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主他又疯了+番外 作者:晏同风(下)【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5-23 作者:晏同风        情有独钟        穿书        天之骄子        江湖恩怨       

第54章 第五十四章

  只是听着这称呼,原本还按捺得住的人又惊吓起来,那可是魔教的护法啊。

  手底下不知道收割了多少人命,哪个也不可能无辜。

  但也有人知道林闻天卧底的事,于是更是怔愣,方才觉得实在可笑得很。

  但总也压着旁人不要惹事,好歹,没有人再添乱了。

  温琼华也没应付过这样的情况,半响才用手摸了摸他的后脑:“思齐,不必担心,你且先说你在西江,所为何事。”

  莫道桑看着温琼华的动作,才意识到他的左使待人一向都这么温柔,觉得有点不爽。

  “左护法大人,你后来密信嘱咐属下魔教不可归,属下不信护法你会有事,但也不知去哪里可以找到你,索x_ing便留在这里等你,却没成想遭了算计,后来属下气不过去查,竟被属下知道了这里遭难的真相。”

  温琼华怜他忠心,又想他一身伤恐怕就是为了这事,一时竟不知道在说什么了:“你一个人?”虽不是煽情的时候,他还是说了,“你我再聚便是有缘,今后照旧跟着我吧。”

  宋思齐看这场合也知道自己左护法大人如今是什么身份,竟然还看见了教主,他都要有些没法子思考了,虽然觉得有教主在就应该不会有人敢跟他们说不,但也知道这个时候答应下来还是会惹麻烦。

  可他实在太想跟着自己的左护法大人了,于是情急地一个字都再说不出来。

  温琼华笑了笑:“别想了,你先说,都查到什么了。”

  “是碎浪门,我们原本查到的那些船,根本不是什么匪类,”这一句话出,简直比方才那一句左护法引起的波澜还要壮阔,正道诸人从小接受的就是守护一方百姓的教导,实在想不到自己这边还有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宋思齐也怕左护法大人不相信,于是直直跪了下来,“护法大人信属下,属下于隐匿一道甚熟,仅凭这些才到西江不久的人又怎么能伤我至此,属下这一身伤,都是碎浪门长久以来想栽赃于属下,后来又怕属下泄了消息,故意针对属下属下才受的。”

  燕主实在听不下去了:“贼子休要蛊惑人心,焉知你不是犯事时被我碎浪门追捕怀恨在心,才故意造谣生事。”

  莫道桑适时接话:“就他一人,燕主说,要如何生事?”

  燕主惊讶地看他。

  莫道桑于是说:“在下可担保,那处再找不出其他还有内力的人了,燕主的人劳而无功,才不是那些匪类那么神通广大,无非是根本不存在罢了。”

  燕主简直要骂他胡闹了,但也隐隐也觉得这才是真相,毕竟他门下那么多人下去,至今也只探出了这一人的踪迹。

  若是真的这样,他们拷问无果之下,会有什么结果,简直让他胆寒。

  温琼华也说:“思齐的x_ing子在下也是熟知的,我救他入魔教后他留下也只为报恩,那些为恶的事思齐并未做过。”

  燕主又惊又疑,直接就跌回了座椅上,好在燕绥及时扶稳了椅背才没有出什么丑。

  温琼华的品x_ing他虽是信得过,但这种事实在是…

  许久,他才在在场数十双眼睛的注视下颓然开口:“你且说说,究竟是事情是何模样,”然后他振起了自己该有的威仪,“若让本主发现你言语有半分不实,休怪我云梦泽不客气。”

  宋思齐面对莫道桑的时候多了这种场面完全不惧,跪着转了个方向就说:“燕主明鉴,我早听说云梦泽主人最是明礼守法,也想过若是挨不下去了便冒死来禀明,望燕主今日听过,能还西江百姓一个公道。”

  然后他叩了一下,接着说:“匪船原为商船,碎浪门与那商人勾结了之后便于码头伪装后再出行,之后用过再改换面目,自然无迹可查,此次之所以会出现折损大半的情况,无非是发大水的时候撤离不及,半个门内的人都葬身了水里才闹出的结果,之后更是劫掠乡邻,将这些人的死因归于了为保卫百姓而与魔教的战乱中,简直天理不容。”

  这样的做法,别说是自己这边人做的了,就算真的是魔教做出来,在场诸人也觉得实在可怕。

  然后纷纷又想到那碎浪门主如今宣称卧床养伤,背地里却不知道要怎么笑他们呢。

  到了这里,几乎他们已经默认了这件事的真实x_ing,实在是没法子承认才干脆就不说话了。

  燕主闭了闭眼,竟去问宋思齐:“你待如何。”

  莫道桑好笑地说:“如何?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查呗。”

  燕主现在已经掐死这声音主人的心都有了,可惜还只能忍着。

  莫道桑随后就起了身,拱手道:“燕主事务繁忙,此事也有了论断,在下这便告辞了,”然后又看向温琼华,“令仪也早些带这小兄弟去治伤吧。”

  温琼华自己虽能医治,但也少不得要买些药材什么的,于是也就向燕主辞了行。

  燕主疲累地摆手让他们去了。

  一路行至门外,巧了不远处就有家医馆,旁边还连着客栈,这么一看,怕是这小镇最热闹的也就是这条街了。

  走得近了,莫道桑突然停下来看他们,温琼华问他怎么了?

  宋思齐则早就没了方才那种气势,他本就为人怯懦,刚刚也就是强撑着才能说完那番话的,再说了,他有多大的胆子敢跟莫道桑硬气,于是小声地行了个礼,唤:“教主。”

  莫道桑才转回视线看他。

  温琼华慢了一步竟然没有拦住,如今只能窥着莫道桑的脸色就想知道他会是个什么反应。

  宋思齐看着状况就知道自己闯祸了,自责地恨不得去撞墙。

  “都出来了,”莫道桑也没有管方才那个称呼,“看来这云梦泽要热闹好一阵子了。”

  温琼华也能感觉到那门内陆陆续续有宾客走出,想来也是觉得不好再留下围观燕主的糗事,自觉地出去查探了。

  “骏惠?你。”温琼华实在摸不准莫道桑在想什么,虽然他心里存了几分莫道桑根本没听见的念头,但也知道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令仪,快去给你这小侍卫抓药吧,”他靠在门外的柱子上懒散地笑,“想太多可是会很麻烦的。”

  温琼华才恍然明悟,那么久了,他们的行动都丝毫不加掩饰,骏惠怎么可能还不知道自己是谁。

  一路走来,各人的传言也不知都听了多少了。

  但他就是这个x_ing子,过去如何,根本改变不了他的行事,他也不会为此太过困扰。

  温琼华笑了笑:“骏惠稍等片刻,我去去就回。”

  莫道桑点了头,看着温琼华进去了,就只能看面前这个可怜的小侍卫:“你叫什么名字?”

  宋思齐被教主大人这么问简直要吓坏了,惶恐地低下头:“属下宋思齐,见贤思齐。”

  莫道桑觉得还不算太无聊:“令仪为你取的名?”

  “是,左护法大人大恩,属下定当鞠躬尽瘁,誓死效忠教主和左护法大人。”

  “效忠?还有我?”莫道桑觉得好笑,于是也就这么问了。

  小严子自从自家宿主大人开始跟着小侍卫聊天就知道自家宿主大人又犯病了,只好在心里默默为小侍卫祷告着。

  宋思齐都要被吓疯了:“教主。”他哆哆嗦嗦下面的话涨红了一张脸也再说不出一个字。

  看够了他的样子,莫道才宽容地放过他:“行了,我不要你效忠,进去帮令仪拿药吧,记得问清楚学会了以后自己熬。”

  “是。”然后小侍卫如蒙大赦一般赶紧往药铺子里逃命去了。

  教主大人就算这么笑着还失忆了还是真的好可怕,该说不愧是教主大人吗?

  莫道桑百无聊懒地等着,抬头瞧瞧头顶的日头顺便开始琢磨中午要吃些什么。

  结果最后没有把温琼华等出来反而是林闻天燕绥他们先过来了。

  彼此见礼后莫道桑无视林闻天的目光问燕绥:“济显,你走得开吗?”

  按理说身为云梦泽少主,家里出了这事怎么都是走不开的。

  燕绥觉得颇为不好意思:“小叔在与父亲商量,我听着烦闷,便先出来了,”然后他对着那客栈说,“那宅子里住了宾客已经没有太多的地方,我和鹰扬兄,浥尘兄便辞了父亲的好意,出门也是顺便想定间客栈好方便晚上休息,莫兄不妨与我们一同。”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对莫道桑已经生不起恶念了,他自己感觉到这一点也颇为吃惊。

  “不必了。”

  燕绥有些遗憾地说:“那就只好就此别过了。”

  燕绥他们于是就一一告别朝客栈里走,莫道桑心念动了动还是什么都没说。

  终于温琼华他们出来了,莫道桑带头就往街道尽头走。

  却没走得多远就听着后面燕绥的喊声还有追上来的脚步,他意料之中笑着回头:“没房了对不对?”

  燕绥一脸被吓到的表情看得莫道桑心旷神怡:“莫兄,怎么知道?”

  莫道桑一脸不知道才奇怪的眼神搅得他都不好再说话。

  至于为什么那两个人没有提醒燕绥,呵,莫道桑看了他们一眼,林闻天宋浥尘一概转头刚好错过。

  燕绥好不容易缓过劲来:“莫兄,那老板方才说,这镇子别处也都住满了,莫兄不若与我们一同回宅子里,我们挤一挤总好过没处睡觉。”

  莫道桑见一边的温琼华都已经快憋不住笑了,于是趁早收了势,说:“我有天下第一庄为什么要挤,济显也回来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