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克记事/掰弯舒克计划/穿越之后来居上 作者:漆灯墨雨【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4-15 作者:漆灯墨雨        甜文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文案:

高三的舒克到武汉学播音,并借住在父亲朋友家。

父亲朋友的儿子又高又帅又有型,就是有些变态。

趁着夜黑人静时强吻他不说,还常常动手动脚言语调戏。

从此,与这个衣冠禽兽变态少爷做艰苦斗争的日子就这样开始了。

若问是什么时候动了真心,舒克自己也不知道……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舒克,柳邵 ┃ 配角:邹凯,冯纪妍,阮洋 ┃ 其它:校园,同居,掰弯直男,1V1,HE

  上卷

第1章 初遇(改后)

  八月,武汉街头,这座一向有火炉之称的城市果不负它的盛名,配合着前几天的那场大暴雨,空气潮s-hi又闷热,活像一个巨大的蒸笼一般。

  路边的行道树下站着一个等车的少年,白T恤和牛仔裤的搭配十分简单。他背上的背包看着便不轻,手里还拉着一个至少有28寸的拉杆箱,已经等了好大一会儿,额头上出了一层薄汗。细细看来,少年长得竟还不错:略有些婴儿肥的脸蛋白白嫩嫩,鼻梁不高却胜在小巧,紧紧抿着的嘴唇显得单薄,最吸引人的是那双乌黑水亮的大眼睛。

  终于,一辆出租进入视野,少年遇见救星似的挥手拦车。使了大劲儿才把行李箱塞进后备箱,终于坐进有空调的车里的少年重重叹了一口气。

  “小哥,哪儿去?”出租车师傅问道。

  少年掏出口袋里一张不知道折了几次的纸,费了老大劲才看出父亲龙飞凤舞的字迹,说:“洪山,锦城一号。”

  “呦,小哥有钱人呐!坐好喽,四十分钟到。”

  少年名叫程舒克,他活了十七年,从来没觉得哪一刻的心情比现在还要差。末考成绩已经出来了,虽然不至于垫底,但实在称不上好。自己心里过不去不说,老妈得知更是大发雷霆。

  舒克平时的成绩应该还算是中上水准,真到了考试的关头却比之平时还不如,竟然在一共就52个人的班里,考出了个39名。在父母均是名校毕业的大学生,且母亲还是教师的家庭里,程舒克的悲惨遭遇可想而知。

  已经是高三了,补习班也报了家教也请了,成绩还是没什么起色。程父程母心急火燎,最终想让舒克走一条捷径,学艺术方向的播音主持。走传媒不像其他音乐美术类的艺术生,占用上课时间很少,周末上课平日联系,一个学期也就足够了。由于武汉的艺术培训班比孝感多一些也更专业一些,父母决定把他送往武汉读高三上半学期,寄住在程父朋友家。

  程父年轻时也是个上进的小伙子,不负众望的考入大学。那时候的大学生可不像现在这样遍地开花,珍贵的紧,更何况是武大这样的名牌大学了。虽说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但毕竟还有很多同学朋友在,人脉甚广,几个电话,便把舒克的学校搞定了。武汉市成森一中,实在是个好学校。程舒克学籍还留在本地,人却已经可以在一中就读了。

  程舒克是独自离家去武汉,父母也忙,都没去送。临走前程父已先给朋友打了电话,无非是舒克在那里不听话了随意管教之类的。这是舒克第一次出远门,心里也是忐忑。他x_ing子本就内向,生怕和人家相处不好,更担心那种寄人篱下却无力改变的挫败感。

  走进小区,才知道司机师傅所谓的“小哥有钱人呐”是什么意思。欧式洋房、联排别墅、喷泉雕像、亭台楼阁,还蜿蜒着一条小河,住了多年家属区的程舒克傻了眼,爸爸什么时候有这么有钱的朋友了?

  一方面小区奇大、弯弯绕绕,第一次来的人很难快速找到准确位置;一方面舒克胆小怕人,不好意思上门打扰,故而走走停停,足有将近一个小时才找到“B区17”号。

  舒克鼓起勇气按响了门铃,很快门便打开,女主人看起来很年轻的样子。“这就是舒克吧,快进来快进来。”女主人热情地迎接到。

  “以后在这里就像自己家一样啊,有什么缺的就和阿姨说,知道吗。”她从鞋柜里给舒克拿了拖鞋,说道:“用的都准备好了,都是新的,有什么不习惯的就说。”舒克没想到对方这么热情,连忙满嘴的谢谢阿姨,这才进了门。

  家里很热闹,家庭成员都在。舒克起初是有些拘谨的,渐渐感觉这家人还不错,聊着聊着便放松下来。

  这家姓柳,舒克爸爸的朋友名为柳民,是程父程母以前的同学,上学时关系就不错,毕业了也一直有往来。女主人名叫李季华,三四十多岁却保养有方,生有一儿一女。大女儿柳樱是美术专业大一新生,成绩一般,x_ing格却活泼,是让人很愿意接近的类型。二儿子名叫柳邵,长得高高帅帅的,站在那儿足比舒克高了半个头,让舒克尴尬不已。

  柳民和李季华的带领下,程舒克一边参观了柳家的别墅,一边回答了几个常例如“家里现在怎么样”、“父母工作忙不忙”这样的问题。事毕,柳民去楼上的书房办公,李季华在厨房准备晚餐,程舒克坐在沙发上,很快便和x_ing格活络的姐姐柳樱聊到一起去。而柳邵却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的一边,时不时那张俊脸转向舒克看一眼,然后又若无其事地转过去,弄得舒克莫名其妙。

  打电话向父母报了平安后便是晚餐了,李季华的手艺很好,因为舒克的到来专门做了满满一大桌子菜,让他大饱口福。

  饭桌上从柳樱的口中舒克得知原来这柳邵竟然和自己同级,而且还是一中年级排名靠前的高材生。舒克不禁在心里感叹,这个柳邵不仅学习好、长得帅,家世还好,妈妈还是厨神!简直各种羡慕嫉妒恨!

  柳家的别墅是半入地式,共分三层,分别是负一层、一层、和二层。负一层是酒窖、小客厅和家庭影院,一层是客厅、厨房、餐厅和两间卧室,二层是两间卧室和半露天小花园。房子自然是足够大了,可无奈家里人多,一楼的一间卧室又被改成了柳民的办公室,于是一楼的那一间是柳民和李季华的主卧,二楼柳樱和柳邵一人一间。柳樱是女孩子自然自己独睡,舒克只能和柳邵挤一间。

  舒克是独生子女,自小一个人睡习惯了,冷不丁地让他和别人同睡,他还真有点而不习惯。更让人担心的是,听母亲说,自己的睡相实在不太好,要是在睡着的情况下影响了人家,可不就尴尬了。

  程舒克走进卧室,看着这干净整洁却男生气息明显的房间,有些害羞了。大家都是大男人,不就是一起睡个觉,有什么的!程舒克暗暗给自己鼓劲儿。

  是该怪程舒克乌鸦嘴呢,还是夸他未雨绸缪的好?虽说只是一起睡个觉,但问题还真就出现了。

  这问题说大不大,说笑却也不小,这柳邵……好像不像表面上那样正人君子。

  怎么说呢?柳邵的房间带有浴室,程舒克自然就在卧室里的浴室洗澡。洗浴出来以后,舒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柳邵看自己目光有些怪怪的。程舒克虽说不上品学兼优,却向来也是个正经孩子,此时尚不知什么是gay,只是直觉这柳邵似乎有点儿问题。平时在家向来习惯裸睡的舒克,此时只得找了件宽松的T恤套上。

  程舒克从来不知道,男人的第六感也会如此灵验。果不其然,睡梦中感觉有一只手伸进了自己的衣服,在自己身体上游走。这是双炙热、充满力量的手!——这是男人的手!

  他顿时睡意全无,猛得睁开眼,果然是柳邵在对自己上下其手!舒克一个哆嗦拉了被子捂在胸前,瞪大了眼睛不明白这柳邵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他又不是女孩子啊!

  柳邵此时没了餐桌上的沉默寡言,像是换了个人似的,脸上勾起几分邪魅的坏笑,嘴里说着轻佻的话:“怎么,以后你还要在这里常住,吃我的穿我的睡我的,摸两把有什么不可以?”

  此话一出口舒克顿时呆住,无从反驳。这是什么道理?他有些迷茫,自己究竟被送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见面第一天就如此轻薄,以后的漫长时日又该怎样度过?

  柳邵见了舒克的表情,也轻哼着微微笑了:“不逗你了,睡吧。明天早点起,带你去市里转转。”

  什么?这他妈的是在逗我?cao!有这样逗人的么?此时舒克心里称得上是波涛汹涌了,简直是一群Cao泥马在心中狂奔!可抵不过旅途劳顿,舒克也确实累了,虽说心里还存这戒备,刚躺上床就又睡着了。柳邵这次也没捣乱,两个人这才沉沉睡去。一夜无梦。

  呼吸有些不顺畅,脸上像是砸了什么东西。不经意想用手一摸,结果手却被人捉住。舒克本是十分爱谁懒觉的,此时却骤然间没了睡意。死命地睁开眼,竟有人强吻了自己!还是那个昨天才见面的柳邵!于是猛地推开他惊叫:“卧槽!你有病啊!”

  舒克迅速坐起身,身体向后蜷缩,手中还拽着被子把自己紧紧包围起来只剩下头和肩,活像个被非礼的小媳妇。他一手抓着被子一手死命地摩擦着自己的嘴唇,磨得红红的,然后瞪大双眼:“你爸妈你姐可都在外面呢!你信不信我喊了啊!”

  柳邵像是觉得很好笑:“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不起床还要喊人。你喊吧,家里没人,就我们俩。”

  程舒克吓得一惊:不好,危险!和这个变态在一起,还不知道他要干嘛,索x_ing便怒吼出声:“你这人是不是有病!你说吧,你到底想干嘛?”声音一顿:“你要是不欢迎我来,直说就是了,我也没有非要赖在你家……本就不是我想来的!”

  “哎呦,可别!整天一个人在家闷死我了,好不容易有了好玩儿的事儿,我哪舍得你走啊。”柳邵邪笑着,露出森森的牙齿。

  “那你就规规矩矩的!要不然我就……”

  柳邵见他接不上话,笑了:“就什么啊?就告诉我爸妈我非礼你?再和你爸妈哭诉把你接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