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笑长安 作者:流亡(下)【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4-15 作者:流亡        重生        情有独钟        强强        天作之合       

第160章 枫露宫(三)

  无论如何,庚衍既然作出决定,就会将之彻底的执行。

  相拥而眠之后,等待李慎的是庚衍亲手端来的一碗虹玉髓。

  当初刚到南海时,他体内的异种能量爆发,全身瘫痪无法言语与死人无异,大夫束手无策,最终是饮鸩止渴的给他灌了数十斤虹玉髓洗脉,才令他体内的异种能量暂时消退,代价则是李慎的一身修为直接掉落回仙路六步,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才重新恢复。

  虹玉髓这玩意,是药也是毒。倘若修炼出了岔子,拿它来洗脉便是救命。可要是好端端的给人喝,就纯粹是在害人。

  庚衍让李慎喝虹玉髓,就是要洗掉他体内的源脉。只要定期服用这虹玉髓,哪怕李慎不肯听话执意修炼,也永远都不可能修炼出源脉,修为只能停滞在天门,有生之年,无望仙路。

  看着这一碗虹玉髓,李慎沉默了很久,然后当着庚衍的面,端起碗仰头一饮而尽。

  他不喝,庚衍也会逼他喝,何必弄的那么难看。

  “中午吃什么?”李慎神色异常平静,平静的出乎了庚衍的意料,他放下碗,倒了杯茶水漱口,仿佛刚才喝的不是要害他源脉被洗的虹玉髓,而是什么味道糟糕的补汤。见庚衍没在第一时间答话,面上神色也有些复杂,李慎笑了笑,道:“你要是下午不急着走,我正好有事想问你。”

  庚衍定定看了李慎半晌,问:“想不想去外面吃?城里有家卖腊味的馆子,味道挺正宗。”

  李慎愣了愣,笑道:“那感情好。”

  出门之前自然要乔装一下,不过西陆这边贵族外出有戴面具的习惯,李慎与庚衍各自戴了个同款的面具,布制面料,透气轻薄,样式简单得很,就是一片白色遮了大半张脸的弧片。李慎对着镜子端详片刻,感觉有些新奇,庚衍亲手给他把脑袋上随意扎起的黑发解开,重新打了个发髻,然后在上面扣了顶大沿礼帽。

  “在外面我叫你什么?还是庚衍?”李慎问。

  “叫主人。”庚衍将手搭在李慎肩膀上,打量着镜中戴着面具的人,尽管只露出了线条优美的下巴,也依旧是该死的漂亮和显眼,他不悦的皱了皱眉,从后方将人用力搂住,“或者干脆闭上你那张嘴,别让它发出半点声音。”

  “遵命。”李慎挑眉笑道,“我的主人。”

  两人搭乘马车离开枫露宫,接着又从后门离开了皇宫。李慎从车厢的窗户里好奇的向外张望,他这还是头一次来光明帝国的首都光明城,只见外面的街道相当宽阔,热闹程度也不下于长安,马车在城中绕转了许久,一路上经过各式各样的建筑物,有商铺戏院拍卖行大小餐馆,还有样式大多都很威严的政府官邸。一路向西直到能看见外围高耸城墙的地方,庚衍指了指不远处一片被围墙包裹起的建筑群,低声道:“那里是帝国皇家军事学院。”

  “军事学院?”李慎咀嚼着这个新名词,在东荒他上过私塾,也听说过几间比较有名的书院,但那教授的都是诗书文章,好奇问:“这里面难不成是教人如何打仗的?”

  “对,有陆战科和战甲系,海战科和空战科都是百年前刚开的新学系,内部还分有指挥、作战、后勤、装备等分系,基本是十年学制,我当初也在这里上过学。”

  庚衍眼中露出一丝缅怀之色,微笑道:“那时候,我是陆军指挥系的学生长,万华节上带着全系男生,攻进了号称铁壁的陆军作战系女子宿舍楼……哈哈哈,想想还真有点过分了。”

  李慎的关注点完全被‘女子宿舍’四个字给吸引住,托着下巴若有所思道:“女人也能上学?”

  “当然。”庚衍知道他出身东荒,习惯了那边重男轻女的观念,“你在长安那么多年,应该晓得女人认真起来,不会比男人差。帝国从立国之初,就秉行着男女平等的观念,女人不仅可以念书,也能承爵为官。”

  李慎点头道:“有王紫云那婆娘当例子,我哪敢小看女人,我只是在想,女学生……啧啧。”

  庚衍下意识皱起眉,预感到从这厮嘴里肯定冒不出什么好话。

  “好羡慕啊。”李慎憧憬的看着那片建筑群,“你说我要是在这里上学,那不就跟选秀女一样,遍地都是鲜嫩可口的女学生……”

  庚衍忍了又忍,忍无可忍,一手拉开车门,飞起一脚将人踹下了车。李慎撑着地面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翻起来,拍了拍手上灰土,撇脸冲庚衍抱怨:“干嘛?我就不信你没想过,说实话吧,你上学的时候糟蹋了人家多少女学生?”

  庚衍板着脸从车上走下来,冷声答:“一个也没有。”

  “真假?”李慎不信。

  庚衍懒得跟人废话了,那时候他是皇子身份,不知多少女人主动送上门等他挑,就算有需要也没必要从同学院的女生中下手,麻烦不说,还影响形象。这些话跟李慎解释也是对牛弹琴,难不成他还能指望李慎为他吃醋吗?

  他冲李慎指一指身后的店铺,开口道:“到了。”

  门口挂着的招牌令李慎有点眼熟,等走进去坐进包厢拿上菜单,他才赫然反应过来,这不是长安里那家姗姗楼吗?感情分号都开到这来了。说起姗姗楼的腊味火锅,自从那次跟王真一起吃过,李慎也是再没来过,眼下看着这菜单,颇有点小怀念了。

  “怎么没有啤酒?”菜单翻到最后,李慎错愕问。吃腊味火锅没有冰啤酒,爽度要降低一个档次的。

  “帝国对买卖酒水有严格限制。”庚衍回答道,“酿酒的原料主要是粮食,法律规定禁止私人酿酒,也禁止一般店铺对外出售酒水。”

  “这也太……”李慎咂了咂嘴,没再多提,点了两只腊鸭和一只腊兔。庚衍叫了一扎名字奇怪的果汁,颜色也很奇怪,红中带紫紫中带蓝,李慎犹豫着看了半天,没敢下嘴。

  “尝尝看。”庚衍道,说罢主动喝了一口给他做示范。

  李慎微微抿了一口,瞬间瞪大了眼,这不就是果啤吗?劳动人民的智慧是不容小觑的,这正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穷极思变的明证。

  “酒精含量在百分之四以下,就不被列入酒水范畴。”庚衍看出他的惊讶,摇头笑了笑,正好火锅也被端上来了,等侍应关上门,他摘下脸上的面具,冲李慎压了压筷子,“吃吧。”

  味道的确正宗,对吃腻了宫廷菜的李慎而言,更是既怀念又美味。他扯开领口lū 起袖子,几杯果啤下肚,一只脚已经踩上了椅子,被杨火星带出来的土匪气质毕露无遗。吃出一脑门热汗,李慎擦着嘴感觉缺了点什么,他下意识摸一摸嘴,望向坐在对面依旧举止优雅,慢吞吞咬着一根鸭脖的庚衍。

  “有烟吗?”李慎问。

  庚衍头也不抬答:“没有。”

  已经禁烟了一个月的李慎在此时此刻,对烟Cao的渴望冲上了顶点,他焦躁的搓了搓额头,问:“这里卖烟吗?”

  “卖。”庚衍淡淡问,“但你有钱吗?”

  李慎默默看他。

  “烟酒伤身。”庚衍用四个字言简意赅的表明了己方态度。

  李慎的身体跟以前已经没法比,半步神坛时,哪怕他是残废,正常活个百八十岁也毫无难度。但眼下他只是天门,庚衍也决心不让他继续修炼,那要想活久一点,无论饮食还是生活习惯,都必须得注意才行。

  “就一根。”李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耐着x_ing子与庚衍讨价还价,“就这一次,好不好?”

  庚衍说不好。

  李慎简直想一杯果啤泼过去,但还是艰难忍住了,“一根烟而已。”他努力心平气和的跟庚衍谈判,“你别故意刁难我成不?还能不能做朋友了?”

  庚衍放下筷子,擦了擦嘴,冲他招招手。

  李慎歪了歪头,从胸腔里喷出一声嗤笑,伸手扯着领子走过去,两条长腿一分,特别干脆的在庚衍腿上坐下了。他将两只胳膊绕过庚衍的脖颈搭在椅背上,冲人扯出张似笑非笑的脸,问:“大爷,能赏支烟吗?”

  庚衍眸色沉了沉,右手撩起李慎的衣摆,扯开衬衫伸进去,抚摸着里面紧瘦有力的腰肢,坚硬的肌r_ou_上覆着薄薄一层光滑的皮r_ou_,仿佛带着粘x_ing,叫他挪不开手。

  李慎眯了眯眼,低头看着庚衍的脸,像一头慵懒的豹子,懒洋洋任由对方在腰上抚摸。当庚衍的手从后腰摸上他硬梆梆的小腹,李慎咧开嘴笑了。

  他笑着凑上去亲了亲庚衍的鼻尖,充满情色欲望的嗓音在包厢里悄然回响。

  “主人,我想cao你。”

第161章 枫露宫(四)

  “别胡闹。”

  庚衍的声音听上去有点冷,话虽然这么讲,他抚摸着李慎小腹的右手却没拿开,而是向下拉开了皮带,从李慎的裤腰里伸了进去。李慎半眯着眼感受着他手上的动作,懒洋洋凑过去轻轻啃咬庚衍的脖颈。

  “又不会有人进来,怕什么?”他含糊不清的嘟哝着,猛然在庚衍颈侧狠狠咬了一口,几乎是同一秒,庚衍的手指用力一箍,逼得他倒抽一口凉气。

  “行了,别在这发情。”庚衍抽出手,将皮带给他系好,“回去再说。”

  李慎低头看着他:“如果我非要在这做呢?”

  庚衍听出这话里的认真,有些不悦的蹙起眉,一言不发的回视向李慎。那只漆黑的独眼里升腾的并非全然是情欲,更多是一些难以道明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