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神很头疼+番外 作者:许开(二)【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2-09 作者:许开        快穿        情有独钟        相爱相杀        系统       


第55章 这个杀手不太冷
  独自站在休息室里的谢家豪,目光呆滞望着地面,傻傻发愣。
  他只觉得自己此刻思绪很乱,紧张懊恼和自责,种种情绪在心中盘旋,弄的人心慌意乱。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听到了门又一次开启的声音,眼中染上一丝希望,快速抬起头往前看去。
  结果发现不是自己期盼中的那个人,而是秋生。
  而且这个秋生,看上去,与谢家豪平时认识的那个秋生,有点不太一样。
  ——不,是很不一样。
  如果不是衣着打扮还有长相相同,谢家豪甚至都要以为这其实是另一个人。
  面无表情的脸,冰冷的气场,看待死人一样的目光。
  好像站在眼前的他不是人,而是即将夺走自己x_ing命的死神。
  这与谢家豪平时看到的待人温柔平和、微笑起来让人如沐春风的老师,有着天与地的差别。
  忍不住后退几步,问道:“秋、秋老师?你有什么事。”
  秋生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仿佛在看一个毫无价值的货物,手往背后摸去。
  人类天生拥有的,对于危险及时察觉的本能,让谢家豪有些心慌。
  他下意识的感觉到,秋生这时候,大概是要对他做什么不好的事情。而且,更不妙的是,自己好像无助的羔羊一样,脆弱的脖颈□□在外。面对一只y-in狠凶残的灰狼,在他的沾染着血液、反s_h_è 着寒光垂着唾液的利齿威胁下,没有丝毫的还手能力。
  这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想法,但确实就是深深的扎根在谢家豪心理,并十分确定。
  秋生一步一步的走近,脚步没有丝毫的错乱。不快,不慢,不轻,不重,好像没有情感的冰冷机器,正在坚定且没有犹豫到底执行着自己的任务。
  谢家豪心就像被人用手掌紧紧抓住了一般,紧张的,甚至想大声的叫出来。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
  门砰的一声被人撞开。
  谢家豪看见了自己刚才心中一直想着的人,出现在了休息室的门口。
  脸上一喜,下意识的开口喊道:“远航!”
  秋生的脚步终于停住,闻声,慢慢转过头。
  顾七兮脸色很不好看,甩开门大步走上前来。
  出乎二人意料的,顾七兮没有对谢家豪继续冷眼相待破口大骂,反而挡在谢家豪面前,手臂张开做出保护的模样,对秋生没好气道:“你想干嘛?”
  秋生眨了眨眼,表情在瞬间,从冰冷的寒冬转成了温暖的春天,好似之前那一幕不过是个错觉。笑着说:“安同学,你在说什么?”
  顾七兮瞪了他一眼,伸手拉住谢家豪的手腕,在谢家豪惊喜的眼神中,带着人走远了几步,离开秋生的身边。
  谢家豪边走,边迫不及待的说:“远航,你不生气了?”
  顾七兮这时候心里想着别的事情,倒也没心思继续和谢家豪闹别扭:“嗯?嗯”
  秋生追问:“安同学怎么过来了?”
  顾七兮:“刚看你往这边走,就来找你。”
  秋生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不说让你早点回去等我的吗?还带在学校里磨蹭什么?走了!”
  秋生轻笑一声:“和谢同学有些事情想要谈谈。”
  顾七兮:“谈什么谈!有什么好谈的!你别打家豪主意啊我跟你讲。”
  秋生:“瞧你这话说的,好像我会对谢同学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
  谢家豪忍不住回忆起刚才自己那如坠冰窟,好像被死神用镰刀比在脖子上的那种恐惧感,没说话。
  看是看向秋生的眼神,明显变了。
  顾七兮回头看了谢家豪一眼,对秋生催促道:“不会就最好,赶紧跟我回去。”
  一想起刚才系统说秋生在听完二人对话后,摘下耳机回办公室拿了药水和针管就笔直往谢家豪这里走,顾七兮便有些后怕。
  谁知道这个神经病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秋生岔开话题:“安同学刚才是和谢同学发生什么矛盾了吗?谢同学说你生气了。”
  顾七兮上前一把抓住人的胳膊,就往休息室外头走:“生不生气要你cao心,走!”
  秋生呵呵呵的不停笑:“安同学对谢同学,可真是宽容”
  顾七兮不耐烦道:“闭嘴!”
  顾七兮一路眼睛贴在秋生身上,死死的看着他,把人盯到了家里。
  “有时候我就在想,安同学可真是有趣。”秋生看着顾七兮把门关上,站在客厅里,双手环胸对他道:“似乎总是能超出我的预料,让人惊讶。”
  顾七兮:“呵,我知道的事情多着呢。”
  秋生问道:“哦?”
  顾七兮想了想,觉得与其再让秋生这么扮猪吃老虎的戴着面具装模作样下去,还不如光明正大、与人摊开的说个清楚明白。以后也能省很多事。
  于是想了想,直接从书包里取出了那份打印纸:“你自己看看。”
  秋生接过来,看了一眼,然后笑了:“这个?”
  倒也没有什么害羞,或者不好意思的情绪。
  “我是个黑客,所以天底下绝大多数不为人知的事情,只要我想,那基本上我都能知道。”顾七兮厚着脸皮道:“而且我这人天生就对一些事情十分敏感,如果有人在我面前戴面具假模假样的,我很容易就能察觉出来不对。你的真实身份,我也早就看出来了。”
  秋生半信半疑。
  信,是因为有时候顾七兮确实是能出乎他的意料,做出一些明显是发现了什么,所以刻意针对他的事情来。比如上次那个下了药的Cao莓蛋糕,比如这次的谢家豪事件。
  不信,则是因为对方有时候看上去真的是太迟钝了,反应总是慢了一拍。就拿最开始,自己在安远航的早餐里头下了药,害他中毒进了医务室的事。安远航真要是及时察觉了,还能整个面包吃完、把自己弄中毒昏过去了吗?又或者那几条短信,真要是脾气一点就炸,受不得半点委屈的安远航,还能容忍自己继续这么纠缠下去吗?说他是黑客,那肯定打从一开始就发现了是自己发的短信,他为什么要容忍自己?为什么在收到那种短信后,还能忍气吞声的装作什么事都不知道,继续跟自己相处?
  秋生觉得,顾七兮也许隐约知道些什么,但肯定不会什么都知道。
  顾七兮见秋生这个反应,明白他肯定没能接受自己的说词,也不打算真的和自己摊牌,就继续说道:“上次电车里的那个中年人,是你吧?”
  秋生眼睛微微睁大。
  这才真的开始有点吃惊了。
  “除了你也不会有别人。”顾七兮说:“最开始,在我早餐里下毒的人,是你没错吧。那时候我察觉到了你的身份,又发现你是因为欣悦才来到的这个学校,怕你会对欣悦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来,所以才故意惹恼你,想让你出手对付我、趁机找出一点破绽来。事实证明,你确实是杀手没错。下起毒来那还真是干脆果断、不留情面啊,我差点就死了。”
  实际上确实是要死了,如果没有系统帮忙的话。
  “然后我就数次警告你,让你不要接近欣悦。”顾七兮说:“那也是因为你杀手身份的原因。”
  秋生狐疑:“不是因为吃醋,觉得我会和你抢人?”
  顾七兮:“都说几百次了?我喜欢欣悦,但是不是男女朋友的那种喜欢。你们自己非要误会。”
  秋生挑眉:“哦~?”
  顾七兮:“我如果真的喜欢欣悦,你觉得在我发现你给我发那种短信,而且做这种事之后,还能继续容忍你吗?”
  秋生心快速的跳动了起来,好像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掌用力的捏了一下,面上不显:“这是什么意思?”
  “一般人,被一个同x_ing发了那种短信也不点破,让人在电车上这样那样的做了,还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你觉得,我是什么意思?”顾七兮直直看着秋生的眼睛,认真的说。
  秋生终于有些忍不住了,他道:“你也对我……”
  顾七兮:“不讨厌而已,别想太多了。”
  秋生却忍不住高兴的笑了。
  不讨厌而已?真要只是不讨厌而已,你还能让我对你做出那些事情来吗?
  顾七兮这是在暗示,自己是可以对他作出那种过分事情的人。他也喜欢自己。
  “照片是我家里的监控打印出来的,你看得出来吧。”
  秋生点点头,坦诚道:“这个我真没发现,厕所里竟然还藏着摄像头。”
  打从最初,第一次到顾七兮家里的时候,秋生就出于职业习惯暗中检查过了这个屋子里所有监控的地方,发现除了门口和阳台等,和外界相通的地方以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摄像装置。
  但是这张照片明显证明了秋生的失误。
  不是没有,而是自己没发现。
  这还真是大大出乎秋生的意料,并且让他真正相信了刚才顾七兮“我知道的事情很多”这句话。
  “所以你第一次发短信的时候,我就查出来是你了。”顾七兮嘲笑道:“亏你还能厚着脸皮继续在我面前装好人呐,你也不想想第二天我见到你的时候,你在欣悦面前表现出来的那正人君子样儿,表里不一装的还真像。还发短信说我穿校服好看,真是,j-i皮疙瘩都竖起来了。”
  秋生完全没有被人戳穿了自己私底下不堪一面的窘迫,反而情绪高涨,更加愉悦了。稍微脑补了一下顾七兮那时候的想法,明知道自己对他做了那些事,还得在柳欣悦面前强装镇定、当做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就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哈哈,这还真是有趣。”
  本意是嘲讽,想要让对方不好意思的顾七兮完全低估了秋生的厚脸皮程度,不由得翻了个白眼,无语至极。
  秋生说:“所以,上次那个蛋糕,你也是发现我做的时候下了药,故意让我吃下去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