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主他又疯了+番外 作者:晏同风(上)【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5-23 作者:晏同风        情有独钟        穿书        天之骄子        江湖恩怨       

  【封山下】

  “这位大侠,听说了吗?魔教上那个不爽就咬人的疯狗教主好了。”

  “是吗?这可真是稀奇,只是不知此消息阁下从何得知。”

  “我们这挨着封山做生意的,哪个没点来消息门路打底敢做下去。”

  “既如此,就恭贺阁下了。”

  “好说好说。”只不过待那老板欢天喜地地走后,秦风就忍不住吸了口凉气,他现在身上还哪里都疼,再想想那天大殿上见到的人,他不禁腹诽,这就是他们说的好了?

  【封山内】

  “骏惠,你记起我了?”

  “说,永远不会背叛本尊,说啊。”

  “咳咳咳,骏,骏惠,放手。”

  【回山谷谷口】

  “莫兄感觉如何?”宋浥尘脸色徒然一变,“快,拦下他。”

  “哈哈哈哈,谁敢拦本尊,都给本尊滚开。”

  …

  如此无数次之后.

  “那个魔教教主,诸位且听我说。”

  “滚。”

  这是一个穿越者为了活下去只好利用原身发疯的这个毛病一次次恢复又疯过去的心酸?故事。

  最后推荐一下作者君的预收文《文艺背后的真相》,欢迎小天使入坑。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道桑,温琼华 ┃ 配角:林闻天 ┃ 其它:穿书,系统

  ======================================================================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架空历史-武侠

  作品风格:轻松

  所属系列: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364474字

  朝暮

第1章 第一章

  大地上连山密林,天空中鸟雀飞过,那鸟儿直直飞着,突然似是远远地瞧见了什么,倏地便向下钻下去了。

  鸟儿落在山顶好像凭空化出的一座宫殿顶上仰着脖子叫了几声,这静到似乎没人的地方却突然传出了人声,鸟儿被惊到,拍了拍翅膀飞走了。

  而原先还寂静的大殿,则因为方才的那么一句话,悉悉索索起了满室的衣料声,往内看去,能看见两排人影齐齐伏在地上,唯有最前端的两人还直着背。

  巧得是,这两人的衣装居然都为白色的,不同的是左边人一身长袍翩翩儒雅,右边人则是一袭带风斗篷,兜帽戴上来足以遮掩全部面容。

  从最后那几人脸上不由流露出的怨毒来看,怕是这两人已是凶多吉少了。

  “本尊欲与人欢好,你们听不见吗?”正中的首座上,披着黑衣似笑非笑的年轻人重复了一遍,随后轰得一掌拍下,他左手下的那边扶手已经裂成了碎块。

  这时,不管下头的人本来在想些什么,都因为教主这样的行为变成了一句荒唐。

  “教主,您身体尚未长成,老教主生前特意嘱咐过,还请教主再且忍耐半年。”左边那个声音清冷似与这里完全格格不入的人不疾不徐地开口,好像感觉不到身体因为上方人散发出的威压而不自觉地颤抖。

  “呵,那老贼,不就是本尊杀的吗?”教主像是根本没有听见他在说什么一样,“今夜你来,亲自感受本尊的要求,日后若是本尊遇着有不顺心的人被送进来,就自挂山壁挂上个一年吧。”

  白衣人的脸上终于出现了至今以来的第一个表情,只是略微僵硬下来的嘴角让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最后只能深深伏下去领命。

  莫道桑看到这里颇为感叹地停了会才继续翻页,自从他从新交的小女朋友那里偶然翻出她以前写的这本书,他就因为里面反派跟自己的名字一样很是占了一番便宜之后借了回来,然后就是,差不多算是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因为令他无比蛋疼的是,这本小说似乎跟他的x_ing取向有那么微妙的,一个字的差别。

  最初他只是觉得不对劲,通篇没有女主角出现勉强可以说成是剧情流,然而看到这里,他似乎终于明白了之前一直古古怪怪的那种气氛到底是什么了。

  但对于有着近乎偏执的求知欲的他来说,本着科学探索的念头来看这些神奇的感情也不是不可以。

  毕竟,翘班躲自己那个忠心耿耿的下属的这段时间,他也是很无聊的。

  花了段时间把这本书看完,得知那个和自己同名的反派boss神智越来越不清醒一路晕乎乎地持续作死最终成功倒下,他从沙发上掂起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可响了好几声那边都还是不敢接的状态。

  莫道桑挑了挑眉,看来上回把那个小家伙吓得不轻啊,明天去好好哄哄吧,这回这个,他总觉得时间可以适当延长一些。

  看着时间已经不早,他就着这个坐姿靠在沙发靠背上微微仰起头,食指抵着尖锐的喉结开始解开衬衫的扣子,然后一路往下,宽阔的胸膛随着解开的那条线一点点露出来,再被那根食指一路划过,再来是平坦的小腹,全部解完后,他像是放松了些,站起身一边扯开腰带一边走进了浴室,最后呈现在镜面上的,是一副线条流畅到让人几欲膜拜的身体。

  手腕随意在水龙头上一压,水声便淅淅沥沥地响起来,莫道桑对着镜子里渐起的雾气挑了挑自己的额发然后笑了起来,于是那双时常含情带笑的眼便潋滟了起来。

  细细瞧去,还能看到此刻他的眼尾因为水汽的刺激微微发着红。

  水流随着他的动作从舒张的肌r_ou_间的缝隙滑下,整个人都在一瞬间显得充满了力量感。

  只是他的皮肤白皙细腻,这份力量感反倒多了些说不出的意味。

  随意地在墙边一靠,便端得是姿态风流勾人得很。

  只不过他再有什么计划,也就只能想想了,因为他还没意识过来发生了什么,一个眨眼之后,面前的场景就突然换成了古怪的山洞。

  即使他再怎么神经强悍,大脑也不免陷入了短暂的死机。

  等到终于能正常思考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打量起身边的环境。

  只不过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啊,咦,这种又不像天然形成更不像人为挖掘重点是没有门的原始建筑风格倒是莫名有点熟悉啊,还有这种银色的山洞洞壁,莫道桑不由想起了刚看过的小说里那位丧心病狂的教主大人闭关的场所,好像就跟他现在这里一模一样啊。

  如果这里不是他的梦境,就只有那么一个不科学的解释了。

  莫道桑察觉自己此刻是坐着的,于是他从一地坑坑洼洼中起身,检查了身上的一身黑色外袍,再次确认了这种念头,最后他这么个外表精英的人抬手掀了掀自己的面皮,不得不承认自己好像真的是跟看过的无数小说一样穿越了。

  而且是穿进了自己刚刚看完了一本书里,思考了一般主角穿越后会遭遇的经历,莫道桑进入了等待的状态。

  因为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像书里描写的记忆涌入带来疼痛的时候他也并没有露出太多不堪的表情,最多是面色有些发白。

  梳理好原身的记忆之后莫道桑觉得这真是一个利器,记忆跟书本果真是差了不少的,生活细节到了这样的程度,如果不知道怕是当场就要露馅。

  有意思的是,他现在用的教主的这张脸,跟他以前是完全一样的,就连身材,也差不了多少。

  明明这个教主的年龄比他小了不少,莫道桑感觉略微不满的同时,也对这个身份多了一分亲切感。

  毕竟是用了二十多年的壳子,突然变了怕是他也要用上个几天来适应。

  从记忆中翻找到原身修习的魔功的路数,莫道桑反复揣摩了几次后又等了很久,这回觉得大概是没什么其他古怪的东西会出现了,他咬咬牙试着运行了一遍功法。

  这功法有些邪门,但是却不得不领会,不提一个没有修为的魔教教主简直就是下面人的活靶子了,没有功力他连离开这地方都做不到,可才提起气,他就觉得那种纷乱的血腥气突然像挣脱了牢笼般不断在脑海中冲击,身体随之开始发热,总有种要靠什么发泄出来的冲动。

  “终于到了啊,哎哎哎?宿主大人。”

  模模糊糊,好像听见一个小孩在不停叫着什么,他只觉得好吵,好吵,好想杀了他。

  杀人,不行,那是犯法的。

  “宿主大人,宿主大人,呀,我忘了。”

  清凉的感觉像水滴入土,却无声无息地荡漾开来,抚平所过之处的一切躁动。

  莫道桑终于恢复了神智之后,只觉得身上的骨头像是被人打断了一般动都动不了,眼皮抬了抬却完全睁不开。

  而那个声音果然不是他的妄想,仍旧在不知疲倦的喊着他:“宿主大人,宿主大人,醒醒啊。”

  也许是被话语里面的那种可怜兮兮打动,莫道桑终于赏脸骂了一句:“闭嘴。”他真的觉得脑子被吵得要翻滚起来了。

  “哦,好。”依旧是委屈巴巴的语气。

  大约是莫道桑不知道扔到那个角落里的同情心难得发作了一会,他居然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却也不肯认输,只说:“行了,告诉我你刚刚做了什么,然后,想说什么就说吧。”到最后他竟然有些放弃的意味。

  “啊,真的吗?宿主大人你真好,”脑中的声音惊喜地跳了跳,“我送给了你清醒,以后不论有没有我在,你都不会因为这些外物被影响到了,宿主大人,我是你的系统啊,我们只要在这个世界完成任务,我就可以回去升官了,对了,宿主大人可以试着用意识跟我交流啊,这样我们以后行事会比较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