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师的烦恼 作者:讳疾(下)【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2-08 作者:讳疾        甜文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业界精英       


第111章 吃羊球吗
  几千年前来的老古董楚封瓷没听出云袅袅话中的潜藏含义。他眉头蹙紧,失去了反驳她的最好机会。
  半掩藏的门隙中,又传出了另一个有些恼怒的男音,听上去似乎还很年轻。
  “还没好吗?你和她废话那么多干什么,直接让她回去了。”
  听到这话,外表温和的茶道师便不再犹豫,将门扉重重一带,却未听见门合上的声响。
  云袅袅一只手从外面倏然伸了进来,贴身的长裙在门框上摩擦,半个身子挤进了门里。
  这样冒犯的举动已经触及了黑发茶道师的底线。
  楚封瓷皱着眉摸上墙边的防御系统,打算强硬的将云袅袅赶出去。
  却听见云袅袅连忙叫了停,带着些微委屈和隐忍的说道:“就算我不赞成你的爱情观,但也不会阻止你——如果只能成为你情人中的一员,我也心甘情愿。只要你不介意我找其他的情人就可以,你看怎么样?”
  云袅袅看着在月光下美貌的像是精灵一样的楚封瓷,感觉自己美好的梦想破碎了。
  又重新安慰自己,能和楚封瓷这样的人做一次情人,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楚封瓷:“……你说什么?”
  “情人中的一员”是什么意思?
  分开都听得懂,怎么合起来就听不懂了?
  云袅袅委屈的说:“你房里可不止一个人。”
  楚封瓷那一瞬间,以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云袅袅,而是伪装成云袅袅的乐正重。
  不过也正是拜乐正重所赐,楚封瓷明白了云袅袅诡异的脑洞发展点。
  黑发的少年一双在月光下,显得分外白皙修长的手,似乎在微微颤抖着。楚封瓷的黑发披散在肩头,滑落了两缕青丝在身前,遮挡住了脸颊。他殷红的唇张了张,蹦出两个云袅袅没想到的字。
  “蠢货!”
  云袅袅震惊脸。
  ——不愧是我看中的男人,连骂人都这么好听。
  楚封瓷脸颊上有着羞恼,一字一句的强调道:“不过是前辈来我这里吃顿夜宵而已,你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
  云袅袅:“……”
  一只手突然搭上了楚封瓷的肩膀。那只手非常的凉,隔着一层衣料,楚封瓷都觉得有着凉气沁进来。
  少年的声音犹带着清朗和玩味,不怀好意的冷哼道:“恐怕不仅仅是前辈这么简单吧?”
  楚封瓷:“……”
  果然是乐正重伪装的。
  房内蘸着酱料吃鱼片的乐正禹顿了顿,一不小心便有辣酱呛进了食管。
  他拼命捂住嘴,不发出一点声音。毕竟像他这样端方严谨的正人君子,怎么可能在半夜来到心上人的房间里……还不干什么香.艳的风流事,而是涮鱼片呢?
  做贼心虚间,也没想到乐正重为什么深夜造访。只得焦急的向对面的陆慈唐使了两个眼色。
  陆慈唐也停下了筷子,他对乐正重突然出现在他的感知区域内也是很惊讶的。
  见乐正禹捂住嘴,眼睛中似乎要泣出泪来,向他散发着求助的信息,只好往卧房处一指,让他先躲避一下。
  乐正禹手脚利索的再往嘴里夹了两片鲜嫩的鱼片,往卧房中躲去。
  拜访者中多了一个危险.人物,第五涉远也不敢放着楚封瓷一个人应付。冷着脸放下碗筷,三两步走到了玄关处。见到乐正重的动作,一句话未说,直接将乐正重的手给扭了下来。
  乐正重“嘶——”的惊叫一声,像个满身劣气的少年一般,似乎还有些莫名其妙:“你干嘛?”
  云袅袅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旁的乐正家小少爷,内心闪过许多疑虑。她可不会单纯到以为这是巧合,立马发难:“你跟踪我来的?”
  乐正重眯了眯眼睛:“你是禹哥的未婚妻,大半夜往外面走,难道不可疑么。”
  少年倒打一耙的能力显然炉火纯青,手上的酸痛还未过去,便嘴硬着对楚封瓷说:“你也是,一边说着喜欢禹哥,一边却和这种男人牵扯不清。”
  那种男人第五涉远:“……”
  楚封瓷心想他还记着那天在接舰厅的事,心下头疼不已,面上却不动声色。很是不在意的模样:“随意你怎么说,夜深了,请回吧——如果可以的话,请把云小姐也带走。”
  乐正重笑嘻嘻的说:“你该不会以为,我会让你这样的人,踏进乐正家一步吧?”
  他明明还是少年模样,这句话却带着令人心惊的冷漠和狠厉。像是久居上位的王者,看着胆敢挑衅自己,觊觎领土的跳梁小丑。
  第五涉远眼睛里泛起了猩红色,他看着乐正重,露出一个暧昧不明的微笑。尖利的牙齿却显现出来,像是随时能够撕破敌人的刀锋,一点点的打磨着。而他本人的精神,也处于一个极不稳定的状态。
  楚封瓷的手不经意的搭上第五涉远的肩膀。他退后了一步,不负责任将这个难以料理的乐正重交给第五涉远。
  第五涉远顿了一下,紧绷到极致的身体奇异的冷静下来。
  他感受着那只属于楚封瓷的手,压在他肩膀上所带来的力度,对着乐正重的目光除了挑衅,还有些不怀好意。
  这样的目光让云袅袅十分不舒服。
  就像是野兽得意洋洋的昭示着自己的所有物一样,说不清是危机感还是痛恶感,云袅袅顿时忘记了和乐正重掐架,而打算开口刺第五涉远两句。
  却被楚封瓷的话打断了。
  楚封瓷的后退并不等于退缩,他只是比较无耻的找了一个安全的堡垒。
  然后撑在第五涉远的肩头,慢吞吞的对着乐正重说道:“说的好像你能决定乐正家一样。”
  “乐正家的继承人,似乎是禹前辈,没错吧?”
  黑发的茶道师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像是刚刚睡醒的猫一样,带着慵懒和柔软,让人又爱又恨。
  说出来的话却招恨的很,一字一句,将乐正禹的心戳了个对穿:“听禹前辈说,分到你手上的权利,不足以让你管辖乐正家其他私事吧?”
  或许是错觉,楚封瓷将“权利”咬的慢而清晰,似乎在强调着什么,又像是什么重点都没划。
  乐正重沉默着,笑意僵在唇边,像是泥塑的雕像,掌心一点捏紧了——
  突然挥出了拳头,像是打碎了风声一样的声响在耳边无限的延长着,空气都被搅和的涌动起来。
  然后那只拳头被第五涉远稳稳接住了。
  黑发的虚cao师垂下眼睛,轻蔑的看着那个人,一字一句仿佛带着笑意,但是又森冷的让人忍不住打个颤:“乐正少爷好大的脾气。”
  云袅袅心脏极速的跳动着,仿佛刚刚在她面前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但她静下心来一想,也不过就是乐正重恼羞成怒的挥了一拳,第五涉远接下了而已。
  楚封瓷踩痛脚踩的很开心,但果然人太得意是要遭报应的。
  他的唇弯起,眼睛里仿佛落满了星光。在这月亮极其明亮的夜里,显得美貌的更像是月中走出的鬼魅一样,然而他下一刻唇边笑意便淡去了。
  乐正重的笑容早就挂不住了,他盯紧了楚封瓷,开口问道:“听说十方羊的寿命,一般活不太长。”
  第五涉远轻描淡写的回应道:“我只听说过,话多的人活不太长。”
  然而楚封瓷心中却酝酿出一股极其奇怪的感觉,像是某种长久的担忧终于落了地。楚封瓷想起今天晚上精神格外不好的帅球,冷淡的问道:“你做了什么?”
  乐正重其实问出口的那刻便发现了自己的失控。毕竟那只意外受到宠爱的小羊,实在是不错的底牌,更应该用在关键的刀刃上。
  他甚至希望楚封瓷一无所觉,然后就能将这个话题一笔带过。等到楚封瓷后悔不已时,再来嘲讽他亲自放走了时机。
  但是楚封瓷出乎意料的敏锐。
  夜风亲吻着乐正重的发梢,这个少年依旧年轻、甚至还带着稚气,却比这个年纪的孩子都要狠心上一些。
  “明天来和我约会吧~”他重新带上了笑容,语调尾端甚至说不出的荡漾,却让人感觉到一股奇怪的毛骨悚然感。
  这个语气让第五涉远想起了乐正重的表哥——乐正前辈得意洋洋的说着明天要和楚楚去约(you)会(wan)的模样,不禁额上蹦起了青筋,拼命忍耐着。
  ——乐正家的男人,果然都一个德行!(?)
  还没等楚封瓷拒绝,乐正重又愉快的接道:“我们可以讨论一下十方羊的饲养问题哦。”
  于是楚封瓷滚到嘴边的话,变成了一个字:“好。”
  没等乐正重再说什么。这次楚封瓷却不犹豫的,按上了墙上的防御系统开关。
  顿时巨大的压力布满了整个玄关,乐正重连忙退了几步。
  而云袅袅感受到全身骨头被反复压磨的痛楚,挣扎的退出了门以外半米的地方,顿时压力消失了。但那种恐怖的疼痛还残存在心中,而她背脊上流淌着冷汗,整个人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
  最让她崩溃的是,她看见了楚封瓷在门彻底封锁的一刻,望向门外的眼神。
  冰冷而充满着戒备。
  云袅袅心想这都什么事啊,老娘还没c-h-a.上几句话,喜欢的人答应和别人约会,还用这种可以算得上刑罚的方法将她给驱逐。
  要换做别人她早就发怒了,这时却只能没精打采的讽刺“好运气”的乐正重:“你也不要太高兴,看见了吗。最后楚楚看你的眼神像看苍蝇一样。”
  “是看我们。”
  乐正重好心的提醒道。
  “……”
  更颓废了。
  “喂。”乐正重却突然凑了过来,眼睛里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金□□泽。
  他伏在云袅袅耳边,动作暧昧,声音里的冷硬却要将这个大小姐冻僵了:“你不想害死楚封瓷的话,最好离他远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