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指奸不是指检+番外——子慕予兮【完结】

分类:高干文 时间:2019-05-06 作者:子慕予兮       

文案:

梗来自

@人尽可夫的男子

话!说!po主今天终于体验了传说中的肛检!帮忙检查的是个长的还不错的男医师 手指挤点润滑油 然后往菊花一靠,就,就进去了 我就特么的这样被爆菊了 可是 进去的时候 就是菊花感到了润滑油的冰凉 然后、然后 医师手指在里面转来转去 我、我、我特么可耻的、可耻的硬了、硬了 ……觉得好舒服怎么回事

正文:

金眼科银外科,又脏又累妇产科,傻逼才会去男科。

如果于念的老爹再那么牛逼一点,把他直接弄进眼科或者外科,那于念也不会成傻逼。

当同学知道他进本市惟一一所三甲医院时,纷纷都用嫉妒与羡慕的眼神瞪他,但是,等他们知道于念进的是男科时,那杀死人的眼神顿时化为同情与好笑,无情地砸向于念。

于念从这天开始,就对自己的职业闭口不提,只要开口必定会惹来一群“好奇”的问候,诸如:今天又欣赏了几位?胯下风光可好?不一而足。

对此,于念一律回答:“摸遍黄瓜菊未老,风景这边独好。”

XO医院的男科被安排在四楼的一个不见天日的角落,甚至在一楼大厅的道路牌上你都很难找到这个小科室,被什么眼科皮肤科挤到一旁,只与肛肠科为伍。

所有病人,都是满脸羞涩地捂菊花或者捂黄瓜扭捏进入,最后瑟瑟发抖地哭着小跑出去。

呃……这不是夸张。

于念一本正经地坐在桌子后面,身着雪白的白大褂,一张脸被口罩遮得只剩下银丝眼镜后一双泠然的眼睛。

“脱裤子。”他用圆珠笔敲一敲桌子,说道。

头顶明显地中海的大叔两腿一抖,揪住腰带的手指岿然不动。

“大夫,能不能去屏风后面脱?”他脸上出现一丝不符年纪的红晕。

哦忘了说,今天有几个实习的小姑娘小伙子在一旁观看,大叔就算人生经历再丰富,也顶不住那么多充满好奇的眼神的秒杀。

于念伸出中指,顶了顶眼镜,略不耐烦地敲敲桌子。

“脱不脱?后面还有一堆人排队呢?”

见鬼,不知道最近从哪里传谣言,说本市流窜来一群野鸡四处传播性病,搞的男科反常地门庭若市,活生生要累死闲暇惯了的于念。

于念这人没别的毛病,就是懒。他初来男科时自然也是千百个不愿意,但后来发现自己比起什么外科眼科牙科小儿科的同事们清闲太多,一天最多看两三个病人,甚至一个都不用看,就可以整天摸鱼到下班,他就没有心思去调动职位了。

除了每天都要面对各种各样的金针菇鸡腿菇杏鲍菇在人胯下晃悠有瞎狗眼外,他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

可恨的野鸡,活生生打乱了他的生活计划。

大叔见这个年轻大夫出言不善,周遭围着的男男女女也绝非善类,自知今日黄瓜被看之劫不可能躲过去,终于绝望地闭眼,一跺脚把裤子拉下来。

见识短浅的实习生们齐刷刷地兴奋惊呼。

“哦哦!”

于念淡定地看了他胯下长着几朵鸡冠花的金针菇,不悦地出口教训年轻人。

“这只是鸡冠花,又没长花椰菜,你们大惊小怪个什么劲?”

一个女学生立刻镇定下来,目不斜视地审视大叔的胯下,诚恳地向于念请教。

“老师,这是尖锐湿疣?”

于念赞许地看她一眼:“不错,有悟性,比你的男同学们有出息多了。”

女学生脸红了,于念相信这绝对不是因为娇羞,而是因为骄傲。

能来男科实习的女生,一般要比男生彪悍多了,于念叹息地环视其他木讷地呆立的男学生,他已经带第二年实习生了,居然没有一个有他当年风采的,真可惜。

想当年,他于念上班第一天就能面不改色地面对病人黑洞一样的菊花,还能镇定自若地伸手检查。

换到现在这些惯坏的小孩头上,他们都不一定能做到。

不枉他在大学期间看了无数教育片,内容涵盖欧美日韩东南亚,乃至国产小电影,经他检阅过的菊花黄瓜数量用十根手指头也得数一个星期。

见识广了,自然而然就能压得住场面,这些初出茅庐的小孩子们,懂屁啊。

于念完全把他当成了活生生的教案,拿着圆珠笔指指点点,对他胯下的鸡冠花进行了全方位剖析,把实习生们说得一愣一愣的,恨不得行五体投地大礼。

可怜那地中海大叔捂也不是,不捂也不是,光着屁股露着金针菇被四五道目光严肃地视奸,简直想钻进地缝中,几次支支吾吾地想问于念是不是可以穿裤子了,都被于念一闪一闪的眼镜给吓了回去,金针菇差点缩成冬虫夏草。

终于,于念负责地把尖锐湿疣一课上完,大发慈悲地让大叔提裤子。

大叔感动得老泪纵横,拿着他开的药方屁滚尿流地往外跑。

于念在他身后大声喊:“一定不要乱搞男女关系,不然成花椰菜就只能割掉了!”

大叔现在哪里还敢出去寻花问柳,再让他经历一次男科看病,再被集体视奸一次,他便可以自挂东南枝了。

于念一声叹息,疲倦地揉揉眼角,目光悠远地看向门外:“年轻人一定要洁身自好,懂吗?不然,这位病人的黄瓜就是你们的将来,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