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世软饭 作者:风中蝴蝶【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4-14 作者:风中蝴蝶        重生       

文案

杜臻前世成年后靠吃女人的饭来养活自己,因为吃软饭而丢了x_ing命,重生后吸取教训,决定不再吃女人软饭,结果,却吃起男人的软饭来。

内容标签: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杜臻、章景新┃配角:刘永峰、堂伯母

第1章

太疼了,四肢给一寸寸折断,脸上刀口纵横,杜臻知道,玉树临风的自己,现在不过是堆血r_ou_模糊的r_ou_块。而那女人的金主却不肯自己一下死去,要慢慢折磨他方才可以消掉心中怒气。

疼痛实在是受不了了,杜臻大喊一声,一下子就坐了起来。

不错,四肢已经寸断的杜臻竟然能坐起来,身上不再血r_ou_模糊,竟然是干干净净的。杜臻举着完好的手发怔,这双手皮肤光滑白嫩,十指纤长,比女人的手都好看。杜臻记得自己给那女人的金主修理时,是在夜里,现在窗户却有阳光照进了。

杜臻打量周围,发现周围环境太熟悉了,竟然是自己十几岁时候的家。杜臻慌忙跳下床去,赤脚跑进卫生间,卫生间的洗手池上方的镜子出现一个方才16、7岁模样的杜臻。杜臻伸手摸摸镜子里的人,咧嘴一笑,镜中人也冲着杜臻咧嘴。

杜臻啪啪给自己几个巴掌,发现很疼,方才相信自己变小了,哦!不,是重生了。

哈哈!再没人要杀自己,手和脚不会给人折断,自己的脸依然俊秀如玉,骗死人不偿命!哦,不对,只能说骗死女人不偿命,碰到男人一样会送命!哎,其实是女人也不好骗了,一般有钱的女人背后都有个大款金主的,惹怒了金主,小命一样玩完,瞧,杜臻现在就重生回到16岁了。

确定自己已经重回少年的杜臻,开始打量起自己的家来。杜臻的母亲早在杜臻8岁就喝了农药自杀,和杜臻相依为命的是杜臻那脾气暴躁的猪r_ou_贩子老爸。杜臻对自己老爸实无感情,小时候看多了自己母亲给父亲打骂,母亲忍受不了,给自己灌了整一瓶敌敌畏,解脱了痛苦,扔下了刚刚懂事的小杜臻。

杜臻对母亲充满感情,母亲的自杀,让杜臻对父亲如敌人,而脾气不好的杜爸,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去修复和独子的感情,他惯向用拳头说话,结果,儿子对父亲越来越恨,父子两如斗牛一样,在一起生活了8年。

杜父曾想过重组家庭,可每次找对象都让杜臻给毁了,杜臻只要父亲去相亲,必去相亲地点哭自己母亲,杜父的相亲对象只要一听杜父的前妻,是受不了杜父家暴自杀而死,谁还敢去嫁给杜父?

几次后,杜父也歇了重娶的心思,就守着和自己闹别扭的儿子过日子。

杜臻从没对自己的行为有过后悔,他觉得这是父亲欠自己母亲的,必须拿一辈子来还。

杜臻看墙壁上的挂历,是1997年的,外面太阳还挂在东边,看时间是早上,而自己穿着短裤背心还有点热,那么现在应该是夏天。

杜臻觉得自己身上一股汗味,那时家里条件好像不怎么样,家里没有装空调,只有电风散对着吹,杜臻家乡的夏天相当炎热,中午最高温基本在34度以上。

杜臻前世虽然是靠女人混饭吃,可他混得相当不错,靠女人积累的身家不菲,可以说一直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重生到16岁,一身黏糊糊就相当受不了,马上去卫生间冲了把澡,家里洗澡用的是太阳能,杜臻洗完又给大阳能放满了水。把换了的衣服和父亲换下的都拿肥皂粉泡了下,在水里搓了几下就用水清干净,晾到院子衣架上。

收拾停当,杜臻想找点早饭充饥,到厨房一看,冷锅冷灶的,方才想起杜父和自己从不在家吃早饭,都在外面买了吃。

杜父每天早上4、5点就爬起去进猪r_ou_,然后再赶到菜市场去卖,一般要卖完后到中午才会回家。现在李父已经在菜场卖r_ou_了,而自己中午的饭得到隔壁堂伯家解决。

看着台上杜父留着的早饭钱,杜臻不想去外面买吃的,他打开电视,想看看今天是几号。电视上有香港回归倒计时,杜臻一看,原来今天是6月29号啊,离回归还有两天。

杜臻死盯着倒计时的时间,跳了起来,他想起来了,自己父亲就是香港回归前两天,骑着三轮车在去拿猪r_ou_的路上给一辆卡车撞死的,因为撞死的时候时间很早,天都没亮,卡车逃逸,自己父亲是给过路人发现才报的警,交警到时,杜父身体都冷了。因为杜父身上没有身份证明,交警把杜父的尸体送到医院后,一直到中午才和杜臻联络上。

杜臻虽然和父亲没有感情,可毕竟杜父是自己父亲,自己的重生竟然是在父亲的忌日,杜臻不由诅咒起老天来,你为什么就不能让他早一天重生呢,哪怕早个半天也可以啊,自己父亲那场车祸就可以避免!

第2章

杜臻跑到门口就止了歩,现在自己出去能干什么?去医院看父亲的尸体吗?人们会问自己在家是如何知道父亲出事,自己怎么回答?

杜臻慢慢回到房间,当年交警通知了杜臻后,16岁的杜臻很是茫然,才读完初二,和父亲感情不深,也不是非常伤心,一切后事都是自己的小叔叔张罗着,杜臻父亲兄弟共三人,杜臻父亲排第二,大伯在外地,小叔叔家就在杜臻家200多米外,杜臻还有个n_ain_ai是和小叔一起过的。当初办完丧事,杜臻家底在众亲戚面前一清点,竟然只有区区一万多元。而杜臻的父亲车祸,因为撞他的司机逃逸,一直没有抓到肇事者,赔偿也落了空。

杜臻后来是依靠小叔生活,房子因为杜臻念书要钱,在杜臻高二时就卖掉了,卖给了小叔的一个内弟。2000年杜臻家乡这个中等城市的房价不高,虽然杜臻长大后也知道自己家房子是贱卖的,可毕竟那时房价就那样样,杜臻看在小叔照顾了自己三年,并没有去埋怨他。

杜臻长大后一直对自己父亲只有区区一万多存款很是怀疑,杜父卖猪r_ou_将近十年,杜家本来是城边蔬菜大队的农民,后来由于经济发展,城市扩张,蔬菜地都给征用,而菜农的房子都动迁掉,在城边郊区划出一块块基地,让菜农自行建造房子。几年后,那地方成了城中村,城中村最主要的特征就是出租房子。菜农自己建造的房子都是统一规定的二层半高,二间到三间的地基。菜农们一般都把那半层砌高点,一样可以出租赚钱。

杜臻家的房子宅地是杜臻父亲送了好十几条香烟才批到的,是菜农中批到的最好的一座宅地。门前有块很大的空地方,围起来成了个院子,院子外就是条道路,2001年,这条道将扩建成城市主要街道,而街道两旁的房子都改成了商店。杜臻家的房子卖给小叔的内弟后,小叔内弟把靠路边的院子盖成三间房子,用来出租。光靠三间房子的租金就不需要去工作。

杜臻家的建的是二层半的三间楼房,造房子的钱用土地补偿款造的,造好后也没有装修,杜父说要等儿子讨老婆再一次x_ing搞好。杜臻不明白,那时造新房子都没把补偿款花光,怎么父亲死后家里就只有1万多呢?按杜臻n_ain_ai的说法是钱给二儿子赌博赌掉了,杜臻也只能相信那种说法,毕竟家里放钱的柜子是亲戚都在场时才打开的,钥匙也是小叔从交警那里领来的。

杜臻上楼到父亲房间看了看自家黑漆漆的大木箱,据说这个箱子是母亲唯一的陪嫁。上面有一把大铁锁锁着,杜臻曾无数次看到父亲往柜子里放钱。杜臻想,就是只有一万多元,也自己拿着才好,两世为人,杜臻不愿再去依靠别人,以后自己就把房子出租,换取生活费,把今年初三读完,就想办法赚钱。杜臻不相信,多了十几年的先知,还会混不好,当然,他这世是不准备再去吃女人饭了,有一次重生机会,不会再有第二次吧?再走老路去送命,杜臻没那么傻。

既然要把钱拿到自己手中,杜臻就准备把锁砸了。大铁锁很牢,非得用铁榔头什么才可以砸开,楼上没有家伙,杜臻就去楼下找,当杜臻眼睛扫过靠墙壁的八仙桌时,发现桌上有一串钥匙,这钥匙原来一直挂在杜父腰间的,杜父向来不离身,难道重生一次,杜父这次竟然忘记带走了吗?

有钥匙好啊,省得砸锁把锁砸坏。

杜臻拿着钥匙去了楼上,打开了柜子,柜子里有本红本本,杜臻拿起翻开一看,是母亲和父亲的结婚证,照片上杜臻父母分外年青幼稚,杜臻母亲非常漂亮,杜臻用手指摸着照片上母亲微笑的脸,泪水流了出来,除了这张结婚照和身份证上的照片,杜臻的母亲再无照相,杜母的遗照用的都是身份证上的,哪像这一张结婚证上的,笑得很甜美。

在结婚证旁,杜臻看到一个存折本,这是杜臻前世没看到过的,翻开存折,上面杜父每年都会存一笔钱上去,而存折上的名字是他儿子杜臻,到去年年底,杜父一共存了15万。

杜臻看着存折,整个人在发抖,一方面是气愤,一方面是感动。

他对自己小叔气愤,前世钥匙应该和今天一样,给自己父亲忘在家中了,而小叔竟然声称是从交警那里拿到的,为什么说谎,这份存折就是他说谎的原因!

难怪n_ain_ai死前直抓着自己手喊:“小毛,我对不起你,我无脸去见你爸爸。”‘小毛’是杜臻的r-u名。当时在旁的小婶婶还说n_ain_ai是病糊涂了,对谁都喊对不起。正真原因应该是她帮着小儿子吞了孙子的钱,临死良心发现,对孙子忏悔了。

杜臻冷笑,血缘之亲就是这么亲啊!

杜臻另一方面对杜父开始内疚,一直以为自己父亲只知道打自己,可实际上他也是深爱自己,赚的钱都为儿子准备,准备着给儿子成家立业,他自己生活一直简朴,除了打打麻将,杜父没有别的爱好。像杜父这样三、四十岁的男人,有钱有房子,难道就真找不到人结婚了吗?不过是儿子激烈反对,也不想儿子吃亏才没有去再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