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盟主的现代都市生活 作者:五色龙章【完结】

分类:穿越文 时间:2019-03-15 作者:五色龙章        灵异神怪        异能        血族        古穿今       


文案:
这是一个古代武林盟主死后重生到一个现代普通少年身上的故事。
身为武林盟主,即使失去了武功,南宫怿也依然保有多年的正义、仗义、热血、热情的x_ing格,以及对危险气息的特有敏锐。
他穿越过来之后,不仅依旧见义勇为、锄强扶弱,尽他武林盟主的本份,更凭借自己的武功和对罪恶天生的灵敏触觉,揪出了一个个潜伏在人民内部的妖魔鬼怪。

注:本文为魔幻灵异文,妖魔鬼怪是指真的妖魔鬼怪,同志们请慎重。
特别申明一下,本文有许多外国人出现,但这绝不是因为作者我崇洋媚外。本文是主旋律文,主角三观非常正,本文是近未来架空背景,与现实中任何人物团体组织没有关系。
写教主穿越时我没写够他穿过来之后的傻样,这回一定要补足,哼哼哼哼哼~~~~~~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血族 古穿今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南宫怿/关君 ┃ 配角:君臣、王清、雅克·末维卡、安卓,没想到的就不写了 ┃ 其它:


第1章 新生

“昨日晚间,本市警方针对非法经营的黑网吧进行了一次扫荡……其中一名14岁的男孩,因连续上网3天3夜没有休息进食,陷入昏迷状况,已被警方送往医院抢救。后续情况本台记者正在关注中……”
简洁的单人病房之中,两位老人正坐在床边椅子上看本地新闻。阳光照在病床上躺着的男孩脸上,面色青黄,两腮和眼窝深深下陷,手背上扎着输液针头,呼吸微微,身上一动不动。
老太太看不下去电视,顺手夺过遥控关了,骂自家老头子:“奏怨你,孩子不耐写作业就不写呗,你咋儿就不能跟老师说说,让他少留点儿?你还非得逼着孩子学习,要不他能跑网吧玩儿去?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的,你让我怎么跟他爸他妈交待!”
老爷子先还沉着个脸听着,听到后头烦了,也喊了起来:“他不好好学习,我能不管吗!不管他上不了好高中,他爸他妈回来咋儿交待?你奏知道惯着他,你奏惯吧,改明儿这孩子长大了没出息,都是你惯的!”
两个老人关起门来吵得天翻地覆,声音高得要掀了房顶,外头的病人家属路过了都忍不住要捂耳朵。外头的人尚且受不了,更别提床上躺着的了。床上的男孩左手微微动了动,眼皮也有些微颤,交拢在一起的长长睫毛抖得如同风中残叶,只是睁不开眼。
两位做爷爷n_ain_ai的正吵得不可开交,谁也没注意到孙子身上的细微变化。吵到最后,老爷子被老太太骂得狗血淋头,还不了嘴,一气之下甩了门出去抽烟,老太太坐在床边,指着门口忿忿儿地骂着:“这死老头子,非要把我孙子逼死不可。君君啊,你甭理你爷爷,只要你赶紧好了,n_ain_ai给你做主,咱以后不上学了。”
“嗯……”一声干涩沙哑的声音从床上响起,老太太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上半身飞快地倒向孙子床上,脸几乎要贴到孙子脸上,激动地叫着:“哎哟,n_ain_ai的大宝贝儿啊,你醒了?”
床上的男孩微微眯着双眼,仿佛不能承受窗外阳光的照s_h_è 一般,听到n_ain_ai的叫声,也是缓缓地,极迟钝地转过眼珠看着她。
这么一睁开眼,n_ain_ai就已经满足了,脸上似哭似笑,皱纹深深地挤在一起,又喊了声:“君君哟……我叫你爷爷进来看看你,不对,我给你喊大夫去……”说着说着,站起来就要走,冷不防床上的孙子就把手抬了起来。n_ain_ai赶紧地按住了他左手说:“左手不能动,输着液呢,你是喝水呀还是吃东西,n_ain_ai喂你。”
男孩儿一言不发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眼光又在屋内转了几圈,再落到老太太身上,眼神略微清明了些,终于开了口。
“在下南宫怿,多谢老夫人救命之恩,未敢请教老夫人如何称呼,此处又是什么所在?”
“……你说啥?啥南宫啥的?君君啊,我是你n_ain_ai呀,你这是咋儿啦?”老太太差点儿让他绕糊涂了,明白过来之后立刻跑到门外叫了起来:“老头子!老头子!快叫大夫来,君君醒啦,快叫大夫来看看孩子这是出了什么毛病了!”
===================================================================================
老太太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躺在床上的南宫怿昏沉沉地目送她出去,又努力睁开眼打量屋里的陈设。
这间屋子极小,四壁和门窗框都粉刷得雪白,旷大的窗户上只钉了几条雪白的木条,并未糊纸,照得屋里通透明亮,头顶上似乎还开了道缝似的,里头也往下透着白晃晃的光。屋里只有一床、两柜、两把椅子。床头柜上摆着些吃食和花花绿绿的袋子,远些的柜子上还搁着个黑灰色的大方盒子。
床边立着一个撑衣竿似的棍子,上头挂着个长方透明袋子,里面装的似乎是水,通过个一样透明的长管子流下来,中间有一块粗些的圆管,一半是空的,可看出水一滴滴滴下。顺着管子看下来,最底下接了个细针,正扎在他左手上。
想来方才那位老夫人说的“输着液呢”,就是指这种怪针了。也不知这是什么地方,又是哪里的异人奇医,竟能弄出这样新奇的针来给人治病。
不过,那位老夫人一身短衣,连头发都只到耳后,想来也不是什么大家夫人,穷得竟至要鬻发维生,怪道这屋里四白落地,连窗棂都没上。
有这样医术的人家,竟穷困成这样,不是不近世俗的隐士,就是怜贫惜老、施医赠药的仁者,看来那老夫人也不可小觑,说不准他赠金银予人家,反倒会惹主家不快呢。
南宫怿正想着一会儿见到主人要如何应对,心中突然灵光一闪,猛地把右手伸到了眼前。果然!他方才就隐隐觉着有什么地方不对,这手,这胳膊,分明是孩童所有,方才他看针时就看到了,怎么竟到现在才想起来?
看这模样,他难道是中了妖法,变成了幼童?他心中一凉,想到了自己昨晚独闯北海巨盗“海龙王”宫殿,陷在地下密室之中时,曾被一只不知名的毒蛇咬伤。莫非就是那东西害他变成这般模样的?
这么说来,这里难道还是“海龙王”的地盘,那老婆婆就是受命看守他,看他会有什么变化的狱卒?又或者,他之所以缩小,并非是蛇咬之故,而是从那袋中流下的“液”里,有什么能消融骨r_ou_,让人返老还童的奇药?
那么,“海龙王”给他用这药的目的是什么?
不管袋子里装的是什么,南宫怿都不敢再让那药往自己身上滴了。他坐起身来,伸手就去拔针头。那针后的管子上还用涂了胶的布粘着,他身子此时软弱无力,拔时还颇费了些力道。待拔下之后,自针眼之中顿时s_h_è 出一道血线,他也无力撕下衣服,随手抓了身上盖的薄被单紧紧按着伤口止血。
那老妇人方才从门出去,还喊着什么“君君”、“n_ain_ai”的,想来是去叫她孙子帮忙看守自己?外面人声嘈杂,看守者必定甚多,他现在身子变得如斯弱小,只怕难逃得生路。倒是窗子这里并未钉死,仗着他人已变得瘦小,应当能从这里钻出去……
南宫怿翻身下床,往床头窗口处走了两步,身后大门便“砰”地被人撞开。门外涌进四个人来,南宫怿回首一观,见方才那个老太太领头,后面又跟着进来个也是一身短打扮的老人,还有一对身穿白色过膝短袍的男女,头上都戴着一式的白帽子。
那男的胸前带着个极长的项键,上头是黄软管,下头拴着不知是银是铁的弯管,最底下坠着个亮亮的小圆片,既似装饰,又似旁门兵器。女的打扮更是出奇,袍褂下竟空空荡荡,露着两条光腿,十分的伤风败俗。她脚上同样不着一缕,鞋也是前透后露,脚根处垫起一块,不知有什么作用。
这两人仿佛还是那对老人的上司,那男的进了门就喝斥道:“谁让你把液拔下来了,快躺回去!小赵你给他弄一下,重新输上。”
方才的老妇也高声喊着:“我的小祖宗啊,这是干啥呀!快回床上躺着去,要上厕所告诉n_ain_ai,让你爷爷把液给你一块儿弄过去不就得了。”
老爷子也不甘寂寞地骂了句:“奏欠揍小王八蛋的一顿。”
南宫怿系出武林名门,自幼经过见过的江湖风浪多去了,一眼就看出了这四人都是奔着他来的。这些人说话颠三倒四,打扮更是前所未见,必是“海龙王”从蛮族请来的帮手。自己落到他们手里不久,已是变成了这样,说不定将来还要受更多折磨,被炼成药人之类供他们驱使。
他心中急转,脚下也不停歇,三步并作两步向窗户蹿去。不知为何,他经脉内毫无内息,只觉身子重逾千金,腿脚都难抬起。但后面的人追得也并不快,那动作身形,怎么看怎么像普通老人的模样,白袍男女压根就没往他这跑,只一叠声地叫他回床上去“输液”。
南宫怿已到了窗根之下,暗暗冷笑一声,垫步拧身,舌尖一顶上牙膛,向着当中那块可容一人轻松穿过的空隙投去!
“砰”的一声,一股剧痛便从他卤门直传到四肢百骸,他体内原就没有真气,这么一撞,生生往后弹了几分,连鼻子带脸拍在了地上。一阵酸痛自鼻端传出,刺激得他涕泪交流,耳中嗡嗡作响,两眼金星缭乱。
老太太和老爷爷的声音如钢丝般抛入空中,刺得人耳朵生疼,声声句句地叫着:“宝贝儿啊”、“孙子啊”、“自杀”、“怎么活”什么的。陷入昏迷之前,他又听到那个神秘的白衣男子不急不慢的声音:“不能这样移动……先去急诊做个磁共振……不知有没有颅内出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