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之主了解一下? 作者:天绘凉【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5-23 作者:天绘凉        甜文        灵魂转换        强强        青梅竹马       

《中兴之主了解一下?》作者:天绘凉

文案:

“我怀疑我到底是怎么死的了?”袁慈明重生到另一个世界后,过了很长时间喃喃自语。

作为一个重振王朝辉煌但是英年早逝的帝王,因为希望年幼继承人能顺利即位,作为交换,他答应死后要去需要他的另一个地方做领主。

结果他震惊地发现,正是有人希望他能早日到北疆做领主,自己才那么早死掉的。

#伤心,早知道能够活着自己养孩子多好#

#无良中介误我!#

#挖角挖的墙都塌了#

内容标签: 强强 灵魂转换 青梅竹马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英 ┃ 配角:万遂初 ┃ 其它:苏夫人邓紫绶

第1章 重病之时的莫名的来客

  袁慈明是金狮国的帝王,他还很年轻,但是却已经命不久矣。

  他幼年执政,摆脱了帮助也压制着他的摄政王,抵御了外敌,拓展了疆土,但是如今却是大事未了,却已经没有时间再干下去了。

  如今虽然在他有生命力,但是却因为不知名的原因倒在了床上。

  他的脸色苍白,明显憔悴,寝室里面有着浓厚的药味,生命正在从他的身上抽离,但是他却毫无办法。

  袁慈明心知自己的病来的蹊跷,可惜他已经无力查清楚这一切。

  睿智的人也常常忽略自己身边的问题,虽然知道嫌疑人必是不出自己的左右,可惜哪一个都是他的心腹和朋友,误判的风险也很大,如果贸然结果对方的生命,急中出错,反而正中了幕后之人下怀,那就得不偿失了。

  他正在极力隐藏这个事实。

  但是对于一些人来说,帝王倒下的消息已经不再是个秘密了。

  已经知道消息的人中,有人惶恐不安,然而也有人心中窃喜,但是这些都不是能够从脸上看出来的。

  而更多的人,正在试探x_ing的向这个国家最有权势的人身边伸出触角,想要了解更多的消息,以便从中谋求最大的利益。

   今天,除了日常的侍人之外,金□□的王储,袁文宪,还是一个五岁的孩子,也出现了袁慈明的床头。

  袁慈明已经不大能说出话来了,他眼睛盯着自己的接班人,既欣慰于对方活泼健康,又担他太过年幼,不能在复杂诡谲的□□势中生存下来,将金狮国继续延续下去。

  袁文宪呆了不久,就被身边的侍人带着回去了,侍人十分有眼色,看出了袁慈明的明显疲态。

  走之前,袁文宪紧紧抓着袁慈明的手,小声的叫着父王。

  身边的陪伴着袁慈明时间很久的侍人邱俭安慰着继承人:“太子莫怕,王上定会很快好起来。”

  袁文宪的确是个小孩子,但是袁慈明看着文宪的眼睛,却惊讶的发现,对方一点相信邱俭安慰话语的神色都没有。

  袁慈明既疑惑又稍稍有些放心,看起来这个孩子不是容易上当受骗的人,可惜自己没能留下一个能够让他茁壮成长的环境。

  袁文宪最终还是在磨蹭了一会儿后离开了。

  可是袁慈明并没有时间好好休息了,久病之人,稍微放松一下可能就永远休息了吧。

  接下来被侍人引导进来的,是他想为文宪留下来的肱骨之臣,邓紫绶。

  邓紫绶和贵为帝王的袁慈明幼时就已经熟识,多年来一直陪伴着对方,为袁慈明出谋划策,甚至于耽误了自己的亲事。

  有着这样的情谊在,邓紫绶本来是袁慈明托孤的最佳人选,可惜天不遂人愿,自从袁文宪这个孩子出现在袁慈明的身边后,邓紫绶的态度明显冷淡了许多。

  邓紫绶已经有多日称病没有上朝了,说起来,他“生病”的日子,可是比袁慈明时间长的多了。

  袁慈明在重病之前,还曾经多次遣人去问候他。

  邓紫绶的反应是不冷不淡,没有大多数臣子感激涕零的情态。

  虽然众人眼中,手握大权的人不会在乎这种事情,也没有人敢对这样有权势的人疏远,但是邓紫绶就是那种独特的人。

  袁慈明偏偏也非常注重对方的情绪波动,可惜感情上,单方面的努力使没有办法成事的。

  最重要的事情是,袁慈明现在重病,非常需要关系密切的人安慰。

  作为帝王,袁慈明当然是有王后的,但是他和王后的关系不亲密,甚至有些冷淡。

  王后有两个兄弟,但是却因违法乱纪,被袁慈明下令杀死了。

  这样的仇恨,非圣人不能原谅,王后当然不是圣人,所以两人的关系一直没有复原。

  邓紫绶看着已经不再神采飞扬的人,心中长叹一口气。

  “没想到你竟然病的这样重。”

  袁慈明听见对方没有像之前一样冷淡地以君臣称呼,而是像幼年时候一样,友人一般的称呼,心中升起了修复关系的希望。

  他想出声,可惜费了半天力气,在外人看来,只是嘴唇动了动,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邓紫绶越发不忍,他本来不想来的,也没想到对方病的这么重。

  本来他已经打算好,辞去官职,管它这个国家会怎么样,这和他有什么关系,袁慈明也不是之前势单力薄的人,只有他一个人。

  即使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凭借他自己的本事,也能过得很好。

  但是他是不能这样做的,可能是因为自由的人惯了,就反而羡慕那些有束缚的人,他们虽然有必须要做的事情,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越发显得能够勇于承担责任的人的可贵。

  袁慈明无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他们幼年相交相识,十几年的时间,已经让他深深了解对方的作风,虽然心知对方也非常看重和自己的感情,但是在对方心中自己绝不是最重要的那个人,尤其是在这种重病的敏感时刻,风吹Cao动都可引得大乱。

  这是为了什么呢?邓紫绶心中也有猜测,一个让自己失望心凉的猜测。

  果然,袁慈明接下来的话就证明了这一点。

  袁慈明努力将自己的声音放大,终于发出来了声音“文宪”

  邓紫绶心道一声“果然”,他的神情不可察觉地变得冷漠。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放不下你的儿子。”

  “我可以留在朝堂之上,辅助他,但是我想知道一个问题的答案,看在我们多年的情谊上。”

  “王皇后不能生子,文宪到底是哪个女人的孩子。”

  袁慈明在邓紫绶的注视下沉默良久,连说话的意图都没有。

  邓紫绶的神色突然抑制不住的激动起来“哈,不是王月璃的,那还会是谁?必定是孙仲思的!”

  袁慈明沉默的神色变了,他摇了摇头,坚决表示了反对意见。

  可惜邓紫绶已经相信了自己的推断,他似乎是想恨恨地嘲讽对袁慈明两句,但是却只是说出半句:“你什么都不知道,还惦记着她”后就闭嘴了。

  袁慈明却从短短的这半句话中听出了一些端倪,邓紫绶知道什么呢?陈年旧事尚且不说,这些事情他很肯定没有这么大的影响,那最近的最有影响力的事情是什么呢?

  自然就是自己重病的事情了。

  自己一筹莫展的事情,心中虽然有些推测,但是不能确定的事情,紫绶居然知道,并且任由事情发展至此。

  袁慈明的心中更添几分凄苦,他自认不是多么失败的人,但是被自己重视的人冷待,也让他倍觉挫败。

  又是一阵良久的沉默,两人心思各有不同。

  袁慈明心中已是明白,自己的打算必然是要落空,邓紫绶明显无意于辅导文宪。

  而邓紫绶这边,确远是没有这么悲观,他虽然生气,但是却是舍不得看到袁慈明痛苦伤心的。

  他会帮对方解决问题,但是却不是答应对方的托孤,而是釜底抽薪,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邓紫绶是不会让袁慈明死去的,人不死,自然托孤一事就无从谈起。

  袁慈明经常称赞邓紫绶:“其人淡而清,远超常人也。”

  邓紫绶的确不是“常人”,他非常人,身负灵力,却是没有人知道,被称赞超常人,也是在某种程度上洞悉了真相。

  邓紫绶先是握住了袁慈明的手,袁慈明并没有反对,只是沉默地看着他。

  接下来,邓紫绶又把一只手放在了袁慈明的额头上,这在平时可以说是大不敬了,但是袁慈明也没有反对的意思,他虽然心中诧异,但是知道对方不会伤害他的。

  从袁慈明的角度看过去,他只是能够看到邓紫绶的白色袖子,也看不到邓紫绶脸上的表情。

  既然看不到什么,袁慈明索x_ing闭上了眼睛,自从病重以来有些昏沉脑袋,似乎也是清醒了些许,但是却更加疲惫了。

  邓紫绶虽有灵力,但是也无意显露于人前,方才他往袁慈明的身体中注入了些许灵气,这些灵气能够助中毒之人逐步恢复健康,虽然不如对症下药那么迅速,但是这也正达到了邓紫绶掩人耳目,不能让袁慈明恢复过快的目的。

  同时也达到了麻痹幕后下毒之人的目的,正是一举多得。

  没错,袁慈明的病不是病,而是毒,邓紫绶也确认了幕后之人,和孙仲思大有关系。

  他如今心中想的是处理幕后之人,见袁慈明的神色大有恢复,同时帝王寝宫不便就留,就急匆匆的离去了。

  袁慈明的心腹侍人邱俭见人离去,急忙上前观察帝王的呼吸,见对方呼吸平稳,不由得暗叹“老天保佑!”

  天见可怜,他可是真的怕这位邓大人惹君上生气,可惜君上偏要见,他又不能阻止对方进来亲近帝王,方才邓大人声音聒噪的连守在门口的他都隐有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