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开始你的表演 作者:雾十(下)【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3-10 作者:雾十        甜文        爽文        重生        穿越时空       

第81章 第八十一次被攻略:
  “那你想让他怎么做?!”从隔壁房间突然闯进来了一个冒冒失失的青年,一头黄毛, 流里流气, 明明蛮好看的五官, 却生生被那一身说不上来审美的糟糕品味给连累的降了好几个档次。青年一看就脾气不算好,他还没彻底朝着陆见晏冲过来,就已经被后面早有准备的人架着胳膊给拦住了。
  刘恩的病房是个套间, 很显然青年和他身后的保镖刚刚一直待在另外一个房间里,听到了他们全部的对话。
  不需要谁来介绍, 陆见晏就已经猜到了这个青年是谁——刘凯文,刘恩儿子,也是刘恩那个情人的, 呃,不对,应该说是刘恩的第二任丈夫, 和其他人生下来的那个私生子。
  是的,刘恩在国外的情人是个男人,不是女x_ing。
  这倒不能说谁刘恩当年是个骗婚gay, 在这个同x_ing恋也可以结婚生子的时代, 并没有什么骗婚gay的概念,大部分人都是双x_ing恋。为了同x_ing现任甩了异x_ing前任, 又或者为了异x_ing现任甩了同x_ing前任都是很常见的事情。刘恩只是个彻头彻尾的渣男而已,这与他的x_ing向无关,就是单纯的自私,以及极致的恶而已。
  刘恩和他丈夫的感情如何, 外界有很多传闻,陆见晏看过资料后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段畸形的感情。说他们之间很相爱吧,但刘恩的丈夫却和刘恩在一起之后还和其他人保持着情人关系,有男有女;说他们其实并不相爱吧,但他们却用时间证明了他们才是能够陪伴对方到最后的人,刘恩的丈夫甚至让自己的儿子跟了刘恩的姓。
  只能说这对夫夫之间的关系很复杂,肮脏到陆见晏这辈子都不想去了解。
  药无患眯眼,看着与陆弟弟差不多大、正怒不可遏的想要与陆见晏争辩的刘凯文,心情不算特别美丽。而且,他总觉得这人有些眼熟。
  “凯文!”刘恩的检测仪再一次疯狂的叫了起来。
  刘凯文这才放弃了继续与陆见晏死磕,慌慌张张的跑去病床边照看刘恩,拍扶着他的胸口帮他顺气:“冷静,爸爸,我错了,我不该出来。但是他太过分了!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明明你都道歉了,他却还是那样说。你为什么要对他那么低三下四?他是如此的冷酷无情,一点情面都不讲。”
  刘恩虽然没有说话,但他也没有阻止刘凯文继续说下去,很显然他也是有点不满陆见晏的,觉得陆见晏就像是他高高在上的前妻,翻脸比翻书都快。
  陆见晏握紧了药无患的手,才没让自己在冲动之下做出些什么。
  “别人的道歉,就一定要原谅吗?”既然刘恩借别人之口发泄,药无患自然也不会让陆见晏落人口实,有些话他来说就好了,他对着刘凯文冷笑,“那好啊,不妨让我捅你一刀,我再对你道歉,看你能不能原谅我?”
  “你又是谁?”刘凯文猛地瞪向药无患,生气的挥舞着自己的拳头,动作笨拙的就像是一个进化不完全的猩猩,“你又算什么东西?这是我们的家事。有、有你说话的余地吗……”
  刘凯文的声音越吼越小、越吼越小,因为他对上药无患白色的眼眸那一刻,就被不由自主的吓了个后仰。不说药无患与众不同的瞳孔颜色,只说他的眼神就足够吓人,不是那种表现在明面上的锋利如刀,而是根本不把人当人的冷静中的疯狂。
  药无患好像明确的在表示,他刚刚有关于捅人的建议不是说着玩玩的,他当下就可以给刘凯文一刀,然后还能继续维持着如今笑嘻嘻的表情。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我有十分正规的Malkavian精神鉴定书吗?”
  “你、你什么意思?!”刘凯文不想让自己露怯,不断的向前挺身,表达自己并不害怕药无患的意思。但他越是虚张声势,越是暴露自己,他连一步都不敢往前迈。
  “你觉得我是什么意思,我就是什么意思。”药无患笑的意味深长。他杀人是不用坐牢的,顶多在精神病院疗养,还是那种比这个疗养院还要高级的多的精神病院,谁让他有病呢?全世界都知道Malkavian有多难搞。
  好吧,以药无患的能力,他想要悄无声息、不负责任的收拾谁,有的是办法,并不需要靠着他的病来运作。
  但对付刘凯文这种智商不高的人,药无患真的会怕他威胁的不够直白,对方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最主要的是,药无患在逼刘恩说话,别总把人当傻子糊弄,利用的自己儿子唱白脸,自己唱红脸,也是好意思哦。
  刘恩果然出手制止住了刘凯文继续蠢下去,他本也想说药无患的,却在对上药无患的眼神后不可避免的怂了。不过在心里他安慰自己,这不代表他也怕了药无患,只是不想再惹陆见晏不开心。
  “凯文是无心的,他的话不是我的意思。”刘恩对陆见晏道。
  陆见晏依旧是那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不巧,无患是有意的,他的话就代表了我的意思。我想我至少拥有不接受道歉的权利。”
  用同样的句子,不同的内容噎回去,总有意想不到的气人效果。这招很讨厌,陆见晏是和陆弟弟学来的。陆弟弟刚刚进入中二病期那会儿,有段时间就很喜欢学别人说话,特别讨嫌,被陆见晏和陆姐姐联手收拾了好几顿才给他治好了。但却已经给陆见晏留下了足够深刻的印象。
  “你!”刘凯文明显不服气,还想说些什么。
  陆见晏却不会给对方这个机会,就像是才意识到对方的存在一样,他道:“你刚刚问我想要什么?我在第一次通话时就已经明确说过了,我希望刘先生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生命里,离我越远越好。”
  刘恩的脸色变得一片惨白,喘着粗气,手指颤抖,一副随时都将不久于人世的样子。
  “他是你的父亲!”刘凯文更加暴躁了。
  “他不是。”陆见晏起身,从容不迫的拍了拍身上不曾存在的尘土,又或者是想要拍掉病房里带给他的负能量,“刘先生对于我来说,只是个素未谋面也不想见面的j_in g子捐赠者,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表达清楚这一点。目前来看,我们已经没有说下去的必要了,那么,再也不见。”
  “不,别走,晏……”刘恩本想叫下去,却硬生生的换了个称呼,“陆先生,我让他们都离开,就我们两个人私下聊一下,好吗?”
  陆见晏当然不是真的就准备这么起身离开,说的不清不楚只会让刘恩不断的纠缠下去,他只是在逼刘恩加快谈话进程,不要废话,直接说出刘恩真正想要的。
  药无患看了眼陆见晏,意思很明显,要我也出去吗?
  陆见晏点点头,好像在说,出去吧,我会尽量克制住自己不搞死刘恩的。
  于是,药无患和刘凯文连同其他人就一起离开了病房,留下了足够大的空间给这对像是仇人一样的父子。
  外面的走廊上也有坐下的地方,药无患闲庭信步的走了一圈后,就坐了下去,对试探x_ing朝他看来的刘凯文继续笑了笑,吓的刘凯文立刻就移开了眼睛,还是自以为不着痕迹的挪到了很远的地方。药无患这才心满意足,看来最近小刘先生要睡不好觉了,那他可真是太荣幸了。成为别人的噩梦,是药无患从小到大都很爱做的事情。
  病房中,刘恩躺在病床上,被无数机器环绕,眼底一片青灰,这次不用神算子同学来算,陆见晏就能够替他开口,兄台印堂发黑,恐有血光之灾。
  “你恨我。”刘恩颤颤巍巍的开口。
  “我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吗?”陆见晏反问,他当然恨他,没有人可以在那么伤害过他的母亲后,还敢堂而皇之、恬不知耻的出现,没有人!家人是陆见晏唯一的软肋,也是他的盔甲,让他可以为了他们所向披靡。
  “你不介意我没有对你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你只介意我曾经伤害了你的母亲?”
  “显而易见。”
  “她也报复过我!那个女人不是小白兔,她没你想的那么好!”刘恩也很生气,他不断的挣扎着想要让陆见晏明白他的意思,“你知道我当年有多惨吗?”
  “不知道,但看来还不够惨。”如果是足够深刻的教训,刘恩根本不敢就这么回国的。
  在对于当年的事情上,这对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根本无法达成一致,因为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看法。刘恩觉得他和陆妈妈顶多是两败俱伤,大家都做了很可怕的事情,扯平了,过去了;但对于陆见晏来说,这事儿永远都过不去,没什么道理,谁让陆妈妈是他的家人,而刘恩不是呢?
  “我就直说吧,”刘恩长叹一声,有点认命的感觉,“你看凯文怎么样?”
  陆见晏站在光可鉴人的地板上一愣,一时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什么怎么样?刘凯文到底怎么样,和他有一毛钱的关系?
  “我希望你能和他结婚。”
  “……哈?”陆见晏把不可思议直接写在了脸上,是他幻听了,还是刘恩生病生傻了?
  “你是我的血脉,凯文是我爱人的血脉,我的财产肯定要留给你,我爱人的财产会留给凯文,只有你们在一起才能持有W集团的绝对股份,你们可以拥有一切,继续延续我和我爱人曾经的辉煌。W集团虽不比陆氏,但至少会瞬间让你身价倍增,说不定你可以借用这个,从你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手里抢到全部的财产。”
  陆见晏觉得有太多想要吐槽的地方了,好比为什么全世界都觉得他和他姐姐之间只能是竞争关系?也好比他记得他刚刚才说过的吧,他对刘恩的财产没有任何兴趣。
  最后,陆见晏才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嘴:“我有什么义务要听你的吗?”
  如果是继续威胁陆爸爸那一套可就算了吧,那套威胁最大的能量也不过是让陆见晏来见刘恩,连让他们见第二面都会显得威胁的分量不够重。
  “那就换个想法,把它当做一个联姻,只是和凯文结婚,你就可以白白得到一个跨国的上市集团。甚至你们的婚姻不会受到任何约束。”刘恩自认为也算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了,陆见晏冷酷的x_ing格他也所有耳闻,如今更是亲身体会。他觉得陆见晏是个足够理智的人,既然如此,拿一个无足轻重的婚姻来得到一个跨国集团,这么划算的买卖谁会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