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霸道王爷独宠[穿书] by:琼玖谦【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6-06 作者:甜文        穿书        婚恋       

  文案:

  一觉醒来,陆阮穿成书里霸道王爷的代嫁新娘。

  陆阮作为庶子被嫡女一碗迷魂药放倒,擅自送上了喜轿。

  据说霸道王爷十三岁随军出征,十五岁建功立业,十八岁煞神名气远扬,边疆敌军闻名丧胆,甚至传出只要他在,就算死都不敢入侵,毕竟死不可怕,落在王爷手上,生不如死。

  据说霸道王爷铁血手腕,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一天不见血心情就不爽。

  现实中的王爷——果真如此。

  不仅如此,他还是个j.īng_分,一到晚上就更加暴躁,一言不合就双目泛红,冷笑,掐脖子。

  陆阮:……好怕怕!吓尿!

  陆阮第一次穿越,不懂流程,随随便便暴露了自己男人的身份,结果新婚之夜就被掐死了。

  霸道王爷邪魅一笑:至今为止还没人敢骗我。

  陆阮泪流满面,蜷缩成一团球瑟瑟发抖:是、是吗,真的不关我的事,可以,放过我,吗。

  霸道王爷冷笑出声:抬手扭断了他的脖子。

  倒带重来。

  陆阮依旧吓得身子软绵绵,瑟瑟发抖,但死也不敢说出实情。

  幸好还有一个传说,霸道王爷——他不举!

  陆阮小心翼翼装着女人,努力扮演王妃的角色。

  直到有一天晚上,霸道王爷发现了他的大秘密。

  【病态暴躁能止小儿啼哭的霸道王爷X又甜又软小可爱】

  “王、王爷,你别过来,我,我自己死,自己死。”

  “敢死一个给我试试!”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婚恋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阮 ┃ 配角: ┃ 其它:穿书婚恋甜文

  ==================

第1章 1.代嫁

  皓月当空,银白月光的清辉洒在床前,桌上龙凤烛高燃,映照着外面影影绰绰的人影。

  身穿大红嫁衣的陆阮坐在床边,脑袋深深低垂着,双手紧紧攥拳搁置在大腿上,因为紧张,手背紧绷出细弱的青色脉络,肩膀也在微微颤抖。

  因为成亲的缘故,脑袋上还缀了不少的装饰物,朱钗步摇,凤冠霞帔,压得陆阮脖子都快要断了。

  只是此时,他无暇顾及自己的身体状况,脑袋一片混乱。

  昨晚他还好端端在家里的大床上睡觉,可现在他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此时正坐在这个人的喜床上。

  他一脸茫然地看着脑子中凭空出现的红色按钮,想了想,还是按了下去,毕竟他对现在的状况一无所知。

  初步判断好像是穿越,按下去说不定还能获得这个世界的背景,以及自己的人物身份。

  [姓名:颜苏叶]

  [身份:颜太尉颜守信一夜风流产物]

  陆阮:“?”儿子的意思吗?

  屋外接连不断的脚步声让他坐立难安,生怕有人忽然推门进来,来不及多想便立刻接着看下去。

  [新晋身份:端王王妃]

  陆阮:“!”视线立刻上移,确定产物二字看不出x_ing别,慌张伸手按在自己的胸口处,一片平坦。

  其实还想确定下面的,可他瞄了瞄门外晃动的人影,咬了咬下嘴唇极力按捺住了想要脱裤子的手。

  毕竟这身嫁衣看起来极其繁琐复杂,一眼看过去他甚至连腰带都不会解。

  [年龄:十六]

  [母亲:颜府的倒酒婢子,y-in差yá-ng错怀有身孕,后因难产而死。]

  [刚出生母亲死亡,被颜府洗衣服的老嬷嬷收养。十岁时老嬷嬷去世,在府里做小工生存。十二岁因为长相和颜家大小姐有三分相似,被颜夫人发现是颜太尉的私生子,从此原本平静的生活彻底被打乱。十三岁时被颜家大小姐颜苏卿在严冬推下池塘,虽死里逃生但落下了畏寒和体弱的病根。十四岁被颜苏卿栽赃偷盗差点打断一条腿,卧床小半年。十五岁时被颜夫人差点赶出颜府,被颜苏卿以寻乐子为由留了下来。今天早上,被颜苏卿灌了迷药送上了嫁给端王赵曜的花轿,成为了正式的端王王妃。]

  这么悲惨,能活下来到底算是命好还是命不好?!

  小说C_ào根男主都不敢这么写吧,还是说这个世界本来就这么残酷?

  对于以后可能要一直生活在这个世界,陆阮有些害怕,他可能适应不了这样的世界规则,尤其是——顶着王妃的身份。

  总感觉艰难险阻,困难重重,稍有不慎就会丧命似的,

  陆阮手心出了一层汗,他蹭到衣服上,吞了吞口水继续往下看。

  [夫君:端王赵曜。]

  陆阮:“……”作为现代人,作为一个男人,看到那两个字还当真是有些囧。

  陆阮:“!”作为一个男人,他可能活不过今天晚上。

  他连忙拉下控制面板,一目十行地以代嫁为关键词快速浏览,看到最后呼出一口气。

  只要他隐藏的好,男人的身份一时半会不会被发现,好歹命暂时算是保住了,至于能不能回去,或者能不能逃离王府——

  说实话,陆阮心里也没底。

  之前他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甚至都没看过几本正史,对古代一无所知,很容易露馅被人当做妖怪烧死,或者犯错闯祸被直接处死。

  陆阮:“……”总而言之,真正的穿越根本没有小说中写的那么容易。

  他也不是主角,没有任何金手指,创不了新,改不了革。

  ——和真正的颜苏叶一样,能活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陆阮想,如果真的难逃一死的话,最好还是选择一个最为稳妥的,不会受折磨的死法。

  不是陆阮悲观,对自己没信心,而是这个世界太过超出他的想象,尤其是——他的夫君,赵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