓起勇气去见面,对方却再也没有给自己见面的机会了。
  所以,只能背负著这样的罪恶感一直到今天。
  “与其想这些事情,还不如为你马上要开的书法展担心一下会比较好。”沈成添的声音没有起伏,但伸出来握住卓驯的手却带有暖意,“卓驯,该是你受瞩目的时候了。”
  卓驯侧过头看了男人一眼,细长的眼睛里所包含著的犀利目光在接触到对方後慢慢减退了下来。
  “我明白了。”
  唯有对眼前的这个人没有办法强硬起来。因为如果没有他的话,自己也许一辈子都不会了解书法的魅力。也就更不可能知道自己在这方面还有著令人羡慕的天赋了。从十年前就跟随著这个人到现在,早就没有任何理由让自己违背这个人的话了。
  这也是自己为什麽在最初没有勇气去探望沈岩的理由。
  
  
  借著还有关於书法展的事情要办的借口,卓驯没有陪沈成添参加最後的酒宴。用了比平时都要快的速度回到了那个今天白天才来过的公寓门口。熟练地将车停放到专用的车位後,卓驯迅速地下了车。走过充满绿色的院子时,还能听得到一阵阵只属於这个季节才会有的蝉声,只是因为这样,心情就像是能够奇迹般地平静下来。
  客厅里传来了电视节目的声音。卓驯朝里面看了一眼,那个头发被剪短到直接能看到头皮的男人正坐在沙发上。在来的路上赶得不行,但真的到了门口,卓驯却又不知道该不该进去了。
  “你的老师还没有回来哦。”
  电视机突然被关上了,转过头来看著卓驯的男人嘴角上带著浓浓笑意。
  笑起来的样子明明就和当年一模一样,但在卓驯眼里,眼前这个人看起来就像是陌生人一样。
  “要不要坐下来等他?”
  “我是来找你的。”
  “我?不会是来向我道歉的吧?”沈岩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将手上的遥控器随意地往桌子上一扔,“不对,说不定是道谢呢,毕竟当初不是因为有我在,你已经被李维宗他们几个整死了也不一定。”
  尽管知道对方的话里带著刺,但另一方面,卓驯又不得不承认这就是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