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子的雌性荷尔蒙 作者:南荣辰氏【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3-10 作者:南荣辰氏        种田文        穿越时空        性别转换       


文案:
他阳军!21世纪商业银行行长!

正是事业有为,春风得意,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年纪,突然就穿越成女人,还到这么个破地儿。

还我185的猛男身啊,空有一身泡妞本领,可惜自己成了一个妞。

难道是上辈子屌爆了,现在被现实逼着,和这屋子的男主人搞基。出国祸死就死嘛,干嘛要穿越;穿就穿吧,为什么还要穿在封建社会的弱女子身上。

啊,在这个卖腐的宇宙混不下去了!!!

内容标签: x_ing别转换 穿越时空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阳军 ┃ 配角:郭家儿,南荣辰氏 ┃ 其它:男穿女,种田,轻松,悬疑

==================

  ☆、一

  破旧的土屋,即便拾掇得井井有条,依旧寒碜。屋外骄阳似火,蝉声吵得人癫狂。
  阳军在一翻身就吱吱响的木床上,浑浑噩噩地躺了一整天,心情异常低落。从昨晚刚醒过一来,见到自己现在这个小萝莉的样子,和周围破败的生活环境,就想哭。
  21世纪,一个35岁的商业银行行长,正是事业有为、春风得意、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年纪,突然就穿越成女人,还到这么个破地儿。
  还我185的猛男身啊,空有一身泡妞本领,可惜自己成了一个妞。感觉自己成了没有任何用武这地的废人了。难道是上辈子屌爆了,现在被现实逼着,和这屋子的男主人搞基?
  出国祸死就死嘛,干嘛要穿越;穿就穿吧,为什么还要穿在封建社会的弱女子身上。
  啊,在这个卖腐的宇宙混不下去了!!!
  “娘子,喝碗j-i汤可好?”眼前这个五大三粗,一脸憨厚的壮汉子,叫郭家儿,是这小萝莉的男人,一整天都在自己身边转个不停.
  “你给老子滚,说了多少遍了,老子叫阳军,不是你娘子!”阳军狠狠地踢了他一脚,骂道:”别在老子眼前恍!”
  郭家儿怎会相信她的胡言乱语,全当她是落水失忆,有点疯癫。依旧好言好语地对她。
  阳军是个聪明人,在太阳落土前,就想明白了,老天要和他做对,可他阳军不能和自己过不去啊!在找到回去的方法前,这日子还得照常过.
  “喂,郭家儿,你把饭菜给我端过来!”歪在板凳上的郭家儿,一瞬间就活了,殷勤地递上热在锅里的饭菜。饭菜虽然不丰盛,但做得很用心,j-i汤炖得甘甜,j-ir_ou_入口就化,一盘笋都是嫩嫩的笋尖,香翠可口。
  阳军狼吞虎咽,心里思忖着,这男人虽然穷,但是人也不错,还会做饭。
  见阳军吃得如此香,郭家儿一颗悬在半空的心,终于落地了。
  要不是当年爹同夏家定了娃娃亲,现如今夏家怎会把女儿嫁给如此贫寒的自己呢?夏兰花,不!现在该叫郭兰花了!是他刚娶回家还未洞房的媳妇,居然跳河了,幸好救得及时,不过,开始蛮温顺的,醒来后,就像变了个人,x_ing子变得泼辣了许多.也知道,她心里苦.
  阳军为了能更早的明白自己的处境,就一本正经地同郭家儿谈了许久.直到淡黄的月光透过小木窗,洒得满屋都是。
  原来,这是个与世隔绝的所在,除了缺女人,倒也没有什么不和谐的。以前倒是男女比例协调,但后来,女x_ing走出了林子便再也走不进来,所以女人一代比一代少.
  这里的男娃刚出生就去寻找女家定娃娃亲,不然就等着孤独终老.哪家要是生了个女娃,就是天上掉下了大元宝,等着被踩烂门槛,发一笔横财.当然,这里的风俗就是这样,定了娃娃亲和过门了也没多大区别,约定是必须得守,无论男家日后是个什么样都得嫁.
  “那要是男孩长大了特别优秀,但没定过娃娃亲,有可能找到女人吧?’阳军第一次听到这种风俗习惯.
  郭家儿认定娘子是失忆了,耐心地答:“不可能的!我们夏家村,最大的家族是南荣家。南荣辰氏是我们这一代最优秀的大夫,一表人才。他出生时,家里瞧不上别家的姑娘,哪家的亲都没定。当年的傲骨,换来的是,只能去红楼镇买个男伴回来当傍家。”
  郭家儿说完,一脸满足,含情默默地盯着眼前的人,许久才道:“娘子,你……你以后可就是我们郭家的人了,该唤你郭兰花。”
  阳军“咣当”一声,把碗拍在桌子上,气得满脸通红,吼道:“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叫阳军!”这一声把郭家儿从幸福的海弯吼回了现实,寒意一阵阵地。
  人逢喜事精神爽,郭家儿头顶着大圆月,在屋外把自己洗刷得干干净净,皮肤黑里透红,才进屋。先前的不愉快早被水冲没了。
  这屋子自己形单影只地生活了十年,终于来了个可以说话的人了。床上的美人侧卧,完美的身线……在凸起的臀部那儿就移不动眼珠了,男x_ing的荷尔蒙逼得郭家儿移动着双腿。
  郭家儿这二十年哪见过什么女人,更别提如此标致的。趁着阳军睡着,就摸到床上去了。
  其实,阳军知道他上床了,那熊样的喘息声和吞口水的声音,是要闹哪样?他阳军又不是块香r_ou_。但阳军到底觉得两个男人无所谓。
  可是当郭家儿把手摸到他腰上时,阳军一脚就把他踢下去了。这和在地铁上被变态光顾是一样的道理。两个男人,摸摸擦擦的,别人他管不着,但他阳军受不了。
  郭家儿委屈地从地上爬起来,压着胀得发痛地裤裆,抱着“这块r_ou_迟早是俺的”这样的念想,哭丧着脸去了柴房。
  …………………………………………………………
  第二天,天还未亮,j-i还未鸣。郭家儿就起来了。精神抖擞地挑水,劈柴,打扫,做饭,洗衣……
  待阳军惺忪着眼,从屋里踱出来,准备欣赏大自然的美好时,郭家儿都把饭菜端上堂屋的小矮桌了。
  “吃早饭呗!”郭家儿的话听起来还是蛮温柔的,但他心底里还是有想法的.别人家娶了媳妇,洗衣做饭,相夫教子什么活都做,勤快得紧.可自己家的媳妇,又懒x_ing子又不好,还不能睡;前两日自尽,可折磨人了,这路娘子还不如不要呐!
  即便心里这样想着,但手上还是把刚煮的鱼汤给她乘了一大碗,自己就和着昨日的剩菜剩饭吃.
  阳军也很纳闷,一早上起来,腿就疼。思来想去,也就因为昨晚踢了几脚郭家儿。不至于吧?!当他看见满满的水缸里,自己那细胳膊细腿的可怜样时,长长叹了口气。造孽啊!
  吃完饭,郭家儿盯着发愣的阳军,欲言又止.
  “你们这儿有来路不明的人吗?从外面进来的人?”阳军晚上还是睡不安稳,潜意识里都在找回家的线索.
  “没有,只会无故地就有女人失踪.”见她一脸憔悴,郭家儿心软了.算了!娶娘子就是为了要好好疼爱的,最起码也能做个伴不是?
  阳军恍然大悟!
  那些莫名失踪的女人可能就是线索!也许,这本来就是21世纪,这里只不过是一个离城市比较偏远的地区.那些离开的女人,被外面的繁华所吸引,当然不会回头了。他立即就要求郭家儿带他出去转转。
  “娘子,这,这个不行!”郭家儿急了:“外面的活俺来做就成,你要真无趣了,就做饭洗衣裳就好。”
  “什么?”阳军拍桌而起,虽然手很疼,心里更是气。他向来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长这么大,还从没人敢跟他这么说话。就算穿越到一个萝莉身上,他也是条硬汉子。岂能当家庭主妇,伺候男人,依靠男人养活。更别提这么个民工样的男人。
  “你知道央行理事长吗?”
  “你知道商业精英吗?”
  “你们这只知道耕地种田?!还封建到女人不出门?!还过着男主外女主内的原始生活?!”
  “从今天开始,你主内我主外!把你衣服脱给我,这么长的裙子,不方便做事。”
  郭家儿被她一连串的问题问愣了,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不知她如此是为哪般。
  …………………………………………………………
  骄阳似火,一望无迹的荒地。
  阳军握着锄头的手都起了水泡,他又热又累又渴,像个在沙漠中迷失的路人,找不到归宿。他把锄头一丢,心里狠狠骂道:这TM是人干的活吗?人都快烤熟了,杂Cao还是这么多.
  “娘子,算俺求你了,你回家去吧!除了这个,其它的都依你!”这不知是他今天说的第几十遍了.”郭家儿站在边上,怎么劝都没用,都快急哭了。
  太阳这般毒辣,他皮糙r_ou_厚的不打紧,可他娘子细皮嫩r_ou_的,要是晒坏了可如何是好?那体力活,她如何干得?
  “你给我听好了!我最恨别人看轻我.如今落在这么个地方,算我倒霉,可我不会屈服,在哪都会好好地活着!”阳军死鸭子嘴硬,只要还有力气站着,就不低头。
  郭家儿没办法,又怕她遇到歹人,不敢独自回家做饭,只好老老实实地跟着。
  正在此时,远处有个矮胖的农夫,背着锄头向这边走来,远远地就听见他打趣:“嘿!郭家儿,新娶了媳妇欢喜呐!这大热天的还拉出来,放家里头不放心不?哈哈…………”
  郭家儿羞得不敢抬头,这要是传出去,以后要怎么面对这众乡亲啊!他一急,把跟前的人连锄头一起扛肩上,向家冲去。还没忘记回头喊一声:“大牛,她是给咱送水来的!俺们先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  此文老少皆宜,童叟无欺,绝对不坑!正在努力码字中…………

  ☆、二

  阳军在郭家儿肩上异常的安静,一直到家,郭家儿把她轻轻放在堂屋里的竹椅上,才发现情况不妙。她脸上苍白得没一丝血色,有气无力地歪在竹椅上,一句话都不说。
  “娘子,你莫不是中暑了?”郭家儿一时有些慌乱,后悔刚才一路狂奔,片刻后才道:“俺这就去请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