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对美貌一无所知[快穿] 作者:璃子鸢(上)【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2-17 作者:璃子鸢(上)        快穿        强强        前世今生        系统       

简介:
季子修长在美丑颠倒的异世界,x_ing格冷淡外表被嘲笑着长大。
一日,季子修被系统选中做了宿主。
进入这些快穿世界后,他对自己的美貌一无所知。
季子修(面瘫脸):我的任务是什么?
系统:用你的美貌,去征服全世界!

#萌萌哒小段子#(截取第二个世界)
系统:季子修,你怎么不笑?
季子修面瘫的合上书:因为丑,笑起来更丑。

系统:……你朝着外面的那个男的试试?
季子修考虑了一下,对外面的男人笑了一下。没想到他竟然热泪盈眶的跑了出去,还大喊:男神朝我笑了!

季子修:你看……他都被丑哭了。
系统:……(你耳鸣吗?他明明感动得热泪盈眶!)

注意事项:
1.作者逻辑死,请勿撕,刚刚毕业,工作几乎每天都要加班,十几个小时的工作时长,回来还要码字。如果有不喜欢的地方,大家相互体谅,我先给你们道歉啦,但是请别撕,请勿人身攻击,谢谢!
2.主角长相请看文名。
3.攻都是一个人,【重点】受是个神经病【重点】

内容标签: 系统 快穿 强强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子修,陆千澜 ┃ 配角:神经病受,各种各样属x_ing攻 ┃ 其它:

【作品简评】
季子修长在美丑颠倒的异世界,x_ing格冷淡外表被嘲笑着长大。一日,季子修被系统选中做了宿主。进入这些快穿世界后,他对自己的美貌一无所知。季子修(面瘫脸):我的任务是什么?系统:用你的美貌,去征服全世界!文章文字流畅度好,情节细腻真实,代入感极强,同一个情节能让人感受到又甜又虐。在进入快穿之前的本源世界,攻陆千澜就和季子修有着特殊的羁绊。攻救赎受,没有狗血的误会和波折,感情刻画深刻,结局美好。


第1章
  夜已经很深了,周围只剩下站立在街道两旁的路灯,在寂静而黑暗的夜晚一闪一闪。
  灯泡,坏掉了。
  季子修飞快的奔跑起来,仿佛后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赶他一样,他的胸口上下起伏,汗水侵染了他黑色的碎发。
  季子修有一种预感,他一定会死在这里,这是个无解的局。
  “找~到~你~了。”身后的男人声线荡漾,嘴角缀着一抹笑容。
  季子修一步步后退,不知是冷汗还是泪水侵蚀了眼前的世界,直到自己退无可退,进了一个死胡同。
  黑暗,弥漫在四周,季子修看不清男人的脸,不知道那上面到底是怎样的表情。
  可越是未知,越是恐惧。
  “你一直跟踪我,到底想干什么?”
  他抗拒的样子让男人十分不悦,语气里藏满了y-in森感:“你问,我想干什么?”
  季子修的瞳孔放大,呼吸也变得絮乱。
  正在此时,不远处闪烁的路灯忽然又恢复了正常,他睁大了眼,清晰的看到男人手里带血的凶器。
  下一秒,季子修就失去了知觉。
  当鲜血大量流出的那一刻,他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一点点变得冰冷。
  他会死。
  就像是早就预料到自己的死期一般,季子修倒了下去。
  [任务目标已死亡。]
  陆千澜飞快的奔跑着,想要找到他。在耳边听到冰冷的提示音以后,他再也不走了,背靠在被染得脏污的墙壁上,点燃了火,无力的吸了一口烟。
  “又死了。”
  [这已经是任务目标第二次死亡了,主人还重启吗?]
  陆千澜脸上的表情很淡,仿佛世间所有的一切都入不了他的眼:“重启,没别的办法。”
  [主人不给季子修收尸吗?他这次……是被刺死的。]
  陆千澜的眼神十分冰冷,他眼瞳的颜色似乎比这夜还浓:“死掉的人没有半点价值。”
  [提示:主人进快穿世界之后,无论经历多少个世界,唯有三次重启的机会,现在是第二次,是否确认重启此世界?]
  陆千澜掐了烟,脸上无悲无喜,仿佛他用在季子修身上的几次重启一点也不珍贵一样。
  他淡淡道:“重启。”
  [是——请稍后。]
  …………
  ………………
  不知道睡了多久,季子修满脸汗水的从床上苏醒过来。
  也不知道自己梦到了什么,自己竟然害怕得身体止不住的发抖。
  季子修深呼吸了好几口,都无法止住这种颤抖,直到最后,他狠狠的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脸,也无法平复害怕的情绪。
  混乱的思维,无法立刻变得冷静。
  他站起身,走到窗前拉开黑色的窗帘,天边刚刚露出鱼肚白。
  季子修看了时间,现在是六点三十三分,七点半有早自习。
  他露出疲惫的神色,用干净修长的手指一点点解开了睡衣上的扣子。季子修换上了学校发的黑色制服,这身制服的剪裁极佳,凸显出纤细的腰身,穿上以后整个人露出一种不一样的禁欲感。
  其实季子修也不太喜欢自己这张脸,要不是领带怎么也绑不好,他是不太喜欢照镜子的。
  他快速的整理好领带,把镜子重新翻了过去,才快速的离开了家。
  走之前,他似乎听到脑子里的声音嘟囔了几句:[真是服了这个美丑颠倒的异世界。]
  又是这个声音?
  他不动声色,也不去询问,只是静静的观察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电子音。
  因为,它似乎不知道自己会听见。
  季子修快速的出了门,好不容易才坐上了早班车,因为太冷,他把围巾裹厚了一层。
  他过于白皙的肤色显得格格不入,周围的人满是嫌弃的打量着他,而季子修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眼神,静静的坐在最后一排闭目养神。
  “季家那孩子……”
  “他也算可怜,因为长相被嫌弃,现在被迫搬出来一个人住。”
  “哎,可要是我儿子长成这样,我也接受不了啊。”
  这样的话季子修几乎每天都能听到。
  还好学校离家并不远,只十来分钟就已经到站了。季子修睁开了眼睛,根本看不出半点情绪,他下了车,正准备进学校。
  “子修!”
  听到有人叫他,季子修回过头,发现了笑得一脸灿烂的高鸿。
  他的心脏狠狠一颤,有些疑惑高鸿是从什么地方过来的,季子修看到他走过来的方向,忽然有些震惊。
  车上?
  刚刚他一直在暗中观察自己吗?
  高鸿见他愣神,把黝黑的右手在他身边晃了一下:“子修,你怎么了?”
  季子修看着他,想要努力平复自己的怀疑:“没事。”
  高鸿笑弯了眼,在学校他就是个男神。黝黑的皮肤,短发,看着很肥壮,这样的长相很符合当下人的审美。时下崇拜黑色,就连牙齿也喜欢美黑的,最好全身漆黑最美。
  “别愣着了,走吧。”
  季子修心不在焉的应答了一句:“嗯。”
  高鸿在学校的人气这么高,到底为什么非要和他做朋友?
  高鸿跟在季子修身后走着,他露出贪婪而又危险的眼神,将季子修上下打量了一遍,慢慢的朝着他的后脑勺伸出了手。
  与此同时,一个人将季子修圈在怀里,狠狠的捏住了他的手。
  “陆千澜?”季子修被陡然抱住,看到陆千澜的时候有些微怔。
  陆千澜没有理会季子修,而是冰冷的注视着高鸿,一字一句的说:“你刚刚、想对他做什么?”
  高鸿无辜的耸肩摊手:“陆同学,我就是看到子修的头发上有个线头,想帮他拿掉嘛。”
  陆千澜看到他的后脑勺上果然有个线头,心中却还是忍不住戒备。
  季子修见他和高鸿之间不对盘,便说:“快上课了,走吧。”
  高鸿只是无辜的站在原地,目送着他们进去。
  等季子修和陆千澜两人的身影消失在眼前,高鸿再也压制不住了,他的眼神一下子就变得危险而疯狂。
  高鸿一遍遍的重复念着:“季子修,是你把我变成这样的。”
  他不喜欢男人,却喜欢上了季子修。
  高鸿的父亲高一舟就出柜了,他妈还在医院里躺着。
  而他,成了自己最厌恶的那种人。
  高鸿走到y-in暗的角落,狠狠的踢打着墙壁,看上去有种无声的歇斯底里。
  ……
  陆千澜和季子修并不是一个班,只能把他送到一班门口,他还无法完全确定那个人是不是高鸿,可目前他的嫌疑最大。
  陆千澜以一种保护者的姿态弯下腰,在季子修的耳边说——
  “季子修,除了我不要相信任何人。”
  这声音又冷又淡,不含半点感情。
  季子修抬头看了陆千澜一眼,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我们似乎不太熟。”
  他和陆千澜,甚至还没有高鸿和他熟。
  季子修皱着眉头:“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别跟我开玩笑。”
  “没有开玩笑。”陆千澜的眸子里飞快的闪过什么,很快就归于平静,“我说过的话,请你记好。”
  这个世界的人不仅黑,还高。
  陆千澜的个子很高,足足一米九,季子修原本吃得就少,营养不良,只有一米七八,看着又十分清瘦。以至于他看陆千澜的时候必须抬起头,他的脸色没有被撩的薄红,心头反而有一种异常的诡异感。
  两个人一时之间相对无话,是上课铃拯救了两人的尴尬。
  季子修飞快的走进教室,却看到陆千澜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口,像是守护着他一样。
  他的眼皮一跳,只装作没看到那个人。
  陆千澜在门外,嘴唇动了两下,然后很快就离开了。
  季子修的脚步停顿了一下,然后快速的走到自己的位子上。
  他看得仔细,陆千澜在说——[你现在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