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物美人逆袭指南[快穿]+番外 作者:酥雪京(上)【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6-08 作者:酥雪京        甜文        快穿        爽文        系统       

  内容简介:

  笑青山穿越成了大美人,可惜,是个废物。 系统:宿主住手,你OOC了啊!!!这根本不是废物人设!!!

  【被学霸渣后,我撩到了学神】

  冷情学霸:对不起,现阶段我们还是以学业为重。

  笑青山:你说得对,高考太轻松,我正准备拿个世界科技竞赛的一等奖来玩玩。

  【被影帝劈腿后,我和霸道总裁谈恋爱了】 风流影帝:娱乐圈不适合你。

  笑青山:其实圈内的最佳导演和最佳编剧都是我的马甲。当然,今年的最佳男主角也属于我。

  【被贵族少爷退婚后,元帅强迫我嫁给他】 骄纵少爷:你这个j.īng_神力E的废物,也想要高攀本少爷?

  笑青山:你个二世祖也配用我做的机甲?

  【被师兄赶出师门后,我成了修真界未来魔尊的师父】

  伪君子师兄:师弟,凭你的资质,在修行上恐怕难以有所j.īng_进。

  笑青山:一念成仙了解一下。

  食用指南: 1、攻j.īng_分,每个世界都是一个人。 2、苏爽甜,轻松小白文,只为博君一笑。如若不符合口味,点叉即可,有缘再见,么么哒!

内容标签: 系统 甜文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笑青山 ┃ 配角:叶易 ┃ 其它:

第1章 我觉得我同桌喜欢我

  疼。

  好像有数把锋利的刀剑,穿过他的胸腔,将他贯穿。浑身的肌r_ou_酸得仿佛被碾过一样,即便是最细微的动作,也能逼得骨骼发出悲鸣。

  星辰移位,那人眼中的赤色如一把将尽的火焰。

  **

  笑青山猛地睁开眼,眼瞳冷得像远山上的终年不化的积雪,可此时冰冷的雪倾覆而下,唯余一江东流水,带着未散去的寒意。

  清醒过来,他发觉自己的头和背都贴着冰冷冷的木地板,硌得慌;双手一只抵着床头柜,另一只则夹着蓬松的枕头;软绵绵的被子从床上垂到地面,尽职尽责地盖在主人勉强挂在床沿的腿上,只露出一小节光滑的肌肤。

  “本世界主线任务:学渣逆袭。”系统无机质的声音传来,“一个充满王霸之气的睡姿,是新任务顺利完成的开始!”

  笑青山:“闭嘴吧你。”

  他别扭地动了下酸痛的胳膊,肘部轻轻撞了下一旁的矮柜。

  “啪”的一声,一本薄薄的书砸在他的脸上,紫色封底上是八个大字——《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笑青山:“……”

  收好两条腿,他撑着上身盘坐起来,识海中,涌入原身的记忆。

  卷起睡裤裤脚,劲瘦苍白的小腿上,还残留着一点乌青色——那是原身跳楼自杀后留下的痕迹。

  原身叫做顾苏。他爸叫顾学海,他妈叫苏柳,两个人的姓一拼,就是爱情的象征。

  不过他俩最后离婚了,爱情的象征就带上了些讽刺的意味。而原身顶着这个名字,就像顶着一个800W大灯泡,在顾先生和白女士的夕yá-ng恋上放出刺眼的光芒。

  笑青山撑着膝盖站起来,迈步的时候,腿还有点疼。

  他拉开衣帽间的门,挑出一套朴素的衣服——简单的蓝白配色,宽松的oversize设计,标志着品牌百年历史的刺绣LOGO,正是现下最受学生喜爱的……

  锦城一中校服。

  国家级重点高中校服,升学率的保障,隔壁学生看到都羡慕哭了。

  **

  下楼的时候,餐桌旁已经围了三个人。其乐融融的氛围,因为他的到来而降到了冰点。

  白书兰的外貌远不如原配苏柳,但胜在温柔似水,体贴入微。她别过鬓边长发,捧起一杯豆浆道:“小苏你醒啦?腿还痛吗?这豆浆凉了,阿姨帮你拿去热热。”

  顾学海翻了一页报纸,皱起眉头:“放下吧,惯得他!”

  顾子川道:“爸你别这么说,大哥刚出院,需要照顾。”

  说完,他看了笑青山一眼,眼中全是忧虑。

  但笑青山却知道,原身的弟弟并不如表面上这般体贴,简单来说,他就是那种面上带笑,背后捅人的类型。他知道原身最厌恶他母子俩,听到这份虚假的关心肯定会给他们甩脸色,然后顾学海为了维护白女士,就会和他吵起来。

  可惜笑青山不是顾苏,他想也不想,便道:“白姨,麻烦你了。”

  白书兰与顾子川皆是一愣,放在平常,顾苏都是冷笑一声、打翻杯子,然后出门,怎么今天一反常态,不仅没生气,还这叫她“白姨”?要知道,从白书兰踏进顾家家门的那一刻,顾苏都连名带姓叫她白书兰。

  顾学海的视线,也从报纸上转移到儿子的脸上。

  笑青山提醒道:“白姨?”

  白书兰一惊,她本就只是做做样子,压根就没打算帮他热豆浆,这下再不情愿,也不能黏在椅垫上,只得悻悻飘去厨房。

  笑青山在顾子川身旁坐下,懒得看对方惊诧的面色,只专注地搅着自己面前的清粥。

  热腾腾的雾气散开,青葱拌白粥,配着清爽的小菜,勾人食欲。

  一杯热豆浆落在他手旁,笑青山也没抬头,随口道:“谢了。”

  白书兰僵硬道:“一家人的事,哪用得着这么生分?”

  她话说得勉强,一旁的顾子川手臂上也起了一连串的j-i皮疙瘩。

  笑青山不咸不淡“哦”了一声,以示回应。

  白书兰回到座位上,身旁顾学海合上报纸,捏了捏布满川字纹的眉心,对着儿子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顾苏,你今天去二十班报道,不要惹事。”

  劈头盖脸就是一句警告,父子二人的关系可见一斑。

  他不想惹事,保不住有人惹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