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农家子的田园生涯+番外 作者:卜喵(下)【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5-15 作者:卜喵        生子        布衣生活       

第七十九章

  沈凌在伤兵营里休息了一晚上,次日也就开始调查仙人赐药一事,尚德的腿又被沈凌包扎了一下,倒是没有做手术,第二天也跟着沈凌一起调查。

  “尚将军,你仔细说一说细节,让我跟邢大夫听一听,分析一下。”沈凌道。

  “哦。”尚德点点头,将这两日不停重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沈凌微微点头,看向老神在在坐在主位上的邢大夫,“你怎么看?”

  “不是让你调查的吗?”邢大夫奇怪的道,“我脑袋被打到了,这两日一直头疼,我听一听就好,你自己决定。”

  沈凌无奈,“那我就一个人决定啊!万一查不出来是谁的责任?我可不干这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我是义工,是出于善心来这里救人的,又不是断案子的。”

  “那我就是啊!”邢大夫一瞪眼,“我也不会查案子啊!”

  “所以你就推给我了是吧?”沈凌一脸无语,准备撂挑子不干,“我还不信了,卫将军就真的把这事情交给我们两人了,朝廷的人一个不动对吧?其他负责这事的人呢?为什么不能一起调查?”

  邢大夫没有说话,眉头微皱。

  “邢老,你自己想想,你信卫将军只把事情交给我们两个人了吗?肯定还有其他人在查这个事情,那波人才是专业做这个的,我们就是凑个样子,既然那波人连个面都不露,又让我们三个人在这里跑来跑去的调查,这是什么意思?!要是查不出来就推到我们身上么?当我们是背黑锅的?!呵!我沈凌不是什么顶聪明的人,但是也不笨!就这么一句话让我这么查案子,你推我我推你最后落在我头上的,肯定不是好事!”

  邢大夫喃喃道:“你觉得还有一批人在查这件事,是你我不知道的?”

  “肯定的啊!卫将军那么想知道那位仙人是谁,会只交给我们两个外行人来调查吗?还有,让我们查案,连个手下都不给,另一波人连个面都不露,弄的这么玄乎,老子不干了还!不管他们怎么算计,都别往老子头上算计!”

  邢大夫也觉得沈凌说的有理,想一想也确实是觉得,如果卫将军想要调查清楚这件事,肯定不会只交给他们这些大夫来调查的,肯定还有其他人在查,但是他们却都不知道对方是谁,在哪里查案,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而且,沈凌推测的也并不是没有道理,万一对方也查不出来,要担负什么责任的时候,那么他们这几个放在明面上查案的,是不是很容易就背了黑锅呢?

  邢大夫看向尚德,“尚将军,敢问是不是还有另外一批人在调查?”

  “没有啊!两位这是怎么了,突然这么大的火气?”尚德都有些蒙了。

  沈凌冷着脸看向尚德,“那我问你,之前有没有人询问你关于伙房之外的事情?除了我们。”

  “有啊!这两天好多人都来问我,正儿八经审问的也有两三回了。”尚德道。

  沈凌对着邢大夫摊摊手,“看到了吧!肯定还有其他人在查这件事情,既然如此,咱们俩还是歇歇吧!到时候吃力不讨好,说不定还得背黑锅,真是没劲透了,邢老,大家也都挺忙的,我才得了圣旨当了皇商,一大堆事情要忙呢!想来你也不清闲吧!与其在这里被人算计,咱们还是各回各家,各做各的事情,我看朝廷的人啊!闲得很,不用我们这些人帮把手。”

  邢大夫的脸色也有些不好,他好心好意的来军营帮忙,连县里的生意都放下了,竟然来了这里还要被人欺瞒利用,他一片诚心,最后竟然被人这般慢待轻视,邢大夫点点头,他本就脾气有些火爆,见此,更觉得无趣,招呼邢良就要回去收拾行李准备回县。

  “邢大夫,沈大夫,你们这是做什么啊?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两位干嘛都这么大的火气?”尚德见两人都要收拾东西回家,顿时焦急起来,连忙瘸着腿站起来阻拦。

  “尚将军,既然卫将军并不信任我们,那我们还是各回各家吧!”沈凌道。

  “什么叫做不信任?卫将军将伤兵营的事务托付给我们,这数百条x_ing命都交到我们手中,这还叫不信任吗?!至于你们说的另一拨人,根本就没有啊!怎么能因为这种莫须有的猜测,就要闹脾气离开?我尚德在此发誓,我尚德,若是对两位有一丝欺瞒,叫我战死沙场,马革裹尸。”

  “尚将军,你还是回去好好问一问县衙的人再来说服我们吧!我信你没骗我们,但是我也相信你也是被欺瞒的那个,好!其他的不说,我只问你,仙人赐药这是第二次了吧!卫将军既然想要调查,难道第一次就没有调查过吗?为什么我们接手了第二次调查,却连第一次调查的结果都不知道?敢问,第一波调查仙人赐药的人是谁呢?难道就一点消息都没有调查到?拿不到第一次的调查结果,我们怎么往下查?又怎么相信没有另外一拨人在继续查第二次的仙人赐药?”

  邢大夫闻言更加坚信了沈凌的猜测,点着头怒气冲冲的道:“沈凌说的有理,之前也有过仙人赐药,怎么卫将军让我们调查却连第一次仙人赐药的调查结果都不跟我们说一声呢?还是觉得我们无需知道,只要随便查一查就成?这是在耍我们吗?”

  “两位。”尚德拱拱手,“两位说的也有些道理,还是那句话,我尚德对两位是绝对没有一丝欺瞒的,我一颗诚心对待两位,既然两位有疑虑,请两位给我点时间,我去问清楚,若有另外一拨人也在查这个事情,我一定给两位一个交代!”

  沈凌看向邢大夫,邢大夫似乎也有些犹豫,沈凌道:“不如我们等等?”

  “也好,反正我只是为救人而来,大不了不管这档子事。”

  沈凌微微点头,嘴角略略勾了勾,既然让他调查,那他一定要好好调查啊!必须调查清楚卫敬到底知道了多少才行。

  尚德瘸着腿去县衙了,沈凌做出生气的模样时不时的拱拱火,让邢大夫也跟着义愤填膺,然后两个人蹲在一起生闷气,觉得卫敬辜负了他们的信任和诚意。

  火堆前,沈凌转动着上面烤制的烤j-i,邢大夫喃喃道:“卫将军不该是这样的人啊!这样心口不一,那不是小人了么,不该啊!”

  沈凌微笑着,“也不能这么说,什么小人不小人的,也许是卫将军忙忘了呢?毕竟现在打仗最重要。”

  邢大夫久久不语,过了片刻,还是不满的道:“我对他一片赤诚之心,他之前来医馆找我,进来就弯腰行了一大礼,请我救治受伤的将士,何其坦诚真挚,想不到……”

  “给,吃么?”沈凌取下烤j-i,递给旁边盯了烤j-i许久的邢良。

  “谢沈先生。”邢良笑的眯起了眼。

  沈凌转向邢大夫,“那日我去燕泰楼楼下的街道站了一夜,只求目睹仙人一眼,卫将军也同样看起来真挚豪爽,甚至为表诚意,出了燕泰楼跟我和文公子一同守夜,站了一宿,来表示对仙人的敬重,那他也不还是在调查仙人的身份吗?”

  邢大夫低着头,许久没有说话,最后深深的叹了口气,“就不该查!”

  “对!”沈凌深以为然,“我跟卫将军不一样,我当日去燕泰楼下,是真心实意的,但求能面见仙人一面,便自觉十分荣耀了,哪敢有什么其他的想法,而卫将军嘴上说着尊崇尊敬,行为上却……说实话,在听到卫将军调查仙人身份的时候,我是很诧异的。”

  邢大夫脸色更加落寞了。

  尚德瘸着腿一跳一跳的蹦过来,还满头大汗,身后跟着两个士兵打扮的人,尚德见沈凌两人,连忙笑道:“我问出来了,两位,这是误会啊!两位千万别在继续生气了。”

  沈凌看着尚德的腿,邢大夫也是如此,邢良同情的看着尚德,道:“尚将军,注意伤口啊!伤口裂开就白养了。”

  尚德僵了一下,不在乎的摆摆手,“我的伤算什么,将军的清白才最重要!我是不会让你们继续误会将军下去的!你们两个,快点跟两位先生解释一下。”

  沈凌和邢大夫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两人上前一步,其中一人道:“我是卫将军的亲兵,之前的那次仙人赐药是我调查的,这位是我的同僚,是跟我一起调查的,之所以没有告知两位之前的调查结果,是因为我们什么都没有查出来,尚将军我们也确实是询问过,也只是为了确认一些其他的事情,与调查无关,并无其他。”

  沈凌道:“把所有的经过都说一下。”

  “是。”那人拱拱手,将之前的调查徐徐道来。

  最初卫敬让人去调查仙人的时候,县衙也发现了看门老伯被人打晕在门口,他们也就去直接调查了那人,并录取了口供,这才知道所谓仙人并非飞天遁地进去,而是通过了县衙的后门,且仙人和看门老伯有一些对话,还给了看门人一串铜钱,当然,那笔钱他们已经收缴了。

  而且,他们后来也查到仙人端进去的茶壶其实是从旁边的客房拿的,并非仙人自带,这也证明了仙人确实是没什么仙术,而仙人在卫将军屋里弄倒的那个亲兵,经大夫检查,是被迷药迷倒的,整体来说,这位仙人,除了有神奇的救命水之外,并没有其他特殊之处,跟凡人几乎一样,他们也通过看门人查问了仙人的身高样貌,却只是得了个大概,经卫将军口述,又知道这位仙人眼睛比较小,看着像个年轻男子,除此之外一无所知。

  而这些,其实很多人都知道,早就被传出去了,而且尚德也跟这位仙人有过一番交谈,知道对方是年轻男子,他们之所以之前问询尚德,也是为了确定仙人的样貌,用于以后给仙人建庙立观用,与调查确实是无关的。

  沈凌见对方说完,也就问道:“第二波调查的人是谁?我们并没有不让他们调查的意思,至少也要跟我们通个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