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父之名·这帮狼崽子们! 作者:喜也悲(上)【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5-09 作者:喜也悲        强强        年下        宫廷侯爵        不伦之恋       

文案

他幼年登基立志为民虽不是什么千古明君却也算圣明的天子,他尊照古训教子禁严将一个个皇子们养得卓越非凡风华无限,他半生荣华君威凛凛但凭为君所指即是臣之所向无人敢有半分不从,可他却在年华正胜时被自己亲生的儿子以恨为名囚禁在了深宫之中。

他不明白,自己到底错在了哪里,竟然可以让儿子们恨到……乱*犯上!

他是他们的父皇!亲生的父皇!可这一个个的狼崽子们却个个不拿身份血缘当回事,他们说恨,恨?恨他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简单讲,这就是一个被儿子推翻了政权又被虐了身和心的不甘父皇大人重生的故事。

回到几年前的父皇大人会如何处理他这帮孽子们?不甘于自己狼狈的下场却又不能伤孽子们x_ing命的父皇大人要怎么做才算最好?当他发现自己越是挣扎越是陷在一张张背德的情网里时是干脆圈了这些烦心的人还是……

望天,总之,父皇很纠结,比重生之前还要纠结,纠结到他都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重生了,回头看看紧追身后的狼崽子们,默……还是让他再重生一次吧!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不伦之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水月寒 ┃ 配角:莫漓辰、莫漓枫、莫漓澈、莫漓淳、莫漓轩、莫漓辕 ┃ 其它:NP、年下、金手指

☆、孽子

  禁宫,处在皇宫最深处比冷宫还要y-in暗的地方,能在这里‘享受’一把的,都是历朝历代里真正触犯了皇帝禁忌的人,他们或颠傻,或疯狂,明明有的人吃穿不尽,却形如枯骨,有的人米粒不沾,却胖的像球,各式各样的人用生命和绝望在这里的每一处地方都刻下了一道道深深的怨咒,诅咒着每一个进来这里的人都,生不如死。

  

  此时,这处曾空置了好几年的地方,正住着一个人,一个谁也想不到的人,水月国的帝王,当今大陆上传奇颇多却‘英年早逝’的男人,他也算是禁宫中唯一一个住进来的帝王了。

  

  内室,宽大的房间里没有床,只用一张绣着龙腾图案的厚毯铺在地面上,龙腾?用这样的厚毯来装饰幽禁帝王的房间,也不知道是不是种讽刺?

  

  门两侧的高墙刷成了粉红色,墙上挂了好多男男交|欢图,姿态各异,眉眼间的风情更是刻画的栩栩如生维妙维肖。

  

  挨着墙角处放置着两排长桌,漆成黑色的长桌上摆放着琳琅满目各式各样的器具,小到黄豆大小的珠夹,大到如人手臂粗细的玉柱,还有红红的蜡烛,看得人口干舌燥的。

  

  正对着门的方向更惊人,铁链、铁架、皮鞭,一应俱全,看那铁链上还未干透的红白之物,想来这铁链才刚刚被人用过不久。

  

  ‘唔~’低低的吟哦声幽幽响起,墙角处一堆破碎的衣服底下颤动着爬起了一道伤痕累累的身影,墨一样的发凌乱的散在身后,道道血痕交错在玉白的肌肤之间,看着那还溢着血丝的伤口,不用想也知道,这个人有多痛。

  

  抿着苍白无一丝血色,却好看的让人流连不已的嘴唇,水月寒狭长的眼帘轻颤着眯了好一会才缓缓睁开,幽暗的眼眸闪过一道光,波澜不惊的脸庞不喜不怒,又是半晌,一抹自嘲悄然染上了这张即使狼狈至此却仍让人惊叹的俊美玉颜。

  

  水月国的国主水月寒,本就是大陆上出了名的美男子,只是如今……

  

  “竟然还没死掉呢。”轻轻摇头,今个那孽子的手段比前些日子还要粗暴,他都几乎以为自己真的死定了,可惜啊。

  

  为什么要在最后关头收手?不忍心?呵~

  

  冷嗤一声,若那孽子有半分不忍,自己也不会落到今天这种地步了,大概,就是还没玩够吧?

  

  颓然失了力气,水月寒任疼痛的身体软倒在厚厚的地毯上,一动一静之间,身下难以启齿的地方毫不意外的又涌出了股股热血,血腥的色彩像点点红梅,悄然绽放在两条修长的玉腿之间。

  

  还要多久自己才能够死去?这种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境地他真的受够了,他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会让亲生的儿子……这么对他!

  

  如果这么对他的只是莫漓澈倒也罢了,毕竟自己也算愧对他几分,可莫漓淳为什么也如此待他?他是他们的父皇,这群孽障竟然……

  

  还不如夺了他的皇位之后直接杀掉他,那样他也不会如此时这般憎恨他们了。

  

  ‘稀稀簌簌~’静悄悄的房间里响起了古怪的声音。

  

  动也不动的躺着,水月寒半点查看的兴趣都没有,不管是什么,能来这里的都不是他的朋友,而自从他被关到这里之后,只见过四个人,两个是专门来折磨他的孽子,另两个是被割了舌头的哑奴。

  

  孽子们怕他死的太早,精挑细选出来的哑奴可是文武双全的人才,医理药术怕是连太医院的太医们都比不上吧?

  

  “嘿嘿嘿嘿……我就说这里有美人,好香的味道啊。”

  

  y-in冷的风吹过,浓重的腥味让水月寒的身体下意识一僵,缓缓扭头,眼帘先是顿住,继而猛的眯成了一条线。

  

  妖?这是蛇妖?还是蟒妖?

  

  只见在水月寒身边不远处正盘着一条粗十几米高目测绝对超过百米的蟒蛇,银白色的蛇身在烛火之下泛着慑人的幽光,最让人惊悚的是它的头,那是颗人的脑袋,五官英挺只奈何y-in气太重,长约丈尺的雪色华发,长在人的头上是飘逸迷人,长在它的身上就是诡异的心惊了。

  

  “嘿嘿嘿嘿……美人不要怕,我是来拯救你的,嘿嘿嘿嘿……”舌头舔了舔暗色的嘴唇,蛇妖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直勾勾盯着水月寒半掩在衣服之下的双腿,越看眼眸中的欲念越浓。

  

  蛇本就天x_ing喜 y- ín ,眼前这条活了上千年的蛇妖又是个惜花爱色的x_ing子,只要是美人向来男女不忌,也不管人家高不高兴愿不愿意,看中了就抢过来玩弄,而被它玩过的,哪里还能活得下来?正是因为此,它才修行了一千多年也没能得道飞升,没办法,业障太多。

  

  身体紧绷起来,水月寒再无知也知道眼前这条正色眯眯看着他的妖怪没安好心,不由得怒满心头,想自己堂堂一国之君,难道被亲生儿子压了之后还要被一条怪物强X吗?

  

  见水月寒俊美的脸庞一片冷然,蛇妖高兴的晃了晃庞大的身体。

  

  它喜欢看着猎物紧张的样子,特别是绝望的表情,越美的人绝望起来越迷人,而眼前这个美人不止俊美绝伦,更多了几分别样的味道,嘿嘿嘿嘿,它喜欢。

  

  想着,滑动着身体探了过来,硕大的头移动时带起了飘飞的白发,映着那双竖瞳银眸,恐怖而y-in森。

  

  狠狠抿着唇,想躲,奈何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水月寒只得屏着气冷视在他身上闻来嗅去的妖怪,直到妖怪用牙齿咬住了盖在腰腹间的碎衣片甩到一边,身上的气势猛的一沉,眼眸差一点喷出火来。

  

  自己身上的痕迹是种耻辱,因为心冷,更因为薄凉的x_ing子,在面对两个折磨他的孽子时他可以表现的完全不在乎,痛,只在心里痛,伤,只在灵魂深处伤,他不屑被别人看到,更不允许自己在敌人的面前低头。

  

  被儿子强了又如何?他还是他,被夺了江山又怎样?史书上他仍是水月国有名的君王,他的功绩不会因为没了江山就消失掉,那是独属于他的东西,任别人想抢也抢不去。

  

  可是此时此刻,他感觉到了深深的屈辱,动都不能动一下的被一只妖怪用眼睛视j-ian,这种悲凉和无奈,没经历过的人永远都不会明白。

  

  “啧啧啧啧~真是副好完美的身体啊,就是太瘦了些,还有你身上这痕迹……嘿嘿,刚刚被玩过?战况很激烈嘛。”说着,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了下沾在水月寒小腹上还未干透的白色液体,眯着眼睛回味般的吧了吧嘴,真的很美味呢。

  

  脸色暴红,被气的,纤长有力的手指狠狠扣着地毯,眼中冷光闪烁不停,水月寒恨不能一巴掌拍飞这头怪兽,再拔了它的舌头剁碎了喂狗。

  

  “不好意思啊美人,今天我受了点小伤,可能不能对你太温柔了,所以……”邪笑着,蛇妖肥大如斗的蛇尾翘了起来,缓缓向水月寒滑来。

  

  “你敢!”怒吼着瞪起眼睛,如果真被这东西给捅了,他宁愿马上去死。

  

  “不敢?嘿嘿……这可由不得你噢,说来也怪你,谁叫你身体里散发出来的味道这么美,而我又恰好落在这片区域里,所以,你就认命吧。”邪笑加深,蛇妖绵软软的蛇尾突然变硬,一鼓作气猛的往水月寒的身体扎去。

  

  不要!!水月寒挺身坐起,须发飞张,神情颠狂到了极点,他恼,他怒,他恨,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条硬如铁的蛇尾奔向自己的双腿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