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鬼也要谈恋爱[星际] 作者:狐阳【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5-23 作者:狐阳        甜文        星际        重生        年下       

简介:

尹千书死了三千年,难得善心大发从垃圾堆里面捡了个小孩。

小孩洗干净白白净净像个小兔子,他觉得还不算亏。

精心照顾二十载,谁料兔子一朝长大,成了叱咤星际的大魔王。

尹千书:算了,凑合着养吧。

简单的说,这就是一个啥都懂一点的受培养了一个吊炸天的攻,然后被吃掉的故事。

冷血黑心强大攻x万人迷禁欲温柔受

作者有话说

1、文中会有哨向设定,会有二设之类的,如果小天使不喜欢,请轻柔抽打,伤亡过重就没办法码字了。

2、文中攻受无血缘关系,无法律上亲属关系。

内容标签: 年下 重生 星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尹千书 ┃ 配角:楚长骥 ┃ 其它:养成,天作之合

第1章 (一)初遇

  “你他妈就是杂种……”

  “恶心!”

  “垃圾,居然敢偷大哥的东西。”

  “往死的打!”

  “……”

  各种肮脏不堪入耳的话从黑暗的堆满垃圾的巷道里面传出来,只可惜行人匆匆,即使有听到的,在这样寒冷的深夜,也只是裹紧了大衣,匆匆离去。

  尹千书看着天空中不知道是什么的行星,全当是赏月了。

  只是可惜,对影成三人还好,偏偏这巷道里面的声音,极其的扰人。

  偷人东西的,的确是应该好好罚,尹千书飘浮着坐在屋顶,看着下面的场景,就像是在看电影一样。

  毕竟,看到过太多的生老病死,很多时候,很多事情也就没有那么难以忍受。

  “你还真会挑,挑这么个地方赏夜景,也算是品味独特了。”

  身后传来声音,尹千书扭头过去,看着那个手指不断转着一把像是玩具一样镰刀的人,浅浅的笑了笑“嗯,我向来品味独特,你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倒是你,是来这里工作的?”

  男子随意把额发往后捋了捋,在尹千书身边坐了下来,看着下面道“那可不,要不是工作,我现在宁愿待在我的工作室里面多暖和,平白出来受这罪干什么?”

  下面的拳打脚踢似乎已经进入了尾声,有一个少年似乎去试探那倒在地上的小孩的气息,却不曾想,那已经有气无力的小孩儿手上的钢钉,直接扎入了少年的脑袋上。

  大脑是多么重要的地方,那里被刺入,那脏兮兮的少年瞬间就毙了命,顺带着,也吓住了周围围着他的人,竟是一时间不敢靠近。

  小孩儿踉踉跄跄的爬起,想要逃离,只是可惜没有爬两步,众目睽睽之下,直接倒地。

  旁边的人踢了踢,不见他动弹了,这才确定,的确是不会再醒过来了,只是不知道是死还是活着了。

  “你该工作了,我就不打扰你了,”尹千书从屋顶飘起,就打算离开那个地方。

  “别介,看看呗,免得有恶鬼丛生,我压制不住,”男人手中的镰刀变大,只是瞬间,就变得充满了诡秘的气息。

  尹千书停住,无语的看了他一眼道“要是连这么个小鬼都抓不住,哪里对的起你黑鬼使之首的称号,你说呢,y-in离。”

  “那也别急着走,等会儿我工作完去喝一杯,小白最近还念叨着你呢,”y-in离也不强求他下去,只自己飘落了下去,镰刀尾的锁链轻轻缚在那之前被钉子吓死的少年身上,再一拉,灰暗的魂魄就整个被锁住勾了起来。

  就那灰暗的颜色,只怕生前做过不少的恶事,尹千书对于这样的人,更加没有丝毫的怜悯。

  魂魄的颜色以人心善恶,或是功德划分,生前做善事,功德加身的人,死后的魂魄是金色的,没有太大过错,做了些小恶小善的人,通常灵魂的颜色是白色的,而穷凶极恶的人,根据所做的恶事,往往魂魄颜色越是漆黑,越是恶毒。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为他人害死,执念颇深的魂魄,往往都是怨念缠身,一片漆黑,长久的不投胎,也就成为了孤魂野鬼。

  而像尹千书这般,浑身金光还掺杂着紫气的魂魄,据y-in离所说,就是连他也没有办法带往地狱,只能等功德金光消耗没了,才有希望,要不然他的镰刀要废掉不可。

  简单的说,即使死了三千年,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待在人间,爱干嘛干嘛。

  对此,尹千书胖揍了他不仅一顿,然而不能投胎转世,就是不能投胎转世。

  y-in离这边的动作在尹千书看来很大,可是在那群肮脏的青年,少年的感官里面,是没有任何动静的。

  躺着的小孩被踢了几脚都没有任何的动静,看来是已经死的透透的了,偏偏y-in离只是锁了旁边那个少年的魂,直接锁链封住魂魄的嘴巴,任由他支支吾吾表示愤怒和恐惧,却没有丝毫的用。

  尹千书等了片刻,不见他上来,只能遵守着君子守约的礼仪下去到了他的身边“怎么了?”

  “命有变数,”y-in离环胸靠墙,看着那小孩儿道。

  “行吧,”尹千书倒不过问他地府的事情,只嫌弃的飘浮离那垃圾远一点,硬生生的比站着的y-in离好像高了半个脑袋。

  y-in离“……”

  命有变数,也就是阳寿未尽却有可能终止生命,也有可能活下去,这种变数很少,却也是有的,也难怪是y-in离亲自前来。

  被踢打的小孩儿似乎已经没有了气息,几个嘴里骂骂咧咧的少年似乎也觉得没有意思,扔下他和之前被杀掉的少年,陆陆续续的离去了。

  冷风卷着各种各样的塑料袋,带来丝丝的的恶臭,有瘦骨嶙峋的野猫在垃圾堆里面翻捡着,试图找到点能吃的东西来。

  被钉子扎死的少年身体已经僵硬了,同样的瘦骨嶙峋,只是在野猫的眼睛里面,跟一块儿大r_ou_没有什么区别。

  锋利的牙齿在尸身上面撕扯着,在尹千书喉咙里面隐隐泛着恶心的感觉下,撕下一块儿血淋淋的r_ou_,翻着墙带走了,随即带来了更多的野猫。

  “生前做恶,死后倒是能喂养生命,也算是抵消了一些恶事了,”y-in离对这种事情本就无所谓。

  在鬼差的眼里,是人是猫,都只是生命而已,魂魄转世投胎,投胎成人,还是投胎成畜牲,都是生前做的事情的选择罢了。

  少年的尸身在他自己的眼前被撕的四分五裂,连尹千书都觉得恶心,更何况是本人了。

  只是比起这个,他更关注的是,那个躺在地上还活着的小孩儿,已经有野猫试探着靠近,只因为生息还没有断绝,而带着几分的畏惧。

  如果就这么放任下去,只怕跟那个少年同样的下场,尹千书闭眼复又睁开,终是叹了一口气,飘浮着蹲身在小孩儿的身边,指尖金光流淌,仿佛源源不断的进入了小孩儿的体内。

  也只是一瞬间,小孩儿那冻的青紫色带着伤痕的皮肤,r_ou_眼可见的愈合了起来,变回了正常的肤色。

  尹千书在y-in离戏谑的目光中扭头“我不是故意的。”

  “是是,亏你想的出来,用功德金光救人,天道总又给你返回更多,你这个样子,什么时候才能正儿八经的投胎啊,”y-in离扯着锁链,拉着勾着的魂魄,瞬间走远,之前说的什么小白想跟他喝一杯什么的,全部都抛在了脑后。

  尹千书要是现在还不知道这个变数是他自己的话,就枉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了。

  “看来下次要带着好酒跟y-in白告状了,”尹千书站起身来,也打算离开这里。

  人也救了,他的功德不减反增,不离开,总不能闻着臭味过年吧。

  只可惜救了人就想离开,也只是他的希望罢了。

  “你是仙人么?”小小的,如同蚊蜹一样的声音响起,带着小孩儿天然的软糯。

  “你看得见我?”尹千书有些新奇,蹲下身来反问道,然后在小孩儿点头的时候笑了笑道“我是恶鬼,专吃小孩儿的。”

  小孩儿恢复红扑扑的脸r_ou_眼可见的白了一下,然后趴地,果断装死。

  尹千书微笑着cao控着一根树枝戳了戳他,小孩儿顿时抖成了筛糠,就差掉渣了。

  “胆小鬼,我走了,”尹千书扔掉了树枝,虚虚的摸了摸小孩儿的脑袋,随即消失在了巷口。

  散发着金光的身影消失,整个巷子又恢复了最初的黑暗和冰冷,连本来有些温暖的身体也逐渐冰冷了起来。

  楚长骥慢悠悠的从地上爬起来,之前疼得厉害的伤口已经不见了踪影,他迷迷糊糊的时候,也知道是那个自称恶鬼的人救了他。

  只可惜他现在朝不保夕,只怕是没有办法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

  野猫的声音在夜色中越大的凄厉,楚长骥看着身后已经啃食的破败的尸体和发着光的眼睛,朝着还有些光芒的大街上跑了过去。

  大街上只有霓虹灯还在闪烁,却已经没有太多的人了,深夜的城市,即使是爱玩的人也进入了睡眠之中。

  楚长骥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是顺着街道走着,他没有家,似乎从有记忆的时候开始就生活在这里,每天乞讨,或者偷别人的东西,每每食物不够的时候都是用抢的。

  可惜他长的最瘦小,抢也也抢不过,已经饿了三天,终于忍不住偷了些食物,却被早已觉得他是累赘的一伙少年差点打死。

  本来还能住的地方,现在也没有办法去了。

  冷风穿过破旧的薄薄的衣衫,冻的楚长骥不断的发抖,甚至一度觉得心脏收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