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师的烦恼 作者:讳疾(中)【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2-08 作者:讳疾        甜文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业界精英       

第54章 翻青袖
  当天下午,秦淮下果然没有食言,送了一摞茶道典籍过来,黑色封皮银色绣线,看上去十分厚重古朴。
  茶道典籍不难找,难找的是自带盲文翻译的。秦淮下数量上就压足了面子,质量上自然也不是凡品,看得楚封瓷投入其中如痴如醉了几日。
  果真星际文化带来的差异是极大的。茶叶名字、品x_ing、生长环境都与楚封瓷滚瓜烂熟于心中的常识不同,好在他在这一方面心思颇多,也不怕繁琐,全当解闷的给记下了。
  念书念了两天,楚封瓷硬是没碰过茶具,连秦淮下内心都是焦急的——临阵磨刀,不快也光啊==
  总决赛日期已到,咫尺论坛上早已骂破了天。
  虽然大家都有这个小贱人要开挂的预料,只是觉得迫于舆论楚封瓷怎么也该表态了。没想到此小贱人居然硬生生挨到了总决赛,力压一派大神空降,也不怕风头太盛折了腰。
  被众人腹诽折腰的楚封瓷刚走没两步,被人抱进了悬浮器。
  第五涉远给他系上了安全带,狠狠揉了一把他的黑发,向秦淮下叮嘱过后便离开了。
  评委区和选手区不是一个地方,因此楚封瓷只能跟着秦淮下走,第五和副队集合。陆慈唐笑眯眯说要去买应援物品给楚封瓷加油,也不知是真是假。
  楚封瓷被揉过后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眼中略带迷茫。他黑色的发只懒洋洋的用发带束起来了,脸色似乎比从前更苍白一些,眼底下是淡淡一层暗青。
  这样子略带了一些颓废,却把那层隔阂之意冲淡了不少,看上去十分柔软好揉捏。他低下头“看”书时,侧颜极其精致,给人一种宁静致远之感。
  秦淮下看了一眼是什么书让楚封瓷放不下手,险些连比赛都不参加了。一见那黑色封面上如泼墨般组成苍劲字体的银色绣线,倒有些惊讶:“奇茶异志——”
  秦淮下有两分诧异:“你看得懂?”
  楚封瓷:“当消遣看了。”他顿了顿又问:“……只是有些不太明白。一般来说,什么样的水土蕴养什么样的茶,为什么至阳之处会生出品x_ing寒凉的茶叶,而至寒之处又会生出x_ing热温补的茶叶?”
  秦淮下斜睨他一眼,眯起眼睛,稍显得意,一副就等着你有求于我的模样:“世间万物y-in阳相生,y-in过盛或者阳过盛都会导致平衡的倒塌,从而危害生灵……最粗浅的说法,夏日虽热,却生出各种解暑菜肴瓜蔬对吧?”
  黑色软发的少年懵懂的点了点头,那眼中充满了敬佩和倾慕。
  秦淮下暗搓搓弯起唇角。
  “果然很粗浅。”楚封瓷说。
  “……滚!”那人恼羞成怒。
  接下来一路,秦淮下都没有说话了。
  脸色y-in沉的牵着楚封瓷下了悬浮车,一路走的是特殊通道,银色壁面环绕,脚步声清晰可闻,半个鬼影也没遇见。
  默不吭声将楚封瓷领到茶师的比赛休息室。为了避嫌,秦淮下出发的时间很早,此时休息室空无一人,柔软的褐色沙发摆了几张,明净的茶几上备了温水和茶点,旁边复古式的书柜上还摆了珍贵的纸质书籍。
  秦淮下挑眉巡视了一番,竟然有两分嫌弃,没想到决赛休息室都是如此简陋。
  临走前,秦淮下还纠结了一会,最终决定大人不记小人过,对着楚封瓷冷冷说一声:“这次的茶赛,第一轮场地是高山极寒之地;第二轮是飞悬瀑布之下;第三场自由发挥,尽力即可。”
  这三场,第一轮有利于克己派茶师,第二轮有利于自然派茶师,第三场各有所长,倒是很公平——尤其对楚封瓷这种克己派、自然派均可上手的茶师来说,十分“公平。”
  楚封瓷抬起头,黑色的发从额前滑开,露出晶莹白皙的肤色。即便看不见,那双黑沉沉的眼睛盯着秦淮下时,还是给秦淮下一种被专注注视着的错觉。
  “谢谢。”他微笑起来——
  果然是非常擅长微笑的人,天生自带柔和气场与颜值加成buff。秦淮下一脸冷漠的从空间钮里拿出三块火灵玉,扔到楚封瓷手上:“第一场比赛气候大寒,虽然有赛方准备的调温衣——但用脚趾想也知道,赛方不吃回扣除非他们智障了,那调温衣也就是保证下你不被冻死了。”
  “把火灵石放在胸口,保温。”
  楚封瓷眨眼:“全部?”
  “……一块。”
  手上触感温润的玉石已经散发出热量,熨烫了指尖。倒是不灼手,反而从指尖流淌进了心头般,连着全身血液都鲜活温暖了起来。
  楚封瓷又问:“那怎么有三块?”
  因为第五涉远备了一份,陆慈唐也备了一份,我这个智障备了第三份。
  秦淮下只这么想了想,并没有说出口,他一脸镇定:“一颗捂心口,一颗捂裤裆,一颗捂脚底。”
  楚封瓷:……裤裆?
  秦淮下:我送的那颗一定要捂在心口!
  最后腹诽了一句,秦淮下低声说:“好好比赛。”拍了一下少年柔软的发,随即毫不犹豫的抽身离开。
  楚封瓷:……为什么最后还要对我的身高来个恶意一击。
  只是时间不凑巧了,秦淮下出休息室门时,迎面碰上一个少年。非常年轻的样貌,手上也夹着一本褐色封皮的书籍,淡淡抬头扫了他一眼。
  银色长发,如红宝石般剔透的眼眸,少年面貌极其精致,面上表情却寒凉的很,眼神交汇之时,犹如冰砌的刀刃,凭空掀起一阵寒流。
  大约是某颗特异星球形成的样貌,倒是挺特殊——秦淮下这么想着,与他擦肩而过。
  这段c-h-a曲并没有引起波澜,少年若无其事的进入休息室。就看见低头温书的黑发少年,侧过了身子,对着他友好的微笑一下。
  少年也扯出一个僵硬的笑,但看起来非常失败,以至于像是嘲讽了。
  他沉默的坐在楚封瓷旁边,首先介绍了自己:“翻青袖。”
  休息室礼仪中有言,当别人对你释放出善意时,请用同样的善意回馈他。
  于是楚封瓷点头,说出那个不常用的次名:“楚君。”
  楚君就是楚封瓷的事,其实早已人尽皆知了,偏偏翻青袖是个真·不逛论坛的好茶师,连林凡都未曾耳闻,更不知道楚封瓷那点被轮来轮去的事了。
  他更关心的反而是楚封瓷看书的方式。
  如果没记错,那是盲文。
  翻青袖又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楚封瓷的眼睛部位,没有流露出分毫意外。手上灵敏的挑开厚重的书籍,接着上次看到一半的书页,重新投于书海之中。
  第三个人进来时,首先是愣了一下,没想到还有比他提前到的。再一看,又吓了一跳……翻翻翻青袖大大在这里干嘛,虽然我知道他会进入决赛但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近距离接触啊qaq
  不敢打扰大神,这人也去书柜上拿了本书,缩在角落里看了起来。
  第四个进来的是同为大神的岁寒初辞,此人极其磨叽话唠,调戏了翻青袖不果后,就蹦蹦跳跳跑去了书柜拿了本书,也看起来。
  休息室的气氛极其诡异,平时比赛前,大家都是对手,明争暗斗刀光剑影的那是常事。哪怕大神镇场,也有人拐着弯含蓄着欺压人的。没想到这次一个个进来,都先拿起了书看……
  进门第七人是何以不污,他也是使用次名的大神之一。看着休息室内飘着诡异的安静气息,嗤笑一声,也不打算开口。
  他最近正是瓶颈期,烦躁的很,和翻青袖、岁寒初辞打过招呼后,抽了本书盖在脸上,睡过去了。
  茶师a:怎么办好紧张,我想上厕所……
  茶师b:不是说要收拾一下那个楚封瓷吗?怎么大家都在看书qaq
  茶师c:……休息室play?
  紧接着。
  林凡是最后一位踏入休息室的茶师,此时离比赛开始仅剩十五分钟。
  他倒不是要耍大牌,只是最近太忙了,能提前到场,已经是压缩了无数空闲了。
  休息室门被推开,几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朝向了林凡,那眼中满含希望与憧憬。
  林凡一脸懵逼,见着人手一本书,他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从茶师休息室跑到了图书馆借阅区。
  他甚至已经在心中仔细勾勒了计划,如何走到楚封瓷面前,用高傲的口气下一封战书,转身时露出鄙夷的神情。
  ——然而现在一切都没了,大家都在看书,贸然冲过去发言只会显得突兀和智障。
  林凡再次恶狠狠的看了楚封瓷一眼,不甘心的挑了一本书,坐在离楚封瓷最远的地方,迅速翻阅起来。
  茶师a:……wtf?
  茶师b:为什么不说话,你一说话我就可以放下书唠嗑了!
  茶师c:休息室play>///<
  十五分钟后,巨大的钟鸣声响起,仿佛渺茫的远古梵音,直击心灵。
  同时围绕在茶师旁边的固定摄像头和飞行摄像机也开始工作,他们此时的姿态神情都无一不露的出现在各大星网的转播中,出现在万亿观众的眼皮子下。
  ……当然,脸上好歹也打了那么一层薄薄的数据模糊界面。
  主持人兼裁判纯正的星际腔响起:“第一轮比赛地点为雪域高山,五分钟后搭乘公共悬浮艇去往目的地,请各位选手准备。”
  听到旁边有人轻声抱怨:“什么啊,雪域可冷了……”“这明显是给克己派占便宜吧?”等等小情绪此起彼伏。楚封瓷才意识到,自己果然不愧是开了后门走进来的←_←


第55章 苦桀茶
  公共悬浮艇的速度很快,它像遨游在碧浪中的鲸鱼,旁边的风飞速掠过,排气引擎发出巨大的声响,惊扰了整片天空。
  灰褐色的丑陋悬浮艇在雪域上降落,一道长长的金属质阶梯搭在了雪面上。
  年轻的茶师们换上调温衣,捧着暖手的玉石,一个个抽搐着嘴角,像排队下锅的萝卜,往雪地里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