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你养成一只圣母 作者:五色龙章(上)【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3-14 作者:五色龙章        重生        异世大陆       

文案

重生成炮灰,明明知道主角以后会坐上皇位还要杀了你,可你又没办法杀他,那该怎么办呢?
把他养成一个圣母。
系统:好好的渣攻被你养成圣母了,后面怎么办!
任卿┑( ̄Д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谁让我身上被人套了圣母光环呢。
徐绍庭:师兄喜欢看我什么样子,我就让他看见什么样子,不过师兄能不能只看我一个人呢?
轻松的东方玄幻架空文,炮灰攻(重生成受了)把主角攻养成伪圣母的故事
内容标签: 异世大陆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任卿,徐绍庭,白明月


第1章 重生

任卿这个名字,天然就带了几分亲昵。最是适合画楼朱阁之内,舞袖霓裳之间,丹唇发皓齿,含情含笑地说上一句:“亲卿爱卿,是以卿卿”。也合在朝堂奏对之际,一声“任卿”便可显示帝王对臣子的信任亲厚。
唯独不适合在囚室之中,由一个要杀自己的人说出。
站在他面前的人只穿着一身青色常服,用玉带束出蜂腰乍背,庄重而不失潇洒,俊秀中透出勇武。正是初掌天下、意气风发的时候,整个人犹如朝阳初举,照得这片斗室都明亮了几分。
不愧是结束了大齐数十年割据乱世,重新统一天下的人。
凭心而论,任卿这一生也没见过比眼前的徐绍庭更适合为君的人了。就是对着自己这个敌对了十余年的前朝遗臣,徐绍庭还能大度地劝他归降:“任卿是荥阳任氏子弟,德才天下皆知。纵使昔日领兵拒朕大军于城下,也是尽臣子的本份,朕不会追究。只要卿愿意改事新朝,凡事皆可任卿所请。”
他的神情顾盼自雄,又带了三分礼贤下士的亲切,一派明君风采。再加上这任由对方随意提要求的条件,哪怕是终南山上的隐士,也要叫他这样劝得动心出仕。
任卿平静地听着这动人的许诺,越发挺直了身子,仔细打量着对面的新君。他身上只穿着一件素绢深衣,囚室中的阴寒直侵骨髓,眼前的皇帝却如骄阳般灼人。只要他肯进一步,那光辉就能照到他身上,他立刻就能回到从前轻裘肥马的生活,而且这天下也不会有人笑他旧朝才亡就改投新君。
可他与这位皇帝之间偏偏夹杂了儿女私怨,说什么也不愿在他面前折腰——他本来是先帝为独生女邑城公主选中的驸马,赐婚之后不知出了什么事,公主竟在婚礼前私逃出京,就此一去不返。
直到先皇驾崩,末帝登基,这位公主才以徐绍庭正妻的身份回到了众人视线中,此后便展露出一身才华,辅佐丈夫攻城掠地,打下了卫国江山。而他这个曾经的驸马人选却成了京中笑柄,就连荥阳任氏之名都为他蒙羞。
这十余年来他全力辅佐末帝,对抗徐氏所立的卫国,有几分是为了公义,几分为了私仇,他自己都不敢去想。
如果当初做事真的是出自公心,那么今天无论是生是死,是劝末帝出降,还是悍卫齐室正统,至少也能落得问心无愧。可这些年他做的事哪件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怨呢?
从公主成为徐家妇之后,他就像发疯一样恨上了徐绍庭,无论做什么都只有一个目的——为了打压徐家,抢回邑城公主。
当时狂热到了不顾一切的地步,如今身陷囹圄,才终于从大梦中清醒过来。
只要稍稍回想旧事,就觉着寒意彻骨、夜不能寐。这些年他辜负皇恩,愧对同袍、百姓的地方太多,也唯有用这条性命做个交代了。
任凭徐绍庭再三相劝,任卿也只拢了拢袖口,缓缓答道:“君为天下英主,自有四方才俊来投。我受皇室两代深恩,只愿做个忠臣。”
头顶小窗外有霜月如钩,他的脸色却比月色还冷。徐绍庭劝无可劝,只得长叹一声,拂袖而去。
过不多久,就有小黄门送酒来。
酒是冷的。喝下去后身体更冷,肠胃却热得像沸汤煮过。这种时候他也不愿失去风度,强忍着疼痛倚在床边坐直了身子。当痛觉也开始麻木时,他脑海中忽然飘过一副画面,画中之人正是当初逃婚私奔的邑城公主白明月,正面带笑容,温柔款款地对他说着什么。
他们什么时候见过面?
任卿震惊得忘了周身疼痛,努力回忆着那场面。他听到白明月妩媚低柔的声音,比丝弦更加动人,还带着几分乞求之意,娓娓说道:“我并非女子,而是父皇的长子。只是当年羊皇后把持后宫,容不下宫人生下男孩,母妃为了保我一命,便将我当作女儿抚养。卿若肯为我杀了羊氏之子,扶我登上皇位,我必与任氏共享江山,绝不负卿。”
任卿看着这不知是真是假的场面,心下既觉得荒谬,又有种莫名的不快——公主找他造反时要自己当皇帝,怎么找上徐绍庭之后,就肯连皇位都相让,自己退居后宫做皇后了?
耳中忽然响起一个不分平仄的奇特声音,替他解答这个问题:“如果你当时答应了他的请求,现在当皇帝的人就是你了。”
伴着这声音,他看到了自己的激愤和坚定的拒绝。画面中温柔解语的公主忽然抓住他,抬起的手掌中闪过了一抹银色光芒:“我的身世绝不能曝光,既然你不肯为我所用,也就留你不得了。”
随着她素手挥下,任卿胸前忽然一凉,然后就是烧灼般的巨痛,与内腑的痛楚融为一体,几乎烧化了他的神志。
迷离之中,又听到方才那个奇怪的声音说道:“当时你用自己的主角光环交换了复活机会,但为了不影响白明月的主角气运,你这段记忆被抹去了。后来白明月选中了徐绍庭,和他分享了主角光环,把自己的气运分薄了,再加上你这个主角人设跟他们对抗,所以拖了这么久才得到天下。如果你当初接受了白明月,庄帝死后你们就能逼宫上位了。”
虽然不明白什么是主角光环,什么是人设,但他至少知道了邑城公主的身份,知道自己这些年所受屈辱的由来了。他被这毒妇、不、毒夫所害,半生一无所成,还辜负皇恩,断送了大齐江山!他只恨自己当初无能,竟没能阻止邑城公主作乱,可惜现在已经太晚了……
任卿垂眸看着床上僵硬屈曲、大半张脸都被鲜血染红的身体,缓缓伸出手,拂向还未完全闭上,却已经黯淡得毫无光彩的双眸。
“昔为人所羡,今为人所怜。”他心中掠过这句歌谣,手指穿过自己的脸庞,却空落落的什么也感觉不到。就连给周围的景色、声音也渐渐远去,唯有刚才那个声音萦绕在心头:“恭喜您,在主角模式下失去主角光环并达成死亡结局,开启新增惩罚系统——炮灰模式。”
眼前的黑暗中,忽然多了几行写在空中的明亮文字,字体圆润婉畅,自右而左读来分别是“渣攻”“贱受”,最左边还有个光芒黯淡的“炮灰”。
竟然只有一层字迹浮在空中!
任卿震惊不已,试探着碰了碰那些不知是仙术还是妖法结成的字,手指却从那闪动的光芒中穿过,什么也碰触不到。方才那个奇怪的声音却在他指尖穿过文字时响了起来:“恭喜您选中[炮灰渣攻]模式,重生后请努力让主角受白明月爱上您,并在主角感情路上制造更多波折。”
炮灰渣攻?他碰得明明是头一个词,炮灰不是在后头吗,而且还是灰蒙蒙的看起来就和前两个词不同……再看回来,那个方才还闪着光彩的“渣攻”也黯淡无光了。
那声音又解释道:“本次重生处于炮灰模式下,所以炮灰选项自动锁定,无论选哪一项都会被主角碾压。”
顿了一顿,另一个更活泼正常的声音接着响了起来:“这和你以前干的也没什么区别嘛。不过你这次重生处于惩罚模式下,生存难度提到了最高级别,希望你能及早适应环境,做一个合格的炮灰,努力活到主角攻徐绍庭称霸天下的时候。”
这么连着听下来,他好像有点明白空中那三个词是什么意思了,可若真是他猜的那样,他还不如不明白、没听过。无论这声音是鬼怪或神仙发出的,都不像是有什么善意,提出的要求也极为怪诞,不是大丈夫所为。与其受鬼神拨弄,过上身不由己的生活,还不如舍了这条性命,只求个忠贞之名记入齐史。
他只动了动这念头,那个声音就像是能听到,又带着几分不满开了口:“现在的人真不像话,动不动就拿不活了威胁系统!你被白明月捅死时拼了命要复活的激情呢?想尽办法给徐绍庭送经验送人头的行动力呢?一点点困难都受不了,你的前辈死了四次都还想再活五百年呢!不用再说了,我不会放弃你的,来生再见吧!”

第2章 我家好像有点不对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又活了!
任卿睁开眼就看到熟悉的雕梁画栋,并不是后来皇帝赐下的京师府第,而是更加华丽厚重的,他在荥阳任氏的故居。许多年没住在这里,他花了很长时间才确认自己所在的环境,然后仅用了一眼的工夫,就确认自己重生到了小时候——就在坐起来掀被子时,他看到自己伸出两只纤细短小的手,肌肤粉嫩剔透,只在右手指尖上有一层淡得不易查觉的薄茧。
这是习字留下的茧子。他五岁开始悬腕练字,七八岁上大概就有了这样的薄茧。从这薄茧和幼嫩的双手看来,他应在七岁以上、十岁以下,果然是那个鬼神所说的“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