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农家子的田园生涯+番外 作者:卜喵(上)【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5-15 作者:卜喵        生子        布衣生活       

文案

重生农家子种田养夫郎,嗯~这里是一个简介~

ps:主攻

温柔腹黑攻与单纯老实吃苦耐劳受

这个世界分为三种人,男人,女人,双儿,有生子情节,大家都懂的,我就不解释了。

内容标签: 生子 布衣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凌.韩实 ┃ 其它:种田

作品简评

沈凌从末世魂穿到一个有双儿存在的架空世界里,发现自己有一个单纯好骗又勤劳朴实的双儿做媳妇,身上还带着一个可以治百病的灵泉。沈凌自此走上了种地经商养媳妇的道路,间或救救人,交交朋友,生生娃,虐虐狗,最后混成了晋国第一商贾。这是一篇古代种田经商的日常文,讲了一个在末世混迹多年心思深沉,深知人心险恶的异能者穿越到平和穷困的古代,对心思单纯又对他一心一意的媳妇动心,想要好好过平常安稳日子的故事,文章轻松无虐,时而有笑点闪现,配角刻画尤其亮眼,十分生动。

第一章

  沈凌醒过来的时候,人中的地方很痛,耳边吵闹声几乎要冲破耳膜,“别吵了。”沈凌头疼的坐起来,鼻尖萦绕着干净没有任何异味的空气,身体似乎十分的虚弱,坐起来这么一个动作,几乎就要耗尽他所有的力气。他是水异能高级异能者,即使不是攻击力强大的异能,但在团队里也从来不是拖后腿的那种,这种虚弱感,自从末世以来,他就再也没有感受到过。

  这里是哪里,这种干净到几乎芬芳的空气,沈凌睁开双眼,入目的是一群穿着古代人装扮的男子,有些人衣着干净,有些人却粗布麻衣,叠着层层叠叠的补丁。

  “沈二,你没事吧!”一个抚着胡须的老者靠近他一点,目光盯着他的眼睛,似乎在判断他有没有回神,老者脸上的沟壑遍布,满脸cao劳过度的疲惫苍老。

  老人……末世十年,还有这种存在吗?人类的平均寿命不是已经降低到四十五岁了吗?沈凌眨眨眼,眼神中有了些神采,似乎回过神来。

  “二郎,你头晕不?要不先回去歇息一下?”一个不过中年还风韵犹存的妇人挤进来皱起眉头,有些担忧的望着坐在地上不说话的沈凌。

  “你是……谁?”沈凌莫名的觉得眼前的人有些熟悉,又很陌生,心中涌起一种陌生复杂的情绪,似乎想要亲近,又似乎是在怨愤。

  人群中一阵闹腾,“二郎你真的不记得了吗?我是你娘啊!”中年妇人看起来愤怒比心疼还要多一些。

  沈凌眨眨眼,首先,他不是沈二,他叫做沈凌,是在末世生存了十年之久的中医大夫兼高级水异能,而且,他现在已经回过神来了,他记得他最后的一个记忆是基地被攻陷,高层带着一些孩童和特殊天赋的人坐飞机逃离基地,而他们这些天赋不好,注定只能升到这个等级的异能者却被留下来拖延时间,他被丧尸吃掉了。

  沈凌本能的抱住自己颤颤发抖,仿佛那种撕裂r_ou_体的痛楚还在这具身体上。

  “二郎,二郎。”身边一个看起来十分瘦弱的十几岁男孩扶着他,靠着他的肩膀也跟着瑟瑟发抖。

  沈凌白眼一翻,又晕了过去,这次是属于被心理上的疼痛给活活疼晕过去的。

  “二郎,沈二。”身边的人又围了过来,沈凌已经没有意识了。

  “这家还分吗?”一位村里的老者问道。

  沈二已经晕过去两次了,虽然说他们这边有这样的规矩,儿子长大成亲了就可以独立门户,但是沈二现在重病在身,而且刚刚还迷迷糊糊的好像不认人,这要是硬分出去,只怕对沈家的名声不好。

  “分,必须分!”沈志伯放下烟袋,满脸的疲惫苍老,似乎已经为子女的事情cao碎了心,让人一见便不忍心再苛责他亏待自己的儿子。

  “二郎病了一年了,这一年来看病吃药花费不少,大夫也说救好的希望不大了。”说到这里,沈志伯叹息的摇摇头,“我老沈家给他娶了媳妇,这也就算他成人了,即使是哪天入了祖坟也不能说是不受香火的小孩了,狠狠心分出去,即使是死了,也能受受侄子的香火。”

  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不成亲不能分家,不分家就还是孩子,而夭折的孩子是不能受后代香火的,除非自立门户又绝嗣的,那样才由侄子们会把牌位供回祖宅,当做长辈一起供奉。

  屋子里站着的几位老者互相看了看,便再也没有谁觉得沈父心狠,虽然逼着生病的儿子分家,但到底是为了他死后能入祖坟,能受一份香火,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抱着沈凌胳膊的男孩低着头不说话,跪在地上继续瑟瑟发抖,好像屋子里讨论的一切事情都跟他没有什么关系。

  等到沈凌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了一张破木床上,身上盖着发出霉味的被子,污渍和破旧磨损使得被子已经看不出花色,沈凌轻声咳了咳,他已经反映过来自己的处境了,作为一个现代人,即使是不怎么看小说但也是知道穿越这回事的,他大概是被丧尸吃掉之后重生在了这具身体上了吧!

  “有人吗?”沈凌艰难的发声,却发现自己嗓子沙哑的可怕。

  头顶的茅Cao似乎摇摇欲坠,说不定一场大风雨就能把房顶掀开,沈凌目光四处望了望,墙角的蜘蛛网还没有来得及打扫干净,墙壁是最省钱也最不结实的土墙,似乎是时间久了,脱落土块而变得凹凸不平的墙面上满是细碎的尘土,轻轻用手一碰,就能扫落一片灰尘。

  他是病的太严重被人扔到什么畜生住的猪棚牛棚里了吗?沈凌不得不作此猜想。

  “你醒了?喝点水吗?”韩实端着一个粗粝的碗小心翼翼的走过来,面黄肌瘦的少年身上几乎没有什么r_ou_,显出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和还算挺直的鼻梁,一身破旧衣衫上面摞着补丁,比刚刚沈凌看到的任何一个人都更加的破旧。

  “你是谁?”沈凌嘶哑着声音。

  “你不记得我了?我是你夫郎,我叫韩实。”韩实闻言默默的低下头去,不过还是讲了自己的名字,低下头的目光中闪过一丝绝望,被分家出来,连自己的丈夫都不认识自己了,娘家又回不去,大约等沈二病死之后,他也会被赶出沈家,沦为乞丐吧!

  “夫郎……”沈凌默默的念着这两个字,隐约有种奇特的联想,他刚刚晕倒的时候似乎隐约听到什么结婚娶媳妇,还有什么分家,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具身体其实有妻子的,可是他病得如此严重,开口叫人来的却是个少年。

  “你是我妻子?”沈凌反正不打算装有记忆,都是成年人了,身边不是父母家人就是同乡好友,他又病成这个样子,比起装什么都知道的原主,装失忆说不定更加靠谱一点,而且,最初他没搞清楚情况已经开口表示过自己不记得了,看这些人都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似乎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的,他还是继续将错就错,装下去吧!

  韩实摇摇头,“不是妻子,女的才叫妻子,我是夫郎。”

  所以,夫郎等于男的妻子对吧?沈凌得出一个结论,又面临更多更大的疑惑,谁家糟心的父母会给儿子娶个男媳妇?难道这具身体的原主也和他一样是个gay?父母为了成全他才会如此的?

  “你喝水,大夫说你多喝水才能退烧。”韩实低着头怯怯的道,走过去将碗递到他的面前。

  沈凌看着低头似乎羞涩的少年挑眉一笑,依稀带着几分调戏的魅惑意味,在韩实的帮扶下坐起来,低下头去喝水。

  韩实却并没有接收到沈凌调笑的目光,只是自顾自的麻木的做着自己的事情,一张瘦小的小脸儿面无表情。

  “小石头,跟我说说吧!我好想什么都不记得了。”沈凌破罐子破摔,看样子这少年应该是和他绑在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不怕他做出什么事情来。

  韩实一副你果然不记得了的表情,不过还是听话坐在了床边,低声跟他讲沈二的事情。

  沈凌在其间不停的询问韩实一些问题,最终搞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自己这具身体是沈家老二,病了有一年左右了,总是断断续续的忘记一些事情,还会发高烧,身体也虚弱下来,经不起一点风吹雨淋,只能卧床休养,即使是这样,也挡不住他的病情恶化,最终,大夫说他治不好了,只能这么拖拖拉拉的养着,养的好的话能卧床一辈子,至少能保住一条命。

  这种治不好要卧床一辈子的病在农家来说就是绝症,当成必死的病症来看待的,因为无论是不给治还是治不起总是会死。所以,出于老一辈传下来的规矩,也为了表示沈家的仁至义尽,沈家从邻村韩庄半买半娶了一个双儿回来,嫁给沈二,至少不至于让沈二死之后做孤死鬼,又因为老规矩说是只有独立门户的人绝户了才能由侄子供奉香火,所以沈父才把他分出去,算是给他留个以后受香火的机会。

  而韩实,就是那个从韩庄买回来的双儿,无父无母,是被韩家收养的弃婴,韩父韩母去世之后,韩实的兄长韩发财看他极其不顺眼,又加上家里没钱,就把他半卖半嫁给沈二了。

  沈凌躺在床上,目光微微闪动,轻声温柔的问道:“这里是咱们的家了吗?”

  “嗯。”韩实老实的点点头,“这是爷的老房子,现在突然分家也分不出住宅了,就干脆把这块宅基地上的房子分给我们了。”

  沈凌都已经到了结婚生子的年纪,沈父都已经是老翁,足见这座老宅子老到了什么程度,那可真的是荒废已久了。

  “沈家真的没钱了?”沈凌又问道。

  明明还没有死,就这么被沈家当做死人放弃,原主大约也很难受吧!他今天感受到的那一腔愤懑,大约就是这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