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们孩子热炕头 by 弃妇A【完结】

分类:甜宠文 时间:2019-03-14 作者:


  第 1 章

  没到过东北的人,想象不出这里零下三十度大雪纷飞的美景。
  而这片沃土上养育出来的东北爷们,勇敢,热情,爽快,敢爱敢恨,说一是一,甚至有的还带着一身匪气。
  而纪达,正是这样的纯正东北人。
  他生在吉林的省会长春,打小吃的是东北平原上种出来的白花花的大米,咬的是四指膘*的猪肉,喝的是洮南香*,冬天见的是没到小腿的大雪。
  他从小就壮,虎背熊腰,一双眼睛跟狼似地,总在学校里头惹是生非。今天打了这个,明天削*了那个,没一个老师喜欢他。倒是附近几所学校里的坏孩子们都奉他为老大,每个月都给他供不少零花钱。
  为这,他爹没少打过他的屁`股,可是他状的跟头小牛似地,上午打完,下午就提上裤子又出去耍,久而久之他爹也不管他了。等一过了十六岁,他怀里揣着过年攒下来的那几十块钱压岁钱,趁着天没亮便跟着同村去南方打工的人跑了。
  他爹差点气出心脏病来,偏偏家里就这么一根独苗,也只能嘴上骂骂了事。
  过了几年,大年三十的晚上,纪达蓬头垢面的出现在院子外面,浑身埋汰的很*,衣服薄的跟纸似地,裤子破破烂烂,波棱盖都卡秃噜皮了*。他整个人在零下四十度的天气里抖得跟筛糠一下,冻得嘴唇都青了。
  他爸妈吓得赶快把他扛到炕上,给他裹上棉袄,又端来热水,可是他一句话都不说,就失魂落魄的坐在炕上。
  他爸急了,一巴掌扇过去,拎着他脖领子问他还长没长鸡`巴,长了就他`妈给他回话。
  他`妈心疼,赶快端过来一大碗白花花的米饭,上面满满的盖上一层香喷喷的酸菜白肉。
  望着面前这晶莹剔透的肉,白中泛黄的菜,鼻子中闻着的是饭菜扑鼻的香味。他再看看面前殷切看着他的母亲和白了双鬓的父亲,他哇的一声像个孩子一样哭了出来。
  他说,爸妈,我这辈子都杵东北不离开了。
  说完他抄起筷子,一边哭着一边往嘴里开始扒饭。
  从此以后,他确实如他所说的那样,除非必要,他再也没离开过东北,而且再也没有哭过。
  ======
  实际上,纪达曾经在南方混的很不错,可就在他以为自己能风风光光的衣锦还乡之时,却被他当时的婆娘背后捅了一刀,所有的钱财都被卷跑,连一身正经衣服都没给他留下。他知道在这个温度下,如果在户外睡着了就再也醒不过来,所以他愣是三天三夜没睡,从他被扔下的火车站,一路沿着铁轨走回了长春。
  从那时起,纪达就再没想过什么情情爱爱的事情,一心扑到了工作上。
  他老老实实的听他爸的话,收了性子,进了家小汽修厂干汽修,后来居然还真让他做出点门道来,还挺受老板重用。
  又过了几年,老板不干了,他就干脆盘了下来自己做。因为他很讲义气,为人又踏实沉默,伙计们都挺信服他的。渐渐的他的汽修厂做的越来越大,后来甚至还兼并了附近的其他小厂子,最终成为了当地还算赫赫有名的小老板一名。
  按理说他这日子过的挺滋润,35岁小老板,身高一米八体重一百八,块儿大有安全感,长得端正阳刚。有房有车有产业,可是他没女人啊。
  他爸妈这叫一个急啊,给他安排了无数次相亲,但是他全都借口以工作忙推了。
  理由很简单,答案很明确:女人是蛇蝎,他是再也不打算碰了。

  第 2 章

  纪达在长春买了不少房子,就当投资地产了。一般人买了这么多房子,肯定是一房子养一小蜜,结果他套套都装修精美,然后空着。平日里没事,就这间房子住几天,那间房子住几天。反正他手底下分公司多,基本上哪家分公司旁边都有套房子。
  这日他开车从净月区出来,直奔高新技术区,他在那谈了个工程,今天就是去签合约的。别看他是干汽修的,但是还是有门路能捣鼓点汽车,长春一汽就在他们旁边,他一发小儿在里面混得不错。
  具体事宜早就谈清楚了,他到那儿又和合作方看了遍合约,见没啥问题,就爽快的签完了。
  他一想到这一手合约下去,就能净赚不少,当即笑得更是开怀。
  签完约自然要去吃一顿,合作方也是个爽快人,没搞虚的,就在附近的一家菜馆里解决了。东西不贵,量还大,他们上了两瓶白的,约好不喝完不准走。
  纪达的酒量是从小就练出来的,那可海了去了,但是合作方肚子上那点啤酒肚也不是摆设。二人你一杯我一杯的喝了蛮久,桌子上的菜也就动了一半。
  一瓶白酒下去,纪达的脸上也有点冒火。虽然还不到醉的程度,但是喝了这么多还开车简直就是找死。
  他站在菜馆前面,掏出手机看了看,发现这都晚上十点多了,他是个体贴下属的老板,若是他想打电话叫个人给他过来开车,也不是不行,就是太晚了有点折腾。
  就在他用他还算清醒的头脑思考的时候,一辆出租车停到了他面前。
  诶?这出租车还真有眼力界儿啊。
  这么想着,纪达伸手就要开车门。
  可谁知这个时候,一道有点沙哑的少年人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诶诶诶,你干嘛啊,这是我哥打的车!”一边说着,那人一边扒拉了一下纪达的肩膀。
  纪达本来就喝的五迷三道的*,被他这么一弄,身子晃了晃差点摔了,那火气也就上来了。
  要隔平时,纪达没那么大火,可今天喝的有点多,再加上少年说话口气太冲,他听着就不大舒服了。
  “哪他`妈来的小犊子*?这车停我面前了,那就是过来接我的!”纪达挺着个肚子,眉头皱着,也看不清少年的脸。
  那男孩看来不善口才,被他一通抢白,话都说不利索了。
  而就这时,一道粗犷的声音响起:“程子,闭嘴。”说着,一个年岁身量和纪达差不多的男人从后面匆匆赶来,他身上穿着普通的皮夹克牛仔裤,理着个圆寸,鼻子上架了副金丝边眼镜,看上去也是个文化人。
  “这位大兄弟,这车停你前面了,就是你的。我和我弟再打一辆。”来者把那名叫程子的少年拉到自己身边,一副息事宁人的态度。
  听到他说话,扶着车门的纪达想了想,开头道:“听你说话,不是长春本地人吧?”
  那男人笑了:“哈尔滨的。”配上他鼻梁上的眼镜,他笑起来倒是有点文气。
  “来长春干嘛啊。”
  “出差,顺便送我弟弟开学。”
  现在正是十一长假阶段,第二天高校就该开学了。
  “哪个学校啊?”
  那少年抢先一句:“你管的着嘛!”
  纪达斜睨着他:“我跟你哥说话呢,你插什么嘴。”
  男人又道:“就是前进大街的那个。”
  “哦,好学校啊。”纪达低着头一琢磨,自己在那附近也有一套房,晚上睡那儿也可以。“那行,上来吧。”
  “啊?”这次少年没有反应过来。
  “丫蛋儿*,愣着干嘛呢,上来呗,咱一路,就把你俩送你学校去了。”这大晚上也不好打车,再晚少年他们学校该不让进了。
  “你才丫蛋儿!”少年气的跳脚,他是有点瘦弱,但是哪里像个姑娘了啊。
  他哥哥倒是好脾气,推着少年进了副驾驶座,然后又把行李塞进行李箱,这才跟着纪达坐进了后座。
  少年坐在前座,不明白哥哥为什么要跟这么一个老流氓挤在一起,气的腮帮子都鼓起来,看着窗外的景色不吭声。
  男人和纪达都很壮,身高差不多,肚子也不小,挤在小小的后座,腿都碰到了一起。
  “兄弟,怎么称呼啊。”纪达道。
  “胡国东。”
  “哦,我叫纪达。”说着,纪达塞给男人一张名片,权当交个朋友。
  胡国东也赶忙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名片,放到了纪达手里。
  纪达喝多了有点晕车,睁着说眼睛迷迷瞪瞪的看着名片上的字。“你是工程师?不像不像。”
  胡国东又笑了:“那我像什么?”
  “像教授。”
  “那我看你也不像大老板。”
  “那像什么?”
  “像流氓。”
  二人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第 3 章

  东北的出租车不是开的太快,而是飞的太低。
  总之在业余赛车手出身的出租车司机的手下,不到半小时,三人便已经到达胡国程的大学北门。
  胡国东替低低拉着箱子,带着他向着学校走去。
  到了大门口,胡国程死活不让哥哥进去了。“哥,送这儿就行了。你走吧,我们学校挺大的,你陪我到宿舍后,我怕你找不到出门的路。”
  胡国东笑了:“你小子理由还挺多,是不是学校里有什么小女朋友在等着你,不想让哥哥见着啊?”
  胡国程扭头:“哥你又乱说。”
  胡国东还是知道弟弟的心思的,他是从哈尔滨来这边出差的,大晚上人生地不熟,找旅馆也不方便,他弟弟担心他,这才让他先走。
  远远的坐在车里的纪达,睁着双不太清明的眼睛,瞅着他们兄弟俩在学校门口低声说着话。
  出租车司机问他:“老板,接下来去哪儿啊。”他这急着送走这趟活儿,好继续回去再接一趟客人。
  纪达嘴里叼着烟,从西服里头拿出钱包,摸了半天抽出一张粉红色的纸币,打后面塞到了司机的手里。“哪儿都不去,在这儿等着。”
  司机看着钱也笑了,行,等着就等着吧。
  又过了一会儿,胡国东终于被他弟弟劝着同意不送进去了。他目送弟弟拎着箱子在路灯下越走越远,一会儿就没了踪影。
  他又在学校门口站了一会儿,从包里掏出一颗烟,点上了,抽了两口,这才回身慢慢悠悠的准备溜边走。
  谁料还没迈出一步,就听到不远处的汽车喇叭响的声音,他一抬头,就见着一辆出租车停在路灯下,摇下的后车窗里,纪达正叼着烟冲他笑。
  “兄弟,有地方去吗,没地方去那就上车呗。”
  胡国东推推眼镜:“那行,那今儿晚上打扰了。”
  纪达的房子离胡国程的学校挺近,司机拐了几个弯便到了。这小区蛮新也蛮大,周围公共设施还算完善,不过当然,这大半夜的也看不出来。纪达买的房子在顶楼,三房两厅,对于他这个身份的来说,不算奢侈。
  纪达招呼着胡国东上楼,俩人在小小的电梯里一个在前一个在后的站着,很快便到了顶楼。
  刚一进门,纪达就拽开了脖子上的领带向着胡国东扑过去了。胡国东被他扑的后退了两步,但是也没推开他。
  俩人就站在玄关口亲起来了,或者说的更清楚点,是纪达一直在啃着胡国东,胡国东站那也没个回应。
  纪达自己一人热和,闹了没几分钟,也没意思了:“你到底做不做啊?”他在见着胡国东第一眼了,就知道他们是同类人,他平时也不喜欢419,可今天也不知怎的,居然鬼使神差的把他带回来了。
  胡国东这才笑了:“不做。我有伴儿。”
  “就当419,反正就爽这一把,咱以后估摸着也见不到了。”
  “你倒是想得开,我不陪你闹。”胡国东绕过纪达,随手把自己的行李袋扔到客厅的茶几上。
  纪达也跟着乐了,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喝多了酒的头有点晕晕沉沉的。
  “那你干嘛让我亲啊,我还以为你也有意思。”
  “这不是抵了住宿费吗。”
  “诶……你说你,”纪达掂量着遥控器想砸过去:“你也不像是没钱的人,找个地方住不久好了吗,非得跟我回来。”
  “我怕我不跟你回来,你在人出租车上就能着起火来。”

  第 4 章

  纪达的房子里有俩浴室,一个连着厅,一个是在他主卧里。
  胡国东自然用的是厅旁边的那个,他脱了衣服开了水,过了一会儿浑身冰凉的围着浴巾冲出来,问:“诶,大老板,你们家浴室坏了吧?怎么净出凉水啊。”
  纪达过去试了试,还真是凉的。“那得了,你就直接用我房里那个吧。”
  胡国东道了声谢,湿着脚就一路走过去了。
  纪达在后面叫:“诶,你倒是擦擦啊,地板都他`妈被你弄湿了!!”
  胡国东转头看他:“我回头给你擦。”然后就钻进纪达的浴室了。
  纪达的浴室了有个不小的浴缸,胡国东拧开水,刚扒了浴巾准备进去,纪达就把门打开了。结果胡国东全身上下就被纪达这么看光了。
  “我没啥事儿,”纪达坏笑:“我就想跟你说,泡泡浴粉和干玫瑰花在柜子里。”说完就关门出去了。
  胡国东保持着一只脚站在浴缸里,一只脚站在外面的姿势,幻想了半天纪达那副熊壮的样子泡在泡泡里的样子。
  =========
  胡国东洗出来的时候,还以为会在卧室里见到纪达,结果没想到除了衣服扔在床上外,纪达人却没见着。
  胡国东擦着头发拐出卧室,意外的见着纪达居然穿着睡衣坐在客厅里喝茶。
  “怎么了,我喝点茶醒酒,你就这么惊讶?”
  要说纪达还真是挺会捣鼓这些玩意的,他面前隔着一套功夫茶具,一个杯子就那么小小的一个,纪达翘着手指捏着那玩具似地茶杯,看着还挺有意思。
  纪达招呼胡国东坐下,二人也没说话,就默默的一杯杯灌着茶。
  胡国东不懂这个,他喝茶向来牛饮,纪达觉得他糟践东西,就又拿了一个大玻璃杯给他单门沏了一杯。
  “以前来过长春吗?”
  “经常来,我们公司这边有分部。”
  “诶,怎么之前就没碰到过你呢。”
  “这世上人这么多,为什么就一定要让你我碰到呢。”
  二人又安静了,纪达又开口:“你哈尔滨那个伴儿,男的女的?”
  “自打我知道自己喜欢男的,我就不祸害小姑娘了。”
  “啧。我是被小姑娘祸害了,所以我才搞男的。”
  胡国东没问他是哪个小姑娘、怎么祸害了他。
  俩人再次安静,而打破沉默的这回成了胡国东:“我以为你得喜欢年轻点的,十八九岁那种。我这个年龄这个样貌……哈哈。”胡国东不难看,以他这个年龄来说,他不过是稍微富态了一点,虽然达不到美中年的程度,但是好歹也有气质。他体型年龄都和纪达相似,若不是看到纪达眼睛里的火,他都不敢相信纪达会对自己感兴趣。
  “以前喜欢那样的,我之前找的几个都和你弟那么大,后来觉得真是太闹,和姑娘没啥两样,要这个、要那个,你说要房要车什么的,还合情理,怎么现在男孩也开始要化妆品要衣服啊?”
  胡国东也不在意他拿自己弟弟打比方,哈哈大笑起来:“那回头我也要要化妆品要衣服行不?”
  纪达做出一副咬牙的模样:“行,我回头就给你买那个什么……美宝莲去。”他想了半天也就想出美宝莲这个名字,其他牌子都是稀奇古怪的译名他实在记不住。
  “我就值美宝莲啊?”
  “我再搭一套旁氏。”
  “……你还真有点意思。”
  “有意思你就别要哈尔滨的那个了,跟谁搞这个不是搞啊。”纪达从来不知道脸皮二字怎么写,他做生意,往往要一次一次又一次的上门谈合作。
  而找个合心人也是一样道理。
  纪达今天第一次见胡国东,跟他聊天不超过一个小时,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心里就觉得这个人怎么看怎么合心。
  胡国东笑着骂他:“你真想当撬墙角的小三啊。”
  “有我这么有钱的小三嘛。”
  “我这不就是见到了吗。”

  第 5 章

  删除|举报| 编辑 |回复|
  第二日早上纪达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纪达前一天晚上喝了不少酒,今天早上起来后却没有什么难受的反应。他打了个哈欠冲了个澡,然后随便穿上睡衣便走出房门。
  屋子里空荡荡的,客厅的茶几上已经找不到之前胡国东放在上面的行李。纪达也没什么反应,就跟前一日晚上没有碰到过这个人、也没有跟这个人在客厅里一边喝茶一边聊天似地。
  他走进餐厅,却意外的发现餐桌上放着一份做好的早餐:普通的一碗煮方便面上,扣着一个普通的荷包蛋。面已经陀了,汤和蛋都凉了,但是纪达也没有去加热,直接把那碗冰凉的东西塞进了肚子里。
  吃完了之后,他才发现碗下面居然压着一个不大的字条,那上面写着一串手机号。一看便知道是胡国东留下的。胡国东的数字写的很漂亮,他写的9字会在底下勾起一个小尖,纪达觉得自己的心也被这个小尖勾起来了。
  他从公文包里拿出前一天晚上从胡国东那里得到的名片,发现他之后留给他的电话号码却不在名片上。
  ……这是私人号码?
  嘿嘿。
  纪达摸了摸自己的圆寸头,笑得有点得意又有那么点奇怪的害羞。
  ======
  不知是谁说过,说当你认识一个人之后,便会总在路上碰到这个人。
  那天纪达刚感叹完胡国东来长春这么多次他却一次没遇上过,结果这几天他就频繁撞见对方。有时候他是陪客户吃饭,结果遇到胡国东带着弟弟在旁边包厢;有时候他是带下属去拜访其他老板,结果发现那个老板最近正在和胡国东的公司谈生意……
  “诶,老纪,你来的真巧。我给你介绍一下啊,这是我们特地从哈尔滨请来的工程师,姓胡。”
  纪达赶忙过去握手:“胡先生,幸会幸会。”
  胡国东也跟着道:“纪老板,您好您好。”
  二人装作没见过一般,从兜里掏了名片互换,又是握手又是点头,举手投足间都是正常人初次见面的那种生疏与热络。
  胡国东的事情基本上谈的差不多了,他便提前一步走。纪达又和那老板谈了几个小时,敲定了一些小的细节,这才打算拜别。
  “诶,别走啊,你哪次来我这边,咱哥俩不喝上一顿啊。”
  纪达赶快摆手:“不了不了,我待会儿还有事儿,得赶快走。”
  纪达说着便出了那人的公司,果然没走几步,就见着马路对面的小茶馆里,胡国东正坐在里头喝茶,他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摆弄什么。
  纪达不吭声的走过去一看,原来那人正在玩IPAD,上面正密密麻麻的种着几排植物,一致对外,轰轰烈烈的打着僵尸。
  “诶诶诶,你这太阳怎么不收啊。”纪达见胡国东一人拿着IPAD一手端着茶杯,也不见他去收太阳花里落下的太阳,赶忙出声,从他身后伸手把太阳一一捡起来。
  胡国东也没被他的突然出声吓到,只是抬头看他一眼,轻描淡写的说:“植物已经种够了,再收太阳有什么用啊。”
  纪达一屁`股做他旁边,一手握着他的手持着IPAD,一手在屏幕上忙活:“谁说没用啊,现在收着,这些东西指不定之后就能派上用场。”
  玩完一局植物僵尸,纪达招呼他:“胡先生,再见就是有缘,走吧,吃顿饭去。”
  胡国东想,纪达现在就算是在收太阳吧。

  第 6 章

  纪达请人吃饭是分档次的,不管其他的怎么分,但是他想请胡国东,就惦记着把他往香格里拉那领。
  眼见着纪达都把车停到门童面前了,胡国东忽然开口了。“这是香格里拉?”
  “啊,对啊。”
  “你就请我来这儿?”
  “怎么了,这还不够档次啊?”纪达一愣,这已经算是长春数一数二的地方了,怎么听着胡国东口气不对啊。“我经常请客户来这儿,这环境挺上档次的。”
  胡国东转头看他:“于是在你眼里,我就是一客户?”
  “不不不,”纪达这下终于回过味儿来了,他赶忙摇头,重新开火踩油门把车开出去了。
  香格里拉的门童傻呆呆的站在原地,心说这怎么回事啊,都开门口来了怎么又跑了?
  =======
  纪达的车一个大回(右转)就拐到西安大路上,胡国东开口了:“我以为咱俩不用搞这虚的。”
  “诶。”
  “随便找个饭馆吃饭去吧。”
  “诶。”
  “现在都五点多了,我弟应该还没吃饭,咱直接去他学校那边吧。”
  “……诶。”
  通过俩人玩植物打僵尸的态度就能看出来,胡国东属于谋定而后动,什么东西都考虑的清清楚楚了再下手;而纪达则是走一步看一步,是太阳就都收着,防患于未然。
  所以在俩人的事儿上,纪达是想要就下手,抓紧一切机会伺候好了胡国东;而胡国东却远远的观望,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都计划好了。
  胡国东不可能老老实实的和纪达俩人去吃饭,这从各种方面来看都很危险,所以他打电话叫来了他弟弟。
  胡国程本来挺高兴的,没想到他哥在长春出差的时候,居然能百忙之中把他叫出来吃饭,他自然是收拾的利利索索的就跑他们学校北门外面等着了,远远一看也是挺精神的一大小伙子。
  结果等到纪达的车停他面前时,他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他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膀大腰圆财大气粗的家伙就是那天晚上和他哥俩抢车的臭老板,他那张小脸直接就耷拉下来了。
  “哥,你怎么跟他在一起啊!”他不乐意了。
  胡国东没说话,纪达倒是吭声了:“呦,丫蛋儿~今天我请你哥俩吃顿好的~”
  于是被叫丫蛋儿的程子又跳脚了。
  “逗我弟好玩吗?”胡国东转头看他。
  “好玩。嘿嘿。”纪达挠了挠自己下巴上的胡子,乐得不得了。
  胡国程他们学校周边修的都是小饭馆,纪达开车带着哥俩顺着路边溜,胡国程叫起来了:“哥,我要在这儿吃!这儿新开的,我同学都说不错!”
  胡国东和纪达探脑袋一看,只见那饭馆的牌匾足够闪瞎他们俩大老爷们的眼:元组鸭子村。俩人对视一眼:
  进吗?
  能不进吗?
  那行,那就进吧。
  俩心怀鬼胎的老男人尾随在天真的有点过分的胡国程后面,走进了吃饭的地方。
  ========
  三人要了一个四人桌子,但是对于这个位子怎么坐,还是折腾了不少时间的。
  纪达自然想坐在胡国东旁边,但是他弟弟也不是省油的灯,率先抢占了胡国东旁边的位置。
  纪达笑了笑,坐到了胡国东对面。他是花钱的,自然是率先点菜。他对着菜谱一溜儿念。
  “胡……诶,你吃茄子吗?”
  “吃。”
  “诶,你吃辣的吗?”
  “吃。”
  “诶……”
  “我没有忌口,什么都吃。”胡国东把自己的餐具外面的包装撕开:“还有,叫我名字就好。”
  “好的,东子。”纪达笑眯眯的把菜谱合上,点了两个肉菜两个素菜一个汤。
  胡国程恶心的都要吐了:他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他哥只是让他叫他名字,他恶心巴拉的叫什么“东子”,要不要脸啊。
  长春其他口味不多,就是韩国烧烤多。这元组鸭子村也是一样的,韩式烧鸭肉。
  桌上一个铁盘,开开火,用韩国酱料腌制的鸭肉就开始烤上了。其他的炒菜摆了一桌,三个大男人抄起筷子先吃烤的热腾腾的鸭肉。
  胡国程非常警惕的看着纪达,怎么看怎么觉得不顺眼:你看这纪达,膀大腰圆不说,头发剃的基本上能见到头皮,还留着口字胡,脖子上还带一条金链子,这一副土财主的样子,怎么净往他哥哥眼前凑啊。
  要说纪达和胡国东的体貌真的差不太多,可惜同样是胖子,在胡国程眼中,纪达就是肥头大耳,他哥哥就是心宽体胖。
  不过好在,在胡国程的击破盯人下,纪达在饭桌上并没有做什么过分举动,胡国程这才松了一口气。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在饭桌下,他哥和纪达的腿一直是互相碰着的呢。

  第 7 章

  吃到一半,程子肚子不舒服去了趟厕所,胡国东见自己弟弟走了,脸一下耷拉下来。“你手够长的啊!”说着他膝盖一抖,把自己腿上的肥手甩掉。
  让他碰碰腿就已经是给了他脸了,还上手摸了?真是蹬鼻子上脸。
  纪达腆着脸笑,赶忙把左手伸上台面来扶着饭碗。
  这饭桌挺小,而他和胡国东个子高大,腿碰腿非常正常,稍微努努力,手就能搭上。但是他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胡国东见自己弟弟在桌上就没翻脸,结果程子一走他就不给纪达好脸色看。
  纪达贼心不死,见程子回饭桌了,他就又伸手去骚扰胡国东。
  他一碰到胡国东膝盖,胡国东就一抖腿把他抖下去。
  他又碰,他又抖。
  二人饭桌下是你来我往简直就像是武林高手对决,饭桌上和和气气言笑晏晏妙语连珠笑声不断。
  程子闷头吃了一会儿受不了了,抬头问胡国东:“哥你怎么了,在家里没见着你有吃饭的时候抖腿的习惯啊。”胡国东一抖腿,连着整个桌子都在颤,这也太不舒服了。
  胡国东只能停下了抖腿的动作。
  纪达笑眯眯的加了一筷子鸭肉放到了程子碗里:“程子,吃啊,别客气。”左手却放在饭桌下不知道在干什么。
  =======
  酒足饭饱,纪达送程子回了学校,又开车准备送胡国东回饭店。
  车开了一会儿,胡国东转头看他:“你摸摸摸摸摸摸摸他妈什么呢。”
  原来自打程子下车后,纪达就左手握方向盘,右手直接爬上了胡国东的左膝盖,而且那架势看起来还要向右发展。
  胡国东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时候,因为身体较胖所以腿微微叉开,这左腿自然离纪达近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