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朝梦不归,昨夕梦未回 by 弃妇A【完结】

分类:甜宠文 时间:2019-03-15 作者:


契子
站在离去桥上,我默默回首,身后是一片混沌。
“喝吧!”身旁的男孩递给我一碗宛若鲜血的浓汤,他一笑,有两个酒窝。
我看看这碗里的东西,一股腥味扑面而来。
“这是什么?”我问道。
“血”男孩声音清脆:“你的血。”
我回他一个笑容,闭眼喝下。
铁锈味涌上来,原来,我的血就是这个味道。
碗,掉到了地上。
原来,是这样。
原来如此。
缘来,如此。

男孩幽然问道:“想起来了吗?这是你们的孽障。没有办法。缘分天定。”
我却笑:“每一个来这里的人,你都给他们喝这种东西吗?”
男孩点点头,有些奇怪的看着我,不知我为什么这么问。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很多人转世后都没有记忆,因为他们承受不起。
男孩继续说:“这惩罚,玉皇大帝已经知道有些过了,所以下一世,你便不会再他们之间漂移不定,不用再承受这种孽缘。”
孽缘吗?我宁可永世不会从这孽缘里脱身,只愿可以见他和他。

“你叫什么名字。”最后,我问了这个男孩的名字。
“孟。”只一个字,我已知晓他的身份。
我向他微微一拜,呵,这就是孟婆阿。

我带着笑容走进前方无尽黑暗中。

他,他

混沌,一片混沌。
这是哪里?
我不是应该坠入轮回了吗?为何,会在这里?

“终于,终于拦到你了!”忽的,眼前亮了起来,一个人影向我扑来,紧紧地,紧紧地抱住了我。
“我再也、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他的声音是颤抖的,泄露了他慌张的心。
“对不起。”我微叹气,为了肩上的一片湿润。
让他担心了,这个总是帅气俊朗的笑着,任何事情都不放在眼里的人,为了我,又一次哭了。
在我的记忆中,他只哭过那寥寥可数的几次,而且,都是为了我。就连与那个人分别,他都没有掉一滴眼泪。

“你最好放手。”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是他。
我转过身子看着那个后来的人,那个世界上最美的人。
我轻声唤道:“未回。”
身后的他抱住了我。
“不归,你松开吧。”我淡淡的说:“没关系的,松开吧。”
“不要!我不同意!”不归像是想要把我揉到骨头中那样使劲抱着我,抱的我生疼。
“不归……”我又是一句淡淡的叹息,转瞬间便逃出了不归的怀抱,站在了两人的中间。

“遗梦……”
“遗梦!”
两个人同时唤我的名字。
左边的不归满脸惊异,不知我如何逃离他的掌控。
右边的未回则是一脸的担心,直直的看着我。

“就不能……在一起吗?”我问:“就不能,三个人在一起吗……”
不归未回呆愣。
两人沉默许久。
“不行!我不同意!我爱你!我不能允许别人把你抢走!”不归怒吼。
“我也不同意。我对你的爱是唯一的,不能和别人分享。”未回冷冷的说。
我却笑了。
他们都说爱我,可我知道,他们真正爱的都不是我。

我慢慢走向不归,牵起了他的手。不归先是一愣,便紧紧地攥住我的手。
我回首看着未回。那张总是没什么表情的脸现在只剩受伤。连那总是对我笑着的眸子中也只剩碎片。
我说:“未回,一年后,你来找我吧。”
手被攥得生疼,我却没有看不归的脸。
“好吗?未回。”我问。
“好,我回去接你。”未回回答。
他的眸子又笑了,真好。
我拉拉不归:“走吧。”
不归,未回,请允许我最后任性一次。

日月星空
第二章日月星空。
“这是哪里?”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扇巨大的门,只是一扇矗立在那里,四周什么都没有。
“这扇门是连通日月星空的媒介!除非是机缘巧合过去的,否则都要经过这扇门。这扇门可是我掌管的!”不归像是小孩子一样笑着。
“日月星空?”没听说过的地方。
“那是与地球平行的一个世界哦!很漂亮!咱们去那里吧!”不归拉着我的手。
我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里有着来不及掩饰的慌乱。
我轻轻点头:“走吧!”
走吧,我能给不归的只有这一年,所以,走吧。

.

这里是日月星空,一个很漂亮的世界。
这里有两个大国,日东,月西。
这里是日东和月西共有的一座城邦。
这里民风淳朴。
这里鸟语花香。
我喜欢这里。
但这里不是我的归处。

时光转瞬,匆匆的令我感叹。
每天每天,不归都带着我在集市上闲逛,他就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子,和他比起来,我沉静许多。
他说,他喜欢我的这份沉静。
我嘴角微挑,一笑而过。

我们住在一个小院里,院里种着一棵柳树。
那是不归特地移来的。
移树的时候,不归一直看着我,他的眼睛充满着执著。

在日月星空里传说,在柳树下睡觉,有缘的人便会梦到最想知道的事情。
但我从没梦见过未回。

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在晚上坐在巷口的小桥上发呆。
桥很矮很短。
但我仍然喜欢它。
因为,它让我想起了离去桥,还有离去桥上的孟。
以及,那让我知道一切的那碗血。
那碗孟婆汤。

每当我在桥上发呆的时候,不归就会站在我身边唱歌。
他的嗓音很沙哑,唱歌的时候很是醉人。

请与我
把酒临风共明月
人道一醉解千愁
孰能醉卧千年忘凡间
昏昏靡靡
任它酒香乱人眼
若相逢只是梦一场
宁愿**梦间
遗梦千年

遗梦千年?
何止遗梦千年?
我们三人的纠缠何止千年万年?

“你好。”一个温暖的声音响起。
我回首,看见的是一个胖胖的男人。
他穿着土黄色的衣服,有着土黄色的头发,还有一双温和的眼睛。
我笑了出来,因为他让我想起了我曾经养过的一只胖胖的兔子。憨憨的,可爱极了。
他愣了一下。
“怎么了?”我奇怪的问。
“你笑起来很美。”他说。纯粹的赞美。
他扭着胖胖的身子坐到我旁边。
“谢谢。”我答。为他的赞美。
相对无言。
只剩下我的脚在水里拨弄着的声音。
他呆呆的看着。

“你喜欢水吧?”我问他。
“是啊。”
“很喜欢吧。”
“很喜欢。”
“很喜欢很喜欢吧。”
“很喜欢很喜欢。”
又是沉默。

“我喜欢一个人。”他说。
“是吗。”
“但我不能说。”
“为什么。”
“我比他大很多。”
“这没关系。”
“他是一个令我心疼的人。”
“哦。”
“他的双亲是近亲结婚,所以他的力量不强。”
“这样啊。”
“他因为力量不强,所以有好几次坠入黑暗。”
“什么是坠入黑暗。”
“只有意识,但身体不能动。这是一种恢复力量的方法,但是很难受,很恐怖。”
“然后呢。”
“还有一种方法可以恢复力量。”
“什么方法。”
“交媾。”
“……”老套。
“每天一个男人,如果有力量强大的,就可以撑几天。”
“但你还是喜欢他。”
“他的过去我不在乎。”
“好人。”
“但是我觉得我陪不上他。”
“怎么说。”
“他实在是太漂亮了,比你还漂亮。”
“不用自卑,你也很帅。”
“我哪里帅!”
“哪里都帅。”
“……”
“……”
“谢谢。”
“没事。”为什么那么执著于皮相呢,只要有心就是好的。
“我居然和一个不认识的小孩子聊这些,让你困扰了吧。”
“没关系。”
“天色很晚了。”他站起了身子。
“你要走了。”
“嗯。我决定回去和他说。”
“你一定可以的。”
他笑了笑,他笑起来很可靠。
看起来和不归一样可靠。
“再见。”他说。
“再见。”可能再也见不到了吧。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他忽然问道。
低眉浅笑,我不答话。
“我叫春玉如。”他却道:“有麻烦去春风楼找我。”
笑容僵在我脸上。
为什么要告诉我呢。

我抱着双膝坐在桥上。
风吹着我的头发飘荡在空中。
有点冷了。
正当我这么想着的时候,便落入了一个熟悉炙热的怀抱。
“刚才和那胖子说什么呢,那么开心。”
“没什么。”我靠在不归怀里,享受着那温暖。
“总爱弄得这么神秘,不过,我就喜欢这么神秘的你。”不归握住我不听话的头发,轻笑道。
“还喜欢我什么呢?”我问。
“你的沉静,你的内秀,你的冷淡,你的神秘,你的头发,你的笑容……还有,你那柔软的身体。”他不正经的说着。
我闭上眼,淡淡一笑。
我不是很沉静,只不过比不归沉静。
我不是很内秀,只不过比不归内秀。
我不是很冷淡,只不过比不归冷淡。
我不是很神秘,只不过比不归神秘。
我的头发比不归软。
我的笑容比不归静。
我的身体,也不过是稍有韧性罢了。

所以,不归爱的不是我。
他爱的是那个人。
那个最沉静,最内秀,最神秘,最冷静,头发最软,笑容最静,身体最软的人。

“遗梦。”
我睁眼抬头,不远处站着一个世界上最美的人。
眼角上挑,我微笑。
“未回。”我唤。
他对我笑,笑得倾国倾城。
我从不归的臂中跳出,最后一次望着这世界上最帅的男人,最后一次吻了这个男人。
这个不属于我的男人。

我赤脚走向未回,坚硬的土地硌得我生疼。
我走到未回面前,仰首看着他。
他把我打横抱起,吻我的唇。
他的唇冰凉。
和不归炙热的唇完全相反。

“遗梦……你一定要走吗……”不归出声。
一年之期到了。我要走。
满耳都是不归撕心裂肺的哭声。绝望的哭声。
但是,我没有回头去看。

于是,我和未回离开了。
唯一带走的只是身上的一身衣服和怀里的一枝柳。
是从院子里的柳树上取下的。

在日月星空里,柳树不叫柳树。
因为这种树会让人做梦,所以它的名字叫做流梦。
流梦。
留梦。
不归移树的时候,他一直看着我。
他的眼睛在说——留下吧,遗梦。
我当时装作没有看见。
现在我却很想哭。
很想很想哭。

旷神世界
第三章旷神世界。

又是一座门。
极尽奢侈华丽之能事的大门。
“遗梦,你知道门的那便是哪里吗?”
“不知道。”我轻轻摇头。
“那]边是旷神世界,一个和地球平行的世界。”
一扇门,又是一个世界。


.

我和不归到了旷神世界。
我讨厌这里。
这里兵荒马乱。
这里崇拜强权。
这里人心险恶。
于是,不归带着我来到了山间。

我们住在一间小竹屋里。小屋很可爱,很温馨,这是我们的家。
我经常去林子里玩,找小兔子,小松鼠,以及一些可爱的小动物。
我还会把头埋在溪水里,看鱼儿在水下游泳。
我羡慕那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
我的头发泡在水里后变的很湿,未回从不骂我,他总是拿着布细心的给我擦头发。
每当他给我擦头发时候,他总是笑着告诉我,他喜欢快乐天真的我。
他的笑容,迷惑了我的眼。

山里有很多很多的树。密密麻麻的遮住了太阳。
松树,槐树,杨树,枫树,桑树,榆树。
说不过来的树。
但是,没有柳树。
未回告诉我,这个世界没有柳树。
于是,到这里的第一天我就把那条从日月星空带来的柳枝插在了门前。
我不是无心插柳。
未回看了后,什么都没说。


我过得很悠闲。看看天,嬉嬉水,吃吃饭,睡睡觉,和未回做做爱做的事情。
日子过得简单平淡。
我喜欢这样的生活。

我总是想起和不归在一起的那一年。
日子过得充实刺激。
我也喜欢那样的生活。
可是,我并不快乐。
因为我知道那一切并不属于我。

在这里,也是一样的。


春去秋来,花开花败,转眼,又是一年。
在这一年秋天,那几只经常和我玩的小松鼠离开了。

我当时哭了好久。
我用双手在柳树下挖一个坑,挖到指甲断裂,双手血肉模糊。
但是坑不够深,还是不够深,总是不够深。
我就那么挖啊挖啊,机械的挖着。
等到我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在未回的怀里。

未回说:“别挖了。”
他亲吻我血肉模糊的手指,亲吻我乱糟糟的头发,亲吻我被自己咬出血的唇。
冬天的风很冷。
他的亲吻比风更冷。
而他的怀抱比他的吻更冷。
在他的怀里我冷静下来,我需要冷静。
所以我喜欢这能让我冷静下来的怀抱。

就像我喜欢不归炙热的怀抱一样。

我抱着腿坐在一旁看着。
看着未回在门口的树下挖坑。
看着他把两只松鼠放在坑里。
看着他把土添上。
看着他叹口气。
然后他向我走过来,抱起我,亲我的脸颊。
他说:“别哭了。”
于是,我放声大哭。


.

在这一年的最后,山上的安宁被破坏了。
有军队从我们住的山里经过。
嗒嗒的马蹄声,嘈杂的行军声吵得我难受。
于是,我对未回说:“带我去世间看看吧,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未回惊讶的看着我。
我不是未回认为的那种天真活泼,不谙世事的小孩子。
我很想这么和未回说,但是我没说。


.

未回带我来到了一座边城,那里没有任何人。
除了死人。
散发着恶臭的街道,我讨厌。

然后,我们又到了一个地方,那是个军事要塞。
两军严阵以待,正要交战。
又要有人死了。
打打杀杀,有那么有意思吗?

忽得,在守城一方军队前出现了一个巨大人影,人影高过城楼,也不知是怎样形成。
两军发出哗然的声音。
因为,这个人影是一个男人。一个很美的男人。

“我有一个爱人。”那人说。
“我爱他很深很深,爱的自己不想自己。”那美人声音凄切,表情更是凄切。
真是可惜了那一张花容月貌的脸。
“别人说我爱的痴狂。我却笑别人不懂爱。”他摇摇头,摇散一头青丝。
现在,他的样子还真是凄美。
敌方军队有人叫嚷起来。
那人却不为所动。
“可是,他为了国家却死了。”美人幽然。
我叹口气。
总有那种痴人傻人蠢人呆人笨人因为失去爱人恋人所以变成疯人。
可悲,可叹,可怜,可笑,可气。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他的抱负还没有来得及施展,他还没有加官进爵,他说过他要和我在一起,为什么他就死了?!为什么,为什么?”他有些歇斯底里的叫着。
两国交战,有多少人才辈出,又有多少豪杰战死沙场?
他却看不开。
看不开,只能陷入得失中不可自拔。
活该。
活该。

正当我觉得他就要落下泪的时候,他却笑了起来。
笑得天下皆醉。
笑得战场上一下子安静下来。

“所以,”美人笑得妖娆:“你们就给他陪葬吧……”

然后,战场上就没有一个人了。

所有人的身体全都涨起来,然后爆裂碎成一片一片。
整个战场都是血。
整个战场都是人的悲鸣。
整个战场就是一出闹剧。


.

我们回到了林间的小屋。

我是被未回抱着回来的。因为我在看到那血腥的场景后就晕了过去。
连我都不禁嘲笑自己的懦弱。
未回给了我一颗珠子,白色的珠子。
和未回一样冰凉的珠子。
那是一颗神奇的珠子,可以治病,可以疗伤,可以抗疲。
未回说,这样他就不用总是担心我回受伤了。
——“毕竟,你太好动了。”

看着那颗圆滚滚的珠子,我想起了圆滚滚的春玉如。
日月星空里和我聊了很长时间,有着土黄色头发穿着土黄色衣服的胖男人。
那个让我想起了我曾经养过的一只胖兔子的男人。
若是没记错的话,兔子在日月星空是一个圣物,名字也不叫兔子,而是叫做“如玉”。
于是,我给这颗珠子取名叫作“如玉”。

春玉如,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为什么不让我当你的路人甲呢。
告诉了我你的名字,我就永远忘不了你。
我就永远忘不了你所在的日月星空。
我就永远忘不了日月星空里的不归。
那个我爱的,却不属于我的男人。

我不想再和日月星空有任何交集。
不想再和不归有任何交集。

就像在战场上看到的那个男人。
他只不过是我的一个过客。应该说,连过客都算不上。
他的悲伤即使再怎么感人,也不过是一个show。
看过既忘的show。
这样最好,没有任何牵连。不会让我想起任何事情。
离去的时候也不会惦记。

天庭
我回了地球。
独自一个人。

穿过厚厚的云层,便是那巍峨的宫门。门上有一大匾,匾上写着二字:天庭。
天庭。
我终于回来了。
这个我出生的地方。
这个我没有任何记忆的地方。
这个可以让一切都结束的地方。

我缓缓下落,脚下那冰冷的感觉让我全身泛起寒意。
“你来了。”一道略略熟悉的声音响起。
我抬头。那倚在门旁的少年让我不觉勾了勾嘴角。
也算是一个熟人了。

“孟,你来接我?”我笑笑,能看到一个熟人,还真是不错。
他点点头,露出唇边的酒窝。
心念一动,我已到孟的身边。
——用的,是不归的“炽烁”。
“怎么不在你的离去桥上好好呆着,来这里当我的导游?”我打趣。笑弯了眼。
孟却一愣,紧紧抱住了我:“遗梦,你不要笑,好不好?不要这样笑,好不好?”
我不知道怎样回答,只觉得腰都快被孟折断。

孟带着我到了我住的地方。
几乎望不见尽头的湖水,闪烁着七彩的光芒。
湖中有一棵大树,很高很壮很大的树。树叶也是七彩的。
孟告诉我,这湖水,只要一滴,便足以让一个人死亡。这树叶,只要一片,便足以让一人重生。
然后,他拉着我走向了那棵大树。那棵被称为圣树的大树。
——用的,是未回的“浮波”。

“孟,我想见玉皇大帝。”我告诉他。
孟却摇摇头:“他不想见你。”
“我想让他恢复不归和未回的记忆。”
“他不想要牺牲你。”
玉皇大帝啊玉皇大帝,我遗梦何德何能让你说出不想要牺牲我的话来?
我本就不存在于这个世上,为何,不给我一个了断呢?

然后孟便离开了,只留我一个人守着那棵大树,守着那一池湖水。
渴了,我便喝那湖水。饿了,我便吃那树叶。难受的时候,我便睡觉。高兴了,我便在树上唱歌。

[一加一,再加一,
三个人终在一起。
只拥抱,没空隙,
这是最远的距离。
越专情,越失去,
永恒不变的道理。
想逃避,再逃避,
可是答案太清晰。
三人的爱情,
只能够写成一种悲剧。
我有多爱你,
可是我对不起你。
……
对不起,
对不起你……]

“很好听的歌。”
我回头,看到的是笑意盈盈的孟。
我向他微微点了点头。
他坐到了我的身边。
我用树叶给他盛了些湖水,看他慢慢喝下。

我抱膝看着湖水,长发落在地上。
孟伸出手,把我的头发别在耳后。
我转过脸看他。他的手在我的脸上游走。
抚过我的颊,抚过我的眉,抚过我的鼻,抚上了我的唇。
然后,他探过身子,慢慢贴上我的唇。
我一动不动的让他吻着。感受着他那暴虐的吻。
他离开我的唇,眼睛有些许的湿润。
他眼神迷蒙的唤道:“未回……”
然后我就笑了,眼睛眯了起来,有些调皮的告诉他:“我不是未回。”
他又一次吻了上来,温柔的吻着。
这一次,我尝到了泪水的味道。
但是我仍然告诉他:“我不是不归。”
他抱着我嚎啕大哭,他一直喃喃的说:“对不起,不归。对不起,未回。对不起,遗梦……”

我问他:“孟,你能告诉我你的全名吗。”
孟却说:“你已经猜到,为何还要问我。”
我当然已经猜到。
毕竟,我有着不归的灵感,未回的睿智。
在他看到我使用不归的“炽烁”却不惊讶的时候。
在他使用未回的“浮波”的时候。
在他带我来这里的时候。
在他喝下湖水却没事的时候。
在他把我看成不归和未回并亲吻我的时候。
我早已知道他的全名。

又是一天。
我依旧在唱歌。
“他们来了。”孟告诉我。
来了?
我微微勾起嘴角。
“你仍然决定那么做吗?”孟拉住我。
我点点头:“你会帮我的,对不对?”
孟没有说话。
我从怀里掏出两个东西塞进了他的手里。
孟有些惊讶的看着我。
“帮我吧,我们先在都不算是活着。”我笑。
孟又看了看手里的东西。点了点头。

我塞给孟的两个东西,一个是柳叶,一个是如玉。

我远远的看着不归和未回。
他们周围全都是天兵天将。
他们两人背对背的御敌。
他们又变回了可以把后背托付给对方的人了。
忽然,他们拉住了对方的手。
白光和黑光迸发了出来。
白暗黑明。
合体技——白暗黑明。
周围的天兵全灭。
两个人惊讶的看着对方。像是没有想到为何会拥有这样的力量。

我笑着向他们走了过去。
“遗梦!”“遗梦……”
两个人冲过来紧紧地抱住了我。
他们哭了。
我也哭了。不管是真是假,至少,现在他们关心我。

孟也在哪个地方看着吧。

终于哭够了。
“遗梦,走吧。”未回说道。
“这里让我觉得难受。”不归一脸的厌恶:“一种讨厌的熟悉感。明明没有来过。赶快离开吧。”
我却看着他们:“我要和谁走?”
未回温柔的笑了笑:“找个地方,三个人在一起吧。”
我又一次紧紧抱住了他们。

这一次,我定住了他们。

孟走了过来。
我向他点点头:“快些吧。”
他有些不舍的看了我一眼。
我摇摇头:“只有我走了,他们才能回来。”
孟咬住了下唇。在地面上做出了一个法阵。
三元法阵。
失传的究极法阵。
逆天法阵。

我把不归和未回放在两角。他们瞪大眼睛看我,不知我要做什么。
我只是回他们一个微笑,慢慢走向另一个角落。
刚刚站定,便觉得有东西控制住了我的身体,使我动弹不得。想必不归和未回也是一样。
孟站到了法阵中间。
隐约间我听见孟念了咒语。
法阵启动了。
启动了就不能停下了。

我们脚下的法阵转了起来,带动着我们三个也转了起来。
孟在法阵中央依旧笔直的站着。
四周的景象看不到了,只感到我们这么一直转着。一只转着。
我感到身体里的什么东西被分开了。被抽离了。
我慢慢睁开不知什么时候闭上的眼睛。
我看到从我头顶窜出两道光。一道白光,一道黑光。
白光向着未回而去,慢慢融进了他的身体。他紧闭着双眼,很难受的样子。
黑光向着不归而去,慢慢包围住了他的身体,他攥着手,青筋绷起。
忍忍吧!忍过了,就好了。

我感到灵魂逐渐抽离,我感到力量渐渐消失,我感到身体慢慢消溶。
没有我的阻碍,他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真好。

不归,未回,你们一定要幸福哦。

爹爹,你们一定要幸福哦。

我爱你们哦。
你们也要相爱哦。

明明这么高兴的事情。
可是,我为什么想哭呢。


那个孩子死了。
那个可怜的孩子。
不归和未回的爱逼死了他。
那个叫做遗梦的孩子在不归和未回面前跳了崖。

每一世都是这样,他们的爱逼死了他。
然后他们自杀。
然后转世,遇上他,追他,逼他,逼死他,自杀。

不归和未回都说爱他,可是他们真正爱的,都不是他。

每一世都是这样。我已经受不了了。
当初的决定实在是错的离谱。
我要从头来过。

明明只是想要惩罚不归和未回,为什么总是牵连上这个孩子。这个无辜的孩子。
——虽然这个孩子和不归未回有着抹不尽的关系。

明明决定一定要惩罚不归和未回,为什么却“不小心”让他们得到时空之门的钥匙,让他们可以随时逃离这孽障?
——虽然,他们从未逃离。

错都在我,我不该这样。不该这样。
……还是放了他们吧。让他们自由的寻爱吧。


.

我站在离去桥上等他。
等那个叫作遗梦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