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仁仔【完结】

分类:高干文 时间:2019-04-04 作者:仁仔       

文案:

两人不停地受伤,

不停地承受,

想爱变得困难。

chapter 1

这是个没有月亮的晚上,小调街灯火通明门口稀稀拉拉地站着一排浓妆艳抹的女人,或男人。小调街是M市的一条酒吧街,这里

有最难以启齿的同性的酒吧,GAY,同性恋,LES最喜欢来这里,因为这里是他们最不受人鄙视的地方。

云冬侯不太清楚这些,但是他知道这里可以肆无忌惮的喝酒。他特地找了间在巷子里的,连名字都没有的酒吧,又或者是,那间

酒吧的牌子太偏僻,他看不见。门口的服务员立刻挡住他:“先生,这里只给VIP进入。”

云冬侯假装熟练地掏出一张信用卡:“能刷卡么。”其实,这是他第一次来。

服务员二话不说立刻请他进去。

里面很暗,也很安静,客人的窃窃私语和酒杯的碰撞声交合在一起,调酒师擦着杯子,台上的女歌手唱着法语,灯光似乎会流动

,这里气氛似乎不错。

灯光最亮的大概是吧台那里了,云冬侯找了个位置坐下,调酒师抬起头:“新面孔呢~小鬼头,想喝些什么?”

云冬侯并不介意被叫做小鬼头,毕竟他才17,他没有刻意装成熟,穿着一件Tommy Hilfiger的衬衫和宽松的不是名牌的长裤,这

让他看起来像刚上大学的大学生。其实他才高二。

云冬侯沉默了一会,“你什么都能调?”

调酒师笑:“那要看你有什么要求了。”

云冬侯突然有些害怕醉了的感觉了,还有他不喜欢苦味。“那……我要一杯有着可乐味道的酒精,或者是有酒精味道的可乐。”

调酒师愣了愣:“小鬼头,要求蛮高的,那是要低浓度的cocktails?”

云冬侯耸耸肩:“我怎么知道。”

调酒师使出他的绝招,调酒的杯子在他手里好像会飞一样,周围的客人鼓起掌来:“Wind,好久没看见你的这招了~”云冬侯只

是有些木然地看着,他不懂,也不想懂。他心情不好。

调酒师将杯子放在他面前,“送给你好了,给它起个名字?”

云冬侯思索了一会,“叫做今天晚上吧。”

Wind觉得好玩:“小鬼,今天晚上以后会出现在酒单上。”

云冬侯立马喝了下去,酒的味道很特别,不苦,没有可乐那么甜,还有属于酒精的味道。

他原以为他不会醉,但是前面的景象好像摇摇晃晃:“我好像醉了。”

Wind拿走杯子,又递上一杯,“客人来,不都是买醉的么?”

云冬侯这次没那么急,而是慢慢的品。

今天,老师带给了个失望的消息,他的摄影作品没有入选,老师还劝告自己把心情放在学习上,扔下摄影。摄影明明是他唯一的

乐趣了。自己的学习并不好,家里有个懂事的大哥,从小,他便与年龄相近的大哥被人互相比较,大哥总是好上他一大截,连读

书都是跳着级上,早早就出国留学,现在还在耶鲁攻读商业学位。而自己,几乎没有一科及格,甚至还是靠父亲关系进入重点高

中念书,而且,连长相,大哥结合了父亲的好皮相,自己似乎只有眼睛是美丽的,这句话是小永说的。

小永,小永今天又发病了,幸亏及时吃药,才没出大乱子,乖乖的睡了,可是这种生活,要持续几年呢?一辈子?

不能摄影,他还能干什么,除了这个,他没别的了。得不到肯定。前几个月还信誓当当的说要得奖不让父亲瞧不起自己。大哥打

了个越洋电话:“我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你只要好好照顾小永就行,以后……爸妈他们会留不少股份给你的。”

意思就是,自己只要好好按照父亲的路线走好,进入公司工作。这种被安排的感觉,他厌恶。“哥。我为什么要被迫读这种对我

以后没帮助的书?我就不能做想做的事?”

大哥却轻蔑地笑了:“冬侯,你不知道,你不念对你以后更没帮助么?我说,你该收心了,我知道你一直站在我的阴影之下,不

过我可以帮你遮阴,你可以少走些弯路。”

“……我知道你很瞧不起我。”云冬侯说。

“……”他没说话,过了一会,“我得去上课了。”挂了。

云冬侯又喝了一杯,他闭上眼睛。

向卫伦早就注意了在吧台喝酒的男生。好像是在哪里见过。向卫伦想了想,不就是隔壁班的同学么?之前还在宣传栏看过他的照

片,好像是代表学校参加摄影比赛,向卫伦会看宣传栏是因为,他想看看学校御用摄影师有没有把他选上学生会会长的照片登出

来,发型有没有吹乱。向卫伦是个很爱面子的人,比一般男生要臭美一些,但他的臭美只限于自己的发型,服饰,他不C,被选

上学生会会长是很多是因为他不论在男生还是女生中间很有人气,相貌继承了曾经是明星的妈妈的美貌,还有当官的爸爸的英气

,高挺的鼻子,线条犀利的眼睛,薄薄的嘴唇,只要站在那里,气场马上就出来了,有一个美术生说,他整一个就是点线面的最

佳结合体。他说话圆滑,又有义气,为人大方,没有架子,对老师有礼貌,成绩优异被选上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事。

向卫伦的秘密大概就是,他是个BI。对于性这种东西,他的第一次有点荒唐,是给了一个亲戚,像小鹿的美少年。被他压在身下

。当时,他才14岁。之后,跟女人试过,还是觉得女人好,女人有韧性,做什么姿势都可以,当然男的话他也不排斥。他今天来

到这里,只是来泄泄火,这个酒吧是一个熟人开的,MB之类的很少,就算有,也是品质很高,大部分人都是来one night stand

,很隐秘,要找还要花点时间。他的同学们都不知道,好好青年祖国的栋梁的向卫伦,居然会在酒吧寻求一夜情。

他对wind说:“给我来杯跟他一样的。”

Wind却递给他以前爱喝的mercury,“它不适合你,Krin。”

他喝了一口,“why?”mercury一如它的名字,是蓝色的,却辛辣带有苦涩。

“甜,不够劲。”wind拿走云冬侯前面几个空杯子,云冬侯仍在闭着眼睛,开始自言自语。看来是醉了,还不轻,“他的酒品很

好嘛。”

Wind平日爱做的事情之一,就是把人灌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