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总以为我喜欢他 作者:斫染(中)【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5-15 作者:斫染        快穿        爽文        强强       

第62章 心机小白莲19-20

  离开办公室后,向寒的步履和心情一样沉重。

  走到楼梯间时,他和沈泽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同时靠在墙上,长舒一口气。

  半晌后,向寒忍不住嘀咕:“也不知道测试结果是什么?我都没敢问。”

  有必要问?你不是早就弯了?沈泽听了暗自皱眉。

  “对了,你的情书。”向寒有些嫌弃,将‘罪魁祸首’递过去。

  沈泽低头看了一眼,然后直接无视,转身站在向寒面前,一手扶着他的肩,一手撑在他耳边的墙上,缓缓倾身,低声道:“刚才在器材室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

  向寒目光闪躲,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半晌后,煞风景的来了句:“开玩笑的那句?”

  沈泽目光沉了沉,握着他肩膀的手不由加重力气,向寒心一紧,忙说:“我、我知道了,但是……现在有点乱,那个,我得好好想想……”

  “想什么想?你们怎么还在这?”张校长忽然出现在楼梯上方,气的朝他们直瞪眼。

  两人倏然分开,一个理理袖子,一个扯扯衣摆,都假装若无其事。

  张校长走下来,黑着脸训:“刚出办公室就不长记x_ing,是不是要我现在就叫家长?”

  向寒:“不是……”

  沈泽:“他衣领上有根毛刺,我帮他摘了。”

  向寒顿时佩服,这睁眼说瞎话的本领,简直炉火纯青。

  校长气乐了,问:“毛刺呢?”

  “扔地上了。”

  沈泽继续瞎编,向寒再次佩服,暗暗竖起拇指。

  校长再次气笑,干脆跟他较上了,点头说:“行,那你给我找出来。”

  沈泽一阵沉默,然后挣扎道:“刺儿太小,可能……被踩没了。”

  “那就把鞋脱下来,在鞋底找。”校长根本不买账,说完还嘀咕一句:“我就不信还治不了你了?”

  向寒一时没忍住,差点笑出声,憋的满脸通红。

  校长正好逮到,立刻瞪过来:“笑什么笑?你也一样,跟他一起找。找不到那根毛刺,你俩下午都别回去。”

  向寒瞬间垮脸,沈泽瞥他一眼,然后一脸正经的对校长说:“张校长,您刚才也踩了,可能要麻烦您……也把鞋脱了。”

  张校长:“……”

  他当然知道沈泽是在胡扯,哪有什么毛刺?八成是俩小子又在黏糊。

  张校长脸黑了半天,最后气道:“把办公楼的楼梯都打扫一遍。”

  说完疾步离开,去找两个班的班主任了解情况。

  对于高中生谈恋爱,只要不影响学习,他向来不主张扩大化处理。有些时候,大人越反对,学生越黏糊,要是当看不见,过段时间,他们反而自己就吹了。但这俩孩子,刚出办公室就不知收敛,当他说话是放屁呢?

  校长很没面子,找班主任谈完后,得知两人竟住上下铺,立刻决定将两人的宿舍分开,至于班级……

  “要不把沈泽调到五班,或者把沈晗调到六班?”校长建议。

  两个班的班主任坚决不同意,开玩笑,这是年级第一!在二十三中,分文理班后,班主任是跟班走的。万一高考的时候,俩人考个文科状元、理科状元,那不是把金蛋往别的窝里推?

  校长见状,沉吟道:“那你们看紧点,别让他们没事就往一起凑?”

  “他们怎么了?平时表现挺乖啊。”二班班主任正好也带一班语文,忍不住替两人说了一句。

  校长憋了半天,丢下一句:“影响学习。”

  两个班的班主任顿时愣住,然后面面相觑。学霸凑在一起,能影响什么学习?

  沈泽‘吭哧吭哧’扫完楼梯,回到宿舍后愕然发现,他的床铺被换了。

  “怎么了?”向寒跟在后面,见他停住,不由也顺着视线看过去,然后惊讶道:“咦,你的东西呢?”

  上铺那位兄弟这时正好提着热水进来,见两人都盯着自己的床铺看,不由挠挠头,走过去说:“沈泽,你的床铺在305,班主任帮你搬的。”

  沈泽瞬间了然,收拾了几件剩余物品,离开时忽然将向寒拉到门外,按着他的手臂说:“你慢慢考虑,我不急,但结果……”

  说到这,他顿了顿,然后咬着牙,低声说:“不准让我失望。”

  向寒:“……”那还有什么可想的?

  之后,在校长时不时的关注下,沈泽竟真严正律己,没有丝毫逾越。

  向寒被表白后,再看见沈泽,根本无法以平常心对待,更别提发展什么兄弟情了。

  按原剧情人设,本以为兄弟情会比爱情好发展,但没想到……

  难道是因为沈泽没黑化,所以兄弟情发展过头了?还是不管什么路线,到他这儿,都得变成爱情路线?

  向寒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忧郁了好几天,却发现沈泽淡定如常,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他忍不住又怀疑,自己是不是收到了假表白?

  他又观察沈泽一段时间,发现对方表过白后,真的就像忘记了一样,一点变化都没有。要说在学校里,需要避人耳目,他假装淡定也就罢了。可放假在家,他也与往常无异啊。

  向寒有些郁闷,合着就他一人在纠结?

  郁闷过后,他也装起淡定。任务什么的不用急,不出意外的话,他们还有六、七十年要活呢,看谁比谁淡定!

  他并不知道,沈泽是表面淡定,内心着急。平时不仅要努力学习,还得想办法攒钱、赚钱,为两人的将来做打算。

  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他最近经常向沈正铎要钱,而且名目百出。次数一多,沈正铎就忍不住疑惑了。

  “你们班怎么天天要买资料?人家小晗……”

  “他不好意思问你要。”沈泽立刻打断。

  沈正铎瞬间了然,以后沈泽再要钱,都给双份。

  转眼到了高三下学期,沈正铎在学校附近租了套房,专门请人做饭,力求营养要跟得上。

  校长知道他们搬出去住后,顿时愁怀了。等听说是家里给租的房子,他又吃了一惊,暗想,这两家的爹妈可真是……比他还开放啊?

  他打算让班主任家访一次,结果却听说,俩孩子是一家的,脸色顿时变的五彩斑斓。

  “他爸就是沈正铎,宏泽的老板,去年刚给我们学校捐过实验器材。”一班班主任提醒道。

  “沈总?他不是只有一个儿子?”校长问。

  “是重组家庭,沈晗是继子。”二班班主任回道,说完又感概:“虽然是继兄弟,不过俩人感情倒是挺好。”

  “好的太过了。”校长幽幽道,然后交待:“你们还是去家访一下,提醒沈总别只看重成绩,孩子的心理也要注意。”

  “懂、懂。”两位班主任连连点头,高考压力大嘛。

  校长离开后,琢磨半晌,觉的他们应该都没懂。不过,临近高考,学生精神绷得很紧,他不好就这事再找沈泽两人,于是决定自己盯紧点。

  住在一处后,向寒和沈泽的交流渐渐又多了起来,

  二十三中是安市名高,距高考只剩一个月时,一些已经上大学的学长前来宣传各自的学校。

  不少学生忍不住拿着宣传册畅想起来,向寒受到感染,忍不住想起现实,也难得惆怅起来。

  他一直想考联邦军事学院来着,可惜精神力不够。不知经历过这些虚拟世界,精神力能增强多少?能不能达到报考的最低要求?

  周末回家,沈泽也问了句:“对大学,你有什么意向吗?”

  “没有,哪都好。”向寒有些蔫,反正都是假的。

  沈泽在他旁边坐下,认真道:“我想跟你在同一个城市。”

  向寒颤了颤,原来这哥们还记得自己表过白?

  他谨慎道:“这个……也不是我想上哪,就能上哪的吧?还得等成绩出来再说。”

  沈泽看他一眼,别有深意的说:“到时一起填志愿,互相参详。”

  向寒见他这么自信,不由皱眉。原剧情中,沈泽被原身和常宇驰坑害,没能参加这次高考。

  想到这,他不由叮嘱:“高考那几天,你千万要注意身体。还有,别往僻静的地方走,闹钟要定准,东西要带齐,过马路注意车辆,千万别……唔。”

  沈泽忽然捂住他的嘴,黑着脸说:“虽然知道你是关心我,但……在心里默想就可以了,别说出来。”

  向寒连忙点头,被放开后,他先喘了一大口气,然后才说:“没事,还有一个月呢。隔那么久,应该不会应验。”

  “原来你也知道自己乌鸦嘴?”沈泽气的瞪他。

  向寒:“……”我不仅知道,我还摸出规律了。

  “既然如此,我们就得来算算账了。”沈泽忽然说。

  “啊?算什、什么账?”向寒有点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