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人帝国+番外 作者:玲樱【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4-21 作者:玲樱       

文案:

地球少年穿越到蛇人星球,第一天就被强==暴!

尼玛,蛇人居然有两个JJ。

强==暴他的居然还是什么皇子!

口胡,他居然还怀孕了?!

夏弦默默的对著上天竖中指,你娘的还有没有下限了?

这是一个地球少年在异界的心酸血泪史。唔,其实是正剧,偏甜。

☆、第一章

  夏弦是个五四好青年,热爱生命,热爱阳光,身体健康,天天向上。

  不过…他真没想到一觉睡过来,居然发现自己被一条半人半蛇的怪物给缠住!

  “该死!站住!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小乖乖,我知道你是第一次,别怕,别怕。”蛇人上半身是人身,嘴巴却咧的直到耳际,吐出来嘶嘶的声音带著一点儿沙哑,却让咱的主角,夏弦全身的j-i皮疙瘩冒了出来。

  谁让那蛇人的鲜红舌信几乎要舔到他的鼻尖了呢?

  “可恶!这是梦,这一定是梦!”

  夏弦喃喃自语,却没注意到蛇人长长的尾巴已经缠绕在他的身上,只一个愣神,就被蛇人抓住,用粗壮的尾巴送到了对方面前。

  “小宝贝,放心,我会很温柔的…”

  蛇人那说不出碧绿还是碧蓝的眼睛里,瞳孔竖成了一条直线,隐隐有著金色光华流露而出,不过夏弦根本没有注意到。

  他的目光全被那蛇人腹腔下方打开露出的两个大JJ给吓住了。

  JJ…?两个?

  他是头晕眼花了还是出现幻觉了?

  “呵呵,小家夥,别怕…”

  “蛇人身体里有蛇的基因,这很正常。”

  夏弦觉得自己的世界观被颠覆了。

  尼玛!蛇的JJ居然、原来是有两个的!!!

  蛇人手指轻轻一勾,就打开了夏弦腰上的皮带扣,在蛇尾的纠缠之中,夏弦的裤子慢慢被褪去,露出雪白滚圆的臀部。

  接触到夏弦臀部柔软的触感,蛇人的瞳孔放大了一些,手指轻轻伸进夏弦的股缝,将他的臀瓣掰开,对著那小小的粉嫩嫩的洞口,将自己的两个JJ挺了挺。

  “混蛋!去死!”

  就在这时,呆了呆的夏弦猛然挣扎起来,“你这个死基佬,你这个变态!”

  那个炙热的东西碰到他屁眼的感觉实在是太恶心了,狗急也会跳墙,更别说咱这五四好青年了。

  “你这个怪物!”

  “放开我!”

  “想爆我菊花!老子先灭了你!”

  对方过於剧烈的挣扎让蛇人不耐烦起来,态度一改,直接蛇尾一甩,将夏弦整个甩在了冰冷的地面上,然後扑了过去。

  夏弦一个翻身,一脚著地,另一脚起步,当时就想逃,可背後传来的巨大力量让他一个踉跄,猛的摔倒在地面,发出一声闷吭。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山洞之中。一头扎在不平整的山洞地面上疼的要死,双腿却被那蛇人模样的怪物给拉住,好像拖拽货物一样拉了过去。

  “别让我生气。”

  蛇人语气失去了温度,金色瞳孔中泛出冷意,直接一手掐住夏弦的脖子,逼著他与自己对视。

  夏弦被拉至空中,双腿不停在半空踢打,两手拽著对方捏著他脖子的手,呼吸困难,耳朵边都是嗡嗡声响。

  蛇人的力量、身高、都是他的几倍,他根本没有力量可逃!

  “咳咳咳!”

  当空气重新被吸入肺里,夏弦认识到了这麽一个事实。

  难道命中注定他今天一定要被爆菊了麽?

  夏弦不甘心,却被那蛇人粗暴的按在了地面上,下巴贴著冰冷的地面,只觉得背後一凉,衣服被狠狠撕碎,然後炙热的两个器官就抵了上来。

  “不,不行!”

  “又怎麽了?”

  蛇人是真的不耐烦了,不是这个小家夥邀请他来约会的麽?难道事到临头想要反悔?却见身下那小人儿挣扎了一会儿,回过头来,红著脸用著又羞又怯的眼神瞄了他的昂扬一眼,又立刻缩回眼神,道,“你…你能不能就用一个?”

  蛇人愉悦的笑了,是了,他倒忘记了这个小家夥,这可是第一次呢。一下子接受两根男根,会受不了吧。

  那他一根一根和他来就是了。

  眼神变得深邃,蛇人的蛇信轻舔在夏弦的後x_u_e上,带出一丝丝酥麻,一丝丝凉意。

  夏弦憋红了脸,是气的,什麽又羞又怯的眼神,那是气恼愤恨外加赤果果的怒意!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注定要被爆菊了,那自然得想办法让自己别那麽惨。

  想他这一朵小菊花,清清白白保了这二十一年,终於还是要被人采了…哦!是被蛇采!

  通红著眼睛,夏弦清晰的感受到蛇人的一根手指在他的後x_u_e口戳了戳。

  干涩的通道让蛇人的手指无法进入,他便在自己的x_ing器上摸了一把,将那渗出的前列腺液抹在手上,然後一点一点抚平夏弦後x_u_e的褶皱。

  “准备不足,小家夥,待会可能一开始会有些疼。”蛇人轻轻在夏弦耳边吹气,道。

  他用手指扩张著夏弦後x_u_e,动作十分熟练,显然不是第一次这麽干。

  “你里面好热…”蛇人感受到那炙热的温度,有些讶异,随即又低低的笑了出来。

  “是事先做了准备麽?”想到自己将进入那样柔软、炙热的所在,蛇人的蛇信舔过嘴角,更加兴奋起来。

  整个过程中,夏弦咬著唇,任凭对方手指在身体内部肆虐,都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只不过他双颊粉红弥漫,眸中水波荡漾,下身的x_ing器也呈现出半b-o起状态,显示出他也不是没有感觉。

  那忍耐著,红著眼眶的模样著实惹人怜爱,让蛇人心中升起疼惜的感情,不免放缓了动作。

  男人本来就是下半身动物,蛇人又是花丛老手,手指在夏弦後x_u_e扩张的时候,不忘一次次轻轻撩过那内壁的前列腺。

  夏弦努力睁著眼睛,让自己顶著空洞洞的山洞洞壁,脑海里思考各种化学方程式、毛主席的沁园春雪,列宁马克思主义,努力让自己的注意力从下半身移开。

  “小宝贝,你怎麽不出声?”蛇人抬起身子,从上向下俯视夏弦,一手抚上了他的x_ing器,手指在顶端一个s_ao刮。

  “唔…”

  一瞬间的刺激让夏弦终於忍不住呻吟出了声,紧接著又死死捂住自己嘴巴。

  “呵呵,小家夥,别忍著啊。”

  蛇人觉得有趣,直接握住了夏弦的东西,然後上下揉搓,手指在褶皱上打转。

  “啊…唔…”这种自己来和别人来的感觉完全不同,夏弦可从来没有和别人互相帮助过,一阵阵酥麻从下腹传来,让他再度泄露了声音。

  “这样才对嘛。”

  真是可爱,蛇人低头,一口撮住了夏弦挺立的r-u头,用舌尖点著r-u尖,打著旋儿,又用口腔吮吸。触电般的快感席卷了夏弦,让他忍不住昂起头,挺起腰。

  该死!对方是个情场老手!

  蛇人看著夏弦意乱迷情(自认为)的模样,有著一丝得意。

  瞧这小家夥,刚才才不情不愿的,但没多久就雌伏在他的怀抱下了。

  刚得意,蛇人就觉得小腹一疼。

  夏弦膝盖狠狠的击中蛇人腹部,叫道,“要做就做!动作快点!”

  他心中屈辱,却知道自己绝对逃不过,可是!他能接受被人强暴,却不能接受自己对此有了反应!

  蛇人挑起了眉头,他这还是第一次在z_u_o爱的时候被床伴这样对待。

  不过是个下等腿族罢了。邀请了他,现在又这幅样子,既想做婊子又想立牌坊麽?

  他可没有调教小猫的兴趣,也没什麽耐x_ing。

  升起的一丝怜惜突然消失不见,蛇人轻笑了一声,手指从夏弦後方撤出,“…这可是你说的。”

  下一刻,夏弦就感觉到了那硕大炙热的蛇人x_ing器猛的冲进了自己体内,狠狠的一捅到底!

  “呜!”

  和方才那种轻柔的、酥麻的快感不同,蛇人的x_ing器太过粗大,冲入还未完全准备好的後x_u_e,好似将一根棍子捅进了屁眼,猛的撑开两辫臀r_ou_,搅拌木奉似的,毫不留情的搅动夏弦的洞壁。

  绞痛,屁股疼的像是裂开了,大肠也好像全搅在了一起。

  一时太过疼痛,让夏弦眼角渗出泪来。

  蛇人不再忍耐,那紧致的洞壁紧紧包裹著他,不同於他所接触过的其他蛇人的洞壁高温,让蛇人兴奋的喘息。

  一次又一次深深的进出,蛇人完全被欲望所cao纵,一次次尝试著不同的进入方式,让自己的x_ing器最大程度的进入那让他快乐的所在。

  真是与众不同,一般蛇人的体温都不是很高,就算是後x_u_e内壁,温度也不会如此炙热,热得让他好像要融化了。

  蛇人好久没有尝试过如此畅快淋漓的x_ing爱了。

  他让夏弦摆出狗趴的姿势,两根x_ing器轮流进入对方体内,每次随著他一戳到底,身下的男人都会泄露出一点点呜咽,身体一个颤抖,後x_u_e夹的更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