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铺 by 茶兔(伪兄弟/年下)【完结】

分类:高干文 时间:2019-04-06 作者:

【内容概要】

文案

老妈嫁给了同是带着拖油瓶再婚的李叔叔。

邢冬凡与李想成了法律关系上的兄弟, 挤进了一间屋子,住到了上下铺。

这个小他一岁,不懂礼貌又猖狂的小子, 几次三番地找碴挑事,处处挑他的毛病。

你可千万别说,李想这是在喜欢他。 这种喜欢,他邢冬凡宁可不要。

你喜欢我啥? 我改行不?

PS:伪兄弟年下。 中二渣攻变黑化忠犬, 炸毛弱受转口嫌体正直

  1.
  
  邢冬凡进了屋。
  这间卧室不小,布局也挺规整,收拾得也算整齐,只是现在地板上扔着衣服,凌乱不堪,让人咂舌。
  邢冬凡鼻子很灵,一进来就闻见那股子味儿,那种安全套特有的混着水果香的橡胶味,当然还裹着点儿别的液体的味道。
  邢冬凡正在犹豫要不要开窗子换换气,上铺那一团被裹动了动,有个人从里面探出头来。
  那人还没完全清醒,聚焦不灵,对着扰了自己清梦的邢冬凡看了好久才出声:看什么看,关门!
  邢冬凡并不想跟他有什么争执,只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回手关了门,把书包放在书桌上,摊开书本准备写作业。
  那人从床上扔下本书来,正砸在邢冬凡脚下。
  你别开台灯行吗?正好照我眼,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邢冬凡心里有气,这才九点多钟。
  他上了两节晚自习回来,刚好还能复习两个多钟头。凭什么晚上不能看书了?
  那人大概也看出邢冬凡生气,嘴上更加不饶人:我已经很照顾你了。现在本来应该是我跟菲菲甜蜜的时间!要不是菲菲害羞,不想碰见你
  邢冬凡气得从椅子上站起来:这个屋子既然是共用的,你就不能多
  迁就担待一些?请你自觉一点儿,也自重一点儿!你别以为你带女同学回家鬼混,我就不敢跟爸妈说!
  
  床上的人哈哈大笑,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邢冬凡,你敢给我告状?你不想混啦?我带菲菲回来咋了?我俩你情我愿,你清高,你自己偷偷做着龌龊事你咋不提呢?你去跟我老爸说啊!或者去告诉你妈!你捅我的篓子,也别指望自己能好过。
  他晃了晃手机:邢冬凡,别以为自己很□啊,你有本事就来试试。到时候你可不是只在你妈面前丢脸那么便宜。
  邢冬凡脸涨得通红,却也再蹦不出一个字来。
  他摔了门出去,在水龙头前使劲搓着脸,让自己努力不哭出来。
  真是可恶!为什么让这种小人抓到了把柄!
  
  邢冬凡冷静了一下,最后还是不情愿地回了屋,不管怎样,学习是第一位的,他要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摆脱这样的家庭环境。
  他要早点出去独立,再不用跟这样的人睡上下铺。
  邢冬凡进了屋,不再理床上的恶棍,把台灯调暗了一点儿,继续学习。
  只有那专心念书的几个钟头,才是邢冬凡在家里最快乐的时间。
  功课再难,也比与这个室友相处容易百倍。
  
  邢冬凡借着微弱的灯光,笔下不停歇地做着题,直到抬头发现,时针都指向十二点了,才觉得背脊酸痛,眼睛也累得不行。
  赶紧睡觉吧。邢冬凡活动了一下腰,挪回了自己床上。
  他刚要拉开被子躺下,忽然发现床单上有可疑的污渍。
  那是白色的令人作呕的液体
  邢冬凡的怒火一下子涌上头顶,他蹬着床梯,一把掀开了上铺的被子。
  你也太恶心了!
  那人眨巴着眼睛看他:怎么了?
  你你怎么能?邢冬凡脸红得像猴屁股,不知道是气得还是臊得,你怎么能在我的床上做那种事!
  有什么关系?你还嫌我脏?难道你干净吗?
  邢冬凡爬**,骑在那团被裹上挥拳就揍。可是被子下的人,不知怎的一别手,擒住了邢冬凡的手腕,三下两下就把他反过来压在床上。
  邢冬凡的双手被扭在了背后,疼得直抽气。
  
  那人却笑呵呵地,腾出一只手来,从枕头底下翻出手机,按了几个键,把屏幕对着邢冬凡的脸。
  你要不要再确认一下自己是什么东西?
  邢冬凡连画面都不敢看,脸顷刻间白了,用力闭上双眼。
  
  这个该死的李想!
  邢冬凡暗暗咬牙,早晚有一天,一定要给他点儿颜色看看!
  
  2.
  
  邢冬凡觉得自己是一个很不幸的人。
  他十岁的时候,父亲去世了,一直跟着妈妈过。邢冬凡很爱父亲,在他回忆里父亲是又高大威严又和蔼可亲的军人,简直无可挑剔。但是即使父亲不在了,妈妈对他也照顾得无微不至,虽然生活在单亲家庭里是痛苦的,但是跟现在比起来,还是要好上很多。
  邢冬凡十六岁的时候,妈妈和一个叫李彦文的男人结婚了。
  这个男人看上去文质彬彬,是个知识分子,模样很俊,对自己也还好。邢冬凡不是不懂事的孩子,他知道妈妈这些年一个人很苦,也衷心希望妈妈能再找到幸福。
  可是问题出在李彦文的儿子身上。
  这个比邢冬凡还小一岁的家伙,品质低劣,思想龌龊,是个令人讨厌的不能再讨厌的家伙。
  
  这个李想,在爸妈面前,总装作一副乖乖牌的样子,在学校更是了不起的风云人物。
  他功课好,长得帅,嘴巴甜,在女同学之间深受好评,连自己班上这些高他一届的师姐,提起李想来也是赞不绝口。
  本来邢冬凡在班上也算是不错的人物了,可是跟李想一比,却难免有点自卑
  可李想实际上如何呢?只有了解他本质的自己才知道,那人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父母再婚以后,因为家庭条件的原因,没有那么多房间可以住,只好挑了个大卧室,订了个上下铺,让两个男孩子凑合。大概是这个原因,李想对邢冬凡一直看不顺眼。
  平时父母在家,李想就一副兄友弟恭的模样,冬哥长,冬哥短,叫的好赛亲兄弟。可爸妈看不见的地方,就极尽所能地奚落嘲讽邢冬凡。
  
  开始只是给他起些外号,白斩鸡,四眼男什么的。后来看邢冬凡好欺负,干脆指使他做这个做那个,或者弄些极端幼稚的恶作剧来整他。
  邢冬凡并不是懦弱,只是他害怕两人闹得僵了,妈妈和李叔叔的感情也会出现问题,那这个好容易才凑到一起的家,不就又完蛋了。
  他讨厌李想,但是他喜欢看妈妈跟李叔叔在厨房并肩做饭,有说有笑的样子,他觉得,至少有个男人,有个女人,组合在一起,才算是完整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