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不负 作者:你我一样幼稚【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3-10 作者:你我一样幼稚       


文案:
上一世因为世俗的认知,贺子毅从来没有相信过在自己身边十年之久的人,直到死后以怨灵的身份飘荡在沈轩的身边才看清他那隐藏在淡漠之下炙热的心。有人说过: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离死别,而是我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那一刻看见他在自己的眼前一点一滴变成冰冷,贺子毅才明白生死才是最大的阻碍,最大的无奈。活着总会有希望,那么死亡才是什么都没有。
重活一次,当误会解开,沈轩是否会选择贺子毅?贺子毅能否走完他的赎罪之路?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子毅{攻}沈轩{受} ┃ 配角:易凌、薛琪、周奇 ┃ 其它:

第1章 前世篇一
  沉闷的y-in沉的空气中弥漫着腐败的味道,然而缩在墙角的男子,似乎已是麻木,双眼无神的没有任何焦距,如果不是还可以听到那微弱的呼吸声,都会怀疑是不是如同周围的死物一般,静待着腐烂。
  门突然的被推开,习惯黑暗的双眼一时间适应不了强光的刺激,肌r_ou_条件反s_h_è 的闭眼。
  来人看了一眼蜷缩在墙角男子,径直的走向窗帘的位置,拉开落地式的窗帘。
  “为了他,你值得吗?”男子看见依旧沉浸在自己世界的人问道。
  从那家伙出事儿,到现在把他接回家,就一直是这样,周围的人就像是自动的被他排除在外,看着中午端来,还没有动过的饭菜,半个月了,请了七次医生来家里,他都这样。男子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办法来挽救他。
  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个人,曾经那样对他,他依旧坚持待在他的身边,直到那家伙出事之前都没有真正喜欢过他,他也依旧如此坚持。更多的还是不甘、嫉妒吧,为什么那个人那么渣,却可以的轻易得到他穷极一生都没有办法的到的东西~眼前男子的爱和心。
  “沈轩,你告诉我,你到底想要什么?别这样对我好不好。”
  看着眼前日渐消瘦的人,想到医生的叮嘱,病人已经出现抑郁症的情况,要随时注意观察,避免自杀的情况发生。
  他不敢上前去触碰他,上次忍不住的抱他之后,拿着浴球在厕所里不知道洗了几次澡,连带着本来白皙的皮肤硬是给磨出了丝丝血丝,还威胁自己不许再靠近他一步,那时的情况还没有现在这么差。
  易凌想不通为什么,明明他和沈轩从小一起长大,明明是他先认识的他,而且一直都是他在沈轩的左右保护着他,凭什么贺子毅就能够得到他的爱,而那个人渣,从来不懂得珍惜沈轩,只会让他受伤。贺子毅能够落得如今的下场,就算没有他在背后的推波助澜,也是迟早的事儿。只是他唯一没有想到的是,贺子毅的离开能够给沈轩带来这么大的伤害。
  “放我回去……”
  很久都没有开口说话,一开口沙哑的嗓音就像是个七老八十的人嗓音。
  “回哪去?轩轩,留下了,留下来好不好。”易凌所做的一切无非就是在除掉贺子毅之后得到沈轩罢了,现在沈轩却要自己放他离开,他做不到,但是看到他现在的状态自己也拿不准。
  “易凌,我要回家。回家!”
  家,这个字深深地刺痛了易凌的心脏,同时也让贺子毅的心再一次的被狠狠地揪了起来,是的,房间里只有两个人,外加上一个孤魂。贺子毅也没有想到在自己死后还会以这样方式存活在世上。死后没有去到所谓的地府或者是天堂,反而是被困在他一直认为是骗子的人周围。
  贺子毅,登峰集团的现任首席执行官,C市的钻石王老五,现实生活中的霸道总裁,可以用天之骄子来形容,在别人眼中永远的别人家的小孩的,三年前以优异的成绩学成归来,接手家族企业,并且用了三年的时间来证明自己的能力,所有人一提到他,都忍不住的夸赞,但是,这些成就只是他作为登封的接班人的身份必须所要具备的,私下的贺子毅飙车、泡吧、泡妞、玩儿男人……奢靡颓败,和一些世二祖没什么差别,唯一的差别,就是他在工作上的成就,成功的掩盖住了他私生活的靡败,所以在大多数人的眼中他依旧是C市青年才俊的代表。众千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
  沈轩是贺子毅的秘书兼情人,从大学在国外留学时开始,两人就是情人关系,或者情人说只是沈轩的定义,而贺子毅的定义就是□□那么简单。本来国外的氛围就比国内要开放,贺子毅向来男女不计,读书的时候发现唯一的室友似乎对自己特别的好,两个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一来二去,就滚到床上去了。后来贺子毅回国,沈轩也跟着一起,就那样两个人一直维持这样的关系。就连沈轩口中的家,在贺子毅的眼中看来就像是快捷酒店一样的存在,仅限于每次做完爱之后的休息地儿,但是现在听到这个人这样说,他真的好想痛哭一场来缓解这压抑了这么就得伤痛,可是已经死去的人,还会有眼泪吗,上天不收走他,或许就是对他的惩罚吧,让他亲眼见证自己所犯下的过错,却连后悔、弥补的就会都不给他。
  “是不是只要让你回去,你就好好的配合治疗?”
  “回家”
  看着他依旧无神的双眼,嘴里却只会倾述那两字,无奈易凌只有答应的份儿。
  回到熟悉的地方,沈轩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许多。双眼不在那么的无神。
  “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这里也不欢迎你。”沈轩冷漠的对易凌倒出心中所想。
  现在的他只想好好地保存这里仅剩下贺子毅的气息,不被外人给破坏掉,他也没有办法原谅易凌害死自己爱人的事实,即使是多年的交情,在孤苦无依的孤儿院成长,相辅相成的情谊,也没有办法说服他,原谅他的做法。虽然他口口声声的说,是为自己好,但是他爱上贺子毅的那一天开始,后来所受到的伤害委屈都是他自己选择的,他都还没厌倦,别人又有什么资格c-h-a手他们之间的事儿,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就是愿意,怎么了。况且他的命是贺子毅给的,就这一点,也足够了。
  易凌不敢忤逆他的意思,只能吩咐手下的人多盯着点。


第2章 前世篇二
  沈轩回到属于他们的家,他也知道贺子毅从来没有把这里当做家,但是这个家却是他们两个人共同出资购买的,房产证上还有两个人的名字,这样自欺欺人不管过分吧,毕竟现在好多的夫妻都是这样的,房产证上有两个人的名。
  贺子毅这还是第一次看见沈轩的脸上有其他的表情,自从知道自己车祸出事儿之后,他就是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死人样,通过这半个月在他身边,看着他一天比一天颓废,俨然是等待枯萎凋谢的花,毫无生机,贺子毅才重新的认识了一下在自己身边待了十年的人,按理说十年了,因该是熟悉对方的每一个举动,可惜的是,十年的时间,贺子毅从来没有将它放在了解沈轩身上,只会在有甩不掉的前任,纠缠不清的时候,想起他来,这时候他总会替自己解决好一切,会在欲望无处发泄的时候想起他来。
  一开始,贺子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思,有了身体上的交流之后,贺子毅在想知道自己和别人发生关系,会不会也像其他人一样跟自己闹,那就没什么意思,本来就是玩玩而已,何必当真。到时候就顺势的结束他们之间的关系,反正圈里的人都知道贺大少爷的情人的保质期只有三个月。但是,当被对方撞破,却依旧不闻不问的态度,让贺子毅开始好奇也有点气愤,就这样多试了几次之后,就连自己带人在他的面前,他也依旧没多说什么,渐渐地贺子毅也就习惯了,不在顾忌沈轩的感受,反而觉得沈轩这样忍辱负重的待在自己身边,从来不要求自己什么,必有更大的所图,渐渐地产生了防备之心。只会在自己需要他的时候,找他,却从来不去关心过他。
  现在,仅仅只是沈轩这半个月来的表现,贺子毅就知道自己是有多蠢,才会相信他这样接近自己是有别的目的,才会相信传言,渐渐地将他驱逐公司的核心工作,才会不听取他的建议,擅自签署合约,中了别人的请君入瓮的计,才会导致最后公司因为这次的事故而大大亏损,最后自己因为疲劳驾驶而永远的离开他。
  还记得他刚听到消息时的样子,站在原地一瞬间就像是灵魂抽离了身体,不喜不悲,安静的看不出任何表情,但越是这样,就越让人担忧,这是一种悲伤达到了一种程度,连最基本的条件反s_h_è 都失去。
  没有痛苦,没有眼泪,没有表情,只是这样静静地一个人待着,直到回到这里,才有了最基本的面部表情。
  “子毅”
  沈轩看着空荡的房间,一个人自言自语到。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沈轩叫自己,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现在的沈轩情况很不好,贺子毅害怕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过,就连面临巨额的赔偿,破产的危机,他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慌乱失去镇静。
  跟在沈轩的身后,看见他抽出床头的抽屉,拿出放在那里两人的合照,他记得这还是他们毕业的时候照的,在一起十年,这还是他们唯一一张合影,而且到现在贺子毅才知道它的存在,看着相框的干净,想必经常像现在这样,一个人抚摸着相框里的人。贺子毅的心脏已经疼到窒息,他想抱住身前的人,告诉他,自己就在他的身边没有离开,但是无奈只能看见自己的双臂穿过他的身躯。
  “子毅,我知道你一直找机会和我分开,所以我努力的做到不去生气,不去闹脾气,我以为只要我不管不问,就能够永远的待在你的身边……但是,你还是抛弃了我~”
  “其实吧,你想要让我离开……也可以……但是我们能不能换个方式,只要你说了,我就做还不行吗,不要用这种方式……不要让我连偷看你的机会都剥夺了……”
  泪水顺着脸颊滴落在相框上,贺子毅想要拭去,却只是徒劳。
  “沈轩,对不起~轩轩不要这样,对不起~”
  现在的贺子毅除了不停地说对不起之外,他不知自己能做什么,有人说世界上最痛苦的事儿不是生离死别,而是我就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但是此时的贺子毅就想问问这句话是谁TMD不负责任的放的屁,生死相隔,直到自己已经死后才知道自己早已爱上这个人,这算什么,生死是最大的阻碍,其余的,只要都还活着总会找到办法去解决,但是有谁能够跨越生死的阻隔?答案是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