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蟒之灾 by 母之【完结】

分类:甜宠文 时间:2019-03-14 作者:

文案:
借债不还,天理难容!

本文可以理解为一只执着的黄金蟒锲而不舍的讨债之路,至于动物是否有成为债权人的主体资格,本文不进行深入的探讨研究……

故事原型是来自于多年前看的一篇报道,作者曾经所在的那个城市有个倒霉男人半夜睡觉被一头大蛇蹭醒,大骇,速速报警,原来是楼上住户偷养的黄金蟒越狱跑到倒霉男人床上,警察叔叔拈菊一笑,哇,一级保护动物啊,立刻没收,送往市动物园。
现在,那头销魂的,忧伤的,向往自由的黄金蟒正蛋疼地窝在动物园的笼子里,旁边立着一块木牌“抚摸拍照十元钱一次!”

闭关前攒人品之作,小块炖肉!
漠视我潦草跳跃的思维吧……人家只是想炖肉熬荤粥而已嘛……
等到九月风声过,胡汉三会回来的!


王小明是那种每个月总有那么三十几天不想上班的人,所以早早地成为如今最带欧美范儿的soho一族。几十平米蜗居里的宅男毕竟不是山谷里的野百合也有春天,偶尔王小明也会幽怨地望向天边的浮云,苦苦思索着如何在自己发暗的人生洒上点玫瑰粉儿。
尤其是最近隔壁搬来的新邻居,天天激情夜夜扰民,也不知男方是何方神圣,相当的龙精虎猛,每次听到那娇滴滴声线慢慢地喘起来,发出像猫咪一样的呜咽声,然后慢慢高亢慢慢飘忽,最后隐忍地如释重负,王小明总有恨不得把自己二十多年的积蓄随便塞给哪个雌性生物都ok的暴躁感。
当又一场成人有声剧场轰然落幕之后,挠墙无果的王小明爆发了小宇宙,酝酿好了一篇开头点题中间论证结尾□的演讲稿,气势汹汹地去拍对面的大门。

嘭嘭嘭,砰砰砰!

门吱溜地滑开,开的比想象中快速多了,王小明举着拍门的小手,瞪大了黑白分明的桂圆眼。
开门的那位也眯缝起了细长的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起了王小明……
演讲稿就在舌尖打着滚儿,王小明憋红了小脸,就差用手掰开那两排打仗的白牙,好让稿子一字一句顺畅地往外冒。
不料最后,还是悲愤地一甩头,出师未捷身先死地默默闪回自己的窝,关上门无语垂泪。

不怪王小明懦弱,是他突然卡了壳,特别不好意思开口。
难道要他一个五讲四美的正直好青年,对着一个刚洗完事后澡,眼角眉梢都淌着春水的大美人说:“你叫的时候能小声点不,太扰民了!还扰心!”
演讲稿在肚子里来来回回绕着圈子搅成了浆糊,王小明实在不甘心清静日子就这么和他挥一挥手带走生活的全部色彩,思前想后斗争许久,最后掏出了纸笔,慎重地在纸上写上了“这堵墙不太隔音”几个含蓄的大字。

捏着纸条勇敢地再去拍门,大美人已经吹干了长发,半掩着浴袍。
虽然个子高了点,胸平了点,可是架不住人家五官优质到令人发指的地步,王小明对着那双波光粼粼的秋水眼,感到绵绵不绝的巨大鸭梨。
美人似笑非笑地望着王小明,“有事么?”
……,啧啧,做的果然太激烈了,声音都沙哑了。
王小明深吸口气,决绝地扬起苹果脸,一低头一狠心,把纸条塞给美女,转身落荒而逃,只愿美女不要看完纸条领会中心意思之后,拿把菜刀踹开门来剁了他。

月黑风高夜,奸情四射时。

以往这个时候隔壁都激战到第二轮了,也许是递的纸条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王小明难得享受了一回安静的夜晚,关紧窗户房门,调低空调温度,美美地闭上眼睛睡觉。
梦中羞答答的玫瑰也静悄悄地开了,王小明终于幸福地做了一回春梦,他梦见水波粼粼的小湖上漂着孤零零的一艘乌篷船,船外下着瓢泼的大雨,像是有人把另一个湖底朝天地倒挂在天空上一般,他躺在船舱里听着雨打残荷的利落噼啪声,骑在身上的美人落在自己脸上的亲吻却是极温柔的。
美人的唇逡巡到了脖子,带着些微的霸道吮吸着,然后伸出鲜红的舌头一路舔下,不轻不重地一口咬上左胸的一点,王小明不由地大大打了个颤,美人仿佛预料到他会这样似得一笑,两手扯开他的衣衫腰带,埋首腹下。

“她怎么这么大胆?”王小明迷迷糊糊地想,腿间的美人有感应似地半抬起头,撩开额前的长发,一边斜伸着软舌,一边送了个挑逗十足的眼神。
这眼神却让王小明身子瞬间发紧,差点没缴枪,那眼睛那唇那鼻子那眉毛,赫然就是今天被自己开了警告单的邻居美人哪……

趁着王小明震惊的时刻,美人恶质地在顶端一吸,王小明立刻在难以抑制的喘息中丧权辱国了。美人的服务十分周到,没让一个王氏子孙流落在外。
紧接着美人又柔柔地缠上来,微笑地轻啄着王小明的唇,一下又一下,像是珍惜着失而复得的宝贝,眼中满溢着温柔的爱意。
那吻的触感太真实,还亲个没完没了不厌不烦,王小明从梦中释放的脱力感中被吵醒转过来,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微弱的光,迷蒙的视野中有一个棍状物在面前晃动,不时地弯折下来戳到自己的脸。
王小明晕乎乎地伸手把棍状物拨到一边,闭上眼睛继续回味春梦。

意识中残存的一丝理智突然警铃大作,还没咂摸到春梦边缘的王小明僵直了身体,一寸一寸地挪动着右手,啪嗒按开了床头灯的开关,一毫米一毫米地慎重睁开了双眼皮。
……
离自己的鼻尖不到三寸的距离,是一个拳头大小的金色蟒蛇头,布着弯曲的白色纹路,光滑的鳞片在灯光下反射着森森的亮光。

一人一蟒,大眼瞪上了小眼……

那蟒突然吐了吐信子,亲昵地蹭到了王小明的鼻尖。
王小明终于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亲了自己满脸口水了……
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嚎叫,王小明掀开空调被,一窜三尺高,四肢并用地滚下床,三步并作两步夺门而出,砰地一声关上卧室的门,扑向客厅的电话,一边抱着听筒哆哆嗦嗦地拨号,一边战战兢兢地紧盯着房门,仿佛屋内那头大蛇有着开门的智商,能尾随出来似得。

——————————————惊吓的分割线 ——————————

警察叔叔施施然地披着早晨八九点钟的阳光,打着呵欠出现在王小明面前。
等到花儿都谢了的王小明捏着防身用的棍子菜刀,看到那一身笔挺的神圣制服,就和看到万能的救世主似得,眼泪差点没扑簌簌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