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养少爷 上——人静初【完结】

分类:高干文 时间:2019-04-09 作者:人静初       

文案:

什么?徐家二小姐要对他家忠犬下阴手?姜文涛一听,立刻气势汹汹地冲过去解救自家忠犬,结果却是他自己成为忠犬的盘中餐?理智回归,姜文涛很没骨气地逃了,花了好几天时间整理好了思绪,回来后却发现对方毫无所觉?姜文涛怒了,憋了一个多月的委屈,在连番刺激之下,终于爆发。

峰回路转,还没等到他说些什么,对方居然先他一步告白?姜文涛满足了……

某天,吴玉龙惊奇地发现,姜文涛这小子肥了不少啊!这小脸圆得哦,都成苹果肌了吧!嗯,果然!某忠犬养起自家少爷来,当真是不遗余力啊!

作者标签: 耽美 傲娇受 温润攻 温馨 1对1

第一章:验伤

踩着点赶到顶楼的办公室,一路上收到无数诧异眼神,但顾忌他这张一年到头的棺材脸,倒也没人敢多说什么,省了他不少麻烦。

姜文涛其实是个非常优秀的男人,身材修长挺拔、外表帅气、能力强、责任感强,这样一个多金、俊朗又负责的男人,照理说应该是非常受欢迎的,最不济也该是能吸引人的。可惜,他的性格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倒不是有多糟糕恶劣,而是实在太过冷漠。早年还有许多趋之若鹜的男男女女追逐左右,在他逐年降温的冰山气场的打击下,这几年几乎都看不到了。

茶余饭后,公司里的单身男女也会止不住地可惜。这么好的男人,也不过二十六七岁的年纪,怎么就能那么冷呢?

要说姜文涛很难亲近,那也是冤枉他了。除了脸冷了点,被惹火了脾气大了点,其他时间里他都是很好说话的,基本只要不是惹得他太狠了,他都不会计较。相反,他的交际能力很强,对人对事总能处理地恰到好处,想找出个讨厌他的人都不容易。

话又绕回来了,这么个出色的男人,本该是非常受欢迎的,怎么就变成现在这个局面了呢?事实上,他只是对那些追求者表现得过于冷淡罢了,对于其他人,最多也只能说是不亲切。但所谓人言可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成了传说中的……呃……性冷淡了。

而他懒于解释的性格更是成了一种默认,于是接近他的人越来越少,传言越发厉害。再加上随着公司人员的调动,知道他本来性格的人越来越少,关于他的冷漠的流言越盛,到最后,他竟然变成了全公司敬畏的存在。真是……有够让人无语的,倒是落了个清静。

“总经理早!”

王秘书的诧异神色一闪而过,恭敬地打了声招呼,得到对方的点头示意。经理室的门打开又关上,隔绝外界的一切猜测。她抬起头看了关着的门半晌,随即又叹息着摇了摇头。对这个比她小了十多岁的上司,她是关心的,却找不到机会开口。这人自我要求甚严,来公司三年几乎从未请假,每天都会至少提前半小时到公司,如此的勤奋加上出众的能力,三年升为总经理,虽然令人意外但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

也因此,姜文涛今天难得的踩点上班,才会引起如此高的关注度。他人每天都做的平常事,放到他身上,就变成了值得让人讨论猜测的事了。不得不说,这些人还是闲了点。但做上司的,在不断压榨下属劳动力的同时,贡献点八卦娱乐下大众倒也未尝不可,若是还能提高工作效率就再好不过了。

“文涛,前天我还没醒你就走了,都没来及跟你解释,我会喝醉,是被下属灌的,不是出去买醉了。你别生气。”

一听这不请自来的人的没出息的声音,姜文涛就觉得烦躁,索性专心看手里的文件,置之不理。来人倒也识趣,一声不吭地坐到一旁,保持安静。

不知过了多久,姜文涛抬起头时,看到的就是男人那张永远挂满讨好笑容的脸,今天,这笑容里还带了丝小心翼翼。看得他一下就火了。没出息!

不想暴露太多情绪,他冷着脸问:“有什么事?”

男人见他开口,顿时有些局促,期期艾艾半天,还是开了口,“唔,我想问你,呃,就是,那天晚上,我弄伤你没?”

意料之中的答案。姜文涛听了,不动声色,“没事,出了点血,但是不怎么疼。下次别再喝醉了,再有一次,你就给我滚得远远的。”

到底是没忍住,口气冲了点。妈的,疼死他了,这小子下手没个轻重,就凭着股蛮力横冲直撞的,他不受伤才怪。想到自己那天爬起来后的惨状,他真有掐死他的打算。但他是个男人,即使被喜欢的男人酒后乱性了,也不想表现得过于弱势。反正都过去了,还真能逼着他负责不成。若是能的话,他也不至于等到今天。

男人挠挠头,明明是一米八六的身高,憨直的模样却意外的有些可爱,“不会了,不会了,我保证。”说着,男人有些不好意思地靠近了姜文涛,“那,让我看看你那里吧。”

不等姜文涛恼羞成怒,男人又急忙补充了句,“我知道你向来爱逞强,没亲眼看到,我不放心。文涛,别让我生气。”

姜文涛瞪大眼,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人居然敢这样对他说话?反了他!

无视他的冷脸,男人不由分说地拉着他进了一旁的隔间,推倒在床上就开始脱他裤子。男人难得板着脸,姜文涛还真就没挣扎,这男人一旦坚持起来就固执得厉害,他也就懒得费那个功夫跟他计较了。看他这么多年都没被他的冷脸吓退就知道了,这个人无论平时对他表现得多顺从,骨子里都是一点不怕他的。

反倒是他,被缠了这么多年,习惯了他的唯唯诺诺,一见到他发难还真有点发怵。当然,这点,姜文涛是死都不会承认的。只是每当这时都禁不住后悔平日的疏于锻炼,真跟这男人扛上,他基本都是毫无胜算的。毕竟人家那肌肉可不是白练的。

男人检查得仔细,连手指都轻轻探进了他的体内。姜文涛很努力地催眠自己,忽视心底涌起的异样感觉,脸颊却是微微泛起了红。任谁被人这么大张旗鼓地脱了裤子压在床上观摩那处,都不可能淡定得起来,即使对方是名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