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的钙里钙气[快穿] 作者:墨泼素纸(上)【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4-26 作者:墨泼素纸        快穿        爽文        系统        无限流       

文案

卿砚有一个梦想:牡丹花下死,醉卧美人膝。这个梦想在他获得一个“虐渣逆袭”系统之后终于实现。

——魅惑、清冷、温润、y-in狠……

这么多你他却总会爱上每一个你。

可是……

卿砚:为啥是我在下面?[冷漠.jpg]

系统:殊途同归,这波不亏!

ps:这是一个撩人不成反被哔——的故事,系统没有存在感。

pps:本文第一个世界小受有点浪~不喜请跳过此世界,若被雷到渣作者概不负责~请勿对小受进行人身攻击~俺心疼他~谢谢合作~

ppps:第三个世界以感情线为主,没有打脸情节,爱看虐渣的建议跳过此世界,看其他的世界~

  ①主受,苏受美受,受还很渣,cp已定,作者受控晚期已弃治[画重点]

  ②万人迷精分受vs痴情种精分攻,虐渣为主,互撩为辅,感情发展较快

  ③日更,不定时双更合一

 

内容标签:无限流 系统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卿砚┃ 配角:你们猜吖~才不要告诉你们呢 ┃ 其它:快穿、万人迷、打脸虐渣

第1章 被卖入花楼的双儿(1)

[叮~成功抵达新世界,剧情传输中……]

[叮~请宿主尽快了解剧情,并完成指定任务。]

[叮~恭喜宿主获得本世界技能:魅惑众生。]

********

夜色渐深,挨家挨户都络绎熄了火烛准备就寝。唯有那些酒楼香院依旧人声鼎沸、烛火通明,歌舞笙箫不绝。

说到香院,咱就不得不提这怀城里第一花楼“绮绣阁”,这可是当地那些有钱的主儿最常流连的地方之一。

装横精美的华丽大堂内,香烟迷雾中隐约可见有层层红纱缭绕,台上身姿婀娜的舞娘们应着乐师们奏出的靡靡之音轻盈起舞,官人们的调笑、歌舞伎们的娇喝、杯盏间的碰撞声……各种声响交织在一起,仿佛连空气里都弥漫了一股 y- ín 靡之气,熏的在场的达官贵人个个心痒难耐。

倏地,曲声骤然而止,阵阵清脆的铃铛声铿铿响起,犹如山涧清清冽冽的泉水击石声,一遍又一遍的洗刷着众人迷乱的心神。场面瞬间寂静了下来,官人们像是约好了一般脸上都露出了几分好奇。

宽广的高台上早已人声散尽,只剩下孤零零一枝半人大的血色玫瑰含苞待放,娇嫩嫩的花瓣儿肆意的散发着馥郁的暗香,弥散在大殿的每一个角落。

渐渐的铃铛声变得急促了起来,叮叮当当像双灵巧有力的手在胸口处弹奏,一下接一下的轻叩着众人的心房。刹那间片片娇嫩欲滴的血色花瓣轻轻扬起,又在空中化作轻薄的红纱散乱而随意的覆盖而下,层层血红柔纱于空中交缠融结,勾勒出一副血水交融之绮丽画面。

火烛映s_h_è 之下是一张美的勾魂摄魄的面容,青年慵懒的单手支头侧卧于台上,双睫轻垂半眯半闭像是在沉思,微微挑起的眼尾似有淡淡嫣红晕染,犹如一朵娇媚盛开的桃花。再往下看,透过朦胧的血纱隐约可见形状姣好的唇瓣微弯,似轻佻似不屑;血色的软纱与白皙修长的身躯紧紧缠绵,半遮半掩间是一种令人窒息的魅惑。

这时,久久不绝的铃铛声也渐渐消停了下来,场面已是前所未有的死寂。

殿内缭绕的香雾已经浓郁的逼近凝实,青年懒懒的抬起手打了个哈欠,一条尾指粗的银色锁链由着纤细的手腕一直蔓延而下,动作间扯出一连串窸窸窣窣的金属碰撞声;微眯的双眼渐渐染上一层薄薄的水雾,就连眼尾也泌出点点泪珠,眸光潋滟动人,衬着那张精致的脸越发显得明艳逼人。

这一瞬间众人的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破开了牢笼冲撞而出……

想要狠狠地欺负他、占有他,在他白皙光洁的身子上肆意的印满自己粗暴的痕迹,逼迫他发出一串串动人的低吟……

许久,屋内的气氛炙热的就像是要燃烧起来,眼看着还有继续升温的趋势;清脆的铃铛声再次响起,众人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暗骂这妖孽当真是狐媚子转世,举手投足间便可叫人神魂颠倒。

就在这时,绮绣阁的主人花娘慢慢走上台来,风韵犹存的脸上挂着一副市侩的笑容:“看来各位爷对这新一任的花魁还算满意,如此奴家也就可以安心咯。废话不多说,今夜里拍卖的可是我们新花魁的处子之夜……各位爷咱还按老规矩来啊,起拍价:五十两,二十两起加,现在拍卖正式开始。”

“七十两。”

“我出一百两。”

“一百二十两。”

……

出价声此起彼伏,转眼间就有人叫到了五百两,面对这样的高价已经有好些人不甘愿的选择了放弃,然而选择继续的依旧不少。

“一千两!”一名穿着华贵的青年开始不耐烦这种慢慢加的方式,狠下心来直接一口气加了五百两,殿内轰然爆出一阵唏嘘。

为了区区一个双儿的初夜就损失了一千两银子实在是不值,即便这双儿容貌绝艳、气质非凡,可这又不是赎身,哪里犯得着为了抢这一个晚上浪费那么多银子。

“一千两还有更高的吗?”花娘高兴的眼睛都快眯成了缝,连语调都不自觉的拔高了好几分:“一千两一次……”

“一千五百两。”一道平庸的毫无特色的声音打断了花娘的话。

一千五百两!

麻蛋哪来的傻子?这么多银子都够普通人家活一辈子了,为了区区一个双儿竟如此败家,就连他们这些旁观者都要看不过去了好吗!

一瞬间全场都沸腾了起来,而花娘更是连形象也不顾了笑得花枝乱颤;反倒是台上的当事人依旧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这么久了连姿势都没变过,下巴微微扬着,眼帘轻垂,周身都散发着一种矜贵的气质。

没有半分被当做娼妓拍卖的尴尬落魄。

花娘的视线又一次在殿内扫了一圈,捏着手帕捂嘴笑道:“还有比一千五百两更高的吗?”

众人啧啧感叹:手下的一个双儿转手就卖了一千五百两银子一晚,居然还不满足?

花娘见状,颇为遗憾的拖长了声音:“一千五百两一次。”

“一千五百两两次。”

“一千五百两三次!恭喜王老爷喜得头筹。”

这声刻意拔高声调的宣判总算是将卿砚从自己的思绪里拉了出来,他打量了会儿眼前的高朋满座以及花娘喜不自禁的神色,又联系到了自己刚刚才消化完的剧情,脑子里接连转了好几个弯,心底里便有了思量。

让系统把自己的身体状态调节成鼠疫症状之后,他神色一凛,脸上逐渐漫上潮红,又似极其畏寒般拢了拢身上几近透明的薄纱,嘴里还开始不停的咳嗽,却依旧吃力而又坚定的扒着花娘慢慢起身:“咳……且慢……咳咳……”

被打断的花娘不耐烦的皱了皱眉,歉意的对着众人笑笑,又转过头狠狠地瞪着卿砚怒骂:“闭嘴,这儿哪有你说话的份,几日来那些罪可是还没受够?”骂完了她像是仍不满意般,伸手揪住卿砚胳膊上的细r_ou_就要狠力掐下去,却在触手的一刻就被那不寻常的高温烫的缩回了手。

心道这小蹄子莫不是在这关键时刻就染了疾病?那到手的银子岂不得飞了。花娘眼中一厉,今日里第一次正眼瞧了这双儿两眼,只见对方满面潮红,神志稍显迟缓,还一直捂嘴咳嗽,身子骨软的像是脱了力一般。

倒真是一副染疾的模样,瞧着这弱不禁风的身子骨,王老爷又是个喜好玩重口的,若是强行接客,指不定就会因此丧了命。但今日若是免了这双儿的接客,白白丢失了一千五百两的银子不说,挂了牌却反悔影响花楼信誉也占且不提,光是那位主儿的那里都不好交待。

毕竟当初那位主儿送人来这里的时候,可是放言要这双儿三日内接客,生死不论,永不得赎身。而今日,已经是第三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