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无关 by 点漆(贱受渣攻)【完结】

分类:甜宠文 时间:2019-03-10 作者:


文案

感谢婓伶姑娘的封面。
网配之三。

江言以为陈旭会等他,可是没想到竟然把陈旭给弄丢了。

陈旭不喜欢吃太甜的凉拌黄瓜,可是江言喜欢做,那就吃一下好了。

1、1 ...


  1
  陈旭讨厌江言,没有人知道。
  可是人生总是这样,你讨厌谁,偏偏在哪里都可以碰上这个人。
  陈旭和江言就是这样的,最让陈旭觉得讨厌的是,明明自己心里对江言厌恶的要死,可是每次一看到江言的笑他就会忍不住心跳加速。
  在学校里遇上他的时候,总是会看到江言抱着一个女生。
  这让陈旭更加厌恶江言了。
  明明不是认真的,又为什么和那么多女生交往,把自己的魅力当成一种炫耀的资本么。
  吊儿郎当的二世祖。——在陈旭看来的江言。
  
  其实在很多女生的眼中,陈旭也是很帅气的男生,不或许说帅气不够,应该是漂亮。
  是的漂亮,可是陈旭没有病弱的白色皮肤而是散发着健康气息的小麦色。
  笑的时候露出小虎牙真的是可爱死了。
  当然也有很多女生追求过陈旭,每次陈旭总是会笑,然后说抱歉你很好,现在我比较注重学业。
  你看,发好人卡到了陈旭这一边就是颠倒了。
  
  学校论坛上经常有八卦帖。
  有好事者发了一张帖子:“大家来说说学校校草是谁~”。
  陈旭看到这张帖子的时候不屑的笑出了声,都大学生了还这么幼稚。
  不过……,校草的话,那个骚包应该够得上吧。
  想着,陈旭略带着吐槽的心情点开了那张帖子。
  果然,二楼就有人上了江言抱着一女生的照片,那女生陈旭也认识,是中文系的系花,同时也是很有能力的一个女生。
  江言追女生好像从未失手,似乎连爱情之神也特别眷顾他呢。
  
  在一个楼层,有人上了陈旭的一张照片。
  是陈旭在图书馆读书时候偷拍的吧,照片上陈旭微微低着头看着一本很厚的书,仔细一看似乎还半眯着眼。
  带着一股慵懒而又迷人的气息。
  旁边配着文字:在我看来,Y大最帅气的男生不是江言,而是陈旭。他的人和他名字一样温暖,有能力,成绩好,而且洁身自好。
  这样的文字影射意味就很强了,洁身自好明显就是在讽刺江言滥交,不过,似乎江言滥交也是正确的?
  江言曾经自己也说过不知道自己谈过了多少女友,每个不超过三个月。
  有人回复道,LS那个把陈旭拉进来是怎么回事。……不要让他困扰好不好,他发过帖子不要随意在校园论坛上放他照片的。
  很快的,那张上了陈旭照片的楼层就被抽了。
  
  不过还是人继续说道,话说我也同意那L的说法,毕竟江言对于我来说太遥远了,他是很耀眼,但是很刺目。不如陈旭,不用管外表条件如何,只要有能力都可以和他面对面说话。江言就不同了。或许江言没有明确说过自己是外贸协会的,但是他哪一任女友长得不好看?多少女生和他告白为什么只接受漂亮的?
  
  说起来陈旭刷这个帖子刷的很爽,他的内心也是燃烧着熊熊的八卦之火的。他有时候也在想,是不是江言也经常自己上着校园网,然后看着大家对他的溢美之词举起一只手笑的奸诈。
  掩面。想象力不要太丰富啊陈旭,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爱演戏么。
  不过,这种情况也是可能的吧。江言你不要让我失望啊,我这么明目张胆的讨厌你为什么你没有发现呢。陈旭想着,关掉了帖子。
  


2

2、2 ...


  2
  最近天气,有点不寻常。
  出门没带伞的遇到老天爷就杯具了。
  显然,陈旭出门是只带杯具的。
  现在陈旭就带着一脸宽带面的表情躲在了学校的文艺厅外。
  这里是学校僻静的场所,是学校情侣散步恋爱亲热的首要选择,没有之一。
  躲在这里实在是无奈之举,陈旭也很担心会不会撞上情侣正在亲热或者告白之类的尴尬场景。
  更显然的是,他今天实在是不宜出行!
  
  陈旭看到江言的时候恨不得把时间拨回去几分钟自己就算是被雨淋死他也不愿意躲在这里面!
  这简直是比看到情侣们在自己面前接吻更杯具啊,陈旭坐在椅子上无奈地用手狠狠抓着脑袋,这苦逼的日子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不远处,江言在和他的现任女朋友交谈着。
  中文系系花带着哭腔说:“是不是我没抓到你你就不愿意理我了嘤嘤嘤……”
  江言0 0:“你什么意思?”
  系花继续嘤嘤嘤:“你好久没来找我了……呜……”
  江言笑:“我以前找过你么……?是你追的我,我也说过我会对你很冷淡。你不信而已。”
  系花:“你好残忍……”
  江言:“你好无理取闹”
  陈旭继续抱着头,肩膀却不住的抽搐着,我说江言和系花,你俩排练琼瑶呢。
  系花:“我们说好昨天我生日一起过的,你为什么没来?”
  江言:“唔。我们的确说好了,可是我也说过我最近很忙没空。”
  系花睁大一双朦胧泪眼:“我以为你会抽空来的,我难道不是你心中特别的存在么?”
  江言嗤笑:“你以为是我女朋友就特别了?我女朋友这么多个个都特别过来我心哪里还放的下?”
  系花柔弱扶住了旁边的椅子:“我……呜……我以为我和你说的看星星看月亮都是真的可以实现的……”
  陈旭要哭了,他发誓他以为绝对不会找一个中文系的男朋友。
  不然每天的酸都可以免费了。
  系花破碎的声音继续传来:“你从来都没有主动找过我,人人都以为每天你来接我是对我献殷勤,可是你连我的手机号多少都不知道……”
  江言沉默了一会,说道:“不想说出去是怕你面子受不住。”
  “嘤嘤嘤嘤……既然你担心我为什么还要这么伤害我?”
  是啊江言你为什么啊!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伤害她啊!美女玻璃心啊!陈旭掩面心里咆哮着。
  江言没有说话,倒是系花继续带着哭腔说了下去:“不要……我不要……你不要……我不要呜不要呜呜……”
  你不要你不要你不要你不要你不要你不要你不要你不要你不要他妈我也不要听了!
  陈旭正想咆哮而起却听见了江言的回应:“嗯不要我。那我们分手吧。”
  这这这这陈旭不得不按捺下站起来的心情,这时候如果突然出现了,估计会死吧。
  
  系花含恨的声音:“你从来都不碰我,只牵手。你是不举还是同性恋?”
  “看到你不举是事实。”江言很淡定。
  系花被呛得失去了声音,只好继续呜咽着。
  “好烦。”江言继续淡定地说出了陈旭心中所想的。
  系花只得压制下哭泣的声音:“不要分手好不好。”
  “不好。”江言干脆利落,“现在我看到你就像看到了一只禁婆。”
  系花当然知道禁婆是什么东西,因为是她在交往之初看了盗墓笔记之后和江言报怨的,只得狠狠一句:“江言我恨你。”
  说完之后也不管雨,穿着高跟鞋就噔噔的离开了,边走还拿出了手机想和闺蜜哭诉,就看到了手机屏幕上出现的名为“江言”的信息,点开一看,信息内容赫然是:“尊敬的动感地带用户,截止x月x日上午11:10分,你的帐户余额为x元……”看到这个心里更加烦了,调出了通讯录删除了名为江言的用户。
  
  终于走了,陈旭脑袋里回荡着这一句话,同时在思考把江言和系花分手的消息卖给学校的八卦周刊会值多少钱。
  等了一会,觉得外面的动静没有了。陈旭就站起身拍拍自己的裤子,结果一转头就看到江言倚在门边笑吟吟地看着他。
  陈旭呆了。
  半晌硬生生的憋出一一句话:“刚刚……我在睡觉……”
  江言突然就笑了:“嗯我相信你没听到。”
  陈旭被他笑得有点不好意思,脸上爬上了一丝红晕。
  江言突然指指外面说:“外面雨很大。你坐我的车走么?不然和系花一样淋着雨走会感冒的。”
  陈旭正觉得没话题呢,于是顺口地就往下接:“对啊她一个女生而且刚分手正脆弱很容……易……感……冒……”
  陈旭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这不明摆承认你听到了么!你个笨蛋!看着江言大笑,陈旭感觉自己脸上又出现了宽带面的杯具表情。
  “哈哈……你太逗了。”江言笑弯了腰,“你要坐我车么,相信我我绝对不会杀你灭口的哈哈……”
  陈旭被他笑得恼羞成怒:“不。我现在只想麻烦你从我面前圆润的离开。”
  江言站直了身子,一脸严肃:“嗯虽然我不像排骨但是也绝对不胖。所以圆润这词实在不适合我。……嗯既然你不愿意就把伞借你吧。要还的,白白。”
  陈旭看着江言欢快离开的背影真是恨不得扑上去咬死他。
  


3

3、3 ...


  3
  虽然陈旭很想耍帅,雨中漫步多浪漫。说不定还会有妹子上来询问学长你没有伞么我们一起遮吧。虽然妹子这辈子不会想泡了,但是看看也是开心的。
  陈旭面带纠结地盯了那把普通的天堂伞一阵,感觉微妙,因为是粉红色的,最后还是撑开了,不过撑开之前还是嘟囔了句:“和他主人一样讨厌。”
  真是可怜的雨伞,可惜的是当时没有围观群众把陈旭撑着粉红色雨伞的样子拍下来,不然,这张照片将是许多人珍藏。
  
  回到宿舍以后,望望空无一人的宿舍,陈旭就知道宿舍里的其他两个人都不会回来了,都去找女朋友,春宵一刻值千金。
  这就意味着他终于可以录尺度较大的音了。
  0v0导演会激动地哭了吧。陈旭默默想着。
  
  开了电脑,QQ自动登录。
  “基情四射”闪的很亮。
  马甲家的受:马甲终于迷途知返了T T。
  九日:于是便和好上床喜极而泣了?
  破晓爱嘉木:那是自然。作为单细胞生物也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吧
  马甲家的受:喂喂。你们两个不要太欠……
  破晓爱嘉木:真心觉得我说的都是实话。
  九日:真心加1
  马甲家的受:TAT不理你们了……一个被宠坏的一个没恋爱的没资格说我!!
  九日:其实我还小,不需要着急这玩意儿
  九日:说到恋爱,我今天围观了一场正宗的琼瑶诶。
  九日:看完我只想说一句,卿本帅哥奈何太渣啊……
  破晓爱嘉木:渣?渣的好。这个属性萌
  马甲家的受:搭讪没有?
  九日:哦没有。秉持看到渣的要绕路三尺原则。今天宿舍没人我去给萌妈录音,她都快把我催的头发白了……
  马甲家的受:你也很渣……干脆和我一样接龙套就好嘛,多快啊。
  破晓爱嘉木:单细胞生物是无法明白骚包的思想的。
  马甲家的受:真心觉得你可以去shi一shi了
  破晓爱嘉木:来吧一起殉情吧为我们伟大的爱情!
  陈旭冷眼旁观,在这个时刻淡定扔出一个字:凸
  然后关群录音。
  
  ……
  陈旭是真的保证他想录音的,可是对着剧本他现在只想继续宽带面。
  为毛当初接剧的时候不认真看啊!尼玛主角叫X言啊!
  受君要喊攻君言哥啊!言哥尼玛啊!竹马竹马了不起啊!我怎么会想到江言那个人啊!今天第一次说话想你妹!
  以上为陈旭脑内咆哮。
  
  看着QQ不断闪动的萌妈。
  点出来果然是激动的一阵哭泣:T T我听说了!你终于要录了!我好激动我好开心!求速度求速度求速度。
  
  虽然拖着不录太不厚道了0 0。可是,一喊言哥,自己脑内就会自动脑补出讲言今天得瑟的脸。陈旭有点想对手指的冲动。
  
  陈旭你现在就是在为哪般啊!理智回来理智回来理智回来理智回来理智回来啊QAQ。
  
  脑内腥风血雨,脸上淡定无波。——这就是陈旭现在的状态。
  所以心烦意乱,春心萌动什么的,最讨厌了。
  
  九日:萌妈QAQ
  好萌的妈:九日QAQ
  好萌的妈:推迟交音什么的,有难度。
  九日:按时交音什么的,有难度。
  陈旭看着屏幕上同一时间发出来的信息,委屈地扁扁嘴。
  考虑再三还是不敢得罪萌姑娘,这圈子萌妹子多啊,一不小心被吐槽的连渣都不剩太恐怖了TAT。
  
  带着压抑的心情,狠狠的花了一小时念完该念的。
  陈旭脑袋里江言已经大大方方的在地上打滚地笑。
  
  把音发给了萌妈,陈旭深深感到挫败地低下了头。
  想想想你妹!第一次见到帅哥么!要想也想想马泽许舟啊!你他妈还和他们比较熟呢!
  
  正当陈旭继续自我嫌弃之时,手机响了。
  “喂?小旭啊……”是宿舍长。
  “有事快说我忙着呢。”门前突然想起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我突然想起了前天生管和我说江言今天会搬到我们宿舍……”
  陈旭转头一看,愣了。
  电话里宿舍长继续喋喋不休,陈旭看了看站在门口笑眯眯的,回了一句:“别说了,他已经来了。”
  
  江言:“hi,又见面了。我的雨伞还好吧。”
  “哦,你的雨伞。”陈旭满脸歉意看江言,“不好意思我把它弄坏已经扔了。”
  江言不恼,只是笑,随手拿了门边挂着的粉红色雨伞,指了指某个地方,说:“你就直说你是因为暗恋我想睹物思人就好了,不过没关系今天我就搬来了。你可以尽情看。”
  陈旭看了眼他手里的雨伞,不屑,用着粉红色雨伞,还刻自己名字,究竟是公主病呢是公主病呢还是公主病呢。
  
  “唯一那张没人的床就是你的。”陈旭道,“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转到我们宿舍?你不是有自己公寓么?”
  “唔。”江言摸摸下巴,“因为公寓楼下总有女生大半夜的喊救命来吸引我注意力,公寓里的住户都不满意了。学校的二人间满了,四人间这个离我的系比较近。所以我只能来这里住了。”
  0 0这种烂俗的套路,Y大女生都是琼瑶脑残粉么。陈旭掩面。
  
  “哦对了。”江言从背后拍拍陈旭,“有时候我可能会和女朋友出去,回来的晚了。你们内闩给我留着。”
  陈旭给他一个白眼:“别和我说,门不归我管。”
  心里给他的脸画上两个叉,打上大字:讨厌讨厌讨厌。
  
  不想再理他,陈旭把头转回电脑,萌妈表示对收到的音表示很开心,并且表示情绪很阴暗,把复仇的情感很好表现,希望他继续保持并且稳中求进以后交音速度快一点。
  陈旭心不在焉的找了个OK的表情过去。
  如果在某天录音的时候江言听到自己在喊言哥0 0,天哪,那是一种多么情何以堪的场景,我还是坑了这部剧吧。
  陈旭掩面如是想道。
  
  于是在一旁收拾东西的江言,带着一个莫名其妙的笑容看着陈旭闪亮亮的屏幕。
  伪同居生活,开始了。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沈嘉是个人来疯,陆渺是个单细胞,陈旭是个脑补王0 0(奏凯!我明明设想的陈旭不是这样的!
我错了我要改T T


4

4、4 ...


  4
  当天晚上果然宿舍里的其他两个人都没回来。
  于是只剩下了,江言和陈旭。
  现在江言已经洗干净了自己躺在了床上,而陈旭仍旧在电脑面前干着奇怪的事情。
  当然,这是在江言看来的奇怪的事情。
  “奇怪,这个点不都是该宅男们看着苍井老师的时间么,你在干嘛啊?”江言显然太无聊了。
  陈旭丢过去一个鄙视的眼神:“一看就知道你是个everyday自己动手的人,我诅咒你以后everyyear一次。”
  “哇。”江言鬼叫,“你好狠。我老婆太苦命了。”
  陈旭冷笑:“嫁给你能不苦命么。”
  江言不理他,看似自言自语地说:“以后要是这个诅咒真的造成我老婆不性福,我一定把你压回家当**。”
  “**你妹!”陈旭怒了,恶狠狠地把键盘敲的乱响。
  这阵乱响一直持续着,江言好不容易来的困意也被这个赶走了。
  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江言腾的一下直起了身,倒是把陈旭吓了一跳:“你干嘛?”
  江言侧过头,朝陈旭笑了笑:“好了很晚了,你也不要玩电脑了,一起睡吧。”
  你的一起睡是哪个一起睡,不要造成歧义好不好。陈旭握紧了拳头,看着又躺下去的江言,强按下心内汹涌的痛揍之情,关了电脑爬上了床,睡觉前默念了一遍江言讨厌鬼。
  心满意足地睡着了。
  
  第二天宿舍其他两个回来了。
  看到江言笑呵呵地说了几句,陈旭依旧对江言爱理不理地坐在电脑前和萌妈纠缠着。
  好萌的妈:T T……我好想shi……
  九日:我音可给你了不关我事
  好萌的妈:海报被窗了……T T现在让我哪里找一个画风适合的人啊……
  九日:= =。爱抚你加油
  也不是九日心狠啊冷淡啊,他只是个小cv,只负责录音。交了干音之后就没他啥事了,海报画手这种事情本来就是策划应该做好的。
  现在找他哭诉,他也只能言语上的安慰。
  
  正打算继续安慰哭泣的萌妈,陈旭敏锐地感觉自己后面站了个人。
  把头一转果然看到江言喝着水笑眯眯看他,陈旭瞪了他一眼:“你干嘛?”
  江言眨眨眼睛,晃了晃手里的水瓶:“喝水啊。”看到后面发着光的屏幕,恍然道,“我近视很深。看不到你的东西,放心。”
  陈旭盯着他看了一会,觉得没什么可疑的就转过了身继续和萌妈说话。
  好萌的妈:我决定了!今天晚上要是有个画手主动戳我画海报,不管风格怎么样我都要了!不然我就明天去发帖子招人T T。
  九日:嗯会有的0 0,别不开心了。催后期去吧
  
  坐在电脑桌前的陈旭也自然不会看到,站在他后面的江言的笑容越来越深。
  是近视很深,可是也没说没戴着隐形眼睛啊。
  
  十点多的时候陈旭有个大课,于是整理了下衣服就出了门。
  开门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女生脸红红的在宿舍门口和江言说着话,江言则是一脸懒散的样子。
  可说话间不是摸摸女生的头发就是摸摸她的脸。
  
  陈旭感觉自己更嫌弃江言了。
  不过为什么嫌弃?陈旭有些不解地想。
  他是直男又是帅哥和很多女生谈恋爱无可厚非,而且他也不是一次踏几船,你是嫌弃个什么劲啊!
  
  于是一节好好的课,就在陈旭纠结又纠结的心情之中度过。
  
  回家爬上了网,就看见萌妈很激动的和陈旭说找到美工画了,说着还上了一幅图。
  陈旭一看到那张图眼前就出现了卧槽两个字。
  这这这海报上画的是江言啊!左下角的江言自画像是怎样啊!
  滚你丫的近视没看到!
  
  现在江言并不在宿舍里,不然诈毛的陈旭,有可能一冲动就扑倒吃干净了哟=u=。
  
  九日:萌妈你是怎么找到他的?
  好萌的妈:他加我的Q啊~他说想画九日那部剧,我看了风格觉得挺好的就同意了0 0
  好萌的妈:我以为你们认识呢
  
  陈旭忽然就淡定了,真要来就直接装不认识好了。
  


5

5、5 ...


  5
  晚上江言回来的时候陈旭看到了他手上拿着的粉红色小饰品。
  他动了动嘴唇,生生把那一句你究竟是对粉红色有多热爱吞了下去。
  可是江言好像知道了陈旭的意思一样,摸了摸鼻子笑道:“嗯女生送的,我基本都不用。上次借你是意外。”
  陈旭冷哼,不经常用还接受,被宠坏的男生。
  
  江言拿出自己的笔记本插上了线头,于是Q群里就多了一个海报先生。
  陈旭看着放肆の言加入本群的提示,心里又忍不住对江言的自大程度打了个很高的分。
  可是还是很恶趣味地打了个招呼:hi海报姑娘
  好萌的妈:0w0九日你是故意的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吧
  九日装无辜:0 0?
  放肆の言:……哦九日哥哥你好
  陈旭震惊了,偷偷看了一眼对面的江言,只看到他一脸平静。
  他是怎么有勇气打下哥哥两个字的?还是他已经知道我会死赖着不承认了?
  =A=绝对不能让他得逞。
  
  纵然此时陈旭脑袋在各种思考怎么摊牌,在群里仍然是各种**着海报姑娘:言言妹妹你好啊
  放肆の言:即使你叫的这么亲热我也会把你的照片发出来的!
  震!惊!
  被先下手为强了怎么办QAQ
  放肆の言:就算是不放我也会向他们说你在现实里是多么的惹人注意惹人疼
  好萌的妈:0 0有照片?
  我是雨伞:0 0有照片!
  好萌的妈:0 0没照片但是有文字描述!
  我是雨伞:0 0文字描述!
  
  看着江言好像继续打字的样子,陈旭抬脚踢踢他的椅子:“喂你想怎样啊……”
  江言歪了歪身子:“我也不想怎样啊,就是突然想参加一个广播剧的制作但是我好担心别人捣乱啊……”
  陈旭咬牙:“算!你!狠!我不和别人说成了吧,别乱说我隐私。”
  江言比出了个OK的手势。
  陈旭和江言在同一时间下潜。
  陈旭点开群列表,在一叠群的第一位点出了“基情四射”。
  九日:竟然有人这么贱!
  破晓爱嘉木:0 0你竟然遭遇对手了!
  马甲家的受:对手指,怎么办我突然觉得地球好不安全……
  九日:凸,回你的流氓星去吧
  马甲家的受:好啊好啊我带你一起回去给你介绍个流氓让你从此生活幸福
  九日微笑:其实比此各种流氓我对你家马泽更有兴趣啊
  马甲家的受:你奏凯!
  陈旭只觉得禁不住泪流,连单细胞生物陆渺都懂得吐槽他了,他最近的日子究竟是得多苦逼啊
  破晓爱嘉木:九日,晚上墨迹的歌会你是去不去啊?
  九日:我不想去啊!是哪个脑残策划说我会去的……
  破晓爱嘉木:我肿么知道0 0陆渺不是说墨迹本来想重新发个嘉宾名单么……你干嘛拒绝?
  九日:现在圈子里还有谁不知道我和墨迹处不好?我要是出尔反尔说不定还要怎么说我呢
  马甲家的受:你这么讲究干嘛啊被说就说了啊反正不关你的事
  九日:=A=我爱惜我的羽毛不成
  破晓爱嘉木:说你虚荣你还不承认
  九日:谁要你管,别搞得你不怕掐
  破晓爱嘉木:要是哪一天掐你我一定义不容辞第一个去爆料!
  九日:凸
  
  这边陈旭聊的正开心,江言则盯着剧组群听墙头。
  好萌的妈:听说晚上九日会去墨迹大人的歌会……0 0
  我是雨伞:不是说有矛盾?
  好萌的妈:这种事情又不是第一次。又可以听九日唱歌了,心情好XXD
  放肆の言:九日唱歌很好听?
  好萌的妈:点头,他唱歌超萌的><
  
  江言伸出手摸摸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着对面的陈旭,要歌会的话,如果自己在场他一定会推辞,不如晚上出去?
  
  这边陈旭也正好想到这个问题,另外两个都醉死在他们女朋友的温柔乡里不用考虑。至于江言……
  要是他在的话就必须不能上麦,这简直比事先反悔不去更恐怖啊!
  真相帝的们的RP都太好!
  
  这样想着,陈旭可以很容易想到自己被沈嘉陆渺嘲笑的样子了。
  “江言你晚上有没有约会?”这么问蠢死了。
  
  “听说晚上有人要约你?”嗯旁敲侧击的感觉不错。
  “嗯是的所以晚上会晚点回来。”
  =V=
  真好。
  

作者有话要说:写这个的时候班上一个男生在唱同桌的你,有点热泪盈眶的赶脚。


6

6、6 ...


  6
  当天晚上,江言确实没有回来。
  不用去网吧的陈旭很开心的在宿舍里等着到自己的麦序。
  
  嘉木已经上过麦了,自己和墨迹说了一句生日快乐就把下面的表演交给了一晓。
  一晓唱歌也确实好听。陈旭摸着下巴想了想。
  
  主持人是墨迹家里的亲友,脾气不错人也挺好,陈旭和他的交情还不错。
  介绍到陈旭的时候主持人笑了:下面这个嘉宾呢据说和墨迹有一种相爱相杀的气场。不过在我看来呢……两只受在一起是没有未来的,所以九日你不如从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