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色生香 by 花刀铁剑【完结】

分类:甜宠文 时间:2019-03-10 作者:

文案
咳,答应给朋友写的文
人家要的弱攻强受
我……我有很努力的写弱攻……也很努力的写强受……
结果……


  美酒、女人、豪赌还有香车,对一个男人来说,一生最美妙的事莫过于此。
  耀月倚在自己的爱车旁,高档的跑车在夜色的霓虹灯下流动着诱人的光泽,手下的触感就似丰满女人最细腻的一块儿肌肤。耀月享受的眯起眼,夜晚的凉风拂在他身上,带着澳门特有的躁动和奢华。他难得在如此夜晚静下心来,浮动的纸醉金迷和他这样的人正是相得益彰。
  澳门最著名的葡京赌场正向他敞开,他想,此时怀中若是有个小巧伊人的美女,那是最完美不过了。耀月有一双大而亮的眼睛,这是他对他全身上下最不满意的地方。他认为,他的眼睛若是小一些,或者再细长一些,那么他将更俱有男性魅力。只可惜那双眼睛破坏了他的平衡,让他更像顽皮的大男孩,或是有着魅惑气息慵懒矜贵的大少爷。事实上也是如此,他的眼睛出卖了他所有的伪装诚实的展现了他的本质。耀月对此十分不满!他故作深沉的凝视着葡京大门折射着流光的玻璃,迈着沉稳的脚步,迎接嬉笑着从葡京走出来的两位男士。这两位男士极是突兀也极是协调,突兀是个人所散发的气场,一个狂野之极一个沉稳之极,狂野的从穿着打扮无一不狂野,艳色紧身衣,散乱的长发,然而过于妩媚的面孔却又卸去了几分凌厉,让人忍不住想靠近窥其奥妙。耀月只一刻便想到了披着华丽皮毛的野兽。他惊讶的瞪大了他原本就有些大的眼睛,晶亮的眼眸亮了又亮,嘴角划过一抹意味难名的笑容。
  沉稳之人西装革履,深色的衣服让他显得更加凝重。这两个极端不一样的人走在一起恰似阴阳融合,越是突兀越是呈现不一样的美。
  耀月眨了眨眼睛,这两位男士已经站到他的面前。西装还没说话,野兽就“嗤”的一声。
  “你弟弟呀?”
  西装笑了笑:“我弟弟耀月,小月,这是九斐,我新结交的朋友。”
  耀月也笑了笑,露出和大哥一般无二沉稳镇定,从容的说:“九先生,幸会!”
  九斐又“嗤”了一声:“果然是一窝的老鼠,连闷骚的样子都一模一样。”
  两兄弟同时露出宽容的笑,同时伸出手邀请这位帅气的野美人能赏脸将尊足放上他们黯然失色的小车。
  跑车滑行在高速路上,耀月将掌控宝车美人的机会大度的让给了大哥,自己有幸坐在后座享受晚风轻拂和野美人嗤笑审视的目光。
  耀月家世显赫,经营着跨国连锁,当家的晚年寻思落叶归根,刚踏入大陆,两个二世祖的儿子已经香港澳门两处跑的挥霍人生。大哥整日混迹赌场,难得放纵一回,身边形形色色的美人儿走马灯一样在他面前晃,开始他还饶有兴趣的跟着,不到一月眼睛已经疼了,躲着大哥如躲洪水猛兽一般。若不是今天晚上大哥的一个电话,他也不会急惶惶的跑来。其实电话也就一句话,只说自己认识一位美人。可无论大哥身边待过多少人,无论那些人长的多么美,大哥只对眼前这个用“美人”二字做过评价。他耀月能不急惶惶的跑来么?耀月转头有些着迷的看着这位野美人……
  旁人都说他们兄弟是老天的儿子,老天赐的容貌,老天赐的财富,老天赐的身份赐的地位,老天赐的才华……这样的人能不是老天的儿子么?旁人还说,老二的眼睛若是细一些,小一些,那就和老大一模一样,无论是气质样貌胆识还有性格。
  然而这些都是旁人说的,真正的事实是要深入了解的。耀月把旁人的话信以为真,耀风却心知肚明。所以当九斐玩笑的说他喜欢有男人魅力的耀风时……
  耀月以为九斐有可能会爱上自己。
第一章
    澳门的早上难得的去了燥气,格外明媚。郊区别墅的野花香味,更是一早就钻进了耀月的鼻子,人好,连阳光都显的分外亲切。耀月懒懒的躺在床上不想动,离那个初遇美人的夜晚已是好几天了,耀月有幸的在这几夜的梦中迎接美人的到来。世上的许多事果然不可预料,耀月从没想过他会对初见面的人有这样的遐想,看来这次来澳门会有不一样的收获。
  耀月梳洗完,别墅里除了雇佣已经没他人,往日晚出早归的大哥竟然没有拥着清晨的阳光睡上一个懒觉,而是外出不知所踪,耀月有些惊讶。他转念想了想,拿起钥匙开车溜到街上,街上的人已经逐渐多了起来。耀月慢慢的行驶着,这种散漫的性格似乎与生俱来。他左右观察,果然往日大哥常去的地方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耀月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
  “大哥,你去哪里了?我无聊,去找你。”
  能让大哥放弃懒觉而相伴的人,必然是那位野美人。依那位野美人的品味,八成不会去大哥常去的有约束性的场所。
  电话那边很吵杂,一清早就这么喧嚣实在有些破坏晨光。耀风却没有立马告诉耀月地址,顿了顿,说:“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耀月本想坚持,可耀风说话虽然温柔,却很少有宛转的欲余地。耀月磨蹭了一会儿,报出地址,他将车开到一间早餐厅,把车交给泊车小弟,自己进去享受一份美味的早餐。耀风来的也不算慢,耀月伸长了脖子向车内张望,却没有看见野美人的身影。
  耀风进来时自然看见耀月略带责备的眼光,他直视耀月大大的眼睛,沉稳的说:“我有邀他过来一起吃早餐,可他不肯。”
  耀月说:“你没跟他说我也在么?”
  耀风很不想扫耀月的面子,可耀月渴求的眼光诉说了他的不依不饶,耀风只好说:“说了……”
  耀月的脊背本来挺得很直,整个人也显得精神奕奕。可他听了这句话后,突然垮了肩,哈欠也不断的打起来,整个人懒得似乎要他大哥抱着才能坐直。
  耀风安慰的说了一句:“我会安排你们见面。”
  耀月笑了笑:“什么时候?”
  “两星期以后,king smile 酒店。”
  耀月晶亮的眼睛划过一道彩虹。
  
  九斐是个奇怪的人,这点很对耀风胃口,越是奇怪的人越是有趣。九斐是个很坦率的人,这点也很对耀风胃口,越是生在尔虞我诈的商家越是喜欢对坦率的人亲近。九斐毫不掩饰自己的性趣和爱好,耀风也毫不怀疑自己的样貌和魅力。所以当九斐像个黑社会一样对耀风盯梢了月余,并突然在某一天将耀风堵在葡京赌场的角落里索吻且霸道的吐出爱的告白时,耀风很容易的接受并且毫不怀疑。
  这些耀月当然不知道。
  耀月现在正和大哥并肩坐在king smile高档餐厅,桌上摆着精美的菜肴,然而那些菜无论有多么可口,吃菜的主人现在只想尝一口坐在对面的野美人。
  野美人瞧见耀月时总带着一份似有似无的讥笑,这让耀月很不舒服,他在尽量回忆何时得罪野美人的同时,摆出自己最优雅的姿态和最大方沉稳的笑容,他的一言一行完美无缺,比他大哥表现的更像个君子。
  九斐讥讽的笑容更大了。
  耀月在心中不得不承认九斐还是比较喜欢耀风,至少九斐从没用这种讥笑的神情看过最最伪君子的大哥。
  索性九斐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了,他面向耀风,语气有明显的不快:“你要回大陆了?”
  “恩,爸爸要在大陆发展,大陆事宜准备交给我打理,我看想要再放纵,只能等下辈了。”
  九斐的眼神有些变得狠厉,他冷笑了一下:“你什么时候走?”
  耀风笑着说:“后天吧。”
  九斐豁然站起,牙齿咬了又咬,嘿嘿道:“敢玩我九斐的人你是第一个!”
  那怒气明明是冲耀风去的,耀月的手却有些僵。
  耀风永远是八风不动,永远像个温和宽厚的人,他的声音比往时更温柔,注视着九斐的双眼显得十分深情:“你是我的朋友,我不会对不起朋友。”
  “我靠!”九斐一拳砸到桌上,吐了口粗气转身就要走,耀风急忙握着他的手:“你留下!算我求你!”
  九斐眯着眼看了他半天,一声不吭的坐了回去。
  这场晚宴吃的古怪,一向言出必行的大哥果然让耀月充当了这场晚餐的主角。耀月在短短的晚餐时间表现出十几年来的绅士修养,什么时候说话,什么时候沉默,什么时候享受一下优美的音乐,并说几段幽默的切合时宜的小笑话,若是在平常,必然迷得不少姑娘神魂颠倒,然而此次晚宴的另一个主角野美人显然不怎么配合,砸完桌子后再没有说话。长袖善舞的大哥更是没有言语。这让介绍耀月和九斐正是认识的晚宴显得十分美中不足。
  不过这一点也不影响耀月高昂的兴致,特别是九斐答应放弃自己的机车而改搭耀月的跑车时。
  九斐要反客为主很容易,所以他现在正驾着耀月的跑车飞奔在越来越偏僻的高速上。九斐不说去哪里,耀月坐在旁边自然不会说什么。两人沉默不语的开着车在郊区兜圈,耀月很想忽视越来越快的车速和敞篷车飞奔时带来的呼啸的狂风。这渐渐接近飞盘的车速,让耀月不得不猜测九斐对此很享受。耀月的脸色忽而变得有些难看,他想,如果野美人享受的时候脸色都是这般铁青,那□的时候岂不……咳……耀月转了转眼珠子,这种事比较适合躺在舒适的床上想……
  耀月伸手按下按钮,滑动车盖慢慢合上,车中一下子温暖了许多。耀月笑着说:“我大哥急着走我却不用,他走后我可以陪你,澳门有许多地方可玩,不光是赌场。”
  九斐又“嗤”了一声。
  耀月故作严肃的说:“我不知道什么地方惹着你了,不过我们是朋友,计较这些做什么?”
  九斐眯起眼打量了他一下,冷冷的说:“你闭上嘴比较能让人忍受。”
  耀月又露出了宽容理解的笑容,看着九斐的眼神十分宠溺,这表情像极他大哥,却比他大哥做的还要夸张过分。
  “我知道你不开心,你可以把我当作大哥,他走了我可以陪你,没有差别的!”
  不知道这句话哪里戳到野美人,他眼神狠厉的看着耀月,猛然加档,脚踩油门,车快速划过去。如果说先前开车就像开飞盘,那么现在这样的车速已经可以火星地球游一圈了。耀月虽有性能良好的跑车,却没有飙车一族的胆量,这车飞奔起来,耀月想叫,所有的惊吓都卡在喉咙里,他僵硬的坐在那里,周围所有的景象就像时空隧道一般穿梭变幻。
  九斐发泄的开着车,当所有怒气霎那间变得无从着力,九斐猛然停下车,只觉一切事都变的可笑又他妈讽刺。他扭头看着耀家二少爷,耀月脸色惨白,眼中竟是惊吓恐惧,九斐毫不掩饰的嘲笑起来。耀月回过神,晶亮的大眼睛瞪着九斐,怒气渐渐凝聚,突然像一只炸了毛的公猫跳了起来,指着九斐怒气冲冲:“你疯了!!不要命!!”
  九斐霍然变了脸色,一拳击向耀月的腹部。
  耀月还未来得及感到痛,九斐的手已经扣到他脖子上,然后疼痛感慢慢袭上来,耀月张大了嘴却无法呼吸,腹部好似被一拳打出了窟窿,只觉周身被黑暗的巨手捏紧,那种痛感让挣扎变得无力。
  九斐等耀月的眸中有了意识,才嗤笑着说:“第一,别把我当女人哄,我倒觉得你更像。第二,别以为你是你大哥,你装他的样子只让我觉得好笑。第三,小子,你差太远了!”
  九斐说完放下耀月,转身打开车门要走,耀月勉强伸出手抓住九斐的衣角,呜咽道:“别走,我……我想晕……”
  九斐更加不屑,转身再要嘲笑一番,却见耀月卧在驾驶座上,脸色痛苦,眼角还带着惊吓出来的泪痕,真真实实的晕了过去。
  九斐嘴角抽了抽。
第二章
    耀月再次醒来的时候也是个明媚的早晨,自己仍躺在自己舒适的大床上,空气中还飘荡着野花的香味,耀月有些恍惚,仿佛他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中有一个极特别的人,那人有张狂野性的笑容,俊美有一丝柔和的面庞却让耀月恍惚觉得这个危险的人类是可以接近的。耀月也不知道为什么九斐会给他这么大的吸引,九斐的笑容,还有那极具魅力的肢体动作都仿佛烙印一般印在他身上,连腹部那阵阵剧痛都那么真实的传达到脏腑之中。
  这是一件奇怪的事,九斐与他说过的话十指都数的过来。
  耀月**了一声,拉起被子盖住脸,房中一片沉默。过了一会儿,耀月探出头来,对着床边一直存在却被他刻意忽视很久的大哥问道:“是他把我送回来的?”
  耀风抬眼看了看,仿佛对被自己倾慕的人一拳打昏的弟弟心情是否稳定不怎么关心。即使耀风守了一夜,他也表现的并不着急,他慢条斯理的伸展了一下四肢,不紧不慢的说:“他把你扔在屋外就走了,以后不要再找他,这个人你要不起。”
  耀月转过身准备补眠,他很少不听大哥的话。
  耀月无所事事一整天,往日他会很享受的睡上一觉,可腹部的疼痛让他很难睡个好觉。耀风已准备好行李,明日他就要起身飞回大陆,他似乎对他这一生在澳门最放纵的时光毫不留恋,或者说已早有准备。耀月猛然想起一位友人的戏言。
  “耀风永远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耀月忽地一起,侧身打量正在收拾着装的耀风。耀风站在落地镜子前,系了系领带。娇惯的弟弟也凑上来,不知什么时候穿上了和耀风一模一样的西装,系上了相同的领带,就连系领带的动作也一模一样,却显得更加优雅。
  现在已是晚上,耀风要宴请一位友人,作为告别晚餐。
  耀风瞥了耀月一眼,深沉莫测的眼睛没有掀起半点涟漪。耀月很少猜测大哥的意思,因为他从来猜不对。
  耀月跟着大哥,迈着和大哥一样的步伐,带着和大哥一样的微笑,甚至胳膊摆动的幅度也一模一样。他们离开了别墅,打开了车门,耀风不询问,不惊讶,尽管耀月今晚的举动很奇怪,尽管耀月没必要也不用参加他朋友的告别宴。耀风沉默不语将耀月让进车,他对耀月任性的行为举动表现出最大的宽容,因为无论耀月做什么……
  他总是自己的亲弟弟。
  耀风的朋友总是很有趣,有一些人,或者一点,或者两点,他身上总有吸引你的地方。耀风的朋友尤甚。
  耀风的这个朋友是个很大方的中年人,他的相貌并不如何出众,甚至有些难看。最特别的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神比任何耀月所见过的人都要多情和风流,这样的人这样的眼神,说好听了叫特别,说难听了叫猥琐,总之未必会令人欣赏。
  然而这个多情风流的中年男子身旁有个年轻男子,英俊、潇洒、高傲,拥有中年男子所没有的一切美好。中年男子直言不讳的介绍自己的**,那个英俊的年轻人没有一丝不悦,坦然并且欣喜的接受引荐。
  耀月没有对这对儿十分不相配的恋人表现出太大的惊讶,他礼貌的微笑,在舒适是氛围中享受离别的晚餐。耀月很健谈,中年男子十分不满的埋怨耀风窝藏着一块宝玉,竟然在离别之际才拿出来。
  耀月发现人与人交往本来十分简单,晚餐过后,他和中年男士的交谈欢娱,恍然间让昨夜那场拳头交往产生世界末日般的恐怖感受变成错觉。
  耀月今晚本想出来散散心,却没想到有意外的收获,离别时趁机与那中年人单独相处,耀月戏笑着问:“你是如何追到他的,他看起来很骄傲,一定不好追。”
  中年人打量着他,忽然一笑:“有一头野狼,它十分凶悍。有一位猎人,他很瘦弱,却是最好的猎人。他对狼说:‘我要吃了你。’然后他无所事事的和狼处在一起,一天、两天、三天……那只狼明知道猎人要吃它,可是……最后猎人果然吃了它。”
  耀月皱眉:“这是个全无逻辑的故事。”
  中年人又一笑:“没有人会一直对身边的人保持警惕,即使知道他是敌人。人就是这样,处在一起久了,总会有所接纳。”
  耀月哈哈一笑:“你直接说死缠烂打就行了。”
  中年人又嘱咐了一句:“要有耐心!”
  耀月觉得自己很有耐心,也很闲,他有足够的时间留在澳门去对付那只野美人,直到第二天清早耀风拿着两人份的行李站在他面前,他才不得不闭上笑得何不拢的嘴。耀月自然如炸了毛的猫一样伸出锋利的爪子晃了两下,坚决摆明立场:“爸爸又没让我回去!”
  “你不用留在这里找九斐了,我说过,你要不起他。”
  耀月心中涌起怒火,他既不知道这怒火何以涌起,也不知道这怒火为什么这么炽烈,他微微冷笑,几乎是脱口而出:“那你就要的起他了?”
  耀风一愣,有些不敢置信耀月竟然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他微微顿了顿,屋内霎时间就静了下来。
  耀月敌不过这种沉默,一下子坐倒在床上,又恢复懒汉般的闲散,他的一双眼睛仍晶亮透彻,直直的望着耀风。
  耀风知道他妥协了,心中却又有些不安,他走到落地窗前,拉开遮掩着阳光的窗帘,点上根烟,静静的看着橙色,还不是太耀眼的阳光,过了一会儿,就在耀月以为他不会说话的时候,耀风缓慢却坚定的说:“不要!也要不起!”
  耀月还想问,却见耀风脸色一变,匆匆拿了机票和两人的护照拉着耀月奔下楼来,有些急躁的将耀月推进车中,驾上车风驰电掣的冲了出去。
  耀月偶尔也会看看无聊的电视剧,可他一生下来就特别好命,不但极有条件充当被绑架的可怜少爷的他,却从小到大一次都没被绑架过。甚至情史**丰富的他,也没有机会成为争锋吃醋武力解决的主角。
  直到……遇见九斐。
  耀风急速行驶在人员尚少的高速路上,身后两辆车不依不饶的紧跟着追逐,耀风猛地加速,将要转弯之际,竟有一辆车逆行冲来,耀风急忙划向左档,那车微向左边驶来,耀月心惊胆战的看着自己的车要撞向旁边无关的车,耀风又猛地向右旋转方向盘,车子惊险却有技术的绕开迎面挡道的车辆。车道追击竟然上演了!耀月的脑袋磕上车门,昏昏沉沉向后张望,追逐的车辆因为混乱的道路不得不停下来。耀月松了口气,他从不知道自己的大哥是飙车一族,而且还是花样的。
  耀月抚了抚怦怦乱跳的心脏。
  “谁在追你?”
  耀风神色也有些放松,刚想答话,忽然发现四周都是同类型的车子,开车的是些流里流气的少年,那些车子将他们围在中间,不紧不慢的引到偏僻的公路上。
  耀风有些挫败的放松了身体,他的表情并不惊慌,眸中流动着耀月看不懂的光彩。
  他们将车靠在路边,年轻人们将两兄弟引到一片废弃的空地上,地上的草还很青,有初生的露气和朝气,九斐背对着的太阳而站,朦胧的橙光中,却悲凉的像是背对夕阳。
  九斐很年轻,他的眼睛不该有夕阳的暗淡。
第三章
    耀风处事总是比耀月冷静的多,他似乎一点也不惊讶,又似乎早就料到。
  九斐嗤笑一声,那声音清清冷冷,迎着晨风,说不出的嘲讽刺骨。
  耀月很想嬉笑着打个招呼,开玩笑般说:“真是个热闹的送别仪式。”所幸他的脑袋还不致那样粗神经。
  耀风对九斐温柔微笑:“我知道你一定会送我。”
  九斐霍然站起,恶狠狠的盯着耀风:“我的确是来送你的。”
  耀风也笑了笑,不紧不慢的说:“那正好,你送我上飞机吧。”
  九斐忽然出拳,那一拳比之揍在耀月身上那一拳不知快了多少,强了多少,绕是耀风经常锻炼反应敏捷也躲不过。耀风捂着腹部蹲在地上,耀月更是脸色铁青,在一旁看着就要疼的吐出胆汁来,他连忙从衣袋里掏手机,迅速拨了几个号码。
  九斐静静的看着,没有阻止。
  耀风缓过一口气,站了起来,他的脊背仍然挺得笔直,声音依旧沉稳坚定。
  “你要怎么才会放我走。”
  九斐除去外衣,肌理匀称的上身显露无疑,九斐身上的肌肉似乎组合的非常完美,不是非常突出,却很难让人忽视里面蕴藏的力量。耀月知道九斐必定是个好斗的人,却没想到九斐身上的伤疤那么多,这多少有些破坏完美。
  九斐晃了晃拳头。
  “按我的规矩,十五分钟内你要是还能站着,或不向我求饶,我就放你走,并且再不见你。当然,你可以还手。否则……”
  耀月脱口而出:“否则怎么样?”
  九斐看了他一眼,笑着说:“关你屁事!”
  耀月不禁有些火气,握了握拳头,终是一言不发。
  耀风还是文雅的笑着,就像谈成一场互利的生意一样,他“好”字刚出口,九斐一拳头又击在他腹部,耀风腰还未弯下去,又一拳击在下颚。每一拳短促,却劲力十足。拳拳都击在人的骨头深处,耀风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耀月已经目瞪口呆了。耀风并非不擅格斗,不会打架的男人不是好男人,这是男人世界的通则。耀风无疑是好男人中的好男人,可惜……他遇到的是打架中的极品男。
  十五分钟不算太长,但如果一个人单方面挨打,那就是度日如年。
  耀风只能捂住头,他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挨了多少拳,甚至那狂风骤雨何时停住,他也不知道……
  九斐喘着气,他很想再打上一拳,打到那个人脸上,打在他的眼上,直到打到他眼中有自己的身影为止。
  耀月很尊敬耀风,他喜欢学耀风做事,喜欢学他说话,喜欢学他微笑,喜欢学他沉稳,喜欢学他深沉,今天他突然明白,无论他怎么学,他永远学不成第二个耀风。
  十五分钟已到,耀风并没有求饶,他也没有倒下,他的眼睛已经涣散,那是一双没有意识的眼眸,耀月不知道他的大哥是不是晕了,可他知道大哥的双腿仍不屈的站着!”
  耀月学不来大哥的坚强。
  远处警笛鸣响,耀月扶着耀风缓缓离开,忽然一声怒吼,是九斐的声音,像悲嘶的小兽,耀月转过头去。
  恍然一霎那,终有些东西要改变。
  
  时光总有萧瑟的味道,特别是它带走些美好的东西,或者生命、或者青春、或者事业、或者爱情……
  九斐并不叫九斐,他已经忘了自己姓什么。他有许多兄弟,那些并不是亲兄弟,然而却比亲兄弟更可靠。九斐是第九个入伙的,他的名字有个“斐”字,后来便叫做九斐。九斐依稀记得有个人曾问他真正的名字叫什么,刚开始九斐拿乔不想说,后来他想说的时候,那个人却不问了,九斐知道,那个人只是一时兴起。
  其实这并不是很长的时光,大陆已经落春生秋,澳门却不明显。九斐离开澳门半年时间,突然想到这件事的时候,他正站在葡京赌场里享受着一场豪赌。葡京赌场还是原先的样子,然而九斐觉得自己变了,变得彻底,竟然连最擅长的赌博都会输!
  庄家要笑不笑。九斐撒净了筹码,伸长了腿赖着不走,没有人敢轰走九斐,因为他的气势很凶。九斐不是个赌输赖账的人,可半年前他赖了一场最大赌博,他赌输所有,却把帐赖在心里。九斐又想赖一次帐,可是这在葡京显然滑稽且不自量力。很快就有人准备轰他,那些人当然不是赌众。
  九斐遇到耀风后就开始走衰运,今天他似乎幸运了那么一点。已经有个人抱着一大堆筹码挡在他身前,有礼的微笑,温柔的声音:“我不大会赌,你帮我,输了算我,赢了是你的。”
  九斐眯眼看了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戏笑着说:“宝贝儿,过来坐这里。”
  耀月笑了笑,坐在九斐腿上,悠悠说:“我没有离开澳门,这半年来我都在找你。”
  九斐愣了愣,上下瞧了耀月一遍,忽然扭过头笑骂着赌起来。
  九斐真的很背,一向手气很好的他今日却大输特输,其间耀月终于看不下去走开一会儿,他回来时脸色有些怪异,九斐亲昵的拍他一下屁股,眼睛里却有嘲讽:“去洗手间这么慢,得痔疮了?”
  周围人哈哈大笑,耀月吃了一惊,忍不住有些怒气的瞪着九斐。
  九斐忽然沉下脸来,冷冷一笑:“看不惯就滚!”
  耀月放软声音,轻声道:“别玩了,我们出去转转,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九斐不理。
  耀月脸色变得更怪异,悄声道:“别玩了,这赌局有怪,我刚看见庄荷……”
  九斐截断他:“我要赌下去……”
  当所有筹码散尽,沉迷于赌局的人才不得不抽身,感情或者人生,有时候也一样。
  耀月九斐坐在酒吧里,一个相当嘈杂的酒吧,九斐总喜欢热闹,可他的眼神有越来越掩饰不住的寂寞。耀月好像一下子也变了许多,他不再沉迷于模仿哥哥的游戏中,却比以往显得更加成熟,是那种自内而外的成长,而非虚浮的模仿。可能半年的独居生活,少了家人的庇佑,耀月懂了以往不曾懂的东西。
  耀月懒洋洋的靠着琉璃台,一切的浮华喧闹像是衬托,西装革履的他却显然比大哥更常来这种地方,而且更适合。
  九斐忽然嗤笑道:“果然是个二世祖。”
  耀月举起酒杯,轻饮一口:“我想和你独处,你却非要来这种地方,一会儿我去你那儿好不好?或者你来我那儿?”
  九斐竟低头考虑起来,耀月忽然直起身子,眼芒闪烁的盯着九斐。
  九斐道:“不准来,我也不去你那里,今晚在这里散伙。”
  耀月泄了气的趴在九斐身旁,凝目打量着九斐,好像除了看九斐这件事以外,再也没有什么能让这懒人提起兴趣。
  九斐忽然觉得这样耀月有些可爱。
  等九斐终于玩够准备回窝休息的时候,他开着车子蛇形着像公寓滑去,引得后面偷偷跟踪他的新手左支右拙,九斐猛的调过车头,那人措手不及,急忙忙右打方向盘,只可惜车技太差,车差点跑到车道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