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呆,你就从了吧 作者:流水鱼【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4-15 作者:流水鱼        情有独钟        布衣生活        天作之和       

☆、第一章

  平阳城里,今天是个好日子,真是数十年难得一见的俩大百花会相撞。

  

  这前一种百花会,是为了送子观音而办的。这平阳城里的送子观音灵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不,连府衙也特地开办了一年一度的百花会,就是方便众人在观音大士面前以百花献上,好还愿或许愿。

  

  这后一种百花会,赏得自然不是花,却也是花,可这花可不只是单指那些死物,更是那开在人心尖尖上的妙人儿解语花。

  

  好日子里,商旅游客自是不缺,那街边小贩也是足足比平日里多了一倍,就连那乞丐,也是比平日里多出几分,大部分都是连着三夜里都歇在了城里各处,就担心今日城门管着紧,进不来分这一杯羹。

  

  “人生有何苦,生老病死苦,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y-in炽,苦言难开,不如听我乞儿言,钱财身外物,生不一起来,死不随身去,布施最为乐,为善可成佛。”

  

  “听我乞儿歌,莫怀心头事。大姑娘听了,美娇俏。婶儿的儿子,状元郞。行商的老爷,金银聚。屠夫的刀板,凝成金。”

  

  竹枝儿代替了竹板,上面挂满彩纸和铜钱,伴着清亮的说唱声索索做响。这世间就是有人,做乞丐也做的逍遥。

  

  街上人流川息,各色人士杂而不一。乞丐灰着一张脸,耷拉着肩头,抖着跨的走在人群里,手里的竹枝儿晃的很有节奏,嘴里唱的也是自己现编的莲花落。偶尔看见一人,便眼低一亮,三步凑上前去,巧妙挡住来人去路。

  

  “这位大爷行行好,瞧您这气度,必定富甲一方,钱财敛聚,多子多福,施舍一点福气给乞儿吧!人在做天在看,有善行,方得足心愿!”这人一看就知道黑心钱赚多了,脑满肠肥,脸色暗黄,纵欲过度,难得子嗣,定是来求子的,这样的人,心里虚着呢,一句人在做天在看,直接捣入他的心窝,立刻伸手示意家丁送上铜钱几许。

  

  乞丐眉开眼笑的接过铜钱,低眉俯首的退开,等到一行人走远,乞儿摸了摸胸口,喃喃自语道:“这几许铜钱,怎么也不够买到我的秘药,您还是求菩萨去吧,也许人家百忙之中就给你送了一子,但是不是你的,可就难讲了!”

  

  旋步欲走,忽闻一股面食的甜香,顺眼看去,是一婆婆带着小孙子在人群中卖饼,小孙子看上去呆呆愣愣,似有不足之症,身形瘦小的紧,婆婆也是花白这头发,不善言辞的样子,几波人路过,也没见她热情推销自己摆在筐子里的面饼。

  

  乞丐摸了摸肚子,要了一上午的饭,铜钱倒是收了些许,可肚子还空着。于是三两步走到那对祖孙面前。

  

  “婆婆,行个善,赏乞丐一口吃的吧,瞧您孙子的样,就知道以后必成大器,不是文状元就是武大侠啊!”乞丐凑上前,越发能闻到面食的香甜味传来。

  

  老婆婆慢慢抬首看了一眼面前的高大青年,四肢健在,身强体壮,不似有隐疾的样子,但是听闻他说道自己的孙子,一怔,而后从自己的挎篮里掏出几张饼,哑声说道:“小哥看上去年纪轻轻,四肢健好,还是找份工,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平安康健,怎么也好过这下作日子。这是我做与孙儿的几张薄饼,不如要卖的那些量足,你若不嫌弃就拿去吧!”

  

  说完,不待青年有反应就把几张饼塞在青年手里,又垂下首,拉过孙子,为其整了整衣衫,低低的询问冷不冷饿不饿。

  

  青年接过面饼,乐得眉开眼笑,不住低头道谢:“是,是,婆婆,我明白的,可是这乞丐呀……”才是世间最逍遥啊!

  

  乞丐没把话说完,把饼都塞入怀里,蹲低身子,看着那名小童子:“小娃娃!”

  

  “啊?”这小娃娃也是呆愣,也没点名指姓的,有人唤,便张嘴应,可是眼睛里却浑浊一片,映入的都是来往商旅,不见聚焦,原是个傻子。

  

  青年拍了拍小童子的身体,手法巧妙的弹了一枚药丸进他口中,而后方道:“以后有大出息了,可得记着你n_ain_ai啊!”

  说完不等祖孙俩反应,又摇着索索做响的竹枝儿,唱着不着调的莲花落走开。

  

  只不过隔着一条街的距离,那边和这边就恍如两地,这条街上,商铺林立,青石铺道,街边规整干净,没有一个小商贩,都是各色铺子一字排过去。

  

  乞丐瞅瞅,人也不是很多,出入的多为衣衫华美的贵胄之流,他拿手搓了搓鼻头,眼尖的发现没有一个乞丐在这条街上,看来不是这条街太过古怪就是这条街铭文规定不许乞丐出入,违者,估计是没有好下场的。

  他拎了拎将要滑下去的裤腰,搓了搓手,准备踏入街道,就在此时,他身后一片惊呼声想起。

  

  “快让开!别挡本姑娘的道!”一道黄鹂鸣歌般的声音传入乞儿的耳朵,只是这声音好听是好听,就是缺了几分女子的柔情。

  乞儿慢悠悠转身,只见一烈火奔马直冲而来,乞丐无奈的撇撇嘴,刹那间却定了睛,那马上女子,红衣似火,肤白如雪,两湾碧弘盈满火光,好一个烈火美人!

  只是这一思一虑之间,马已冲到眼前,就在众人不忍目睹惨状,纷纷闭目之时,烈火马儿一惊,前腿拱起,不断在空中打踢!

  马上的娇人儿,也因烈马突惊,手中缰绳一个没握紧,被摔下马背。

  

  马前的乞丐也被惊马的前蹄扫到,滚向一边,刚好和落下马背的烈火美女撞个正着。只不过,这撞也是有分别的,压在地上的叫垫背,躺在上面的“幸好”,幸好没伤着。

  红衣姑娘也并没有真的摔到,就在要砸到乞丐身上之前,一脚踩在了乞丐胸口上,借力使力,一个漂亮的回旋,稳稳落地。

  “这位姑娘,不好意思,轻薄了你,小生姓齐名盖,南孚人士,年及弱冠……”乞丐也像个没事人一样,一股碌从地上爬起,立马凑到美姑娘面前。

  可还没等乞丐说完,红衣姑娘一鞭子抽过来,卷住乞丐抛向人群中:“哪里来的臭乞丐?脏死了!”

  

  乞丐直觉眼前一花,就砸在一个软软的垫子上,生出手掌摸摸捏捏,恩,手感不错。

  “唔……”一阵呻吟自身下传来,乞丐低头一看,这哪是垫子,分明是个眉清目秀的小娘子啊!乞丐手忙脚乱的起身之际,还把大手朝着胸口按了一下,恩,平了点,不过不要紧,就这长相也算的上是个清零美人啊!

  “来,来,我拉你起来!真真是不好意思!”乞丐也不顾人家意愿,拉着人家纤长的手心,一把扶住了腰,就给拉了起来。不过,长得挺高啊!

  “哎呀,这位小娘子,是小生冒犯,多有得罪,轻薄于你,不过你放心,小生会负责的!”一边说还一边可笑的鞠躬,一看就是一个没给人鞠过躬,腰板笔直,说是鞠躬也不过是拱手举国头顶作了作揖!

  

  “不用了……”美人微微红了面庞,抿了抿唇,声音低低的说。

  “用的用的,用的用的,小生姓齐名盖,南孚人士,年及弱冠,尚未婚配,身强体壮,学富五车,上无父母,下无姑嫂,实乃佳婿良配之不二人选!敢问姑娘芳名?”乞丐滑稽的抚了抚自己的破衫褴褛,力求摆出一副英俊风流的样子来。

  “我,我是男的!”那面庞的微微的红已然泛火,一双清亮的眸子里盛满怒火。

  

  “这,男的?二师父好像也没说男的不行啊,没事没事,我不介意……”乞丐微微直视了一下美人的脸庞,生气的样子看上去更好看了!

  “我介意!我一堂堂七尺男儿,饱读圣贤之书,怎可如此荒唐,与他人做妻?”干净的脸上都可以看到突起的青筋了。

  “可是,可是我都轻薄你了,你不嫁与我,也嫁不出去啊?”乞丐低着脑袋,状若受惊,呐呐的低语,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只能传入对方的耳中。

  

  “你……你……我……”清骨美人看上去已然起到极致,一手捣着心窝,一手伸出直指乞丐,指尖儿颤啊颤,乞丐的心尖儿也跟着抖啊抖,“我不要嫁,我要娶!”显然气极之下,将“我不是要嫁的,我是男子,是要娶的!”这句话给精简成了一句遐思之辞。

  “诶?这也行啊,你娶我嫁啊!”乞丐立刻没有风骨的应承到,世人就是太过俗气,娶娶嫁嫁还不是那么回事,有情人终成眷属才是正道,比如他跟眼前这位美人儿!

  “……你,我懒得搭理你!”美人被这青年乞丐一眼看得心慌慌,想着,这人莫不是有病,怎么都不通人话呢,罢了罢了,还是正事要紧,想罢立即俯身将散乱一地的书本细软都给拾起来。

  

  捡到一半,发现有个人也蹲着身子在捡书,抬眼望去,竟是那好不要脸的乞丐,他正拿着一本书翻得嬉笑出声。

  “你笑什么?”

  “笑这乌龟画的好,笑着“屁话”骂的对啊!”乞丐嘻嘻一笑,拿手指捻着书的一角,把自己看的那一页递到他面前。

  

  书是《论语》,正停在“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一页,只见书页其他地方都是整整齐齐的,就那一句话被朱砂给圈了起来,画了个乌龟,还注解了一句屁话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