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听说您弯了?[重生]+番外作者:沙舟踏翠【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4-15 作者:沙舟踏翠        重生        情有独钟        种田文       

文案

  全京城都知道段弘璟睚眦必报;

  全京城都知道段弘璟野心勃勃;

  全京城都知道段弘璟有个从不离身的破相侍卫;

  全京城……

  等等,段弘璟跟男人成亲了?

  还是那个破相侍卫?

  还跑去种田开酒楼?

  卧槽,这画风不对!

  段弘璟带着记忆重生回来。

  这一次,他就想带着他家侍卫安安分分种田养娃过日子。

  呔!哪来这么多看热闹的闲杂人等!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种田文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段弘璟,牛大山 ┃ 配角:段弘珏、段弘瑜、安管家等 ┃ 其它:重生、心狠手辣受、忠犬攻

  作品简评

  飞扬跋扈的段弘璟重生回来。带着记忆的他,势必要扭转上一辈子的痛苦结局。不再执着权势,利用记忆,带着自己的忠犬黑芯侍卫,帮助爱护自己的二哥夺得圣心,除去上辈子害死自己一家三口的敌人,救灾生娃过日子,种田经商开酒楼,体会上辈子忽略的亲情友情,让人生不再遗憾。这是一篇重生纨绔皇子与忠犬侍卫谈情说爱、生娃养娃的小甜文。文笔流畅自然,细节刻画到位,伏笔不断,开篇就点出皇子异于常人的身体,以此把自己拉出权势斗争的漩涡,再一步步展开,把忠犬侍卫推至人前,慢慢获得旁人的认可,俩人共同成长,携手进步,加上萌娃出没,读下来既温馨,又让人会心一笑。

第001章

  “父皇。”行罢礼,段弘璟站起来,“听说您跟母妃正在给我相看人家?”

  建宁帝段昭烨随意应了一声,低着头继续批阅奏折:“怎么,回宫一趟就是为了问这事?”

  “嗯。”段弘璟直接承认,“不管是谁,都推了吧。”

  段昭烨一顿,抬眼看向下面懒懒散散站着的段弘瑾:“什么意思?”

  段弘璟耸耸肩:“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呗。”

  放下手中朱笔,段昭烨站起来,走下案台,径自走到一边的太师椅落座。

  “坐。”接过贴身太监李达给他端上来的温度恰好的茶盏,“说说看,是不是看上哪家的姑娘了?”

  段弘璟施施然走过来,一屁股坐下:“没有。”

  “你知道你母妃相看了谁?不喜欢?”

  “没有。”

  段昭烨奇怪:“那好端端的,推掉干嘛?”他品了口茶,“你母妃可是刚看上了翰林院掌院陈典家小闺女。听说这姑娘x_ing子沉稳端庄,正好可以治治你这x_ing子。你这转头就过来说推掉?小心你母妃揍你。”

  段弘瑾翻了个白眼:“我就知道!”

  幸而来得及时。

  上辈子,这翰林院掌院陈典家小闺女最后确实是跟他成亲,虽说一直被他扔在后院独守空闺什么的,但……

  他转头看向李达,敲敲桌面:“李公公,爷的茶呢?”

  刚从小太监手里接过茶盏的李达忙不迭走快两步,赔笑递上来:“五爷,给。”

  段弘瑾一口都没喝,随手就给搁在茶几上。

  段昭烨伸手往他脑袋敲了一下,没好气道:“在朕这儿装什么爷!”

  段弘瑾捂着脑袋哎哟一声:“我可是您儿子,怎么就不是爷了?”

  何况还是对着李达这等卖主奴才。

  哼,不提也罢。

  “我说陈家的婚事,赶紧给我推了啊!我可不娶陈家闺女——不对不对,管他陈家李家张家王家,一个都不要!”

  段昭烨眯眼:“你小子又在玩什么把戏?”

  “反正推了就得了。”段弘瑾从茶几上的点心碟子里挑了块蜜饯扔进嘴里,口齿不清地说着。

  “没个好理由,这亲事,按你母妃的个x_ing,估计还真是没几天就能谈定了。”段昭烨微笑,“你母妃是打算年内就让你成亲的。”

  坐直身体,段弘瑾诧异极了:“这么快?不是才刚刚看中吗?”

  印象中可是明年才会敲定啊。

  “按照你母亲那雷厉风行的x_ing子,再怎么快也不奇怪。更何况,她都相看好久了。再拖下去,你都要20了。”段昭烨摇头,“瞧你,这个不满意,那个不喜欢的,你四哥比你才大多少啊,孩子都好几个了。”

  段弘瑾撇撇嘴:“不喜欢就不喜欢,难道娶回来当摆设吗?”

  “这理由你都用了两年,不管用了!”段昭烨摇摇头。

  段弘瑾皱眉,眼神往外一扫,那熟悉的身影稳重如山。

  他想了想,直直望向段昭烨:“父皇,我不想娶,是因为我——”他顿了顿,“断袖。”

  “噗——咳咳咳。”

  段昭烨呛得不轻。

  站在边上的李达紧张地凑过来给他顺气。

  段昭烨缓过来后一把推开他:“你说的什么混账话?翻天了是吧?敢开这种玩笑!”

  房内站着的几位侍女太监闻言,原本就低垂着的头更是快要埋进胸口。

  段弘瑾耸耸肩:“爱信不信。反正别叫我成亲就对了。”

  段昭烨眯眼:“你是不是对这翰林院掌院的岳家不满意?”

  上辈子他确实不满意。

  这辈子嘛……

  他无所谓地点头:“对,不满意。就算给我找三公家的女儿,我该不满意还是不满意。”

  段昭烨沉下脸,朝着李达等太监侍女挥挥手:“出去。”

  众人垂着头蹲了一礼,快步倒退出去,最后面的李达顺手把房门掩上。

  段昭烨一拍桌子:“胡闹。这是你不娶妻生子的理由吗?喜欢……就自己私下养去,瞎嚷嚷什么?堂堂皇子断袖,传出去怕不是要笑掉天下人的大牙!”

  段弘瑾黑线。

  这意思是说,私下养些男宠什么的,他不管?

  这般宠溺,果然是往纨绔子弟方向养的。

  亏他上辈子瞎了眼地以为……

  “父皇,估计不成。”他不怀好意地笑了,“不如,让我们先看看太医?”

  段昭烨被他这突然拐弯的话题整得茫然了一瞬:“为何要看太医?”

  “叫了就知道了。”段弘瑾转头扬声喊道,“李公公。”

  “诶,小的在。”门外传来恭敬应声。

  “去找太医院的右院判张正过来。”

  李达应诺。

  段昭烨疑惑:“怎么叫他过来?他精通的是小儿妇科,跟你有什么关系?”

  “一会您就知道了。”

  他当然知道。

  上辈子可不就是因为在母妃宫里遇上他才知道很多事的吗?

  段弘瑾懒洋洋靠在椅背上,眼底神色晦涩莫名。

  为了掩饰,他随手从茶几上拈起一块糕点塞进嘴里。

  御书房的糕点大小都是恰恰好一小口,省的皇上大臣们在用的时候掉碎屑弄脏奏折。更重要的是,还挺好吃的。

  他又拈了一块扔嘴里。

  “别扯开话题。”段昭烨皱眉问他,“好端端,你怎么突然就……”断袖了呢?

  “谁说突然的?”段弘瑾咽下糕点,端起茶盏灌了一口,“你们没发现吗?我至今可是没碰过一个女人!”

  段昭烨大惊:“那、那教习宫女……”

  段弘瑾嗤笑一声,意思不言而喻。

  段昭烨不知想到什么,大惊失色地望向他下身,“难道你……?”

  段弘瑾眨眨眼,待反应过来——

  “呸呸!父皇您想到哪儿去了!”

  见他否认,段昭烨才舒了口气:“那就无妨,待你成亲生儿育女后,总会收心的。”

  段弘瑾只是望着他笑而不语。

  他顿时醒悟过来,恼怒道:“你今日前来告诉朕你不成亲,就是想一条道走到黑?”

  “当然。”段弘瑾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放屁!”段昭烨站起来,指着他,“好好的皇子,学什么不好尽学些歪门邪道?啊?是不是哪些小人引着你沉迷这些了?还是看中了谁想强迫别人?”

  “谁敢?又不是不要命了。我也没看中谁。”段弘瑾往椅背上一靠,懒洋洋道,“我这是天生的,对女人硬不起来。”

  假的。

  他就是被勾引的。

  他就是看中了人了。

  当然,他也不可能说出来。

  段昭烨被噎得不轻,指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

  一甩袖,他背着手开始在厅中转起圈。

  一时间,室内就听见段昭烨脚下靴子的磕碰声,和段弘瑾慢条斯理吃糕点的动静。

  “吃吃吃!这都什么时候了,光顾着吃!”段昭烨停下脚步,怒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