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情是 by 悫悾【完结】

分类:高干文 时间:2019-05-15 作者:

蓦然回首,经年已逝。何为爱情?物是人非何解?情是,感非。三十年的似水年华,我终究区别了这情与感,顿悟,他一直在,从未离开,我一直爱,从未减轻。谨以此文,纪念我们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

☆、第一章 孪生兄弟

  “哎呦,我的小可爱,来,云瑾,亲亲!”
  那个穿得花枝招展,仿若一只花蝴蝶的女人,一进院子大门,就把正在沙堆上砌城堡的我给抱了起来,可怜我那粉雕玉琢的小脸,蹭满了她的口水,我心中大为不满,这个女人怎么会这么色!
  我伸出小手拍开了她的脸,嘟着小嘴嚷嚷道:
  “小姨,你又搞错了!他才是云瑾!我是云琪!”
  小食指指向了那个正坐在桌边写字,那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
  午后和煦的阳光轻轻笼罩着他,温暖而惬意。那细腻白皙的脸庞覆上了一层粉金色,他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了一下,水灵的眸子抬了起来。
  “小姨好!”
  他只是礼貌地回了一句,并未带任何多余的感情,然后又低下头,继续认真地写字。
  “啊,我又搞错了。我老分不清你俩谁是谁,不能怪我,谁叫你俩长得一样呢!”
  小姨径自傻笑了起来。
  “过来了啊,下人都在准备着呢,晚上估计客人不少。”
  妈妈从屋里走了出来。她一袭天蓝色修身针织连衣裙,凸显了那玲珑的身段,外加米白色小开衫,端庄而优雅。
  “那是,司家两个小王子十岁生日,客人能不来吗?”小姨自豪道,又在我脸上啵了个。
  “好了,你先进来,有事情跟你说,让他们自个儿玩去吧。”妈妈说着把小姨拉进了屋里。
  我终于解脱了,这个女人真是麻烦,每次来都抱着我不撒手,我真奇怪,明明我和他长得一样,为何小姨就是老粘着我呢。
  我叫司云琪,司云瑾是我的孪生哥哥。他只大我五分钟,却注定了一辈子都是我哥。可我从不喊他哥,却直呼其名。我们两个,只要不说话,几乎没人可以分辨出。我好动,他喜静;我爱玩耍,他爱看书;我总是大大咧咧,冒冒失失,他却安安静静,沉稳细心。妈妈总说,明明是孪生,为何性格却走了两个极端。
  他很少与人亲近,甚至爸妈抱抱他,他都要挣扎地逃出来。
  如果说我是那夏日里阵阵而发的狂风暴雨,热情奔放;那么他,则是春天里那延绵不断的小雨,冰冷阴郁。
  今天,我们十岁了。
  可我们却并没有像每个普通家庭里那样,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围着给我们过温馨的小生日。因为我们不普通。
  司家靠药业发家,时至今日,已涉及多个领域,工业、商业、运输、金融、保险、、、、、全球经济巨头,百年根基不容人撼动。爷爷司纪天膝下三子1.女,爸爸司靖安为长,继承了司家所有产业,二叔司靖宇和小叔司靖颐位居政府高位,掌握了司氏少部分股权,姑姑司靖雅乃现在炙手可热,影视歌三栖巨星,环球小姐。
  如此辉煌的一个家族,我们含着小金勺出生,这生日能是小事吗?即使爸妈忘了这日子,外面的人也早就打听清楚了,借着生日宴会,能跟司家攀上关系,那可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我看到进进出出忙碌着的仆人们,然后瞥见他还在安静地写字,仿佛置身世外,周遭的吵杂他都不闻不问。我心里没来由的一团小怒火。
  我抓起地上的一把沙子,跑到他桌前,
  “司云瑾!”
  我大喝一声,手上的沙子倾洒在了他写满字的纸上。我双手叉着腰,得意地晃着小身子,等着他发怒。
  可是我错了。
  他只是伸出那双嫩白的小手,那双永远都比我这脏兮兮的手干净百倍的漂亮小手,轻轻拂开了纸上的沙子,看都未看我一眼,然后又继续拿起笔,写了起来。
  看不到他的表情,我不知道他是否生气了,可这却也让我更加愤怒,他竟然无视我的存在。
  我火冒三丈,伸手夺过了他写字的笔,朝着地上一扔,
  “我让你写!”
  我想他这会儿总该理我了吧。可我还是错了。
  他二话没说,脸上亦无任何表情,只是悠悠起身,像个高贵傲慢的王子,缓缓朝着房内去了。
  “司云瑾,你这个讨厌鬼!”
  我捡起了地上的一颗小石子,狠狠砸在了他屁股上。他仍旧没有回头。看着他渐渐消失的背影,我心里顿感憋屈,一脚把小桌子踢翻在地。
  他从来都不在意我,从不!
  那张写满了字的纸张,被风一吹,不知道跑到了哪个角落。
  很多年以后,当我再次看到那张已经泛黄的纸张时,不觉幸福一笑,那满满一张纸,其实反反复复,只写了一个字:
  “琪”。
  
  


☆、第二章 奢华生日

经年情是 第二章 奢华生日


夜幕降临。

司家大院子里,摆放了数十辆豪车名车,不知道真会认为这就是一场奢华车展会,然而它们主,不过都是来给我们过生日客。

“怎么笨手笨脚啊,戴个领结都这么麻烦!”

看着面前这个新来女仆,我皱了皱眉,不耐地责备道。

“对、、对不起,小少爷。”

她被我这么一说,手一哆嗦,动作更加僵硬了起来,结果弄了老半天,这领结还是没给我戴整齐。

我脾气可不好,正准备开口骂,这时云瑾走了过来,他拿过女仆手中领结,利索地给我戴了起来,只是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平静如那一汪湖水。

我几乎可以碰到他鼻尖,看着那张与我一模一样脸,上面细致毛孔,可爱小汗毛,我第一次发现,他是这么漂亮。鬼使神差,又或许这本就是我多年心愿,我探过头,在他额头上落下了一吻。

很轻很淡,我想他或许根本就感觉不到吧。

“嘿嘿!”

我也不知道为何,竟望着他傻笑了起来。

他没有抬头看我,只是微微锁了锁小眉头,却又很快就舒展了开来。领结戴好,他松开手,便镇定自若地朝着门外走去。

“喂,司云瑾,你这个大面瘫,你都不会笑吗?亲你是给你面子!”

我在他身后生气地嚷嚷上了。

“你想挨骂吗?那就继续留在这吧。”

他拉开门,很淡漠地回了一句。那一袭白礼服,在灯光照射下,愈发地耀眼,他宛若那华美白马王子,却只留给了我一个清冷背影。

我赶紧跟了上去,若是迟到了,我那个严厉爷爷该惩罚我们了。

家们已经在等着我们出现。

那个站在最前面,驻着镶钻龙头拐杖,穿着丝质中山装,不苟言笑,威严冷峻老,便是我爷爷司纪天。

爸妈分别牵起了云瑾和我手,我们跟在爷爷身后。两位叔叔和姑姑则在我们后面。

“走吧!”

爷爷低沉嗓音,干脆利落,一如他驰骋商场这么多年,杀伐决断,从不拖泥带水。我很庆幸,我那父亲,却是一个慈父,给了我们很多温暖和快乐。

头上,那个巨大水晶吊顶发出了夺目金光芒,那璀璨灯光照耀着我们一家,愈发显得神圣而不可侵犯。我们踩着大理石旋转楼梯,缓步而下,高贵、从容,似乎这世间已没有什么可以入司家眼。

我发现厅堂里鸦雀无声,他们屏气凝神,所有目光都聚集在了我们身上,羡慕、尊敬,抑或是嫉妒,太多复杂眼神,我看不明白。我侧目,瞥了一眼身旁云瑾,他仍旧淡定。我冲着他做了个鬼脸,果不出所料,他不理不睬。倒是妈妈,轻轻拍了拍我小手,示意我安静。

无趣一个生日宴会!

蛋糕、香槟、礼物、鲜花,还有一群和我同年龄孩子。

“司太太,真羡慕您,生了两个这么可爱小公子!”

一个身着华服太太谄媚道,她旁边,还牵着一个穿着白公主裙小女孩,和云瑾站在一起还真是般配,就像是要走入婚姻殿堂新,不像我,穿一身黑。

“喂,娶她做你老婆吧,你俩真配!”

我把头凑到了云瑾耳边,低声说道,话语里掩饰不住调侃笑意。

他真是个寡言,难道说话累吗?他唇都未动一下,只是伸手拍开了我脸。

“哪里哪里,我还羡慕顾太太呢,瞧瞧蕴儿长得多水灵啊。”

妈妈谦虚道,伸手牵过了那个叫顾蕴儿女孩。

“阿姨好!”

她甜甜地叫了一句。清脆嗓音很好听,让心旷神怡。

我发现她一双大眼睛紧紧地盯着云瑾,眨都不眨一下,唇边还挂着一抹娇羞。

我纳闷了,明明我和云瑾长得一样,为何她不看我呢?我故意露出了迷迷笑脸,对着她魅惑一笑。那个小妞竟然害羞地低下了头。我越发觉得好玩了,又悄悄伸手推了云瑾一把。

突如其来举动让云瑾毫无防备,他一个踉跄,扑了上去,抱住了顾蕴儿。

“司云琪!”

我终于看到他脸上有细微变化,似乎有些恼怒。我捂着嘴偷偷地笑了。

“这孩子,不懂事!顾太太您别见怪啊!”

妈妈狠狠瞪了我一眼。

“没事没事,让小孩子联络联络感那也是好事!”顾太太似乎一点都不在意。

我心中叹气,这想进司家大门女多了去了,年龄算什么,即使是十岁,只要我们挥挥手,不知道有多少父母会把他们女儿双手奉上。

“司云琪,司云琪!”

跑过来一个小帅哥。粉小西服,粉小领结,我一看就笑抽了。

“哎呦,我打哪里来了个小粉猪呢!”我毫不避讳地嘲笑他。

他当然不会在意,因为他是我好哥们,齐磊。

齐家与司家世代交好,我和云瑾与齐磊,从小就在一块儿,这感好没话说。

“走,我们玩去!”

他拉着我就往露台跑去。我回头看了看还安静站在那里司云瑾,算了,就让他和那个顾蕴儿联络联络感吧。

那时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叫顾蕴儿女孩,日后真成为了我嫂子,成为了这家族联姻最大牺牲品,亦是我和云瑾最不愿伤害。

☆、第三章 露台惊魂

经年情是 第三章 露台惊魂


我和齐磊并肩坐在露台围栏上,晃荡着小脚,下面是庭院里一口小湖。朦胧月落在了湖面上,泛起一阵阵银柔和光芒,较之于屋内一片璀璨,我竟更喜这安谧氛围。

“你不开心?”齐磊吸着杯中橙汁,忽而侧目问我。

“死小子,干嘛要这么了解我!”我狠狠给了他一个爆栗,却很感,齐磊永远都是最了解我。

“有什么不开心。我还羡慕你呢,要啥有啥,以后这司家一切,还不是你们哥俩。”

齐磊小大似语气让我心里很是不舒服。其实他跟我一样,齐家独子,齐氏唯一继承,自然是被众捧在手心里。

“你懂个屁!我才不想要这些呢!这些个条条框框规矩,还有我那个比魔鬼还可怕爷爷!我只想自在地玩!自由地飞!”

我宣泄似对着湖面大声吼叫,不满、无奈、憧憬。

“不懂!”齐磊摇了摇头,嗞啦嗞啦地把橙汁喝了个见底。

“猪,就知道吃!”看着他这副悠哉样子,我顿感憋闷,心中似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烧得我五脏六腑都疼。

我突然站起,一把扯掉了领结,脱掉了那束缚我已久礼服,褪下了那死板小西裤。光着身子,高高站在了围栏上,沐浴着这柔和月光,我感到轻松了不少。

“你干嘛!”齐磊紧张地拉住了我,他怕我寻死呢。

“游泳!”我贼贼地扬了扬眉毛。

“你疯了!这四月湖水可是很冰,你不淹死也、、、、、”

他后面话还没说完,我已纵身跃入湖内,像一条小鱼一样欢快,在湖中畅游。这四月水本应是冰凉刺骨,可为何我竟不觉得冷,反倒油然而生一丝惬意。

恍惚中,我似乎看到了一抹白小身影急切地奔了过来,攀在围栏上张望,是他吗?那另一个我。然后,我听到那个女仆在焦急地大呼:

“少爷落水啦!快来啊,快来啊!”

我一咕噜从水里钻了出来,柔滑发丝顺服地贴在了脸上,我想我此刻一定帅极了。

“混账东西,喊什么,我还没死呢!”

我对着站在露台上女仆大声责备,她吓得赶紧噤声,不再开口叫唤了。

我看到齐磊摸了摸小心脏,松了口气。

他旁边,是云瑾,宛如开在月之下白莲,高洁、素雅。我看不清他表,但是却发现他那双小手死死抓住了围栏,那是极度紧张时才会有举动。

我心中窃喜,我这个沉默寡言哥哥,也会有在意我时候。

然后,大厅里蜂拥而出,原本还空旷露台,霎时间就挤满了,他们踮起脚,朝着湖中不停张望,最后所有目光都落在了我身上。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把少爷给我带上来!”

爷爷一跺拐杖,喝斥着身旁一干保镖。

几个保镖不敢怠慢,立刻跑到围栏边,就要跳下来。

“啪”一声清脆响声。

我高高举起右手,打了一个响指,高昂着下巴,手指着那些个保镖,潇洒地一扫而过。示意他们不要过来。

或许我天生就有一种能让臣服魅力,他们果然停下了所有动作,怔怔地望着我,不,是在场每一个,那出神地目光都聚焦在我身上。这一刻我,就是那神圣高贵王子,令他们折服。

我顶着众炙热目光,缓缓朝着露台游去。

攀上了露台边缘,我抬起那湿漉漉手,伸到了云瑾面前。

“拉我上去。”

我粲然一笑,天上繁星也不过如此。语气中,有不能违背坚决,更多是暖意融融撒娇。

云瑾明显愣了一会儿,然后才悠悠伸出他那纤细小手,伸向了我还在滴着水手掌。

指间触及那一刹那,我感到他手有那么一丝轻颤,他似想缩回,却没我手快,我紧紧握住了那嫩白小手,一个用力,翻身跨过了围栏。

或许,我手太冷,他才想到要缩回吧。

我在众目睽睽之下,赤luo着全身。皎洁月光笼罩着我洁白无瑕身体,我应该像极了那光滑小鱼。

“宝贝,没事吧!”

妈妈一把抓过仆送来毯子,把我裹了起来,担心地抱紧了我。

“能有什么事!”爷爷嗔怒,“没看到他一丝不挂吗?有谁会脱光衣服再落水,分明就是他自己跳下去。”

他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后,转身朝着屋内去了。

我知道,客这么多,他为了顾及颜面,也不好发怒。

当夜,客散去后,爷爷果不其然把我叫到了书房。

“跪下!”他严厉地瞪着我。

我乖乖地跪了下来,违背爷爷话是没有好下场。

“说,你没事跳到湖里去干嘛?”他声音越发冰冷,让我不禁有些害怕。

我没说话,我能说什么,难道要告诉他是因为我不满于现在生活吗?

“我们司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行为乖张顽劣子弟!”

他说罢,扯过了我藏在身后小手,举起手中戒尺要打下来。

我紧张地闭起了眼睛,从小到大,没被这东西少打过,谁叫我总是调皮捣蛋呢,但我还是很怕这东西。

等了会儿,没有想象中疼痛,反而听到了云瑾声音:

“爷爷,云琪是为了帮我捞起掉进湖里玉坠,才冒险下水。您不该罚他!”

我缓缓睁开眼睛,他不知什么时候进了书房,握住了爷爷手腕,声音冷静、镇定,没有一丝慌乱。这是我第一次听他说了这么多话,他从来都是惜字如金,能用一个字说清楚,就绝不会多言一字。

“是这样吗?”爷爷似乎不太相信。

“是是是。”我拼命点头。能逃过一罚,当然不能错过机会。

“好,下去吧。”

爷爷终于松口,放了我。

我如释重负,和云瑾一起立刻退了下去。

出了房门,云瑾又一如往常,径自一朝前走去,完全忽略我存在。

“喂,你个小屁孩!”我大声喊了一句,“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啊,要不然又得挨打了!”我衷心地感谢他,心中有一丝欢喜。

他没有停下脚步,亦没有回头,我以为就这么着了,可是走廊尽头,却传来他声音:

“刘姨熬了姜汤。”

平静、淡漠,还是原来那个他。待我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转身下楼去了。

然而这话,却让我心顿时大好,我开心地飞奔了下去。

“小少爷,姜汤给您熬好了。”

恰巧碰到刘姨,她端着一碗热气腾腾姜汤走到了我面前。

“嗯。”我接了过来,对着吹了吹。

“大少爷对您可真好,他特意到厨房吩咐我做。”

刘姨慈爱地望着我,蓦地说了一句。

我猛地抬头,不太相信她话,眼里全是惊讶,可她却冲着我肯定地点了点头。

“哈哈!”

我乐坏了,大笑了两声,然后端起碗一饮而尽。

“慢着点,烫呢!”刘姨轻轻拍了拍我背。

那时我,并不清楚自己为何会欣喜若狂,并不明白内心这种感觉,我只道,原来我那位哥哥也是在乎弟弟。


☆、第四章 竟成同窗

  我有时候真恨自己这健康的身体,我多么希望在冰凉的湖水里一泡,能大病一场,这样就能连着几天不用去上学了。
  这点我和云瑾不同,我一直都讨厌学习,而他却乐此不疲。所以,他永远都是老师的宠儿,永远都是年级第一。而我,自然也是第一,要问我什么第一?嘿嘿,玩第一!体育第一!学校的混世魔王!
  第二天,我们照常去了学校。我们和齐磊都是明德私立贵族学校四年级零班的小朋友。
  所谓零班,就是由一些家世雄厚,权大盖天的富二代组成。外人眼中的纨绔子弟吧。天知道我们根本不想要这样的生活与称号,我们只是迫不得已被冠上了这样的名号而已。
  奢华的劳斯莱斯稳稳停在了校门口。管家和司机立刻下车,恭敬地拉开了后座的车门。
  “少爷,到学校了。”陈管家微微躬身,言语尊敬。
  “哎,怎么就到了。”
  我抱怨了一声,像打了霜的茄子一样,从车里钻了出来。而云瑾,仍旧不缓不急,从容沉稳地踏了出去。
  “啊——”周围传来阵阵尖叫,“王子!王子!王子、、、、、、、”
  又是那帮花痴的小女生!我真怀疑她们是司家王子声援团的。不过就是双休日没见,用得着这么激动吗。
  我甩了甩飘逸的黑发,高扬着下巴,冲着她们抛了个媚眼,高举的右手潇洒地打了个响指,只听“啪”一声,所有的女生似乎接到命令一般,顿时鸦雀无声,只是双眼冒着桃花,深情款款地望着我们,似想靠近,却又不敢上前。
  云瑾微微蹙眉,我知道,他一直都讨厌这种场合,太闹腾了。
  我大咧咧地搭上了他的肩膀,哥俩好似的揽过了他。可他竟甩开了我,径自超前走去。我也不气,只是赶紧跟了上去,因为他每次都这样,我早已习惯了。
  到了教室门口,突觉屁股被人狠狠拍了一下,我怒回头,一看竟是齐磊。
  “嘿嘿,云琪!”他挤眉弄眼,朝着我笑。
  齐磊是为数不多的一个,光从外貌上就能把我和云瑾区分开来。我问他,为何能这么准确地认出我们,他说云瑾站着不动的时候,像只圣洁的白天鹅,天生就是让人膜拜,让人向往的;而我,站着不动的时候像只丑小鸭,特别扭,特滑稽。后来他想了老半天,总结出两字:气质。
  我被他气个半死,狠狠给了他一顿打。
  “干嘛!一大早的心情这么好!”我看着他似乎很反常。
  “听说我们班今天有新生要来哦,而且还是两个!”
  他伸出两根小手指,神秘地在我面前晃了晃。
  新生?我心中纳闷,这时候转学?这开学都两个月了,现在才过来?
  我们落座片刻,我们班那个美女班主任便喜笑颜开地走了进来。
  “起立!”
  我终于听到我那不爱说话的哥哥开口了,他是班长嘛!
  “请坐!”李老师微微点头,“今天我们班又多了两个小成员,来,我们鼓掌欢迎!”
  随着一阵热烈的掌声,大家都伸长了脖颈,朝着门口看去。
  先进来的是一个男生。跟我们一样,在同龄人中,算是个子很高的了。有着很健康的小麦肤色,强壮的体魄,看来也是经常运动的人。我们的宝蓝色校服穿在他的身上异常合身。他的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一点也没初来咋到的恐慌,就这样毫不避讳地望着我们这些人。
  我盯着那张脸,总觉得很熟悉,可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究竟在哪见过。
  紧接着,他的身后,走进来一个娇小的女生。同样的蓝色上衣,黑色百褶裙下的两条腿,纤细笔直。她似乎很害羞,一直低着头,时不时抬起,偷偷瞅瞅我们,却又很快地低了下去。看着她留着樱桃小丸子一样的发型,煞是可爱。
  他们走到讲台上,终于面对我们了。我一看,不由吃了一惊,惊得我下巴差点都掉了下来。
  顾蕴儿!
  我几欲脱口而出。这个樱桃小丸子竟然是顾蕴儿。我顿时就明白了,他们为何在这时转学,看来顾家是真想让这个女儿做司家的孙媳妇,所以来个捷足先登,从小就培养感情,这如意算盘真是打得太好了。不过,老实说,我并不讨厌这个顾蕴儿,漂亮可爱,害羞腼腆,这样的女孩子,只要是男的就不会拒绝的,谁叫我天生就是早熟的品种呢!
  她那娇羞的眼神飘忽不定地扫过我们,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最后落在了云瑾身上。我看见她轻轻扬起了唇角,然后又腼腆地低下了头去。
  果然,她看上我哥了!我心里乐了,以后就有捉弄的对象了。
  “这两位同学是兄妹,哥哥叫顾岑,妹妹叫顾蕴儿,以后就是大家的同伴了,大家平时要多多关心他们,让他们早日融入我们这个小家。”
  “那个,顾蕴儿,你坐到司云瑾旁边吧,他是班长,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他。可以吗?司云瑾?”
  李老师象征性地询问了下云瑾的意见。他没有说话,只是冷酷地点了点头。而顾蕴儿,脸上浮起了两朵红云,她抬起了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害羞地瞥了云瑾一眼。
  天知道李老师这座位安排的是无意,抑或是受人指使。
  我不跟云瑾同桌,估计老师认为我太闹,会打扰云瑾学习,所以我跟云瑾隔了两个组,坐在齐磊后面。而那个顾岑,则成了齐磊的同桌。
  就这样,我们五个成了同学,而这一同,就是十二年,直到大学毕业。这十二年的深厚情谊,不是一句话可以说得清楚的。然而,也正因为这十二年的快乐时光,却让我们往后各自的情感之路崎岖坎坷,布满艰辛。我们明明不想伤害彼此,却又在自认为是很完满的宽容、忍让中被伤得体无完肤,痛不欲生。
  

  

☆、第五章 泳池救人

经年情是 第五章 泳池救人

顾蕴儿到来在学校掀起了轩然大波。虽然年纪小小,但她轻而易举拿下了校花桂冠。她一下成了所有小男生梦中公主,亦成了所有女生心中刺,谁叫她美丽,又坐在我们瑾王子旁边呢。

这天放学,我和齐磊还有顾岑约好去学校游泳馆,当然,是温池游泳馆。我生下来就喜欢水,进到这个学校后,司家就出资赞助学校建立了这么个在全市都数一数二恒温泳池。

云瑾自然不去,他一直不喜运动,他只道一小时后管家会到校门口接。我们临走时,他还臭屁地加了一句:“时间一到准时走。”

这意思就是,如果我迟到了,他不会让管家等,我要自己想办法回家去。

“你哥太有个了!”

顾岑搭着我和齐磊肩,左拥右抱。不过几日,我们仨已经混熟了。顾岑为仗义,豪气云天,颇有点大侠风范。

“云瑾一直都这样啦,不爱说话,一说话就气死。不过很好,你啥时被他关心了,自己或许都会不知道。”齐磊回应道。

“别管他了,我们游泳去!解放啦!”

我欢呼着一路向前跑,把小泳裤高高抛上了天空。那时我们,没有烦恼,只向往做只自由鸟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