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少年 by 三生珏【完结】

分类:高干文 时间:2019-05-15 作者:


文案:

不过那时年少,还不知道什么是爱情的滋味。

所以任由这种喜欢的感觉游走于四肢百骸,任凭你牵着我的手不放开。

我还是不太敢相信你喜欢我这个事实,我慌乱的拒绝,慌乱的逃避,

慌乱的选择放弃。还好那个时候,你还愿意牵我的手不放开。

☆、三朵奇葩

  天一早就亮了,我从毯子里冒出一个头来,半眯着眼睛,透过窗帘来猜测现在是几点。脚一勾,把混到毯子里的手机推到手上,开机,看时间。
  7点01分,很早。
  “快点起来,你叔叔要来了。”我妈的嗓门大,简直就是在她的喉咙上装了个小型扩音器。
  “哦。”对此,我从来都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但是我还是乖乖的穿上衣服,带上手机去卫生间洗漱。
  我又看了一下时间,7点16分。
  我的速度一向很快。
  坐在车上,看着车窗外的风景,一大早的高速公路不是很挤。
  今天,我要到xx大学报到,正式成为一名大学生。
  报道一完,妈妈和叔叔就回去了。寝室里只剩我一个,门外很热闹,都是家长和新同学,我关上门,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玩手机,等着另外三个人来,心里模拟着该怎么开口打招呼。
  三个人陆陆续续都来了,我很有礼貌的叫阿姨和叔叔,然后保持我的微笑退出门出去买东西。
  其实也没什么好买的,我只是很嫌弃自己一个人被这么多无关的声音包围着的样子。
  兜了一圈回去的时候,家长都走的差不多了,下午班级还要开新生见面会,所以我们四个很顺利成章的相约一起走。
  “我叫叶恒。哥们,你们的名字是什么?”我看了看眼前的小矮个,头发染的蜡黄蜡黄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他笑的时候,两颗小虎牙都露了出来。上身穿了一件超大号的耐克的T恤,下半身穿了一条阿达的短裤,脚上套了一双安踏的运动鞋,真是什么都有。
  “苏倾,其实我比你们大一岁,我是复读的。”很斯文的声音,连带人也是很斯文,尤其是带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还有几撮柔软的头发贴在额头上的大美人。这一类型的应该就是男女通杀,风一吹过,他身上就有可能开出无数玫瑰花的贵公子。他一出现在校园里,连带我们这些人也会受到波及。可惜我们只能成为陪衬。
  “我叫楚天可,虽然我也很想成为楚天歌,可惜的是本人五音不全,最大的爱好是看同人志,最大的爱好之二是yy众美男。”说完,他朝苏倾抛了个媚眼,但是在我们三人看来,只能看到他抽了一下眼皮。
  苏倾大美人差点吓到犯心脏病。
  “宇诺,名字。”我说完,加快了脚步,想和这些人拉开些距离。
  一双手搭上了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一个黄黄的脑袋靠了过来,“哥们,交换一下手机号码吧。”
  “好啊,好啊,苏苏,能告诉我
  你的手机号码吗?”楚天可摇摇尾巴,眨巴着大眼睛,就差对苏倾俯首膜拜了。
  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苏倾惨兮兮的回答,“好。”
  下午的新生见面会结束后,我们一起去吃饭,食堂里人不是很多,我们挑了个偏僻的位子坐了下来。
  我吃的索然无味,耳边是叶恒恬噪的笑话,对面坐着的是使劲想要卡油的楚天可,还有快要掉下位子的苏大美人。
  我看了一下表,4点45分,想着接下来的时间该怎么打发。夜还很长。
  吃完后,我们回了寝室,叶恒去阳台煲电话粥,苏倾在给新书包书皮,楚天可当然是抱着一颗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心思粘着苏倾不放,而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差不多过了十分钟的时间,我就投降了。我爬下床,搬了把椅子凑到苏大美人身边,手里拿着一本新书,“苏倾,包书。”
  苏大美人对于我救他于水深火热之外的英勇行为感激涕零,拿出他珍藏的小花边包书纸递到我面前,豪气地说:“挑个喜欢的颜色吧。”
  我嘴角抽了抽,迅速的撤退。
  苏大美人一脸受伤,楚天可趁机握上去,“我要我要,你送我什么我都喜欢的。”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苏大美人鼓着腮帮子,一把从楚天可手心里抽回自己的手,继续包自己的书去也。
  叶恒打完电话,一脸神清气爽,“嘿嘿,哥们,我小女朋友明天要来学校看我,我就不奉陪了明天,话说,各位有没有女朋友啊?要兄弟介绍几个美眉不?”
  楚天可也来了兴趣,“哎,你已经有女朋友啦,我还没有哎,我不要女朋友,介绍点帅哥给我啦。”
  寝室里的室温一下子降了八度,我裹上薄被子,顺便把头也盖上。
  楚天可大概知道被人误会了,连忙解释道:“不是啦,我只是喜欢漂亮的生物而已,没有那个倾向的啦,我只是喜欢看帅哥啦,这是艺术的眼光!”
  叶恒挪到苏倾身边,“苏倾,你呢?”
  苏倾笑了笑,“不用了,我想好好学习。暂时还不想谈恋爱。”
  叶恒手攀到我的床边,一跳上了我的床。
  “哥们,你这么酷的,不会也没有美眉追吧。”
  我拉下被子,毫无意外的看到叶恒那张放大的奸笑着的脸。
  楚天可也爬了上来,手里拿着手机,对着我和叶恒狂怕。
  苏倾在床下笑的云淡风轻,颇有点世外之人看破红尘的感觉,总之,就是很欠揍。
  “没有,不需要,下床。”
  叶恒噗的笑出声来,然后就是一顿狂笑。
  “你……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多讲几个字啊。你脸上都没有表情的,啊哈哈哈。”
  我板着一张脸,“笑个屁。”
  叶恒那家伙已经在捶床板了。
  楚天可爬下床,已经不想再理会叶大神经病。
  解救我的这回换成了苏倾,“我们要不要一起去浴室洗澡?”
  楚天可一万个赞成,我很没面子的跟着楚天可一起举双手赞成。
  叶恒在浴室里大唱特唱死了都要爱,周围一圈无人能近身,此人还毫不知觉,唱了一遍又一遍,音走调的九曲十弯。
  苏大美人的确很适合演美人出浴,如果周围没有一群白眼狼盯着看的话。楚天可忙着用眼神一个个击溃白眼狼们,可惜眼神杀伤力太弱,没有丝毫奏效。
  我很自觉的缩到离他们十万八千里的地方,以我平生最快的速度洗好,穿衣,回寝室。
  他们几个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床上看起了小说。
  “哥们不够意思啊,洗好了也不说一声。”叶恒首先发难。
  苏大美人和楚天可也附和道,“宇诺,我们以为你还没有洗好,可等了你一会儿。”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盖上被子,闭上眼睛,手里握着手机一起塞进被子。
  ……寝室一片安详。
  叶恒把一堆脏衣服塞进箱子里,只拿了袜子和内裤装模作样的洗衣服去了,苏倾坐在椅子上涂着乳液,楚天可在一旁看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我把头缩进被子里,翻开手机,继续看我的小说。
  到了夜里11点,寝室都要熄灯的。苏倾开了盏小台灯,看着新书。
  楚天可好奇的问道:“苏苏,有啥好看的,都是新的,我们还没有学捏,怎么可能看得懂?”
  苏倾很有耐心的回答,“不是啊,我以前学过日语的,所以这些对于我来说很简单啊。”
  忘了说了,我们都是语言系的,学的是日语。
  “哎,那你为什么还要学日语啊?”
  苏倾放下书,撩了撩头发,“因为我只喜欢日语啊。”
  楚天可一脸崇拜,“原来如此啊,苏苏好厉害。”
  叶恒插嘴道:“你不会因为第一次没有考到这个专业,所以去复读的吧。”
  苏倾点点头,“都是因为父亲擅自帮我改填了A大的志愿,害的我考上了那所学校,而且那所学校是以理科专长的,没有语言系,所以没办法我只好复读了。”
  叶恒大叫一声,“不会吧,A大!你居然放弃了,那
  可是全国最好的学校啊!”
  苏倾皱了一下眉头,“可是我只喜欢日语啊。”
  叶大神经病又发作了,“苏倾,你有病啊,你有病啊。”叶大神经狂抓自己的头发,喊得歇斯底里。
  “闭嘴!给我睡觉!”我一怒之下也吼了一句。
  叶恒乖乖的爬回自己的床,苏倾继续看他的书,至于楚天可,吓的跑去了厕所。
  迷迷糊糊之中,我也睡着了。
  第二天起床是极端痛苦的事情,我本来是想7点10分起来的,可是叶恒的手机闹铃6点开始就响个不停,每隔5分钟就闹一次,害的我严重的起床气一发不可收拾。
  我下了床,走到叶恒的床铺前,一把掀开他只盖了个肚皮的被子,一手抓住他的睡衣领,一手用力扇了他一个耳光。
  可惜叶大神经果然神经和别人不一样,他居然只是睁开眼睛看了看天花板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苏倾大美人泫然欲泣,估计是担心以后的美容觉质量会大打折扣。
  唯一不受到这一影响的只有楚天可,果然妖孽道行高深,如此都能坦然安睡,实在是令我愤愤不平。
  算了,现在我连一点睡意都没有了,还是起床洗漱得了。
  我爬回床上拿下手机,看了一下时间,才6点37分,我真是无语问苍天了。
  


☆、遇见学生会主席

  由于我们专业人数还是颇多的,所以被分成了两个班,我和苏倾一个班,叶恒和楚天可一个班。
  下课十分钟,楚天可和叶恒都会蹭过来。
  苏倾本身是学过日语的,所以这些刚入门的知识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小学生的拼音字母,我就完全听不懂老师上课在讲什么了,嘛,反正也没什么。叶恒和楚天可也同样没有这个天分。
  很自然的,苏倾和我们三个人之间的地位开始越拉越大,班级里大部分的女生都在开始围着苏倾转了,楚天可气的张牙舞爪,可惜突破不了这个美眉们庞大的包围圈。叶恒在一旁搔首弄姿,企图上演情场浪子解救邻家小妹妹的无耻戏码,可惜被他女朋友撞在枪口上,领回家跪搓衣板去了。
  而我,只想找个清静一点的地方。
  xx大学西南角有一片小树林,疏于打理,已经基本上成了一片荒林了,很少有人会去那边,于是那里就成了我的秘密基地。
  我就是在这里第一次遇到他的。
  下午正好没有课,叶恒被他女朋友拉出去吃饭去了,苏倾回去睡他的回笼觉,至于楚天可破天荒的没有粘着苏倾,一个人跑去图书馆决定做祖国的栋梁去了。
  我买了三明治还有果汁当午饭,一个人到小林子里享受难得的安宁。
  可惜天不遂人愿,已经有人占了唯一的长凳,总不能让我坐地上吧。那要和多少未知的虫子来个亲密接触啊。
  我决定还是回寝室算了。
  刚打算转身走的时候,眼角一瞥,看到那个人手上拿着书的名字,《穿越系列之皇上别乱来!》。
  我很确定自己的眼角动了一下,快赶上面部神经抽搐了。
  那个人大概也觉察到了我的存在,抬头看向我。
  我没见过这么销毁证据的,他很自然的从书包里拿出一本乐谱的书皮包在那本很可能是小黄书的表面,然后放进书包里。若无其事的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一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模样,从容的从我身边走过。
  大概走了没几步,他回过头来,笑的一脸妩媚妖艳,“保密哦。”下一刻又换成恶毒的后妈状,“不然,杀了你!”
  我大概是真的被吓到了,居然点了一下头。事后,我反应过来,拒绝承认那个人很可怕的事实。
  再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年级大会上,他是学生会主席,站在台上,发表演讲。
  无数的小姑娘在下面闪着星星眼,充当闪光灯,要不是老师在场,估计大部分都要拿出手机来拍照。苏倾好像也对他很感兴趣,这大概就是同类型的人都有
  一种互相被对方吸引的自恋吧。楚天可自然是不愿意放过大帅哥的,他已经成功的从位子上溜下来,顺利地避过老师的耳目,摸向了后台。叶恒照例翘了这无关紧要的大会,跑去和女朋友继续甜蜜去了。
  我眯起眼睛,打算在这大会结束前,能睡一个好觉。
  大会结束的时候,楚天可带着革命的成果胜利与我们会师。
  苏倾笑眯眯的和楚天可靠在一起看偷拍的照片,直夸楚天可有当狗仔的潜质,楚天可被夸的直摇尾巴。
  我也靠过去看了一眼,然后极其鄙视的发现,这家伙居然依靠演讲台的掩护,手对着镜头比了个v字。
  老师一定是被他那乖学生的外表所蒙蔽了才选他当学生会主席的。
  隔天上课,班级里的女生话题有一半以上换成了学生会主席,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这个家伙叫卫绮。
  卫绮学长家世好,父亲是有名的律师,听说他的母亲还是本校教授。
  卫绮学长人长得帅,性格也温柔,对谁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卫绮学长成绩也很好,年年都是年纪第一,又是学生会主席,又是老师的得力助手。
  卫绮学长听说至今还是单身哦。
  卫绮学长真的是现实生活中的白马王子耶。
  等等诸如此类的小道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在女生的阵营里沸腾了起来,你问是谁散播出来的?
  未来的狗仔之星楚天可是也。
  关于此,叶恒心里极不平衡,因为楚天可顺利的成为了女生们心目中可以理睬的男三号,男一、男二号当然是卫绮、苏倾啦。
  当然这些消息中最可取的也就是第四条,卫绮还是单身。
  “虽然说这样优秀的人肯定很容易招蜂引蝶,但是卫绮从来没有传出过任何绯闻。所有他认识的不认识的女生们不论使出多少绝招,企图玷污这朵白莲花,但一次都没有成功过。”
  楚天可一脚踏在椅子上,一手插腰,一手指向台下的女生,语气犹如末世降临的耶稣,“所以,综上所述,”
  不,语气犹如小学的数学老师,“卫绮很可能不喜欢女生。”
  台下女生全部做西施捧心状,感叹自己生错性别,甚至有一个已经出现了晕厥的倾向。
  然而下一秒,女生全部的目光突然一下子集中到苏倾身上,苏倾本来听八卦听的好好的,被这么多满怀希望的眼光盯过来,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他咽了口口水,听见数学老师悲切的声调,“苏苏,你要当心卫绮这匹狼啊。”
  苏倾恍然大悟,继而一把拉
  过我的手,抱在胸前,“宇诺,你要救我。”
  我想抽回自己的手,可惜苏倾大美人看起来挺娇柔的,没想到力气还很大。我只好暂时投降,“你们想都不要想,苏倾是我的。”
  众女生嗷嗷直叫,有几个已成癫狂之姿,然而我不知道今天这一句话竟成为了我以后签订不平等条约的屈辱理由。
  苏倾大美人还嫌不够乱,竟然眼带羞涩,靠在我的身上,双手死死的抱着我,“官人。”
  我浑身起了层鸡皮疙瘩。
  “苏倾,男男授受不亲,况且我们还没有谈婚论嫁啊。”我只好扯出这么一条破理由,希望苏大美人能够放过我。
  可惜苏大美人铁了心的想要**我,就是死不撒手。
  楚天可在一旁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双手颤抖的拿出手机,“宇诺你笑一个啊,美人在怀你怎么不笑啊,多破坏美感啊!”
  众女生一并附和,“宇诺,手搭在苏倾腰上啊,不要像个僵尸一样啊,我们都把苏倾让给你了,你怎么不懂珍惜啊!”
  我颤巍巍的伸出手,搭在苏大美人的腰上。绝对不是因为怕引起公愤,而是苏大美人力气大到快要把我推倒了,我只是借此平衡一□体。
  咔嚓咔嚓,我目测了一下,好家伙,全是高清摄像头,至少500万像素以上,楚天可更过分,1500万像素的。
  从此,我就彻底卖身给了苏倾和楚天可这对狗男男,成为了他们饭后茶余**的重点对象,叶恒虽然对于没有看到现场秀而感到遗憾,不过还是十分同情我,“你怎么这么傻就把自己给卖了呢?”
  天知道啊,当初我宁愿说卫绮是我的,至少当事人不在,我还可以随便扯扯。
  故此,我和苏倾一度成为了校内网上的聚焦人物,楚天可甚至为我们两个建了个相册,点击率过千。
  接下来就是学生会招新了,苏倾报了主席团,楚天可、叶恒,还有我都没有报。
  苏倾很顺利的进了学生会,这主要归功于给他面试的都是豺狼似虎的学姐。
  叶恒一脸奸笑,“宇诺,你怎么不去学生会啊,小心你的娘子落入卫绮的魔爪之中。”
  当时我正趴在桌上苦背单词,听闻此言,犹如菩萨临世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立马执起叶恒的鸡爪,“如此甚好,小叶子,给朕磨墨,朕要写休书!”
  叶恒甚为惊讶,“靠,宇诺,你居然一次说了这么多话,还学会幽默了啊。”
  楚天可也凑了过来,“宇诺,你不会有双重人格吧,你有精神病史么,你家人有精神病史么,听说患有双重人格
  的人通常都是神经病。”
  你才神经病呢,你全家都是神经病。虽然我很想这么说,但是我又不想就此纠缠下去,显得我智商终于和这群灵长动物一样低了。
  苏倾在一旁面色不改,极为辛辣地指出我的语病,“皇上,你要想写休书,也不看看班里那帮子小姑娘同不同意啊。”
  我哀嚎一声,躺倒在桌上,一条命去了一半,差点呜呼哀哉。
  小叶子在一旁装模作样扯着公鸡嗓子喊:“皇上驾崩!”
  楚天可对着我拜了三拜,“父皇,儿臣一定不会辜负父皇所托,好好照顾母后,您就安心去吧。”
  苏倾冷静地回答,“我儿,你还是让我远嫁卫国吧。”
  楚天可犹如晴天霹雳,口喷鲜血,“母后,原来你……”。话还未完,体力不支晕倒于苏倾牛仔裤下。
  小叶子扯着声嘶力竭的嗓子喊:“新皇驾崩!”
  苏倾手捧着一盏茶,“小叶子,看来只剩你和哀家了呀。”
  小叶子全身哆嗦了一下,不祥之感从脚底心直窜上脑门,他嗷了一声,立马撞墙紧随先帝也就是我,奔来了。
  苏倾冷笑,“哼,跟哀家斗,哀家让你全家死光光。”
  


☆、道高一尺

  自从苏倾进入学生会之后,接踵而来的就是迎新会,苏倾忙着在学生会那边走动,自然和我们相处的时间少了很多。为此,楚天可没少怨念,快要熬成怨夫了。
  而我的生活总算是安静下来了不少,之后我在去那个小树林也没有碰到卫绮,想了想最近他也应该很忙才对,不禁松了口气。
  至于为什么要松口气我也不清楚,或许是因为卫绮身上的那股危险气息让我感到不自在吧,我总觉得离他越远越安全。
  学生会要求每个班在迎新会上出个节目,我们班女生一致通过演话剧,最俗套的《睡美人》。
  很自然的睡美人就是苏倾,至于王子嘛,抽签,毕竟想演的人全班除了我、叶恒和没有发言权的苏倾外全都挣破了头。
  苏倾亲自制作的小纸条,抽中写了w的就演王子。
  全班一个个轮下来,哀嚎和悔恨声一片,叶恒傻傻笑,“嘿嘿,还好不是我。”
  楚天可已经跑到教室外,准备从二楼上往下跳了,他演了一会儿见没人出来拦他,人都沉浸在悲伤之中了谁还睬他,楚天可只好愤愤的收回跨出去的一只脚,“我演技这么好的,不让我演不是让一代影帝去晒萝卜干么。”
  我本来睡的好好的,苏倾推了推我,我半睁开双眼,看到他递过来一张小纸条,上面写了个w。我很疑惑的看着周围一圈人抓狂的模样,发生什么事了?
  楚天可在角落里画圈圈,“靠,为什么这样的好事都落不到我头上。”
  苏倾在一旁一脸得逞的笑,金丝边眼睛反射出光芒。
  我恍然大悟,我又被卖了。
  又到了星期五,老妈打电话过来问我回家么,我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了过去。
  寝室里空荡荡的,呆着也没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去图书馆还可以吹空调。
  我一般都会去图书馆四楼,因为这层陈列的都是专业书所以人特别的少,正好适合我睡觉。
  我找了个角落的位子,放下书包,从包里抽出一件外套披在身上就倒头睡了。
  等我迷迷糊糊饿醒过来,发现眼前一团模糊的黑影。
  我努力张开眼睛,终于看清眼前的人,卫绮。
  他坐在我对面,很认真的在读《企业分析与评估》。
  我第一次发现原来他睫毛很长,眼睛也是很漂亮的琥珀色,薄唇微抿,低头看书的脸的轮廓那么认真。不得不承认他这个人真的很帅,怪不得这么多女孩子都很喜欢他。
  他抬头朝我这边看过来,我反应过来,连忙假装看向别处。
  “那个位子是我的。”
  “哎?”
  “我说,你坐的位子是我的,你要是想要睡觉的话去别的位子睡觉,那个位子是我的。”
  他重复了两遍,说的理所当然。
  我哼了一声,很不满他这种唯我独尊的态度。
  他突然伸出手来捏住我的下巴,口气很恶劣的说,“我说这个位子是我的,你听不懂么?”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被他这么一弄,觉得真是莫名其妙,“这又不是你家。”
  他放开手,轻笑出声:“你叫什么名字?”
  “哈?”我觉得这人的脑子一定是被烧坏掉了,但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宇诺。”
  “哦,我记下了。”他站起身,我以为他要走了,甚至还有点庆幸。谁知他不是要走,而是坐到了我旁边,“没办法了,今天就把椅子让给你好了。”
  他说的很是无奈,好像那个无理取闹的人是我一样。我心里不爽了,既然你让我坐,我就不客气了。
  可惜我实在是饿了,好几次肚子发出难堪的声音,看着卫绮憋笑的样子我脸一红,刚要起身打算走,他却叫住了我。
  “喂,一起去吃饭吧,我刚好也饿了。”
  我挠了挠头,想想吃一顿饭而已,也就默认了。
  他和我一样不太喜欢吵闹的地方,食堂和外面的小餐馆现在都是人最多的时候,所以我们买了饭一起去小树林吃。
  我们两个并排坐在长椅上,各吃各的,偶尔,他会伸出筷子从我饭盒里夹点菜吃外,可以说是相安无事。
  吃完了,他收拾了一下残渣扔到垃圾桶里,回来的时候带了两盒酸奶,他扔给我一盒,还有一盒插了个吸管,咬在嘴里。
  我向来不喝酸奶,但是也不想和他说,直接撕了包装纸往嘴里倒。
  “你这人真无趣。”
  “啊,是么,真是抱歉啊。”
  “你都没有表情的么?”
  他盯着我看,我只好闭上眼睛继续喝酸奶。
  “喂,你和苏倾是真的么?”
  “噗,咳咳。”我满心苦楚无处发泄,内心难言之语好比天上星辰,可惜我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是。”我打算死猪撑到底。
  “哦,那没办法了。”
  什么意思?我十分不解的看向卫绮。
  然而我这一回头就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我至今都难以忘怀,那一刻,我仿佛能数清楚卫绮眉毛上有几根毛。
  他离我太近了,以致于我没有办法思考为什么发生这样的事情。
  难道今天是中国和美国终于撕破脸皮决定开战了
  ?
  或许是外星人侵入地球,而黑衣人正好全去月球度假了?
  也可能是世界末日提前了,而耶稣说,不好意思,我的信徒们,诺亚方舟还在造,各位买保险了么?没买的快去买,买的多赔得多。
  总之我脑海里闪过了各种念头,什么都有,我甚至想过眼前的人不是卫绮,或许是卫绮的双胞胎,叫卫丽啥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暗恋上我了。
  但是当我看到他手中拿着手机,而手机画面正定格在他假亲我的时刻。
  我很肯定他是卫绮,烧成二氧化碳我也知道。
  “嘿嘿,要是这张照片流出去了,你猜那帮女人们会怎么样?”
  我手一紧,捏扁了酸奶盒,“你到底要干什么?”
  他接着解释,“你会成为公敌,你不仅霸占了美人苏倾,还来拈花惹草,红杏出墙,招惹我这个xx大学第一美男子,估计你以后的生活会不好过啊。而且苏倾要是看见了不知道会怎么想。”
  我看着他那张笑的欠扁的脸,哪里还有半分帅气可言,分明就是只狐狸。
  “为什么这么做?”
  “你难道不知道,最近你和苏倾已经成为了校内网上人气最高的一对了么?”
  我就知道有网络的地方都是万恶之地,我宁愿穿越回古代,没网络,没手机,没八卦,没这种超级自恋的姓卫的**。
  “所以啊,你以后要听我的话。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不然嘛,你懂得。”
  我咽了一下口水,两相权衡之后,只好艰难的点了头。
  卫绮摸摸我的头,“跟着哥好好干,哥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
  我拍下他的爪子,很没骨气的呜咽了一声。
  卫绮笑着说,“宇诺啊,你真可怜。”
  我真想把卫绮剥了沾酱吃。
  至此之后,我俨然成为了卫绮的走狗,走上了惨绝人寰,毫无人权的道路,对此卫绮声辩到,我只是在驱使我的东西而已。
  反正大事小事都是我来,脏活累活都是我扛,我造了什么孽我。
  之后的每一天,卫绮吃着我买的午饭,看着我买的小说,喝着我买的酸奶,指导着我捏肩的力道,还要我帮他发短信通知各个学生会成员近期的任务。我一心想要从他手机里再找到上次的照片,可惜没有半点蛛丝马迹,估计是转移了目标,我只好每天叹气来宣泄我对于这不平等条约的不满。