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古代搞建设 作者:风中蝴蝶(一)【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4-15 作者:风中蝴蝶        种田文        穿越时空       

文案

这是个绑匪和人质意外同时穿越到架空古代搞基的故事,

嗯,请大家不要误解,这个基是基础建设的基,他们是穿到古代去搞基(础建设)!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郑钰铭、楚朝辉 ┃ 配角:霍思中、霍思华、卫青、吴大

第1章

2013年的正月初六上午八点多,苏州的天空是阴沉沉的,郑钰铭开着他的2012新款大切诺基越野车从一幢别墅驶出,开到一家大型超市时,郑钰铭让越野车拐进了超市地下停车场,他今天的目的地不是这里,而是离苏州一百多公里远的农村,那里有郑家承包十几年的花木基地,基地离最近的城市要一个小时车程,郑钰铭每年大部分时间都呆那里,他不想为添加生活用品专门开一个小时的车去选购,准备在苏州超市多购买点日常用品带去备用。

郑钰铭今年二十八岁,五年前大学毕业,在大学修的是机械设计制造专业,不过郑钰铭毕业后找工作投了简历没来得及去面试,就因为家中变故,没能成为大都市的白领,而是去了离家一百多公里的农村,成为一名花木种植大户。

郑钰铭弃白领成花农,全是因为郑父在儿子毕业后,心脏病发作,到医院做了心脏搭桥手术,手术后的郑父虚弱的身体不能胜任去管理一百多公里外的花木基地,郑家的花木承包地面临没人去经营的境地。

郑父经营那个花木基地已经十年,收益不错,郑家因此跻身千万中产阶级,这千万家产不是以银行存款来算的,而是以基地上种植的花木价值来计算,郑家在那时如果把花木基地转让,基地上的花木就得贱卖,那样的话,郑家就得损失几百万。

郑钰铭觉得,自己在城市里做白领,不知道多少年才可以赚到几百万,既然给别人打工不知道多久才能赚到这么多钱,还不如自己直接去接父亲的班,把自家的花木基地继续经营下去。郑钰铭如此打算后,也没有跟自己在学校的女友商议,就直接包袱款款离开大都市,去了百公里外的农村。

郑钰铭还在大学没有毕业的女友得知这事后,一是生气男友的不声不响径自决定,二是不喜欢农村生活,感觉郑钰铭到了花木基地,一天到晚和泥草木打交道,实在算不上多么体面的工作,在去花木基地探望看到男友穿着沾满泥的工作服,像环卫工人一样在修剪花枝、树枝后,没有停留就返回学校,返回后就给郑钰铭打去了分手电话。

那时的郑钰铭刚到自家花木基地,一要学习花木手艺,二要管理基地杂物,天天安排基地工人修整花木,应付花木销售业务,忙得没有时间伤感失恋,等郑钰铭对花木基地熟悉上手后,那段象牙塔恋情也不放在心上了。

郑钰铭老家就在那花木基地附近,郑钰铭小时候是被农村的爷爷奶奶带大,对农村亲切而有好感,因为经常跟着爷爷上地头,郑钰铭对土地有种奇异的好感,他觉得,黑幽幽的土地是神奇的,是魔幻的,一种颜色能生长出万紫千红,各种各样的植物,是大自然最奇妙的存在。因为对土地有种由衷的热爱,郑钰铭在花木基地待得很开心。

郑钰铭经营花木五年,现在不但已经掌握了花木种植和养护技术,还扩大了自家花木销售,把花木资产从五年前的千万,经营到如今近亿,两年前在苏州为父母买了套千万别墅,去年自己又花了七八十万换了辆大切诺基越野车。

经济富裕了,可是终身问题却没有解决,刚开始还可以说年纪小,先创事业,婚姻问题等等再说,去年郑钰铭二十七岁,郑母看到亲戚朋友的孩子都在这个年龄以前结婚生子后,不淡定了,等儿子回苏市过春节,就安排儿子到处相亲。

说句实在话,郑钰铭如果不套上工作服到花木地指挥工人工作,穿上会见花木客户的那套行头,整个人看上去就是高富帅,这样的好条件,争相给郑钰铭介绍对象的亲友争先恐后,以至于郑钰铭在苏州过了七天春假,赶了十场相亲,相亲对象看得郑钰铭眼花缭乱,初五晚上,郑钰铭又连赶两场相亲宴,把相亲对象送回家后,拖着疲惫身子返回父母别墅的郑钰铭发誓,明天要早早离开苏州,返回自己的世外桃源。

初七下午有位花木商要去郑家花木基地谈生意,郑钰铭以此为借口,说服父母让他初六上午返回花木基地。

郑母虽然不舍儿子离开,可是自家的花木基地是郑家的根本,心有万般不舍,也只得为儿子张罗去基地的生活用品,后备箱被郑母塞得满满,那里面最主要是各种年货,后座也被郑母放满衣物,这些衣物都是郑母在年前帮儿子买的。

郑母塞到儿子车上的东西虽然很多,但郑钰铭还是缺少许多生活用品,年底回苏州时,花木基地的牙刷、牙膏和洗发剂将要告罄,基地附近的乡镇上没有郑钰铭习惯使用的那种牌子的生活用品,大切诺基越野车开到一家大型超市时,郑钰铭便拐了进去。

超市地下停车场的车很多,郑钰铭瞄到角落有个空车位,连忙打方向盘转了过去停好,车子熄火拉了手闸后,郑钰铭打开车门,鼻子嗅到空气中有淡淡的血腥味,他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地上周围没什么异样,郑钰铭心想,大概是谁家的车窗没有关好,买的生肉味道飘了出来。

郑钰铭只拎着车钥匙,空着双手就从车上下来,下了车,他径自走向停车场的电梯,他的大切诺基灭车后,车在一定时间内会自动落锁,郑钰铭已经习惯不用车钥匙遥控锁车,只等大切诺基自动落锁,郑钰铭走到电梯前按上行箭时,身后也传来大切诺基的落锁声。

正月初六的超市人群涌动,有些是购买礼品拜年的,有些是准备买食材招待客人的,郑钰铭推着购物车四处寻找自己需要的物品,很多东西保质期长和没有保质期的物品,被郑钰铭大把大把扔车里,转到卖农产品的地方,郑钰铭觉得这里没他需要的东西,便推着购物车准备离开,准备离开时,一位站在玉米堆前的老太太,不小心把这堆玉米挥到了地上,玉米正好掉在郑钰铭购物车前,郑钰铭停下车,蹲下身和老太太一起把玉米捡到货柜上。

“这种玉米也拿出来卖啊,都可以做种了!”老太太边捡玉米边嘀咕。

郑钰铭瞧了瞧手中捡的玉米,果然,玉米棒上的玉米黄橙橙的,是很老的那种,不是嫩玉米。

“哎呀,这位大娘,这个玉米是降价处理的,老是老了点,可价钱便宜很多啊。”旁边的超市导购员见这里出了状况,连忙也跑过来捡地上散落的黄玉米。

“再便宜也不是嫩玉米吧?这种老玉米,煮了吃可不怎么好吃。”郑钰铭指着价位牌提意见。

“嘻嘻,不好吃不是可以做种吗?反正买回去也有用处不是?现在买一根,明年变一筐嘛。”这位导购员看着手中的老玉米也乐了,竟和郑钰铭开起玩笑。

郑钰铭购物车里东西很多,但他记得自己绝对没有往购物车里扔过老玉米,当收银员拿过一袋称过重量的玉米刷磁时,郑钰铭愣了愣,难道他真要带一袋玉米回花木基地去种出几筐来么?

“那玉米不是我的。”郑钰铭对着收银员说明。

“一共是九百七十八。”收银员面无表情。

“那玉米我不要。”郑钰铭再次申明。

“九百七十八。”依然是面无表情。

收银员面无表情,站在郑钰铭背后的顾客不满了,他们等着结账呢,纷纷出口催促郑钰铭快点付钱离开。

“…”郑钰铭一脸无奈掏出银行卡给收银员,显然收银员怕麻烦,不肯退货,反正一袋玉米也不值几个钱,买就买了吧,也许木头会喜欢吃老玉米。木头是郑钰铭养在花木基地的看门狼狗。

郑钰铭一掏出银行卡,收银员不再木木无表情,她快速刷完卡,还对郑钰铭挤了个笑容,那笑容把郑钰铭后背渗得起了鸡皮疙瘩,这收银员快成机械人了,见顾客先说你好,然后刷磁,刷完收银,收完挤个笑脸丢开,面对下位顾客再次重复程序。

郑钰铭刷卡结账时郁闷了下,推车乘电梯又郁闷了下,他的肩膀被从电梯里冲出来的一位壮汉撞了一下,脚跟又被壮汉后的同伙踩了一下,郑钰铭还没来得及和这两人评理,这两个满身煞气的男子就走远了。

“什么人?赶着投胎吗?”郑钰铭朝着走远的那两名男子淬了一口,瘸着脚进了电梯,他觉得,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没看今天属牛的是不是不宜出门,郑钰铭是85年生,生肖正是属牛。

停车场里的车依然满满,不过让郑钰铭奇怪的是,有好几个大汉在停车场走来走去,仿佛在寻找什么,那几个人看到郑钰铭推着购物车过来,盯了几眼就不再注意。

郑钰铭直觉这停车场有古怪,心里想着快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开了驾驶室的车门,把一部分购物袋扔到副驾驶座上,剩下的直接从驾驶位上扔到后座。购物车里东西拎清,郑钰铭便火速发动越野车,快速驶离了这个超市地下停车场,朝着郊区高速口驶去。

郑钰铭的车离开超市地下停车场后,过了大概十几分钟,一直在停车场寻找什么的大汉,走到郑钰铭越野车停放的地方,发现那车位上有两块不显眼的血迹。

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